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隕無語道:“我只是不想你去送死而已,我這是在幫你,別不識好人心啊!”

“此話何解?”

聞言,無嗔和尚心中一動,也是漸漸冷靜下來了。經過這兩天的相處,他也是對林隕這人有些瞭解。後者絕不是那種無理取鬧之人,既然攔住了他,那肯定是有別的目的。

“大師,我就這麼跟你說吧。”

林隕淡淡道:“此次進入荒域的靈臺境強者,起碼也有好幾百個吧?道臺境以上最少也有十幾二十個吧?你的實力雖然不差,但是如果碰上那些道臺境巔峯的強者,有幾成的把握能夠取勝?”

“不到五成。”

無嗔和尚老實道。

他雖然是來自於太初寺這等頂尖勢力,但此次並不只有太初寺一個勢力的人前來。別的不說,就說那羅閥和天魔門的羅元傑和魏賢,他就不可能是人家的對手。

“那不就得了?”

林隕白了他一眼,道:“既然沒有把握在那麼多強者的混戰中獲勝,那你爲什麼還要去送死呢?”

“可是我輩武者就算明知不敵,也絕不甘心放棄這唾手可得的天大機緣!”

這一刻,無嗔和尚難得說出了一句正經話。

“我只是不讓你現在去送死,又沒說不讓你去爭這個機緣。”

林隕頭疼道。

他忽然發現跟這個和尚交流起來還真是很累,非得他把話說得那麼直白嗎?他決定暫且收回之前認爲這個和尚還挺聰明的想法。

“現在天宮一出現,多少人會拼了命地衝過去爭奪機緣?到時候,天宮那裏肯定會發生一場大混戰,最少也得死上一半的人!而那些人,全都是炮灰!”

林隕耐心地解釋道:“沒人想當這種炮灰,但是也沒人甘心讓人搶先一步!所以,就算明知有危險,這些人還是會義無反顧地衝過去送死!”

“無嗔大師,你用你的光頭好好想一下。既然他們沒有一個人想要浪費去天宮的時間,那我們爲什麼不在路上攔截他們收取保護費呢?只要我們威逼他們兩下,他們肯定會爲了迅速到達天宮搶奪機緣,果斷放棄跟我們纏鬥的時間,交出過路費!”

林隕嘿嘿笑道:“這就叫做搶佔先機,合理收取過路費!你情我願的事情,沒人會不願意。幾塊魑魅石算得了什麼,能跟天宮的機緣相提並論嗎?白癡都懂得怎麼取捨!”

聽完林隕的一番講述後,田志長老頓時覺得有些頭皮發麻。

還是姑爺的心夠黑啊!

這簡直就是典型的趁火打劫!

“那我們就不爭那天宮的機緣了?”

無嗔和尚有些猶豫道。

“笨!”

林隕直接教訓道:“爲什麼不爭?不過我們是晚一點去爭!等他們那批人爭得頭破血流,最好一個個都重傷的時候,我們再出現,坐收漁翁之利!當然了,我也不會天真到只有我們纔會想到去當這個‘漁翁’,肯定還有一批強者抱着這種想法,躲在暗中觀察局勢……”


“不過那也沒關係,反正我們的目的只是不成爲那些死得最快的炮灰就行了。退一萬步來說,就算我們最後爭不到那所謂的天宮機緣,最少我們比起其他人存活的概率也會更高,而且還有一大筆過路費到手!只要我們能夠活着走出荒域,這一趟也就算是沒有白來了!”

“大師,我都已經說得這麼簡單了,你該不會還是無法理解吧?”

殊不知,無嗔和尚早就已經聽傻了。

林隕這一通的分析,幾乎是顛覆了他往日的認知。他第一次知道,原來世上還有這麼黑心的傢伙……他本以爲自己在太初寺裏已經算得上是最狡猾的和尚了,結果今日來到荒域,才發現人外有人啊!

“難怪他能夠想到打劫那些強者魑魅石的主意了……”

一念至此,無嗔和尚更是對林隕有了更加全方位的認知,這傢伙的心太髒,千萬不能隨便與之爲敵!否則,別看人家實力不濟,沒準還真會被人家坑個半死!

“姑爺這麼黑心,宗主她能應付得過來嗎?”

何止是無嗔和尚,甚至就連田志長老都對自家宗主秦雨瞳未來的生活產生了一絲擔憂,碰到個這麼黑心狡猾的丈夫,真能管得過來嗎?

“還等什麼呢?傻愣地看着我好玩嗎?”

感受到田志和無嗔二人異樣的目光,林隕沒好氣道:“還不抓緊趕去天宮,我們距離天宮的位置比較近,只要提前埋伏在天宮附近的一個山峯內,就能成功地攔截住那些人,然後再光明正大地打劫他們的魑魅石!”

他之前就說過了,他一定要在荒域裏狠狠地撈上一大筆魑魅石,天宮的出現非但沒有打亂他原本的計劃,反而還給他的計劃增加了一些助力!

這次的買賣,他已經有了十足的把握! 在林隕的催促下,三人儘快趕往了前往天宮的必經之路。這裏,正好有一座峽谷山峯橫跨着,只要是從東南方向過來的武者,就必須經過這座峽谷。

“氣息模擬!”

林隕將自己連同無嗔二人的氣息一起完全屏蔽了,就這麼隱藏在了某個不起眼的角落裏埋伏着。爲了不讓路過的那些武者提前生出警惕之心,他也算是煞費苦心了。

在林隕看來,要麼就不打劫,要打劫就得做到最好!

咻!

果不其然,還沒等個半盞茶的時間,就有一位玄臺境巔峯的強者途經此地。

“準備!”

林隕低聲道。

轟!

下一刻,無嗔和尚應聲而動,便是直接衝了出去!他猛然一拳轟向那名強者前方的虛空,頓時發出了陣陣轟鳴之聲,虛空中甚至泛起了令人心驚的波瀾。

“閣下是何人,爲什麼要暗算我?”

那名強者心中一驚,怒喝道。

他原本平安無事地走在路上,結果竟是忽然被人來了這麼一下子,是個人都會惱怒的。如果不是發現無嗔和尚的實力不俗,他有些忌憚,不然早就當場動手反擊了。

“此山是我開,此樹……”

無嗔和尚按照林隕教他的話一字一句地念出來,可他看了一眼四處荒涼的荒域,卻是連忙改口道:“反正施主你若是不留下買路財,今天就別想過去了!”

“買路財?”

那人先是一怔,旋即大怒道:“這又是個什麼道理?!”

荒域無主,這是九州大陸衆人皆知的事情。從什麼時候起,還有人膽敢在荒域收人家的買路財了?這和尚看上去年紀輕輕,膽子居然如此之大?

“施主,不必太激動。”

無嗔和尚一臉慈悲地雙手合十,淡淡道:“貧僧所說的買路財,並非是靈石法寶之類的東西。貧僧的要求也不過分,只要施主將你手中擁有的所有魑魅石交予貧僧,那貧僧就滿足了。”

“魑魅石?”

那人冷笑道:“我憑什麼要給你這個禿驢?”

別說是魑魅石了,就算只是一把凡品武器,他都不想給這個可惡的和尚。

“施主,貧僧這也是在幫你啊……”

無嗔和尚面不改色,悲天憫人道:“如今天宮出現,四方強者皆是趕往天宮所在之地,遲上一步就少一分機會奪得機緣,貧僧相信施主也不想爲了區區幾塊不值錢的破石頭浪費寶貴的時間吧?”

“你這和尚是在趁火打劫!”

那人再次大怒。

“錯,貧僧只是在替施主合理地減少競爭對手。施主可曾想過,貧僧收了你的魑魅石之後,同樣會想辦法去收取後面那些人的魑魅石。”

無嗔和尚淡笑道:“如此算來,貧僧不也替施主你浪費了他們的時間嗎?而且如果施主你給的魑魅石數量足夠多的話,貧僧甚至可以酌情替你多阻攔他們一些時間,這難道就不是互惠互利的事情嗎?”

這一番話,並非是無嗔和尚自己想出來的,而是林隕一直在旁邊讓田志代爲傳音教導他說的。

不得不說,就連無嗔和尚都覺得這些話說起來有夠無恥的。搶別人的東西,還美其名曰說是幫助人家,這臉皮也真是厚的沒誰了。

“如果我就是不給呢?你又能奈我何?”

那人冷笑道。

按照正常邏輯來說,大部分人都不會願意浪費時間在這種地方上,但他偏偏就有這個驢脾氣,他就看不慣無嗔和尚的樣子,硬要跟對方懟到底!

“既然如此的話……那就休怪貧僧不客氣了!”

無嗔和尚輕嘆道。

正當那人準備出手防備之時,無嗔卻是朝着林隕的位置隨意地喊道:“前輩,這位施主看起來心中不服,貧僧無能,只能勞煩前輩出手了!”


轟!

下一刻,林隕所在的位置陡然爆發出一股驚天動地的恐怖威勢,那令人震顫的壓迫感瞬間集中在那名玄臺境強者的身上,差點將後者嚇得跪倒在地。

“仙府境強者!”

那人神色驚懼無比,顫聲道。

“施主,這位前輩的脾氣不太好,要不再考慮一下?”

無嗔適時地提醒道:“幾塊破石頭而已,值不得施主葬送了性命的……”

“給你!”

果不其然,那人二話不說便是扔給了無嗔十幾塊的四品魑魅石,連忙道:“還請前輩恕罪!”

“這就到手了?”

無嗔看着手中的魑魅石,心裏可謂是十分詫異,這也未免太輕鬆了一點吧?

“他身上肯定還有!”

成功拿到魑魅石的無嗔,正欲放這個傢伙離開,誰知田志卻是再次傳音而來。不用問,那肯定是他幫林隕代傳的話。

縱使不知道林隕爲何知道這傢伙沒有老實地將魑魅石全部交出來,但無嗔不管這種旁枝末節的事情,他低喝道:“施主,難道你連出家人都要欺騙嗎?身上有多少魑魅石,就應該全部交出來,做人得厚道!”

此話一出,那人差點吐血三升。

你這個死禿驢也配說厚道兩個字嗎?

“我身上就這麼多了……”

那人就算心中再怎麼不甘,也只能老實地把身上所有的魑魅石都給交出來。無嗔看了一眼,數量還真不算少,一共有二十七塊四品的,還有三塊五品的魑魅石。

第一次出手就有這等收穫,已經算是不錯的了。


“施主可以走了,放心吧,貧僧一定會幫施主盡力攔下後面的那些施主們。”

無嗔和尚一臉笑呵呵地揮手相送對方。

至於對方那副咬牙切齒的模樣,卻是被他下意識地給忽略了。

咻。

那人離開後,無嗔和尚便是來到了林隕身邊,好奇地問道:“林施主,你剛纔是如何模擬出仙府境氣息的?還有,你怎麼知道他身上還藏有其他的魑魅石?”

“不該問的少問,哪來這麼多廢話。”

林隕直接白了他一眼。

氣息模擬的能力涉及到他最大的祕密,自然不可能告訴無嗔。至於他爲何知道那人藏了一些魑魅石,說實話,林隕只是猜的而已。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