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后也不等青龍回答,啪!啪!輕拍了兩下巴掌。

「嘩嘩」

一陣水流流動的聲音響起,兩道水流從外面緩緩流淌了過來,不一會,在眾怪獸頭頂形成了一個巨型的透明游泳池,但這水卻漂浮在空中,一滴都不灑下,看起來美妙至極。

在這南極極寒基地,能把水控制的這麼輕鬆自如,實力至少也是五級怪獸以上。

而順著兩條水流,四條身影緩緩從殿外游來,人身魚尾。

「美人魚!」青龍當即便愣在那裡,眼睛直勾勾的注視著四名絕世美人,就差沒流口水了。這四名美人當真是美艷絕倫,四條魚尾光滑明亮,上半身更是美艷不可方物。

特別是那種聖潔的氣質,讓人一看便心生寧靜,和青龍的那兩隻狐妖完全是兩種不同風格的美,尤其是四條美人魚在眾怪獸頭頂展動身姿,那身影別提多迷人了,再加上音樂響起,太享受了!


「土鱉!」斜眼瞟了一下青龍,龍龜心中也不禁得意。在他那水晶宮裡。這種貨色要多少有多少,哪有青龍這幅讒言欲滴的樣子。

「青龍兄!青龍兄!青龍兄!」

「啊?啊!」青龍正發獃之際,忽聽得有人叫自己,急忙應道。待扭頭一看龍龜的那副表情。不禁有些尷尬。連忙端起酒杯說道:「龍龜兄遠道而來,就獻上如此精彩絕倫的表演,真讓我大開眼界啊。哈哈哈」青龍大笑著掩飾自己的尷尬。

「不值一提。」

龍龜謙虛道,隨即一本正經的說道:「青龍兄,我此次來主要和你說兩件事,這兩件事關係到我們怪獸一方在這地球上的生存權利,這兩件事不解決,咱怪獸族群遲早滅亡啊。」

「哦?哪兩件事?」

青龍一聽龍龜如此說,心中便模糊猜到可能和人類有關,但為了保險起見,他故意問龍鬼。

「就在昨日,人類中出現一個超級強者,據可靠消息,此人叫陳天宇。」龍鬼說道:「就是十年前消失的那個陳天宇,他回來了,這陳天宇的實力之強出乎你我想象,聽說和那夏古風不相上下,而且我聽說,在神農架你們還和他交過手?」

「陳天宇沒死?」

青龍故作驚訝道,其實從天宇一出靈氣湖他們就知道了,今日也是剛開始討論如何應對,龍龜一方就來了,皺了皺眉頭,青龍說道:「這下子完了,有了這陳天宇,以後咱們的舒心日子就過到了頭了。」

「怎麼?這陳天宇如此厲害!」龍龜忍不住問道,他們海洋怪獸不怎麼了解人類,哪有青龍一夥知道的清楚。

「嘿嘿」

青龍嘿嘿笑道:「厲害?何止厲害!他可比夏古風恐怖多了,在夏古風手下,憑咱們的實力,還能交手幾招,可在陳天宇手下,嘿嘿,我估計一招之下,就是十個青龍也得慘死當場。」

「什麼?」

「不會吧!如此懸殊?」

「太變態了吧!」跟隨龍龜進來的十幾頭海洋怪獸都驚呼道。

龍龜看向青龍,當年夏古風和外星生命交手的過程,這些海洋怪獸根本就沒見過,也就聽說過而已,一些戰鬥視頻早已被封存,怪獸們想看根本不可能。

見到龍龜一方那震驚的樣子,青龍特別滿意,扭頭看向蒼虹,說道:「老蒼,當年那陳天宇大發神威,你正好在場,你跟他們說一下當時的情況。」

「嘿嘿嘿嘿」

蒼虹的聲音一如既往的難聽,一仰脖喝乾杯中酒,說道:「龍龜兄,今日在座的都是高手,我老蒼也不怕丟人,當年那一戰是我蒼虹這些年打的最窩囊的一戰了,因為啥呢?因為我不戰而逃了,為什麼不戰而逃?因為逃的慢就要死!那一招之下,天地色變,嘖嘖不可抵擋啊!」

蒼虹響起當日的情形不禁唏噓不已。

不一會,便將那日發生的事原原本本的講了出來,聽的龍龜一方心驚膽戰,心中暗自慶幸,來之前,派了不少五級怪獸襲擊天宇,都被那陳天宇隨手滅殺,當時看起來也不過如此,沒想到如此恐怖。

一招之下,五級怪獸死傷過萬,什麼慨念?龍龜一方今日來的人中,僅夠人家一招之威?

看著龍龜那發愣的樣子,青龍心中冷笑不已,待得蒼虹講完,青龍問道:「龍龜兄,剛才你說有兩件事?是哪兩件事啊,不如說來聽聽?」

龍龜一聽青龍問自己,就知道自己說的兩件事估計沒可能了,但仍然要做出說明。

「青龍兄,這兩件事我說出來,你提一下意見,若覺得不行咱再商量。」

「嗯,可以。」青龍點頭。

「第一,我們要覆滅人類!」龍龜看著青龍的眼睛說道。說話時死死的觀察著青龍的面部表情,但青龍何許人也,該失態的時候失態,不該失態的時候絕對的鎮定自若。

看青龍沒有任何反應,龍龜接著說道:「在這地球上,若論智慧,人類那可是當之無愧的第一,如果不儘快的將他們殺光,我覺得以後咱們的生存空間會越來越小,所以我想我們應該聯合起來。一起覆滅人類。」


青龍心中暗自冷笑。嘴裡卻說道:「第二件事呢?」

「第二件事便是,如今人類正在上馬超級基因戰士,一旦讓他們成功,那我們的壓力就會直線上升。我想。如今那陳天宇和夏古風都在靈氣湖邊。咱們應該大舉殺過去,一舉滅殺他們倆,沒了這二人。覆滅人類還不簡單,其實這兩件事還是一件事,只是我想我們應該一起行動。」龍龜一口氣將心中的想法說完。

青龍面無表情的聽龍龜把事情說完,心中著實替龍龜的無知大膽而捏了把汗,「殺陳天宇?夏古風?你以為這是人多就能解決的事?真是可笑啊!

但身為首領,有些事也不能明著說出來,即便事情真的不可為,那也得讓手下去說明厲害。

青龍將目光投向了血蟻,「血蟻長老,你對龍龜兄說的這件事有何看法?」

別看血蟻五大三粗,但在怪獸聯盟里,若論智謀絕對的第一,一聽青龍問自己,立馬知道了青龍的想法,抬頭看了眼上方正在起舞的美人魚,幽幽說道:「如此享受的生活,真是太美妙了,如果不想失去眼前的一切,最好別去招惹人類,特別是陳天宇。」

說完端起一杯酒一口灌了下去。

聽到血蟻如此回答,位於龍龜旁的一個火鱗壯漢瓮聲道:「這位兄弟如此說那便是不動手了,要知道人類是很有野心的,我們不滅他們,他們不一定不滅我們,像這位兄弟說的這樣,我赤磷火鱷實在是不敢苟同啊。」

「嘿嘿「

血蟻對這種冷嘲熱諷的話渾不在意,嘿笑道:「固步自封與自尋死路哪個更好?相信諸位都清楚,再說了,在那種存在手中能固步自封已經是很了不起的事了,我們聯盟堅守的是,廣撒網,集權長老會,如果陳天宇對我們高層下手,那我們怪獸聯盟就會不惜一切代價攻打人類。

他陳天宇和夏古風再厲害,也無法保護全人類,這是我們這一聯盟唯一的保命籌碼,當然了,如果你們放棄保命籌碼和人類死磕,我覺得你們這些高層首先會成為那陳天宇打擊的對象,至於你們能不能在覆滅全人類前保全性命,那可說不準哦。「

「嘶~~~」

「對啊!就算我們全力進攻人類成功,那陳天宇也能殺掉我們這些高層啊,那這樣的話我們這麼拼還有什麼用啊?」

血蟻幾句話便打消了龍龜等海洋怪獸對人類下手的念頭。

對啊!如果拚命,一定可以覆滅人類普通人,但自己的性命恐怕也難保。

在接下來的宴席中,也就沒了什麼好說的,雙方因為有了一個更為強大的敵人,反而各自的仇視就少了許多。

三日後,龍龜便率領一眾海洋怪獸返回了海洋。

待得龍龜走後,銀鼠忍不住問道:「盟主,為何不引誘龍龜一方和人類火拚,到最後我們不是可以坐收漁翁之利嗎?」

「呵呵呵」青龍輕笑道:「漁翁有時候也難當啊,如果龍龜一方真的去進攻人類,我們不但不能坐收漁翁之利,反而還要幫助人類阻止龍龜的啊。」

「哦?為何?」銀鼠是真的不懂啊,智商低難道就是這樣。

青龍神秘的笑笑,說道:「因為我們也是高層,龍龜一旦進攻人類,那陳天宇的怒火將會燒遍全世界,我們作為不穩定因素,一定也在他的打擊範圍內,你要明白,當雄獅面對兩頭餓狼時,他不會放任何一頭餓狼在旁邊看熱鬧的啊。」(未完待續。。) 華北生存基地。

這幾日也不太平,自從劍山白雨林、白雨森及核心弟子被天宇覆滅后,劍山武館也瞬間土崩瓦解,和劍山有關係的政府人員及軍隊高層也被一一控制了起來。

幾日前還風光無限的劍山武館,在不到三日的時間裡便煙消雲散,成為了歷史記載中的一個事件。

而背後最大的推手自然是黑雲會和國家主要領導。

神農架靈氣湖邊。

天宇對華北生存基地的事情絲毫不知,因為天宇沒必要知道,劍山武館必定會面臨大清洗,在靈氣湖邊,一道身影盤膝坐在一塊靈氣石上,而方圓六十八公里範圍內的天地靈氣向天宇瘋狂匯聚。

不再進行淬鍊,天宇直接把海量的天地靈氣直接吞吸進丹田之中,再用玄龍勁淬鍊成神力后再輸送進泥丸宮。

「咔咔~~~」

一聲細微的聲響傳入天宇耳中。

「呼~~~」天宇吐出一口濁氣,頓時覺得神清氣爽,緩緩睜開雙眼,看向夏古風的方向。

「要醒了嗎?」天宇輕聲呢喃道。

「咔咔~~~」夏古風身處的巨石裂開一道道裂縫,而夏古風的手指也動了動,在天宇那一顆神力丹的幫助下,夏古風身上的傷已經好了大半。

「轟!」的一聲,巨石在一瞬間便化為碎石,一道身影從煙塵中漫步走出,身上能量涌動。一襲由能量形成的青色道袍出現在這身影身上。

在夏古風走向天宇之時,一道神識掃蕩而過,夏古風並未抵抗,任由神識從身上掃過,而夏古風也看到了天宇的身影。

身形一動,便越過百米距離到了天宇面前,面含愧疚之色:「小宇,對不起?」

天宇一愣,但馬上反應過來,知道夏古風雖處於昏死狀態。但發生的一切都在其觀察之中。隨即微微一笑:「夏老哥不用自責,一切都已過去,咱回去吧。」

不一會,兩道流光劃破天際。向生存基地飛去。

轉眼間。天宇已經回來一月有餘。

新年的氣氛早已過去。對於全球局勢,天宇不敢興趣,但夏古風就不同了。

除了回來和天宇查看了一下地底卡迪的情況后。夏古風便忙活起來。

九年中,變化很大,如今各方勢力都在成長,夏古風頻頻出入世界各地,如今夏古風已經是一段星主級巔峰,比初入星主級的實力又強了一大截,在地球上除了天宇便再無敵手。

之所以頻頻出入世界各地,就是為了去威懾那些強大的怪獸集團,最後夏古風和各大勢力集團達成了一個協議,各方頂級高手不加入戰爭,人類夏古風、陳天宇不得對怪獸高層出手,而怪獸方的六級以上怪獸也不得殺害人類。


當然了,如果有不開眼的主動去招惹,那死了也不能怪誰,之所以這樣,夏古風也是考慮到了人類需要歷練,如果完全禁止也不現實。

到如今,許多不為人知的秘辛也公之於眾,許多修仙功法,戰鬥秘技都被各大門派拿出來供人們修鍊,只要你願意出錢什麼功法都能買到。

人類,步入了一個新的時代。

月球,距離地球最近的一個天體,在中國古代,關於月球的傳說都有無數個版本,此時月球的背面,陰暗而冰冷,溫度低至零下一百八十度,而此時,卻有兩道身影正在月球的背面行走。

這二人並沒穿航天服,而是正常的衣服,月球之上沒有空氣,連聲音都無法傳播。

但對於這二人來說,講話完全不受阻礙,星主級已經具備在宇宙中探險的能力,而對於在虛空中講話,天宇也在前幾日教過了夏古風。

其實就算不會也能傳音的。

「哈哈找到了。」天宇驚喜道,當年來地球時天宇曾埋下身上所剩不多的寶物,今日來月球就是準備找出來去火神窟的。

「在哪?」夏古風連忙問道。

天宇一指前方百米處,說道:「就那,夏老哥,你等一會,我去去就回。」

「嗯,小心點。」

「放心吧!沒事。」天宇擺擺手,身形往前一縱,待得落下時,體內神力涌動在前方形成一個螺旋狀的尖錐,如鑽頭一般朝地下鑽去,揚起的煙塵朝四周飄散。

「咦?在哪呢?明明埋在這了。」

天宇鑽到一千多公里深的時候,已經找了好一會,當時天宇只是一個靈魂體,那儲存寶物的是一枚儲物空間戒指,因為有靈魂印記,才能被天宇攜帶,但重生之後,天宇靈魂重獲新生,那原本蘊含的靈魂印記就消失了,天宇已經感應不到。

只好一寸寸的找了。

「小林子,你在哪?小林子,出來呀!我是江湖狂生啊。」

天宇在地底呼喚道,尋找了大半個小時,也沒找到。

完了!肯定被那三個外星生命弄走了,我的天吶!那可是我的全部身家啊,一想到丟失的那些寶物,天宇便一陣肉疼。

「你誰呀?在這吵我睡覺。」

天宇正要離開,忽聽到背後有人說話,直驚的天宇冷汗直冒,猛的轉過身,只見一頭模樣如同小牛一樣的動物走了過來,吭哧吭哧的喘著粗氣,看其面部表情,似乎很是生氣。

天宇頓時警覺起來,在這種地方竟然出現了這麼個東西,簡直有點不可思議,神識悄無聲息的探查了一番,發現這小牛根本就不是生命,體內一點生命跡象都沒有,而且這小牛就跟一隻小花貓一般大小。即便是生氣的樣子也很可愛,唯一讓天宇震撼的是這小牛說的竟然是宇宙通用語。

「你是什麼東西?不什麼獸?為何會在這,我的輔助智能呢?」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