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聲音,蘊含着一絲修爲之力,響徹長空,在衆人耳中迴盪。

衆人見此,都是制住手中的攻擊,但各自的那股力量卻是沒有直接散開,將司空彥團團圍了起來。

司空彥臉色陰沉,環視衆人,道:“你們想對我對手?”他又看向厲月和金蟬子幾人,道:“你們幾個,也想聯合着外人,對我動手?”

厲月輕聲道:“司空,我也不想,只是此事關乎到天階元器,恕小妹無禮了。”

金蟬子輕嘆了口氣,道:“司空老怪,天階元器,這是何等之物?我等修煉畢生,夢寐以求的,不就是能擁有一件天階元器麼?”

陰陽子怪聲哼道:“司空,你也未免太狂妄自大了!我們大家平時慣着你,是因爲還沒有到翻臉的那個點,但在這天階元器面前,不要說翻臉,就是大戰一番,我們又有何懼?“

蛇鬼也開口了,沉聲道:“司空老怪,這鼎,你不能動。”

其他幾名散修,都是硬着頭皮,點了點頭,表示認同。

“好好好!”


司空彥怒極,連道三聲好,看着衆人,陰沉道:“你們都說,我不能拿走此鼎,那誰能拿走,告訴我?”

沒有人說話。

過了一會,蛇鬼建議道:“大家都下去吧,我們好好商量,如何?天大的事,也能商量出一個解決的辦法,不是?”

衆人同意,紛紛落入地面。

陳方臉上帶着淡淡的笑容,看着這些人的把戲,示意錢正繼續修煉守元訣,以穩固修爲,當下,提升實力纔是最重要的。

他們這些人,一時半會是扯不清的。

放在誰身上都不合適,大戰一場也不合適,誰都不願意開那個頭,誰都想當那個得利的漁翁。

錢正雖說正在修煉守元訣,但在這種場合,自然不可能全身心投入,他的神識一直留意着所有人的一舉一動,這一幕落在他的眼中,心中暗暗咂舌陳方的心機之深。

若是此番沒有陳方,自己依舊堅持隱瞞着冰焱鼎之事,說不得蛇鬼、陰陽子兩人跳腳之下,將這事抖了出去,那之前那名散修的下場,就是自己的下場。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當自己沒有實力的時候,寶物就不再是寶物,而是禍害。”這時,陳方似乎知道錢正在想什麼,淡淡的聲音,在他的耳旁響起。 錢正苦笑道:“老子活了一大把歲數,在心智上,還不如你。”

陳方道:“你不是心智不如我,你是見識不如我,當你對這所謂的天階元器,擁有抵抗力的時候,就不會被其左右了想法。”

錢正聞言,覺得也是有理。

這時,衆人還在爭論冰焱鼎的歸屬,說來說去,始終沒有說出個所以然。

每個人都是想得得不到,也就不讓別人得,又沒人帶頭開打。

陳方看着也是好笑,當下上前幾步,道:“諸位,你們是不是把我的話忘了?”

衆人回頭,都是陰沉着臉不語。

陳方繼續道:“我一開始拿出着冰焱鼎,說的是什麼?”

蛇鬼道:“你的意思,這鼎可以破開封印大陣?”

陳方淡笑道:“是。”

“荒唐!”

司空彥斥道:“這鼎乃是天階元器,誰不知道能夠破開大陣?但這般高層次大威力的元器,豈是一時半會,隨便就能煉化的?即便能煉化,又由誰來煉化?”

是啊!

說來說去,又繞冰焱鼎的歸屬問題。

陳方淡淡一笑,望向那封印大陣,伸手一指,道:“你們,可有人認得這個大陣?”

蛇鬼道:“難不成你認得?”

陳方道:“我自然認得。”

金蟬子譏笑道:“你自然認得,大家都不知道名字,你隨便編個名字,誰能辨別真僞?”

陳方臉色一沉,斥道:“既是無知,便休要聒噪!”


“你!”

被他這麼訓斥,金蟬子氣結,覺得臉面都些沒地方擱,但一看到那站在陳方身旁,一副打手模樣的錢正,又不得已強行壓下心頭的怒火。但他已經暗暗打定主意,逮着機會,一定要斬了陳方!

不只是他,陰陽子、厲月等人,都是這個想法。

可以說,在場之人,除了錢正,其他人個個都想收拾陳方,交買路財一事,陳方已經徹底將他們得罪了。

只是因爲沒有達到那種不死不休的程度,且衆人有些忌憚錢正,故而沒有爆發罷了。

而陳方,也正是抓住這一點。

陳方並沒有再看他們,雙目直視着那封印大陣,道:“此陣,名曰‘凰天大陣’!”

凰天大陣?

衆人聞言,都是下意識在腦中搜索的一番,發現並沒有聽過這個名字。

金蟬子嗤笑道:“凰天大陣?名字聽的倒是挺霸氣的。”

陳方仿若無聞,直接無視了他,繼續道:“凰天大陣,乃上古時期就有的陣法,只是流傳至今,已沒有人會此大陣。”

他的雙眸,凝望着大陣的每一個方位,自語道:“想不到,在這火麟宮,竟有上古時期遺留下來的陣法。”

衆人都是臉色古怪。

“噗嗤。”

厲月身旁的那年輕女子,忍不住笑出聲,不屑道:“裝神弄鬼!”

陳方繼續凝望大陣,道:“要破此陣,只有一個辦法。”

司空彥皺眉道:“有何辦法?”

衆人見他開口,都是怔了一下,心想司空彥竟然信這小子的話?

司空彥確實是有點信了。

在他眼中,陳方的武道修爲確實是渣渣,但和他一起的錢正,一個堂堂的天方境九品巔峯,半隻腳踏入歸元鏡的絕世強者,卻是猶如隨從打手一般,對他順聽順從。

從這點,可以判斷出,他的身份不凡。

往往不凡的身份,代表着更廣的見識。

陳方或許沒有能力破陣,但或許他就有破陣的法子。

陳方收回目光,看向司空彥,微微一笑,吐出了兩個字,道:“暴力。”

司空彥臉孔一抽,暴力?


衆人見司空彥出醜,不禁在心裏暗樂。

陳方拱了拱手,正色道:“這麼說吧,我有破解此陣的方法,但需要在場諸位的鼎力相助!”

聞言,司空彥暗道果然沒有那麼簡單,問道:“需要我們怎麼助你?”

陳方道:“此陣若是全盛之時,我無法破之。但如今,它的威力不足全盛時期的萬分之一,我們大可以陣破陣!”

以陣破陣?

聞得此言,衆人怔了一下,便是面色一變。

陣?

自己在外邊,不就是被眼前這個少年,用陣法給牽制住了,不得不叫買路財的嗎?

衆人都是同時升起這個想法。

一時間,他們都開始相信了,若是那個大陣,絕對能破開眼前這個,威力已經在歲月的流逝中,大幅度削弱的“凰天大陣”!

但……

想到這裏,又有一股擔憂,浮現在他們每個人的心頭。


若是把這片宮殿都給炸平了,怎麼辦?

可能傳承也跟着毀了!

蛇鬼遲疑道:“小兄弟,你的辦法,會不會一個不小心。”他指了指四周,最後指向中間的豪華殿堂,“把這裏,全給炸沒了?”

陳方啞然一笑,道:“你太擡舉我了,這裏可是火麟宮的主宮,我能破開這封印大陣已是不易,若真是把這片宮殿都給炸了,那隻能說明一個問題。”

衆人對視一眼,蛇鬼問道:“什麼問題?”

陳方道:“這火麟宮,是假的!”

假的?

這話聽起來怪怪的,但衆人一想,還真是這麼個道理。

蛇鬼思索片刻,也是覺得可行,看向其他人,問道:“諸位道友,你們覺得如何?不如讓這小兄弟,給試試?”

一名散修強者沉吟片刻,看向陳方,開口問道:“小兄弟,你有幾成把握?又需要我們做什麼?”

衆人微微點頭,得先確認了這兩個問題,才能做出決定。

陳方笑了笑,道:“把握有多大,得取決於你們大家的支持,能做到什麼樣的程度。”

司空彥有些不耐,斥道:“別遮遮掩掩,有話快說,需要我們做什麼。”

陳方也不惱怒,淡淡道:“我需要十五件元器,當然,元器的級別越高越好。”

司空彥皺着眉頭,沒有再說什麼,手指在儲物戒指上一抹,丟出兩把大刀,飛向陳方,在他的身前停下。

陳方掃了一眼,品階都是凡階九品,點頭道:“可以。”

其餘之人見此,紛紛開始掏腰包。

蛇鬼第二個,他取出兩柄長蛇槍,品階也是在凡階九品,可以採用。

接着,陰陽子、厲月、金蟬子三人也分別拿出兩件元器,品階都在凡階九品,都是可以採用。

凡階九品的元器,對他們這些天方境強者來說,根本不算什麼,所以他們這些人也顯得比較大方。


五個人,每人兩件,共十件,還缺兩件。

這時黑白二老,兩人一同拿出兩件,也是凡階九品,採用。

還缺三件。

剩下的,還有四名散修,沒有拿出元器。

先前開口詢問那名,當下取出一把青狼牙棒,是凡階九品的。

另外一名猶豫了一下,取出了一根長牙利刺,飛向陳方,問道:“小兄弟,我這根長牙利刺,是凡階八品,不知可否?”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