小女孩本來想說些什麼,寧無華直接把這隻大黃狗塞到他的懷抱裏面,小女孩抱着這隻大黃狗,還沒有說些什麼,寧無華直接強硬的抱着她走了。

小女孩躺在寧無華的懷裏,看着寧無華,堅毅的臉龐,而且玩着寧無華身上的那種荷爾蒙的味道,都有點害羞了,這是大黃狗呢,也是特別喜歡小女孩在小女孩的懷抱裏面的時候舔着小女孩。

“大黃,你不要這麼做,你舔的我臉上全都是水,你再這麼舔的話,我就真的不要你了,直接讓你離開。”

狗怎麼可能懂這麼多呢?他只是開開心心的舔着小女孩,小女孩只能感受到自己臉上滿臉都是這條狗的口水,寧無華在旁邊看着都覺得好笑。

當然小女孩今天的衣服比較寬鬆,而且小女孩因爲這個地方是柬埔寨,內衣的質量並不是這麼好,所以寧無華能看到一些春光。

寧無華也自認爲自己不是正人君子,而是長期缺少女人在自己身邊,他感受到自己身上那股荷爾蒙,在不斷的在自己身上散發,再加上散發的太多,現在都有一點心情躁動啊,看着小女孩露出來的春光,有點控制不住了。

小女孩這個時候正在抱着這隻大黃狗呢,剛想對寧無華說話,可是看到寧無華那雙色眯眯的眼神,直接把自己懷抱裏的這隻大黃狗,放在了寧無華的眼前,而且這隻大黃狗一不小心還親了寧無華一口。

寧無華本來看的特別的入迷,只是沒有想到,一隻狗出現在自己面前,而且還多了自己今天的初吻,寧無華這個時候直接把小女孩放下來,捂住自己的嘴巴,看着面前的小女孩。

“你這是幹什麼?我又沒對你做些什麼,你真要對我這樣做,你知不知道?這可是我今天的初吻呢,我今天還沒有親過任何人呢。”

一聽到寧無華這麼說,小女孩都覺得無恥了,直接,把手放在自己臉上,對寧無華做了一個鬼臉,寧無華盯着小女孩,居然對自己做了一個鬼臉,直接指着小女孩特別生氣說的。 “我是一個暴脾氣的人,你居然敢在我面前這麼挑釁我,我可以告訴你,我今天不是讓你付出代價,我的名字就不叫做寧無華,居然敢挑釁我,我告訴你,你以前那種什麼最可怕的人,我都不敢調戲我。”


寧無華就想追到小美女的面前,對她進行摧殘,相聚在這個時候看到寧無華追過來了,直接拍了拍自己身邊的這隻大黃狗,然後對大黃狗說。

“大黃狗,大壞蛋來了,從現在我們趕快跑,不要讓這個大壞蛋追上我們,不然的話,他要吃了你的狗肉,你要欺負我,所以我們兩個人就趕快跑吧,不,我們一人一口,趕快跑吧。”

一大黃狗,畢竟是一隻老狗,跟人類生活了這麼多年,早已經聽得懂人類說的話了,聽到小女孩這麼一說,點了點頭。

就直接衝了就去,而且小女孩根本就沒有這次大黃狗跑得快,一不小心就摔倒在地,被這隻大黃狗給拖走了。

寧無華本來想找小女孩的麻煩的時候,看着小女孩直接摔倒在地,揹着大黃狗拖着走了,無奈的搖了搖頭,果然自己還不能,太過心急。

“好一個狗拉人呢,簡直就是這個世界上的奇聞,如果現在我有手機的話,一定要把這個場景給記錄下來,可能很多電影導演都想不出來有這麼一幕吧。”

寧無華現在已經不着急了,反正小女孩已經受到懲罰,他就慢慢的跟在後面,這個大黃狗跑了一段路之後,發現自己的身體有點沉重,所以就停了下來,如果同意看小女孩,這個時候被他拖了一路。


發現是自己的主人,被自己拖着走,大黃狗也有點歉意,直接找了小美女的面前,舔着他的臉。

前臺這個時候才站的起來,看着自己的衣服也磨破了,而且自己的手臂上面也是傷,自己的手,還流着鮮血呢,寧無華慢悠悠的走到小女孩的面前,看了一下小女孩身上受的傷,都只是皮肉傷而已,並無大礙。

小女孩這個時候檢查自己的傷,看着寧無華,居然得意洋洋,而且毫不在乎的樣子,心中是十分的生氣,直接轉過頭來,帶着大黃狗就走了,現在寧無華就莫名其妙了。

“你這是怎麼回事,本來就是你自己找的,麻煩我就過來看一眼,而且女生有的傷本來就不是特別的嚴重,都是一些皮肉之傷,你居然跟我生氣就跑了。”

小女孩非常生氣的走了,寧無華只能跟在他的背後,一路走,一路跟,一路走一路跟,而且寧無華剛剛也到小女孩的面前,小女孩就非常生氣的看着他,然後自顧自的走了。

“真是有句話說得好,女人心海底針,這個女人心裏面真的是讓我一點都看不透,你現在還是一個沒有見過太多世面的小女孩,就讓我看不透了,如果以後,見的太多,我是不是更加看不透了。”

寧無華從來不怕打仗,也從來不怕和對手對抗,也不怕一個強大的對手,可是這個時候看到小女孩,他心裏面想些什麼,寧無華就一點都琢磨不透了。

“你比我做奧數題都感覺到困難,問以前做奧數題,雖然我成績差,不喜歡學習,但是後來我還是學會了,可是這個東西我感覺到我學不會了。”

寧無華直接嘆了一口氣,還是慢悠悠的跟在小女孩的背後,可是看着小女孩身上流出來的鮮血,寧無華明白在幫助小女孩包紮的話,她手上的傷口可能感染,也可能結疤,所以叫做小女孩。

“你直接停下好不好?就算不是爲了我,也應該爲了你自己呀,你看看你手上現在流着血,難道你就不打算包紮一下嗎?你這個女人真的要對自己這麼好啊,你對自己好一點好不好。”


小女孩聽到寧無華這麼關心自己,回過頭來看了寧無華一眼,直接跺了一下腳,可是在寧無華眼裏感覺這個小女孩,是不是在對自己撒嬌啊。

“你還看這幹嘛?難道你不過來嗎?你是真的關心我還是假的關心我?如果真的關心我,你就應該過來幫我把傷口給包紮好,還不是這個時候,站在那裏一動不動,就像個木頭人一樣,我真的懷疑你找不找得到女朋友。”

寧無華這一下就是感覺奇怪了,這個小女孩說些什麼呀?你自己就把他當做一個妹妹而已,他居然說出這樣的話,寧無華無奈,他也不能看着這個小女孩身上流着鮮血不包紮啊。

寧無華走到小女孩的面前看了一下,拿出了小女孩身上攜帶的這些藥物,小女孩畢竟是一個弱女子,雖然他有很多東西,而且是大包小包的,寧無華於心不忍,就自己自作主張的幫助他,幫助他拿着這些東西。

“等會可能會有點疼,但是我相信你是個堅強的女孩子,你應該不會叫吧,所以咬緊牙關,一下子就過去了,知道嗎?”

小女孩點了點頭,然後寧無華看了一眼,打開這個醫藥箱,拿出了裏面的鹽水,你好輕輕的拿一個棉籤,擦拭着小女孩的傷口,小女孩的傷口,現在已經感染了,再加上用鹽水擦着他的傷口,小女孩表情有點痛苦。

“你放心吧,這雖然很疼,但是忍一下就過去了,你要記住,你是一個堅強的女孩子,這些痛苦對你來說根本就沒有太大的作用,你一定能堅持的住的是不是。”

小女孩咬牙點了點頭,寧無華繼續擦拭着他的傷口,擦了一會兒,然後用繃帶,把他的傷口也緊緊的保護好了。

“好了,現在這個樣子看起來不錯吧,雖然我不是專業的故事,但是我也曾經學過一兩天怎麼包紮傷口,纔不會感染,還有一件事告訴你,你就不要如此的任性了,在外面除了我以外,就沒有人會顧及你的情緒。”

小女孩直接翹起了自己的嘴巴,轉身離開了,看着小女孩就如此的沒心沒肺,寧無華無奈的搖了搖頭,這些小女孩子最難對付了,伺候他就像伺候着自己祖宗一樣。

“我哪是帶一個人離開呀,我是帶了一個祖宗離開,而且可能我的祖宗都沒有他麻煩,你現在說實話,真的有點後悔了,這個女人誰愛要誰要,反正我是不想要了,我早點脫手,早點心安。”


話是這麼說啊,寧無華本來就是一個刀子嘴豆腐心的人,還是跟在小女孩的背後,看了小女孩一眼,還是默默的保護她的安全。

所以他們兩個人就這樣一前一後,好不容易到達了城市之中,到了這個城市,寧無華抓住了小女孩的手,因爲他要去找一個人,把自己害成這樣的一個人,那個白衣男子,小女孩被寧無華突然這樣激動的抓住自己的手,很疑惑。

“等會兒我安排你到一個地方去住,你一定要在這裏注意安全,知道嗎?如果我沒回來,你就堅決不開門,只有確認是我之後,你纔開門,其餘時候一定要保護自己的安全。”

小女孩直接嚇了一下,他認爲寧無華開玩笑的,可是寧無華直接抖動了一下,小女孩的時候就對小女孩說。

“我跟你說的並不是開玩笑,我跟你說的是真的,如果我等會出去,我要去找一個人,我回來的時候,我說出了我的名字,你纔開門,如果你在你門口的人不是我,你就堅決不要開門。”

一看他面前寧無華居然如此嚴肅的臉,小女孩只能點了點頭,看着小女孩點頭了,寧無華,這個時候才鬆了一口氣,就抓住了小女孩的手,直接,走到這個小城市的一個小賓館裏面。

看着這個破敗的小賓館,也明白這個戰亂的國家住在這樣的地方的話,只有危險性的,所以就隨便抓了一個路人寧無華問道。

“你們這裏最好的酒店在什麼地方?如果你帶我去的話,這些錢就屬於你,你願不願意掙這份外快呢。”

路人當然點了點頭,抓住了這個錢,就帶着寧無華和小女孩走了,可是小女孩特別着急的看着寧無華,而且表情那是特別的生氣,也十分俏皮可愛。

“寧無華,我告訴你,那可是我的錢,你知不知道,我辛辛苦苦一分一毛,存了多久纔有我現在的家當,你就這樣輕而易舉的給了其他人,你真的當我的錢不是錢,你是不是騙我,故意帶我出去來傷害我的。”

寧無華明白自己身上現在身無分文,你自己剛纔給這些路人的錢全都是,小女孩的錢呢,所以寧無華這個時候爲了安慰小女孩,就對她說。

“這些錢就當這次是你借我的,而且給你付利息,最多一兩天我就還給你,現在我只是想保護你的安全,再說如果我騙你的話,我會帶你來這麼好的賓館。”

寧無華是帶着小女孩來到了這個地方,這個城市最好的賓館,寧無華帶着小女孩走了進去,然後,找到了這個賓館,最靠近鬧市區的一個房間,小女孩剛剛把自己,行李放在這裏之後,他非常生氣的對寧無華說。

“你爲什麼能帶我到這個地方來?你知不知道這個地方靠近鬧市區,我感覺到這裏太吵太鬧了,我可能睡覺都睡不好,你寧無華你爲什麼這麼做?難道你是一個自私自利的人嗎?我真的有一點看不懂你。”

寧無華無奈的搖了搖頭,抓住了小女孩,直接來到了窗口,看了一下這個鬧市區,然後對小女孩說。

“你以爲我帶你來是憑着自己的愛好嗎?我可以告訴你,我是爲了保護你的安全,這裏是一個鬧市區,如果發生了什麼事兒的話,這個樓本來就不高,只有兩層。”

“你就可以從這裏直接跳下去逃跑,再加上這裏是鬧市區,人比較多,你可以很容易,和這些普通人混雜在一起,而且如果有人拿槍對着你的話,他也不敢開槍,所以我是保護你的安全的。”

小女孩聽到寧無華這麼說,也只能點了點頭,寧無華懂的東西他根本就不懂,只是乖乖的點頭就夠了,寧無華無奈知道,這個小女孩根本就沒聽懂自己剛纔對他說的這些。

“我只告訴你一件事情,現在在外面來了,有些時候你一定要保護好自己的安全,就不要像以前一樣,特別信任特別多的人,什麼事情都要留一個心眼兒。”

“不然的話受傷害的就是你外面人心險惡,而且外面壞人很多,看到你這種小女孩子就很容易把你騙走了,然後把你給賣到外國去當奴隸。” 看着寧無華的表情這麼嚴肅,小女孩點了點頭,當然寧無華知道,這個小女孩肯定是左耳朵進右耳朵出,當自己說的話全都是耳邊風,所以回過頭來看着面前這一隻大黃狗,摸着這個大黃狗的頭,就對這個大黃狗說。

“大黃你看看,這個女孩子是個缺心眼兒,所以有些時候,你一定要當做主力軍保護他的安全,知道嗎?現在靠他自己的話肯定,被別人幾句話就給賣了,只有靠你保護他的安全了。”

大黃狗直接叫了兩聲寧無華明白,這次大黃狗聽懂了他說的話,也是特別開心的摸了一下這隻狗的頭,狗居然這麼通人性呢,看來這個小女孩,沒有太大的危險啊。

寧無華這個時候站起身來,從自己的包裏面拿出了小女孩的所有家當,放在了小女孩面前的你牀上,看到自己的錢,小女孩直接走到牀邊,把自己的全部,放到了自己的包裏面,而且一臉警惕的看着寧無華。

“我先出去辦點事兒,你就在這裏好好的呆着,如果發生什麼事的話,隨機應變,知道嗎?而且你也不用這樣子,我欠了你的錢,我早晚會還給你的,真是的。”

然後寧無華走出了賓館,直接來到鬧市區,他要在這個地方找一個人,這些事當地的蛇頭,你是當地的地頭蛇,需要找到這些人的幫忙,但是這些人一定在一個特別繁華,但是又特別雜亂的地方。

所以寧無華來到了這個地方的貧民窟,看着這個隨意搭建的房子,寧無華就像一個異類一樣,因爲寧無華長得白白淨淨的,雖然同爲亞洲人,但是寧無華的皮膚明顯變白。

這些貧民窟的人特別排斥,像寧無華這樣的外來者,所以每個人的眼睛都是特別警惕的,看着寧無華,現在的寧無華絲毫不懷疑,有可能,有人在背後給自己下刀子,但是寧無華有自信,自己一定能在這裏活下去。

這個時候,一個小孩子看了寧無華一眼轉身就跑了,寧無華微微笑了一下,這個小孩子就是當地,這裏的地頭蛇的眼睛,而且是他的偵察兵。

所以他就跟着這個小孩子背後走,走到一個巷子裏面的時候,寧無華髮覺這裏竟然是個死衚衕,而且那個小孩子居然在自己面前,翻過了這個死衚衕,留下的寧無華。

寧無華直接笑了一下,毫不在乎的回過頭來,果然自己來的路已經被兩個大漢給堵住了,讓他慢慢的走到他們的面前,看着兩個壯漢。

“我要找你們的老大商量一件事情,希望能得到你們兩個人的引薦,不知道你們願不願意帶我去看看你們的老大了。”

這兩個人直接笑了一下,那些自己手上的這個棒球棒,看着寧無華,寧無華無奈有些人以爲自己長得比較大,塊頭也比較大,就認爲比自己瘦的人很好欺負,所以寧無華看着這兩個塊頭大的壯漢,微微笑了一下。

然後趁着兩個大漢還沒有動手的時候,快速的,一人一拳解決了這兩個人,看着這兩個人,被自己輕輕鬆鬆打倒在地,寧無華直接嘆了一口氣,這些人真的是白活了這麼大了。

但是寧無華抓住了一個人的脖子,用自己的手把這個人給打醒了,這個人一臉懵逼的看着面前的寧無華,寧無華倒是非常輕描淡寫的看着面前這個壯漢。

“我現在想要找你的老闆談生意,所以希望你能引薦我見你的老闆,如果你真能這麼做的話,我會向你的老闆誇獎你的,而且我以後會感謝你的,如果你不能這麼做的話,也就免不了受一頓皮肉之苦。”

看着寧無華本來就像是一個有錢人的樣子,就點了點頭,帶着寧無華,就走向了這個貧民窟裏面一個稍微豪華一點的建築,一打開這個建築裏面,裏面那身是酒池肉林,聲色犬馬。

裏面的女孩子穿的特別的少,而且幾乎等同於沒有穿,這些男人喝着酒和這些女孩子鬼混,而且這個地方充斥着,酒池肉林,聲色犬馬。

但是這些人唯一的共同點就是看到寧無華來了,每個人眼睛裏面都充滿了警惕,看着寧無華,而且這些男人都紛紛站了起來,這些女孩子全部走了,寧無華就被這麼多人注目着,走到了一個門前。

“你就在這裏等一下,我進去通報一下我的老闆,如果他要見你的話,我自然會帶你進去見他的,如果他不見你的話,就請你離開,知道嗎?”

寧無華點了點頭,就看到這個狀況,進到這個門裏面去了,然後寧無華挪動了一小步讓自己站在一個牆的面前,他知道這些人對自己不懷好意。


外面這些男人也不一般,每個人手上都拿着自己手上的傢伙,有的人拿了一個棒子,有的人拿着一個啤酒瓶,慢慢的圍在寧無華的身邊,把寧無華圍得個水泄不通。

“我勸你們不要動手,我這個人特別怕疼,爲了逃離疼痛,我什麼事情都願意做,所以我勸你們不要這樣圍住,因爲你們擋住我的空氣了。”

這些人聽到寧無華這麼說,直接笑了起來,聽着也跟着他們笑,而且把自己的手放在自己面前,輕輕的拍了一掌,拍的特別的響亮。

“如果你們現在離開的話,我可能饒過你們,而且你們也不會受皮肉之苦,咱們大家還都是朋友,如果你們非要動手的話,你們也不要怪我不客氣,因爲你們會知道什麼叫做痛苦。”

站在寧無華面前的一個壯漢,看他寧無華居然如此的囂張,直接用自己手上的一啤酒瓶,就往寧無華的頭上打去,可是他的動作明顯比寧無華慢一拍,所以寧無華一拳打在他的臉上,一拳就把這個人打倒在地。

看着面前這個壯漢,倒在地了之後,其他的人明顯愣住了,寧無華里那裏有自己的脖子,稍微跳了一下,活動自己的筋骨,然後比起自己的拳頭,對他們做了一個挑釁的手勢。

看到寧無華君還在挑釁,這些人咬着牙齒就攻擊了寧無華,可是寧無華明顯不怕這些人,左一個右邊一個,一拳一個。

噼裏啪啦的聲音不斷的響了起來,這些男人明顯比那些村民扛着的多,但是這些人還是不是寧無華的對手,很快就在寧無華面前倒了一大片,寧無華直接看着面前打了一大片的男人們,嘆了一口氣。

“你們這些人真的不經打,白白浪費了你們這麼大的力氣,也白白浪費了你們這麼多的實力,也浪費了這麼多年,是把你們喂得這麼強壯。”

這些人真的是浪費糧食,如果把這些人交到自己手裏面的話,寧無華覺得只需要短短一個月,就能把這些人變成一些特別強悍的戰士。

寧無華解決完了這些人之後,直接到旁邊的桌子上面,給自己拿了一個杯子擦乾淨,也給自己倒了一杯紅酒,然後把這杯紅酒一飲而盡。

然後寧無華就給自己倒了一杯紅酒,拿着自己手上這杯紅酒,寧無華跳的踢踏舞,來到了他們老大所在的辦公室的門前,輕輕的用腳踢了踢,這個老大的門。

“你用來招待我的人,我現在已經全部讓他們給休息了,你不可能,讓我一個人呆在外面吧,現在已經沒有其他人招待我了,你這個做主人的,你該不會真的這麼沒有禮貌,讓你的客人在外面閒站着。”

寧無華喝了一口之後,把自己手上的這一個玻璃杯扔倒在地,摔的粉碎,然後寧無華面前的這個門被輕輕地打開了。

打開門的就是你感覺自己來到這個地方的這個狀況,寧無華直接對他笑了一下,然後走了進去,看到了一個肥頭大耳的男人,坐在自己的面前。

“你這個地方是個貧民區,但是沒有想到居然還有你這麼胖的胖子,看來有些糧食就是因爲被你吃了這個地方纔變成貧民區的,看來你少吃一點,這裏的生活條件就改變好了。”

這個男人臉上沒有什麼表情,然後他一擡手,他的手下點了點頭,給寧無華搭了一個凳子,寧無華坐在凳子上面,看着面前這個男人。

“你的戰鬥能力比較強悍嘛,我這麼多手下全部被你打倒在地,也是讓我沒有想到啊,這可是在你最可怕的大手,卻被你一個人全部亂放在地,說說吧,你到底是什麼人找我有什麼事。”

寧無華直接把自己的凳子挪到了這個肥頭大耳的人的面前,看着面前這個肥頭大耳的人,這個人由於現在天氣比較熱,他身上流下來的汗,寧無華也感覺到他留下的哪是汗了,流下來的都是油。

“我現在想回去,如果你能幫助我的話,我非常感激,我也非常感謝你,至於我是誰,你不用知道太多,如果我要你知道的話,你自然會知道,而且你能知道的話,你不用問也會知道的。” 聽到寧無華怎麼一說這個男人直接從這個盒子中拿出了一個雪茄煙,放在自己的嘴巴上面,輕輕的點了,然後吸了一口,然後再把這個雪茄先放在寧無華的面前,寧無華看了一眼,搖了搖頭。

“不好意思我並不抽菸,希望我們能合作,因爲合作對你來說也很好,對我來說也很好,我們合作的話就容易合作共贏。”

這個男人從自己嘴巴里面吐出了一口煙氣之後,看着面前的寧無華,直接笑了一下,就把自己手中的煙給熄滅了,看着面前的寧無華,就對寧無華說。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