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老太太的那些家底早就給她了,現在她的錢匣子裏面也是空空如也,有那一二百塊錢跟沒有一樣。

所以封華把自己的抱了出來。

錢匣子被打開,滿滿一匣子“大團結”露了出來,晃得幾個沒見過錢的小年輕眼暈~

方家是有點錢,但是都沒給這幾個不當家的孩子見過。

而現在已經是65年,第三套人民幣都發行一年了。十元面值的人民幣已經從“大黑十”變成了“大團結”。

封華也早就把她所有的存款都換成了全新的“大黑十”裝箱儲存了起來。

每每看見那一摞摞的大箱子,她就要傻笑半天。

至於第三套的大團結,就不着急收藏了,這套人民幣流行的時間非常久,38年!

至於鈔王“棗紅”“背綠”,當初趙永已經給她收集了好多,所以收藏的事,她就不着急了,以後再說。

“哇~奶奶你這麼有錢啊!”方芳自己驚呼道,這一匣子,看着能有七八千,這對於一個老太太來說,絕對是鉅款了。


他們看蔡家從沒養過什麼牲畜出去賣錢,還以爲蔡奶奶也就勉強維持生活呢,原來人家是個有錢人。

想到蔡老太太身上與普通農村老太太不同的氣質,他們也猜到了蔡老太太可能出身不凡。

“這不太好吧…”方強有些猶豫,這是蔡奶奶的老本,棺材本…拿出來給他們請客吃喝多不好。

“花不了幾個錢,有什麼不好的。”封華替蔡老太太回答了,說完抽出200塊:“這些就夠了。青菜我那一院子的就夠全村吃了,再拿50塊錢出去買大米白麪,150塊買肉,正正好。”

她有糧票,50塊錢能買好幾百斤糧食回來,整個雜麪饅頭夠全村人吃一頓的了。


兄妹三人聽她仔細算了賬,心裏才踏實了,200塊,還不多。


方健直接從兜裏掏出了200塊錢:“那這錢我出了。”真的不好意思拿幹奶奶的棺材本吃喝。

這三個人這幾年讀書非常拼命,直接兩耳不聞窗外事了,黑市什麼物價從來沒關注過,還以爲跟當年他們故家屯發家時候一樣,糧食二三十塊錢一斤呢,那樣的話,他們是請不起的,但是幾毛錢一斤,就沒問題了。

方健上大學,平時的助學金就夠生活費,而方家疼愛他,自然不會一分錢不給他,每年的生活費也是足足的,他隨手拿出200塊錢完全沒問題。

“說了我出就我出,這是奶奶的心意,不許拒絕。”蔡老太太道。這裏面有她親親的孫女封華呢~這錢她是真心實意想出的。

她孫女考上北大了!多麼可喜可賀的事情!她要好好慶祝一下!

方健領悟到了她的意思,把錢收了回來。

“那行,我出力。”方健笑道。

“不用,你指揮就行。”封華也笑。操辦宴席可是個體力活,他還是不要乾的好。

事情定了下來,封華就讓方健籌劃着,自己直接推着自行車出了院子,去“買”東西去了。

幾個小時之後,拉回了滿滿一自行車的東西。不得不感嘆現在的自行車質量好,載重多,好幾百斤的東西,愣是沒把車圈壓瓢。

不像後世的某些自行車,後面坐個人,車圈就方了。

第二天,宴席就熱熱鬧鬧地置辦了起來,主持大局的是樑青山和吳雙花,方健全程輔助,順便學習。

讓他一個人辦,他也能辦,但是封華怕累到他,昨天回來之後就去找了樑青山。

也算是給樑青山一個表現的機會,之前許多次都是她幫樑青山,這次可下求到他面前,他心裏也高興。

樑青山果然很高興,紅光滿面的,就跟自己家孩子考上大學了似的,忙前忙後,妥妥帖帖!

宴席的地點定在了方家三兄弟河邊的房子裏,沒有在方家老宅,也沒有在蔡家。

她纔不會花錢給方老太太做面子!

宴席很豐盛,衆人一邊吃飯也一邊聽說了事情,這頓酒席,是4個大學生出錢自己辦的!

封華就不說了,人家有個開工資的老公,有錢,方芳和方強,有點零花錢,剩下的大頭,都是當了國家幹部的方健出的。

封華沒有把宴席擺在蔡家,也沒有說這些錢是蔡老太太出的,是不想衆人把視線對準蔡老太太,打擾她平靜的生活。


財不露白。這些年蔡老太太隱藏的都很好,在衆人眼裏她就是全村唯一一個沒有靠兔子發家致富的人,每年都靠微薄的補貼過日子,餓不死,窮的很。

封華不想打破他們這種印象,她馬上就要走了,蔡老太太一個人居住,讓外人知道她實際上是個非常富有的老太太 ,那後果,她不敢想。

·········

手欠啊…又打開了那個勾引我的靈異小說…後果就是這樣了….我繼續寫,別等。 方家人也被請了過來,坐在方立家的院子裏。笑容有些勉強。

幾個熊孩子,還真把事情辦了!翅膀是真的硬了!

“吃飯。”方老頭瞅了一眼老伴道:“別沒事找事,讓人看了笑話。孩子們已經給我們留面子了,你別自己咋呼出去!”

封華確實給他們留面子了,沒有說他們請這頓飯是因爲方老太太不想出全部的東西,而是說他們兄妹主動要求自己承辦的,證明他們長大了,是大人了。

衆人都信了,畢竟一個結婚了,一個工作了,另外兩個也是大學生了,算是大人了。

如果讓外人知道真相,那纔是不好做人呢。扣扣搜搜拿兒媳婦孫媳婦當外人就算了,關鍵是這個媳婦是封華!

跟封華不合?也不想想封華的身份!

什麼七仙女、什麼軍嫂、什麼大學生,這些身份在封華身上都是隱形的,村裏人看不見,他們唯一能看見的,就是封華身上“誰惹我誰死!”的刺目光環。

金磊的教訓太血淋淋了,他們一直忘不了。過去這麼多年了,依然沒人敢跟封華打招呼,路上看見了她,遠遠的就避開了,避不開也是低着頭匆匆而過,不敢說話。

好在封華現在的活動範圍都在河邊自己家和蔡家或者學校,基本不進村子了,他們這才鬆口氣。

今天在方家三兄弟的院子裏請客,但是除了樑青山一家的親朋好友,沒人敢在封華的院子裏吃飯。

就是樑青山的親朋好友,都是被他逼着來的。

就連封家,也沒坐到她的院子裏來。別人不敢挨着封華,他們更不敢了!

封華如果看別人是不順眼,那看他們就是更不順眼!他們心裏都有數,哪裏敢往前湊。

樑青山看看旁邊滿滿的兩院子,再看看封華這邊,算上單獨給小孩子開的一桌,才4桌,還坐不滿。樑青山有些替封華尷尬。

“沒事,不來纔好呢。”封華小聲道。她跟村裏人真是連面子情都爲維持不下去了,她今天請這個客一是給方健他們解圍,二也是看在方遠的面子上。

如果只是她自己,她才懶得張羅。

“明天我們就走了,這裏就交給你了。別人我不管,你看好我蔡奶奶就行。”

“什麼?”樑青山驚訝道:“明天就走?”距離開學還有1個來月呢!

“早晚都要走,那邊還有事情要做。”封華道。方芳和方強心裏已經長草了,一刻都待不住了,就想着往北京飛呢。

方健也得回去正式上班了,她就打算順道走了。而且她確實有事情要做,她打算指點一下姜曉明如何選廠址。

一聽說封華要去“做事情”,樑青山嚇得沒敢再問,連連保證自己會照看好蔡老太太,不管將來怎麼亂,蔡家不會亂,故家屯不會亂。

“行,這樣我就放心了。”封華嘴裏說着,其實心裏還是不放心。樑青山根本想象不到那個亂的程度,到時候還是她自己回來才放心。

又聊了兩句,那邊有什麼事情,樑青山匆匆過去張羅去了。

看到封華一個人了,封老頭對封老太太道:“你去。”

封老太太耷拉着眼皮,非常不情願,她從五年前就不敢招惹封華了,現在封華都這麼大這麼厲害了,她更不敢了。

但是不聽封老頭的話,她更不敢,封老頭可不慣着她,說打她那可是往死裏打。再說這個事情,不去又不行。

封老太太不情不願地挪到了封華面前。

咦?這可稀罕。封華看着面前的親奶奶,她這奶奶很聰明,自從她說過一回“許多老頭”的話,她就真的沒再做什麼過分的事情,很知道趨利避害。

至於賣她那幾回,她不是主動的也不是有預謀的,這在封華看來就是可以饒恕的。

畢竟她就是這種人,錢都塞到她手裏了,往兜裏揣是她的本能。

撿錢和搶錢是兩種性質的事情。

看着封老太太一副爲難的表情,封華就知道棘手的事情又來了。畢竟讓封老太太臉皮這麼厚的人都覺得爲難的事情,她都想想不出來會是什麼。

前世要熊貓皮的時候,她可是一副理所當然半點不爲難的樣子。

“有事嗎?”人到了面前,封華主動問道。

封老太太鬆口氣,封華沒有扭頭就走,還肯主動跟她說話,而且語氣平靜,沒有生氣的樣子,這樣她就很滿意了。

“那個什麼,你爸一走好幾年了,我和你爺怪想他的,想去看看他,可是也不知道他具體住哪,你能帶我們去不?”封老太太小聲道。

封華笑了:“去了還回來嗎?”

封老太太的臉皮抖了一下,就說這丫頭鬼精!怎麼她就說一句話她就能猜到他們的真正想法呢!

她和封老頭確實有一去不回的打算……

封大貴雖然三年來沒有往家捎回隻字片語,但是他們理解,畢竟封大貴不識字,寫不了信。

但是封大貴每年會按照當初分家時候的規定,給封老頭和封老太太郵寄養老錢。

封大貴還很孝順地給漲了價,一年100塊。

看到他的孝心,封老頭和封老太太心動了。城裏!北京!好想去!

想得美!

封華搖搖頭:“我也不知道我爸住哪,北京那麼大,我可找不到。”

想去京城?想讓她爸媽養老?想再當她正經的爺爺奶奶管她這那?騎在她頭頂上作威作福?沒門!

“你怎麼會不知道呢!你之前不是去過你媽那嗎!”封老太太急了,也敢跟封華嗆聲了。

她實在是太想當城裏人了,而且還是北京人!

“他和我媽搬出去了,沒在我舅舅家住了,具體住哪我不知道。”封華道。

“你看,你連他們搬出去了都知道!那你去你姥爺家問啊!他們總不能不知道親閨女住哪吧?”

封華搖搖頭,很光棍地道:“不去。”擺明了一副就不告訴你的架勢。

噎得封老太太不知道說什麼好,剛張嘴想罵人才想起這人是封華,看着封華清冷的眼,封老太太乖乖閉上嘴。

但是她並沒有走,而是哀求道:“我實在是想你爸了,一走這麼多年,也沒個音信,也不知道過的好不好?”說完摸了兩下眼睛,一副快哭了的表情:“而且我就是去看看他,看看我那沒見過面的小孫子,看完我就回來!” 封華的十弟封珍寶都兩歲多了,她也沒見過。

劉小麗的腰桿都要筆直成電線杆了,她有3個兒子了!

“那你去大隊長那立個字據,說你秋收之前回來,回不來就讓人抓起來。”封華忽悠她。世界上哪有這種字據?

但是封老太太不懂,被忽悠住了,眼淚也不抹了,站在那裏一聲沒敢吱。她就是抱着去了就不回來的想法去的!反正到了北京,她是打算死也不回來的!賴也要賴在那裏。

“我勸你別自投羅網。”封華說道:“我姥爺知道你虐待我媽和我們十多年,氣得砸了好幾回桌子,之前是因爲太忙,沒功夫跟你算賬,現在你自己送上門去,他肯定高興。”


這些純屬封華臆測,她姥爺是個什麼樣的人,她也只是道聽途說,沒有見過。

不過不管什麼人吧,能喜歡封老太太這種親家,是不可能的。

封老太太又當真了,她也覺得自己挺討厭的…..當初也確實沒少收拾劉小麗和她幾個閨女,進京住到人家姑娘家,可不是撞到人家槍口上了嗎!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