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點鍵山雛其實很早就發現了的。

「想不到這裡竟然還有其他溫泉的啊,我們都不知道呢!」

一直聽人這麼說,只有妖怪之山的主峰才有溫泉,只是那裡被天狗派人看守著,都不允許任何人接近。

想不到除了那裡以外,還有別的溫泉存在的啊!

「嗯。」

鍵山雛心裡也很是高興,就是不知道這裡的溫泉是不是也屬於天狗的,如果是的話,那就不能在這裡待太久了。

否則可能會受到不怎麼友善的對待的。

雖說自己幾個跟shè命丸文她們的關係不錯,但是和底下的天狗們,就沒有那麼熟稔了。

「喲。」

「呀啊啊啊!」

旁邊忽然之間就冒出了一把聲音來,將驚魂未定的少女們嚇得差點從水中跳了起來。

這時候,天上那一大朵yīn雲也正好飄開了,淡淡的月光重新照亮了大地。

鍵山雛幾個也見到了,原來這裡除了她們之外,還有第四個人在的。

只是因為剛才太黑,霧氣又重,加上對方一直沒有開口,讓她們都沒能夠發現得了呢!

等看清了那個人的臉后,少女的心立時放鬆了。

「拜託,東方大人,請不要嚇唬我們好嗎?」

直到現在,鍵山雛還覺得自己的心臟跳得好快。

「就是啊,就是啊!」

秋靜葉兩姐妹抱成了一團,這種嚇人的遊戲一點都不好玩的。

「啊,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們這麼膽小的。」

「我們才不膽小呢!」

黑咕隆咚中驀然被人叫了一聲,換成誰都會被嚇個半死的吧!

況且還是遇到了那種東西之後。

「是嗎?」

我不過是喊了一下,她們的反應就那麼大了,還說不是膽子小啊?

「嗚……」

幾個少女都鼓著腮幫,很明顯,對方是認定她們是膽小鬼了的。

「那東方大人您又在這裡做什麼?」

秋穰子氣呼呼的問道,居然在晚上跑到這裡來,還嚇唬她們,實在太過分了。

「我在洗澡啊!」

或者說是在泡溫泉。

「洗澡?咦!」


藉助月亮光的照明,女孩們都見到了對方露在水面外的那**的上半身。

三人的臉迅速變紅,就像是正在被煮熟的河蝦一樣。

「呀!!!!!」

她們慌亂的用手捂住了臉,一邊尖叫著,一邊轉過了身去。

「為、為什麼您沒有穿衣服的?」

鍵山雛憋著氣問道,她那剛剛平復下來的心跳又變得激烈起來了。

「我不是說正在洗澡嗎?」

這個問題還真夠古怪的,難道還有人穿著衣服沐浴的人啊?

嗯,好像也不是沒有的。

「但、但是……」

少女很想反駁,只是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

歸根究底的話,還是自己這些突然闖進來的傢伙不對吧!

「喂,你們幾個在這裡做什麼?」

魔理沙一來到,就見到了這一幕,頓時鼻子都氣歪了。

東方這混蛋,為什麼連洗個澡都不能夠安分一點的?身邊又有女孩子莫名其妙的冒出來了。

而且不是一個,是三個啊!

再看那三名少女的反應,呃,不會是見到了什麼不該見到的東西了吧?

「雛,靜葉,穰子,怎麼會是你們的?」

shè命丸文沒有魔理沙那麼氣憤,她更多去關注那些人,所以一下子就認出她們來了。

「魔理沙,文文?」

鍵山雛她們立刻感到糊塗了,為什麼大家都會出現在這裡了的?

「師父你沒事吧?」

琪露諾幾個匆匆跑過來,關懷的問道。對於溫泉里多出了一個還是幾個人的問題,女孩子們並不怎麼在意。

米斯蒂婭她們倒是比較害羞,臉紅紅的站在了遠處,一副想過來可又鼓不起勇氣的模樣。

「你們幹嘛一起跑上來了?」

是因為剛才的爆炸聲嗎?除了這個原因之外,我也想不出來有其他的理由能讓她們願意冒著偷窺的名頭跑上來的。

「山上忽然轟隆轟隆的響,我們擔心你有事。」

「哦,放心,我很好。」

覺得不好的是別人。

「喂,你還不快點穿上衣服。」

魔理沙這傢伙,又在莫名其妙的對我發飆了。

「我還沒有洗完呢!」

我背靠著石壁躺下來,懶洋洋的說道。

露西的試煉之旅 ,讓我怎麼換?

「給我快點。」

魔理沙應該也是察覺了這一點,懊惱的瞪了我一眼。

「雛,你們幾個還是趕緊從裡面出來吧,有什麼話等下再說。」

「哦。」

不提醒一下,鍵山雛幾個還真的忘記了呢!她們沒有回頭,連忙從溫泉中離開了。

「好了,我們走咯。」

一群人,帶著全身濕透的鍵山雛和秋姐妹二人匆匆的跑下山去了。

「不知所謂。」

我挪動了一下,把身體放得更低了,只把頭露在了水面外。

天空又有一朵更大的烏雲飄過來,再一次將月亮擋住了。


「嗯?」

我猛地睜開眼,朝山崖上面望去。

方才明明感覺到了有兩道奇怪的視線在偷窺自己,可是我一抬頭,它就立刻消失了。

那個東西,究竟是什麼呢?

=============================分隔線=============================


回到營地,看到鍵山雛三人全身都濕漉漉的,還在不停的滴水,被山風一吹,她們的身體就抖個不停,顯得怪可憐的。大家見此,就讓她們去把衣服都換掉了。

「真是謝謝你們啊!」

坐在火堆旁邊,喝著加熱過的飲料,少女們感覺身體逐漸的回暖了。

「不用謝的。」

魔理沙用棍子撥動了一下火堆里的木柴,讓它們燃燒得更猛烈一些。

「對了,你們怎麼也會來到這裡了的?」

踩到自己那些陷阱的人,毫無疑問就是她們三個了。只是想不透的是,她們來這裡幹什麼?

一聽到這個,鍵山雛三人立即面sè大變。

「魔理沙,你這輩子碰到過的,最為可怕的事情是什麼?」

「嗯,最為可怕的事啊?」

魔理沙托著腮,想了一下。

「是那個吧,好幾天沒吃過東西,然後忍不住吃了顆蘑菇,結果卻是有毒的,害得拉了三天三夜的肚子之類的。」

回想起來,那一次可真是夠慘的。要不是愛麗絲恰巧來找她,可能都要英年早逝了。

望著對方一臉正經的樣子,其他人都不禁滿頭黑線。

這傢伙的體質,也是超乎常人啊!竟然那樣子都死不了。

「不不不,我說的不是這個。」

鍵山雛覺得,可能是自己講得不夠清楚吧。

「我想問的是,你遇到過的最可怕的妖怪是怎樣的?」

「最可怕的妖怪?嗯……」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