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隻能說明你無知,這些妖獸是天生的實力強悍者。他們的真血也是老天的特別恩賜。這血為什麼要分妖跟人是不是?只要能強大實力,什麼都可以作的。而且,人族又有什麼,只不過是跟妖獸們長得不同的動物罷了。」小秋譏諷道。

唐老大不得不在心裡承認這女子講得有道理,而且,頗合現代動物的分類理論。這廝琢磨著如何把這微細的真血給吸納進來。

於是,開始了。只不過這廝費了九牛二虎之力還是沒能把骨頭中含有的一絲髮絲樣的血線給吸納進來。

就在這時候,咔嚓一聲脆響。一道紫光瞬間就照滿了整個地下密室。紫光越來越旺,而唐春得來的一些女人骨頭自動從紅脂盒裡跑出來飄浮在了空為。

紫光來越越旺,唐春得到的那隻戒指飛出來了。整隻沒有動靜的戒指此刻發出奪目的紫色光華來。

而唐春自己整個人被紫色光芒吞噬了,感覺眼前一片華麗。爾後,唐春感覺進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

一大片的群山,巨大的土地。只不過這裡面卻是荒漠一片,連根標誌著有生命氣機的活物都沒有。整個空間之中死氣沉沉,不見任何活物,連根草都沒發現,就更別說古樹紅花了。好像這個地方就是一片廢墟地帶,只見泥沙以及冷冰冰的岩石,別的什麼都沒有。

唐春神意一動,本來是想駕著空魔之劍在這片廣大的土地上御空飛行一圈巡視一下。不過,這廝震驚的發現,自己居然騰空就飛了起來,而劍還沒出來。那自己豈不是不用劍也能飛行了。

那可是金丹境界的老怪物才能擁有的實力標誌,就是虛丹境大圓滿強者也要借物才能飛行的。而凌空直接飛行是金丹境界的神通者才能擁有的實力。

而這一切好像在瞬間就實現了,唐春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廝在空中騰、挪、翻滾了起來,好不寫意舒暢。

飛了一圈下來,發現這片土地至少有著上百里方圓。只不過沒有生命氣息在令人感覺相當的沉悶。

就在這時候,唐春一雙眼卻是被遠處一座高達幾千米的巨大山壁給吸引住住了。山岩好像直接被刀削下來了似的。平面好像還經過打磨過似的連人影都能照出來。

這還不是令唐春震驚的地方,那是因為山壁上居然有個模糊的圓環狀地帶,此圓環足有幾十個足球場大。而在圓環的中央地帶居然嵌著自己得來的幾根女人骨頭。

而且,圓環中央地帶若隱若現出一具女人的骨架來。而自己得來的腿骨以及手掌腳掌就天然一體的嵌在模糊的女人骨架虛體上。

而鑲嵌得有女人骨頭的部位居然閃著一條條的紫色光帶,好像披有彩燈的鏈條一般。而此刻女人骨頭居然被放大了無數倍,原本跟人一樣大小的大腿骨此刻居然漲大到了排球場大小。(未完待續。。) 這具模糊的女人虛體骨架圖就那樣子不可思議的立在了唐春的眼前。好像在等待著唐春完善她的身體。

唐春明白了,這個詭異的空間實際上就是自己從神秘女子手掌處得來的戒指空間。

這時候,得來的幾根骨頭上突然一亮,斗大的符文不斷的從骨頭上激出來騰到了空中。密密麻麻,不久就糾結成了一團,露了幾個世大的字來——死境、生境、生死,死生。

奇怪的是這幾個字在交替著閃現,一會兒從死境到生境,一會兒又生死死生的,搞得唐春一臉的莫名其妙。

這裡面一切都死沉沉的,難道就代表著這裡面現在是處於『死境』之中。假如功力突破,那豈不是就到了『生境』之中。估計到那個時候這裡面就有生機出現了。不過,生死、死生又代表著什麼意思,唐春想破腦袋也沒想明白。

這明白就算啦,夜已深了,唐春一晃就出了戒指。而那枚戒指居然自個兒就套到了唐春拇指上,好普通的一枚玉扳指。唐春想取下來都取不了。

第二天上午九點,宮中傳旨太監就到了。唐春又陞官了,而且還是高歌猛進——

加封唐春為三等候爺,封地為君山整個省。正三品護國將軍,一等帶刀侍衛,提為紫衣衛副都指揮使。這個榮耀當然令唐府人人都震奮了起來。不過,旨意最後要求唐春10點正要進宮。準備進入皇神秘境之中。

匆匆準備一番過後唐春騎馬直奔皇宮而去,發現已退朝。正好碰上好多大員公候從大殿出來。一見到唐春,靠山王呵呵笑著就上前來賀喜了。在他的帶動下,一下子湧來了十幾個高官簇擁著唐春。特別是守宮門的紫衣衛全都上前跪拜參見副都指揮使。

進到宮裡才發現,四大書院前30強都聚集了過來。像寒山失蹤了,就按順序由30強外的補員進來。

不久,紅騷這個紫衣衛的領軍人物出現。面對30名強者一臉嚴肅的講了一番屁話。

爾後,虞皇親自出來講話,可見其對這三十名強者的重視程度。

「皇神秘境是我們皇家專有的秘境,是不對外開放的。這次對你們開放,這是我們皇家對你們這些俊才的重視。你們能進入皇神秘境之中既是機遇也是一種新的挑戰。在這裡我想先講一句大實話。你們中三十人進去。估計有二成左右的人是出不來了。所以,你們要考慮清楚,不願意進去的現在就可以退出去了。」虞皇一臉嚴肅。

「皇上,裡面都有什麼危險嗎?」某強者問道。

「這個我不能說。你們進去后自然就明白了。」虞皇說道。不過。倒是沒人退出,丟不起這個臉。

爾後,分頭坐上皇室專用的飛鷹直奔秘境而去。飛鷹在空中盤旋飛行了好幾天終於懸停在了一片雲霧當中。

「皇神秘境就在下邊。你們從這裡直接滑空下去。我想警告你們一聲,搞不好直接就甩成了肉餅。從飛鷹到下邊還有著上萬米的高度。不過,秘境上空有著相當混亂的氣流。你能掌控住氣流的方向就可以順利的到達秘境了。祝各位好運,下去吧。」紅騷一揮掌,幾道氣流發散開去,飛鷹上的強者全都給這氣波沖得甩下了飛鷹,而飛鷹轉眼間就飛得只剩下一個個小黑點了。

古閑跟萬代雖說受傷頗重,但是,兩位院長也不曉得用了什麼秘法居然讓傷在一夜之間就好了一大半。兩位也是帶著輕傷上陣的。

空中的氣波的確相當的紊亂,好像有多股氣流不規則的亂竄著。你一個不小心給氣流一扯就不曉得會扯到什麼地方去的。當然,這些對於唐春來講並不是什麼難事。這貨駕起飛劍輕鬆的在氣流中尋找著規律。

對於一個前世擁有大把子滑翔經驗的龍組高手來講倒是有了借鑒的經歷。但是,氣流的確太亂了,而且,剛柔之間貌似毫無規律。

強的時候好像能把你立即撕成粉碎,柔的時候又讓你感覺好像突然踏空要跌將下去似的。就是唐春駕著飛劍也漸漸的感覺到了氣流對自己形成的巨大威脅。

難道下邊有著無數的風洞不成?唐春想到了飛機實驗中的人造風洞現象。而皇神秘境下邊也許有皇家老祖宗們製造的各種風洞用來考驗進入者。

古閑貌似也相當的輕閑,這傢伙手中那把諸葛神候才能扇的鴻羽扇此刻在內罡鼓漲之下居然漲大到了方圓四米左右。而扇子此刻成了他的翅膀似的一左一右的搖頭在亂流中尋找著規則。

唐春掃了一眼明白了,敢情這傢伙的扇子還是一把品級不低的兵器,難怪這傢伙顯得如此的輕閑。

萬代則是惡狠狠的瞪了唐春一眼,手中居然又整出了一根骨頭。此刻那根像什麼野獸的大腿骨發著淡淡的黃色光彩,而這些黃光全是由一些詭異的符文組成的。一遇上扯不開的亂流之時這些符文都會打了出去把亂流直接就打偏過去,爾後萬代的身子又進入了正軌的風潮之中。

「瞪啥瞪,不服氣的話咱們就在這亂流當中來一把怎麼樣。」唐春乾笑了一聲,突然一揮臂,一道風潮給唐春彈了過去,頓時,萬代身子搖搖欲墜,骨頭上符文大漲才稍稍穩定住了身子。唐春當然是故意的,此刻見符光大作,這廝用天眼一掃就明白了。

這根骨頭絕對不會是那女人身上的一部分。而是巫術祖先們用的施術用的祖骨,跟奶母後來用的祖骨差不多吊吊兒。唐老大也就失去了興趣。

「唐春,咱們是進秘境試煉的,不是來搏殺的。要搏殺等咱們出來后再決高下。」萬代其實是有些心慌了,就怕唐春在這亂流之中要跟自己對干,看這小子那般的輕閑狀況,這亂流貌似小兒科一科,明顯的就處了下風。

「認輸了就是了,記住,以後少你用你那小眼睛瞪本爺,不然。」唐春冷哼了一聲,萬代裝作沒看見,委屈的認了。

嗷……

就在這時候,一道巨大的叫聲傳來。亂唰唰的薄霧當中居然冒出一個碩大的怪獸頭顱來。那頭顱絕對有好幾輛卡車大,兩條長長的獠牙伸開來有七八米長。

一個倒霉蛋不小心給風一扯就飛向了獠牙,最後,在慘叫聲中被那兇悍的獠牙刺了個血窟窿頓時就掛了。而下邊巨嘴一張開,嘎崩幾下,那倒霉蛋血淋淋的就進了怪獸的肚皮。

這血淋淋的一幕突然出現,嚇得好多強者都拚命的用著各種兵器煽動著試圖離獠牙遠一點。可是獠牙好像興奮了起來,那長長的獠牙在亂流中瘋狂的亂扭著亂扯著。又有一個倒霉蛋給下了肚皮。

卟……

獠牙好像玩起興緻來了,噴出一口白氣,頓時,那白氣如鐵柱一般模掃向了唐春。再加上滾滾而來的亂波,氣勢十分的驚人。

「畜牲,給老子死去吧。」唐春大怒了,地海神針突然間從空中漲大一捧打在了獠牙身上。


啪地一聲脆響,獠牙一邊的長牙給地海神針打斷了。獠牙痛得仰天咆哮了一聲,整個身子一竄,那如山樣龐大的身軀突然立起來往唐春身上撞砸將了過來。

貌似此獠剛才是卧著似的,這一立起身子來那是讓眾人都倒抽了一口涼氣。太大了,高達二百米,好像一座會移動的大山似的。

兩個倒霉蛋在不經意在就給獠牙的身子一砸就飛到了幾里之外被風潮一扯,慘叫一聲掉了下去就沒影了。

「畜牲敢爾!」唐春大怒了,地海神針膨脹到了極限,帶著滿天的光華從空中劈將下來。


旁……

正中獠牙的龐大身子之上,好像砸在一皮球上似的居然還彈了彈,獠牙只是歪了歪身子,唐春那能把上百人一捧打成肉醬的巨力一捧居然沒多大作用。

獠牙憤怒了,那巨手往空中一撕,哧地一聲,唐春震驚的發現,空中居然出現了一道裂縫。有多深看不清楚,裡面貌似陰森森的。獠牙一聲陰笑,裂縫裡突然傳來一股寒氣一扯,唐春居然控制不住身子被扯了進去。

撕裂空氣,太強悍了吧,唐春在進去的一瞬間心想著。不過,身子跌將進去了。

哈哈……萬代幸哉樂禍張大嘴笑了,不過,獠牙那牙一挑,萬代居然也給挑進了裂縫中。這傢伙那臉上的笑容在瞬間就僵硬了。

「嘿嘿,萬代,裡面不曉得有啥,咱們比比,看誰能活命出來。」唐春一聲冷笑。

「走著瞧。」萬代報以冷哼。

啪啪……

幾道黑影又跌將下來,唐春一看,發現居然是古閑跟李北以及柳生三個傢伙。李北也是勉強進入了30強,在爭奪16強時就『歇菜』了。

「我看咱們現在五人算是踩在同一條船上了,所以,咱們應該同舟共濟才是。也不曉得這裡頭是什麼,有什麼可怕的存在是不是?」唐春提議道。

「誰跟你同一條船,老子喜歡單幹。」萬代囂張的一說完獨個兒鑽進一道路走了。

「人多力量大,在這個神秘莫測的地方單幹,那跟找死也沒啥區別。」柳生倒也同意唐春的說法,剩下四個人中唐春儼然就成了無形中的首領。(未完待續。。) 「這進來的法子很詭異啊,好像是那隻凶獸撕破了什麼結界,咱們就掉進來了。」古閑說道。

「會不會這就是皇神秘境進入的方式?」唐春沉吟了一下。

「完全有可能。」李北點頭說道。

「不過,我總覺得詭異。那隻凶獸不會那麼好心的,好像有什麼陰謀,咱們不會是被它搞到一個不知名的危險地帶了吧?」唐春轉爾又說道。

「都有可能,這種進入方式的確太奇特了。」古閑說道。

眾人放開眼力想觀察一下這裡的狀況,發現是一個巨大的山洞。山洞扭扭曲曲好像人的肚腸一般。

休息好后四人開始朝前小心而去,山洞中有股子淡淡的怪味兒。四人拚命的嗅了嗅,但也沒能辮別出這是啥味兒。

這時,古閑不小心中踩到了洞底下一個凸起的石包包狀的東西。頓時,一股青色煙霧突然間就升騰而起。

「快閃,有毒。」唐春叫道,一掌吸了過去想用毒功化解,可是感覺頭一暈,知道此毒太厲害不可消化。四人趕緊迅速後退。

不過,就在這時候。那破裂開的岩石包包中居然跳出一隻像螃蟹樣的東東。只不過這東東有著八隻大蟹爪。張牙舞爪著就撲將過來。

而且,這東東滿身都在發射著青色毒霧,並且速度奇快,還真是不好對付。空魔之劍一把削去,滋地一聲怪響。唐春訝然的發現,這中品靈器寶劍划拉在它身上居然連一絲痕迹都沒有,其外殼之硬簡直令人咋舌。

柳生一看,那隻山寨版的春秋筆迅速往螃蟹身上一舞。『死勁』出來,可是被螃蟹那青霧一噴,柳生打了個噴嚏一下子暈倒將下去,旁邊的古閑趕緊把他一扯扯了起來。


「太厲害了,咱們的死氣不如它的死氣。」柳生晃了晃頭才清醒了過來。

「它死老子就生。」古閑生氣了,張嘴噴出一口綠色彈丸狀東東,一道綠芒閃過。一股濃郁的生之力噴向了螃蟹樣東東。

嘶啦啦……

螃蟹怪好像興奮了起來。那青色毒霧瞬間形成一個圓環狀東東往綠茫丸上一套就給他套了過去,而且,一咕嚕,人家當糖豆給吞了進去。貌似一點副作用都沒有。

一轉爾。這傢伙吞完后好像覺得味兒不錯。一隻拳頭粗的蟹腳突然的往古閑一巴掌就幹了過來。古閑一看。趕緊一閃想挪過去。

怪事發生了,那蟹腳居然像兵器一般凌空飛了出來。太快了,叭地一聲脆響。古閑給那蟹腳一把就撲倒在地,而蟹爪一下子像鐵錨一般抓插進了古閑的身體之中。

一股青煙騰出,古閑附身的內罡之氣馬上被這青煙腐蝕進去,眨眼間就露出紅色皮膚來。青霧往裡不要命的鑽了進去。

啊……

古閑發出一聲慘叫,身體滋滋的響著好像慘遭了強酸潑撒一般在滿地打起滾兒來。柳生一看,春秋筆一把戳向了那隻蟹腳,不過,那蟹腳空前的硬朗,春秋筆根本就戳不進去,好像在給它撓痒痒一般不著力。

「唐兄……」古閑為了活命,叫出聲來了。

唐春開始就是故意不出手,就是要讓這傢伙欠自己一個大人情再說。一聽他叫,這廝馬上拋出了飛天網罩向了那隻蟹爪子。

飛天網玄級下品兵器,因為,硬來不行唐春想到了以柔克鋼。果然,一物降一物,飛天網華彩一閃,成功罩住了那隻拳頭粗的蟹腳,唐春賣力的往外一扯。

不過,後邊一隻蟹腳無聲的就攻擊向了唐老大的後背。李北出手了,居然整出一隻捧球捧狀的東東往那隻蟹爪上狠命的一拍,叭地一聲,連古閑都無法閃過的蟹爪居然被李北一捧就砸到洞壁里去了。

滋啦,那隻蟹爪終於被唐春扯開了。不過,連帶著也把古閑的皮肉抓撕開了巴掌大的一片,痛得古閑差點喊媽。這廝趕緊整出一藥瓶來往傷口上抹去。

不久,滋滋腐蝕的聲音停止了,不過,古閑一看,臉色也是相當的難看的。因為,左側旁身體處居然給硬腐蝕進去了一個肉坑。

「春哥春哥,那隻蟹爪給俺。」這時,人形蜘蛛興奮的叫了起來。

「它娘的,倒是把你給忘了。這毒你應該喜歡,趕緊出來把這隻螃蟹怪給解決掉。」唐春說道。

「不成不成,俺打不過它。不過,它這毒有利於我突破。」人形蜘蛛一席話差點氣結了唐春。把蟹爪扔了進去,估計這廝在大快朵矣了。

這廝大吼一聲,四人全憤怒了,四種兵器朝著那隻螃蟹怪身上不要命的招呼了過去。呯呯崩崩,好像在砸一個鐵坨似的。那反震之力震得四人兵器都差點脫手飛出去了。

「太硬了,估計這怪東西跟玄級上品兵器的硬度差不多。」古閑罵道。


玄級個屁,老子的中品靈器還沒輒呢。唐春心裡冷笑了一聲,但是,雖說四人一下子滅不了這怪物,但是,怪物也給四人強悍的重力砸得一下子爬不起來,爬不起來就無法實施攻擊了。暫時也給了四人的喘息之機。

「春哥春哥,我發現這隻怪物的青霧都是從它的腹部那個綠球狀的東東上噴出來的。沒準兒把那個東東戳破就有用了。」這時,啃完了蟹爪的人形蜘蛛說道。

「咋不早說。」唐春沒好氣的罵道。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