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人類的力量,你們認爲卑微生靈的恐怖!”分無心冰冷的說道:“妖行千年爲蛻變化人,你們這些生命長久的怪物如同落後我們千年!”

“你!”妄念憤怒吼道!

“我們人類也是效佔據了三個主城!力量不是你們能小看的!並不是妖怪就能夠獨霸整個世界!”都行雲也淡淡地回覆道!

“那也只是你們一小部分的人不是嗎,你們人類感知元素力量所需要的要求遠遠大於我們妖怪,也造成了你們這些控元師和魂禁師的稀少!不是嗎?”靈九魅也笑着回覆!

“人類的脆弱,需要被保護!”星墨濃嘆氣地說道!

“哼,不管如何,我們的力量不是你們這些崇尚血腥的妖怪能夠明白的!”分無心繼續往前走着,很快幾個人便將璀璨的星河拋出了視線,來到了一片漆黑嗯世界!

“黑漆漆的,這裏又是針的哪裏?”靈九魅問道!

“好了,你們看!”分無心手中聚集了一團火焰,光明照過之後,前方竟然又一道紫色的大門!

“這是輪迴陣的陣中門,大家一起發揮力量破壞它,我悶就能夠脫離這裏了!”

巨大的光束從“往生輪迴陣”中炸了出來,“不好!被破解了。”聖天道吃驚地說道,面前已經出現了另外五個城主的身影!

“真沒想到,聖天道你讓我們見識到了你的陰險也見識到了這個恐怖的禁術!”靈九魅笑靨如花地看着聖天道!

“沒想到你們能破解這個禁術,分無心一定是你搗鬼的,我沒想到當日你真的記走了禁術的破解之法!你果然是陰險之人!”

“如果沒有記走,今日你就是南風國的君主了!”分無心盯着聖天道的動作,生怕他再度使用禁術!

“好!今日我聖天道先敗了,這個君主之位我不會留戀,你們爭奪去吧!”聖天道身影幻化消失:“主城城主的實力都是相當,我也期待今日你們誰能登上君王之位!”

“現在可就剩我們五個人了!咯咯,是否要繼續決戰!”

“我妄念也離開,你們爭奪吧!”妄念也一個身影消失在神殿之上。

“還戰什麼!快回城!不然聖天道將你們主城奪了出,就算戰鬥贏了又能夠怎麼樣!”都行雲笑道,也消失神殿之中!

“好陰險!”剩下的人也都離開回城而去,一場戰鬥宣告結束!

而主城之間的戰鬥一直沒有結束,烽火不停地蔓延,南風國混亂一片。

“報告城主!妄念城主死了!新上任的城主好像是一個神祕的小子!不過黑暗修羅妖殿已經退出了戰局!”一名妖怪對着死亡幽都的城主說道,其他主城也獲得了這消息。

“局勢要變化了!”

“不過城主妄念死後,人類主城聯盟成一體了,他們在戰鬥之中也損失慘重,爲了保持對抗妖怪的力量,聯合成爲暫時的同盟關係。”



“你去鬼將城告訴靈九魅城主,我們同意同盟關係!”

“是,城主!”

“真的天下就要展開了!誰能夠真的獲得南風國的統治權?” 戰火硝煙瀰漫着濃重的血腥味,亡靈的往生,生命不斷地被送往冥界之中。

“果然好強,就算你現在只是女人。”都明天吐了口鮮血:“可是這場千年的奪位戰爭還是不可能的停止,南風國不是我們主城城主能夠染指的,星墨濃城主你不明白吧,我們的力量是被神雲姜君主以相互制衡的存在!”

“可是怎麼可能讓死去的人佈局而讓一切不可能的存在?沒有王的天下,就是混亂的天下,是時代推動我們進行戰爭的,都城主你也不明白這樣的道理麼?”星墨濃此刻也負傷在一邊,喘息着說道,鮮血從她漂亮的臉蛋上淌了下來。

“看這動盪的局勢,據我的瞭解,我們的敵國冥天羅已經開始統一的局勢了,雖然同樣出現了主城混戰的天下,可他們卻都開始達成約定,因爲他們君主的後裔已經出現,而我們卻在繼續戰鬥下去,沒有人認可神白塵的甦醒麼?只怕到時候主城的地位都不可能保護得了!周圍勢力一直在增長,還有冥天羅國完成了統一,國之間的戰爭,我們還能抵擋嗎?到時候被吞噬的是我們!”都明天看着星墨濃說道。

“事情總是很多,不過我們之間的戰鬥是沒有辦法停止的,因爲沒有領袖,傑出的人就必須站出來用自己的傑出來統領大家,這是所有人都會有的野心!”星墨濃看着都明天,眼神裏完全沒有女人的溫柔,藏着一股霸氣的光芒。

“沒想到這是一個女人說的話,看來我們的國度註定要在最傑出的人中選出一個人來領導整個國度嗎?”都明天嘆息地說道。

細微的風吹過兩人的衣袍,溫柔暖和地撫摸,都明天與星墨濃相互對視着,而他們眼中殺戮的氣息卻緩緩消失了下來。

“七夜,停止攻擊天風城!”星墨濃忽然命令染七夜停止了對天風城的進攻,這些聲音也讓個天風城纏鬥的妖怪吃驚地停下步伐。

聽到星墨濃的話,染七夜驚愕了一下,雖然有疑問他卻沒有去問而是大聲地吼道: “停止進攻!”

“星墨濃城主,你這是爲何?”鬼將城的臣食心似乎不滿星墨濃的突然罷手,帶着憤怒地咆哮,質問星墨濃。而風雪夜城完全聽到星墨濃傳下的話已經退出了戰局,似乎對於這個問題沒有一點疑問。

“來了,戰局出現逆轉了!”都明天笑道:“是五個人,星墨濃似乎你們的計劃沒有得逞!”

“一切只是剛開始嗎?”星墨濃閉上了眼睛,有所點疲勞的休適片刻。

“星墨濃,看來天風城你也沒攻下來!”雪夜一襲白衣翩翩落在星墨濃身旁,輪廓漂亮的臉,柔和的目光正看着星墨濃。

星墨濃微微擡頭看着雪夜,一臉冷漠:“是所有城主都到了嗎?”

“連黑暗修羅妖殿的城主這次也會到來的,你們的戰爭已經沒了多少意義,不管輸贏這都是最後一場戰鬥。”雪夜微笑着,好像已經看透了所有局面,他的右手撫過星墨濃的左臉,星墨濃露出一個欣慰的神情,充滿了溫柔說道:“看來他們都回來了。”雪夜輕輕點頭,目光也溫柔至極。而一邊的都明天卻被這情景驚了一下,不過他沒有說話,也不去疑問這兩人的親密。只是表情凝重地看着他們,畢竟現在的雪夜是敵人的身份出現,這纔是令他擔心的事情。

“都城主,看來你沒有什麼事情。”遠處一道洪亮爽朗的聲音傳了過來,紫色長袍裹着壯碩的身軀,周身咒文若隱若現的發出淡淡光芒。銳利的目光,成熟男子的臉,刻畫分明的五官,那男子落在了都明天身旁,光芒退去,像仙一樣而來。

“聖城主!”都明天凝重的表情瞬間消逝:“聖城主還是趕了過來。”

“很奇怪死亡幽都今日突然打起了天風城的目的,本來只想觀望你們的戰鬥,沒想到風雪夜城的雪夜城主突然來到,事情感覺到蹊蹺,和雪夜城主戰了一陣子之後,都城主派的人通報了事情,便快速解決了麻煩趕過來了,不過靈九魅也快來了,而分道分神兩個城主應該也快到了吧。”聖萬橫說道。

雪夜看到聖萬橫也到了便笑着說道:“聖城主,剛纔那一戰與你父輩們比起來是更進步一些。”

“雪夜城主,也是前輩了,我們人類的微弱光陰真是令人嘆息,不過這次你們佈局可真是令人吃驚阿。”聖萬橫陪着微微一笑,便沒有了表情。

雪夜輕輕搖頭,不贊同地說道:“可惜,這個局已經破了,這一場戰鬥,又是一個平局,看來風雪夜城的突然加入也沒能打敗你們形成的僵局,但這場戰爭也要結束了。”

“咯咯,的確是沒用,雪夜你太沒用了。”遠處靈九魅穿着鑲着火紅鳳凰的華麗服飾,在兩個白得如雪的男人擁出來,走到了星墨濃身邊笑靨如花地說道:“墨濃姐姐。”

“藍靈城的分道分神兩個城主也來了。”雪夜微微而笑,目光落在遠方兩個趕來的人影。

銀色的短髮,裹着黑色的長袍,手裏拿着金色長杖的是哥哥魂禁師分神。黑色的短髮裹着白色長袍,揹着一把長劍的則是弟弟控元師分道,因爲是孿生兄弟所以兩個人的長相十分相似,細長的劍眉,瘦長的臉,額頭上都有着藍色八角星的紋印。

“六城城主都聚集了,看來這次是要在我天風城這裏展開決戰了麼?如果是這樣天風城真的會被消滅的!”都明天心裏想道,目光從每一個人的臉上掃過去,陷入了焦慮。

“雪夜既然都到齊了,我們是不是在這裏繼續我們還沒結束的戰鬥!”聖萬橫盯着雪夜哈哈大笑,而一邊的都明天被他一下驚住了。

“靈九魅我們的戰鬥也該瞭解吧!”分道分神兩個人也一齊說話了,分道已經拔出背上的劍,紫色的光芒在劍上流動着。

“妖劍天誅星!好可怕的人類,居然拿起了妖怪的武器!”雪夜淡淡說道,這天誅星乃是大妖妖蜘蛛的口中暗劍,劍身十分劇毒,被稱爲“不可觸碰的名劍!”居然已經分道拿在手裏,令雪夜有些吃驚。

“咯咯,現在你明白爲何我沒有拖住這藍靈城的兩個城主吧,這把天誅星妖劍可是幫了他們好大的一個忙!”靈九魅繼續笑道。

“人類的確是很可怕,沒想到連我們妖怪的武器都敢碰,這幾個後人比他們的上代都強得多了。”雪夜說道。

“咯咯,你也這麼覺得。”

“有什麼好廢話的,分神快使用禁術控制他們的行動!”燃燒的火焰一下子將雪夜三人團團包圍住。


“禁術星魂陣!”

五星的陣型很快的從地面綻放般地出現,翻滾的星星帶着切割風的力度急速旋轉着。

“我也來幫你們!”聖萬橫已經開始了咒文的吟誦。

“幻斬!”

“你們!難道要我天風城從此不存在嗎?”都明天此刻氣極了,憤怒地吼道。

“都城主,此刻是消滅妖怪主城城主的好時機,你也來幫忙!”聖萬橫說道。

“哼。天風城剛令妖怪軍團退出,你們卻又燃起戰火,是要害我嗎?”

“都城主,現在的局勢不是很好嗎,我的星魂陣可是封印禁術,他們是逃不出來的!就算妖怪還敢來,拿住他們的城主我們還有什麼好怕?”分神沒好氣地笑道。

分道也怒了說道:“都城主還不來幫忙,殺了他們,天下我就是我們人類的了,你想錯過這次嗎!”

“天下?”都明天搖頭:“你們太小看他們了吧!”

“那你也不要小看我!”分道冷冷一笑,“星魂陣已經封住他們三人的動作,以我的實力想逃出來是不可能的,現在加上聖城主的幻斬,此刻他們已經視覺迷亂,你又說小看什麼,都城主!”

“現在的時機可真向着我們,你就沒想到剛纔可是他們陰謀地想要滅了你天風城,現在他們陰謀已經毀滅,這樣的時機你就不想反敗爲勝嗎?”聖萬橫看着都明天一臉猶豫的表情,有些了憤怒。

都明天看着火焰裏的陣法,星光閃爍,如果自己也加入戰局那麼將他們三個城主殺了,人類主城才聯合進行反擊戰爭,那麼勝利就真的近了一步。可是都明天卻無法前進一步,他也不知道爲什麼,勝利就在眼前,就像惡魔一樣引導他向前,可他依然難以前進。

“血月冰封斬!”

就在都明天遲疑之時,星魂陣傳來了一道紅色光束,光束充滿了巨大的能量,一下子將星魂陣擊碎了,冰雪紛飛,火焰被瞬間熄滅了光輝。

“糟糕,他們破了我的封印禁術!”分神睜大了眼神,吃驚地說道。



“那把白色的刀,是妖刀雪寂,雪夜的妖刀,剛纔的戰鬥一直沒見到雪夜使用那把妖刀,看來現在纔是戰局的開始!”分道看着雪夜手中握着一把白光飛舞的刀,一下子也明白他正是他的武器,卻有些興奮。分神此刻也興奮地看向雪夜。

“看來我們的戰鬥還是不可避免了,靈九魅我和你交換對手,分道分神就讓我雪夜再見識你們的力量吧。”雪夜笑着說道,雪寂已經揮出了千萬的雪片,像狂風吹亂了一樣,兇猛。

“哥,讓我來!”分道說道,手中的天誅星已經揮出力量,風捲陣陣,兩股巨大的力量破碎了那些雪片,化成了雪沫落地消散。

“血月冰封斬!”

“妖蜘蛛和我也算有過一段因緣,不知道你們怎麼打敗了這樣一個大妖獲得了天誅星的認可,今天我會收回這把劍,這妖劍不是你們人類能夠擁有的。”雪夜的身影已經躍上半空,那如血色要月的白光快速形成,雪寂揮下,白光從空中直接鑲分道分神兩人擊去,速度快如電光火石般。

“土盾!”

分道來不及多想,快速進行防禦,幾十米厚的土石從地面迅速形成一個圓形盾將兩個人包圍在裏面,白光擊落在土盾上,擊毀了幾米的土石,力量終於被分散消失。

“分道分神兩位城主小心!”聖萬橫剛喊了出來,就見雪夜的身影出現分道分神面前,他微微一笑,雪寂已經斬向分道。

“聖城主,你的對手來了!”靈九魅的身影此刻也出現在聖萬橫眼前,妖刃斬影在她的手中驚鴻一亮,黑色的霧濃重地散了出來。

“雷爆符!”

聖萬橫從袖裏抽出了十幾張黃色的符紙,他嘴裏念着,雙手一拋。那十幾張的符紙就飛了出去,閃電的光芒從符紙裏爆炸了出來,靈九魅的身影在符紙爆炸之間快速的躲避穿梭,一步一步逼上聖萬橫。

“輪迴護陣!”

就在靈九魅手中斬影已經斬向聖萬橫時,一道巨大的防禦結界撐了起來,斬影只在結界外劃出一道火。

“魅影狂殺!”

靈九魅身影轉換不見,只見如海嘯一般地猛烈進攻在聖萬橫結界陣法之外狂力衝擊,陣法被震動晃動巨響。

“咯咯,好不錯的禁術,只可惜你是人類,你撐不住我的進攻的哦,聖城主。”靈九魅站在陣的頭頂上,向下看着聖萬橫,歡樂的笑着。

“我們魂禁師可是靈魂體妖怪的剋星,你看吧。讓你見識下魂禁師的控制術。”聖萬橫陰險一笑,從袖裏又掏出了五張黑色符紙,靈九魅看着那黑色的符紙,周圍還有一股可怕的怨氣在滾動着,令她有些吃驚。

“傀儡控魂術。”

聖萬橫全身紫光暴漲,五張黑色符紙在被燃燒而盡。

“吼!”黑色的身影從火焰熄滅的火星裏爬了出來,人形的頭上有三個紅色的山羊角,血紅的的眼睛,猙獰的獠牙,只有上半身黑色身軀,雙手被鎖鏈緊緊纏繞着,半米長的鎖鏈在外面揮舞着。

靈九魅看着這些怪異的東西,忍着了怒火,冷冷說道:“這是靈魂體噬,沒想到你居然將他們做成你的禁術!”

“傀儡控魂術是我們聖羽城的大禁術之一,曾經被邪惡魂禁師創造的可怕禁術。因爲太過邪惡而被封印在禁地之中,是被封印的禁術,歷代城主不可研習的禁術!”聖萬橫揮手,五個噬便咆哮一聲走出了陣法外。聖萬橫笑聲更加狂大起來:“這樣的力量對於你們鬼將城根本就是剋星的存在,爲了聖羽城的未來,我進過禁地偷學很多被封印禁止的禁術。”

“每一代的聖羽城城主都是卑鄙不堪的人物,而你顯然超越了他們,將所謂的規則打破!”靈九魅憤怒地說道。

“弱肉強食,你們妖怪崇尚的是力量的爭鬥,我們靠得是頭腦的靈活運作。這樣的世界,這都是生存之道!並不是誰的卑劣!”聖萬橫冷哼一笑,手指已經開始了靈活地控制了噬對靈九魅進行了不斷地進攻,噬的身影非常敏捷,五隻的輪流配合攻擊幾乎完美地壓制了靈九魅的攻擊,讓她只能選擇躲避這些幾個噬。

“呵呵,妖怪也是擁有感情的!”靈九魅說道,身影的速度開始變得更加流暢快如閃電一般,聖萬橫吃驚地看着靈九魅的身影,突然發現她只是不願意傷害那些被自己製作成爲傀儡的噬,自己完全沒有將她打壓下來,“妖怪城主的力量不能小看!”他的腦袋已經開始轉動着每一個打敗靈九魅的計謀方法。

“你覺得我們還有必要打下去嗎?千年來的廝殺,從我父輩每一代都現在,這個國度支離破碎,沒有繁榮只有戰爭只有死亡。說實話我厭倦,卻無法擺脫。”都明天平靜地說道,目光看着星墨濃。

星墨濃看着這片破碎的天空,感慨地說道: “宿命是逃不過的,從皇族沒落,南風國分裂,你的祖輩選擇了統一的大業開始,我們就必須用戰爭換取和平,死亡是爲和平而存在。”

“皇族的神白塵甦醒了!”都明天已經開始認定這樣一個人。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