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下,所有人都在等着沐氏集團。

沐氏集團之前,並沒有透露這一次發佈會的具體細節,以至於連記者都不知道他們這一次新聞發佈會要搞什麼,一個個的跟傻子一樣。

在說沐氏集團這邊,眼看着下面的人都到齊了,沐婉晴起身。

“哇,有大事要宣佈了,準備好採訪!”

“沐氏集團總裁沐婉晴果然漂亮,就不知這個大小姐要說什麼,準備採訪!”

“快快快,各方面就位,準備採訪!”

隨着沐婉晴起身,下面坐着的記者們立刻緊張起來,無數的目光對焦於沐婉晴,而與此同時,沐婉晴清了清嗓子,開口了。

“歡迎各位蒞臨我沐氏集團新聞發佈會現場,我是沐婉晴,現在是沐氏集團的總裁,此次,我代表沐氏集團,在此向大家表示熱烈的歡迎……”

嘩嘩譁~

臺下立刻掌聲雷動。

沐婉晴等到掌聲停止,繼續道:“今天新聞發佈會的主要目的只有那麼一條……從即日起,我沐氏集團將會對楊氏集團,即所屬產業,進行收購整合!”

“譁……”

此話剛一出口,場下立刻一片譁然。

“什麼,沒聽錯吧!”

“我的天,我沒聽錯吧,沐氏集團要整合楊氏集團,進行收購!”

“話說楊氏集團現在不是已經在被錢黃收購了嘛,他們這是什麼意思!”

“……”

場下,來往的賓客們,全部交頭接耳,驚訝的議論起來。

關於楊氏集團的事,在東海已經不算是祕密了。

錢黃兩家對楊氏集團進行收購的事情,幾乎盡人皆知,而沐氏集團此刻宣佈這個意向,這在衆人看來,那無疑是沐氏集團準備虎口奪食了!

“木總,我可以採訪一下你嘛,請問你今天宣佈這個消息,可是準備同錢氏集團,黃氏集團競爭嘛?不知道,您究竟有多少自信!”

“沐總,請問你這個計劃是綢繆許久,還是心血來潮啊!”


“……”

面對臺下衆記着的訪問,沐婉晴面色平靜,整個人淡定自若。

他並沒有單獨迴應某個記者的提問。

四下一掃,隨即,平聲靜氣的說:“我們沐氏集團對於楊氏集團的收購,已經正式走入程序,至於錢黃兩家,如果他們想要競爭的話,正常手段,我們沐氏集團歡迎,但是如果採用非常手段,那麼,我們沐氏集團將會對錢黃兩大集團,進行前所未有的打壓,特此,聲明!”

“什麼!”

“我擦!”

“嘶……”

沐婉晴此話一出,原本已經沸騰的現場,瞬間炸鍋了。

天哪,剛纔如果只是策略,那麼現在,此話一出,那就是宣戰了。

以錢黃兩大家族的勢力,是絕對不會允許一個沐氏集團這般挑釁的。

不過話說回來,這個沐氏集團的沐婉晴大小姐是不是瘋了。

一個小小的沐家,連二流勉強擠進去的家族,憑什麼有這麼大的口氣,竟然敢挑釁兩楊氏家族當初大敢挑釁的兩大家族聯盟!

難不成,他們沐家還有什麼依仗不成。

場下,還有來往的賓客,看着沐氏集團一邊,眼神開始怪異起來。

其中,不乏不屑和嘲諷的眼神。

而淪爲衆矢之間的沐婉晴,則是最爲的尷尬了。

這些話,可不是她想說的,全都是林辰一早交代他的。

沐婉晴起初聞言,也覺得不合適。

這話未免太過直白霸道,這不是公然挑釁黃家和錢家嘛!

一旦錢家黃家因此震怒,那便是滔天怒火,一發不可收拾。

他沐家的近況雖然有所好轉,得到了三個財團的資金進入,比起以往強大了一些,但是,他們依舊也只是一個二流家族而已。

二流家族,向兩個一流家族挑釁,這無異於是摸鬍鬚! 可是,就在他質疑林辰的是,林辰卻是衝着她信心滿滿的一笑。

自信的說:“既然已經開戰,與其藏着掖着,還不如直接了當!”

說的委婉還是直白又有什麼差別,與其扭扭捏捏的,不如開誠佈公,亮明爪牙,如此一來,反而還能讓對方高看一眼,忌憚三分。

而此時,隨着沐婉晴此話一出,頓時,全場沸騰。

我的媽媽啊,這是什麼意思啊,這不是在公然的跟錢黃兩家叫板嘛!

媽呀,沐傢什麼時候有這麼牛的底氣了,

臺下,無數目光投向沐婉晴,等待着沐婉晴下面的解釋。

沐家突然變得這麼強勢,確實讓人很費解。

不過,沐婉晴卻穩穩的坐下,然後,多一個字也不在多提了。

任由下面記着抓耳撓腮,他們卻一個個的好似老僧入定了一般。

林辰讓他們辦的事情,已經辦完了,下面就看林辰的了。

而與此同時,錢黃兩家那邊。

兩大家主,當從新聞當中得知此事,兩大家主全都暴怒了。

這特麼的沐家膽子也太大了,竟然通過這種方式,公然跟他們叫板。

誰的主意?那個林辰嘛,不過這小子哪裏來的這種底氣啊!

難不成他以爲,鬥敗了一個楊家,便可以將他們黃家和錢家不放在眼裏嘛!

當即,盛怒之下的兩大家族也立刻召開新聞發佈會。

既然沐家當着新聞記者的面,公然挑釁,那麼他們兩大家族,自然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身了,他們也要當着全天下的面,公然接招。

鬥吧,兩大家族不信,憑他們的本事,還鬥不過區區沐家。

很快,錢家和黃家,也分別找來大批記者,在公司召開了盛大的新聞發佈會。

現場,兩大家族族長,同時宣佈,正式接受沐家挑戰。

沐家和東海兩大家族的戰爭,立刻拉開了帷幕。

然而,就在衆人覺得,東海市商場將會出現一股可怕的商戰風暴時,三個人的突然出現,瞬間將局勢推向頂峯,將這攤水攪動的風雲激盪。

此時,黃家新聞發佈會現場。

黃家的代理人,剛剛宣佈,接受沐家的挑釁,就見一個身穿着中山裝的男子,邁步走進會場,然後,無視所有人驚詫的目光,徑直走上了主席臺。

“你,你是什麼人?”

黃家的代理人盯着這個突然出現男人,腦袋忽然有些轉不過彎了。

這傢伙一臉的冷酷,他要幹什麼?是什麼人!?

“你是黃家的代理人,那我問你,你能代表整個黃家嘛!”

男人上前,突然問道。

“這,這……”男子的一句話,直接把黃家的代理人問住了。

他當然不能代表整個黃家,他只是黃家此次新聞發佈會的發言人而已。


他背後,自有黃霸天來做主。

看着黃家代理人的表情,男子立刻明白,點了點頭說:“既然你不能做主,那麼,那你宗主退下吧,找你們家主過來。”

“你,你什麼人啊,見我們家主,你也配!”

這時,一年紀看起來不大的黃家子弟,突然跳出來,衝着中山裝男大喝。

一人出頭,黃家那邊隨後又跳出好幾個年輕人,帶着保安,朝着男子衝去。

這似乎是要把這個突然出現的男子,給趕出去。

男子見狀,臉色立冷,冷聲道:“真是放肆,區區的一個黃家,竟然敢在我面前張狂,我看你們黃家也沒有存在的必要了,我代表京都楚家現在宣佈,對黃家展開全面自裁,直到將黃家徹底踩入深淵爲止……”

“嘶……”

男子這話一出,現場立刻響起了一片倒吸氣之聲。

天哪,這個人死誰啊,竟然這麼大的口氣,竟然說要對楚家暫開全面制裁!

楚家?沒聽說過啊,沒聽說東海還一個楚家啊,什麼來路!?

現場的人一個個驚疑不定,詫異非常。

而就在這時,突然,就見發佈會大門口,黃霸天,黃氏家族的家主,帶着不少黃氏家族的成員,就好像狗攆兔子一樣,火急火燎的衝進了會場。

黃霸天先是喝止住了那幾個衝動的年輕人,隨後,小跑着來到男子面前,誠惶誠恐的道:“您是來自楚家,那個京都楚家的子弟!”


“不錯,原名楚玉!”

“原來真的是楚家的貴人啊,對不住了貴人,我們事先不知情,也不知道您要來,慢待之處,還望見諒,至於剛纔,那完全是個誤……”

“好了,別說了!”不等黃霸天把話說完,楚玉卻是冷着臉打斷了他。

回頭衝着黃霸天道:“我來這裏,只是爲傳遞一個訊息,通知你們,楚家準備對你們動手,至於其他的,我不想聽,也懶得聽……”

“你們楚家,做好應變的準備吧!”

說完,楚玉二話不說,邁步便走。

“這,這,這到底死怎麼回事啊!”黃霸天愣在原地,整個人徹底懵逼了。

楚家真的要對付他們,天哪,怎麼會這樣,他們黃家偏居東海市,怎麼得罪了遠在京都的龐然大物楚家了?爲啥楚家會對他們動手啊!

而一想到,接下來,黃家將會面臨楚家打壓,黃霸天只覺得心裏哇涼一片。

“那個,那個貴人,我們,我們貌似沒有得罪楚家啊!爲啥楚家要對付我們!”

“哼,你們是沒有得罪楚家,但是,你們得罪不該得罪之人,自己想吧!”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