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天師沉吟了片刻。

“現在也正是危難時刻,我認爲可以開啓,大家有沒有什麼意見?”

衆人自然沒有什麼意見,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這寶藏到底在何處,事實上也只有七大勢力的家主或是掌門纔會知道。

“既然大家都沒有什麼意見,那就這樣定了!” 關於這武林盟的祕寶,在江湖上面也是有不少的傳說,因爲根本沒有開啓過多少次,近一百年更是再也沒有開啓過。

關於祕寶的內容也是有不少猜測,甚至有人猜測,這江湖盟祕寶中有神奇的丹藥,吃了之後直接可以晉級超凡!

沒有金丹傳說的那麼誇張,更是附和常理一些,可能也正是因爲這樣,所以在這一百年之中有無數此關於武林盟祕寶將要開啓的傳聞,關於這些傳聞江湖盟一概不予理會,因爲江湖盟知道。

想要開啓武林盟祕寶必須集合七大勢力的信物,也就是那戒指,那戒指既是七大勢力的象徵,也是開啓那祕寶的鑰匙。

老天師在說出決定要開啓那祕寶之後,各家主也是各存心思,心中也是有不少問題,但是將心中的問題問出來的卻不是這七大勢力的任何一人,而是那方局長。

“敢問盟主,那江湖盟祕寶所在何處?”

老天師看了一眼衆人,所有人都是眼巴巴的看着老天師。

“這祕寶所在何處我也不知,但是祖訓有言,想要開啓祕寶必須集齊這七大勢力的信物,如今既然已經將那信物集齊,想必祕寶所在的地方也就在這信物之中了。”

其實關於這祕寶所在何處,歷代武林盟主應該是知道的,但是這一百年的時間裏武林盟盟主空缺了這麼久,早就沒有了傳承,自然也就沒有辦法直接知道祕寶的所在地了。

不過倒也不是說這祕寶的所在地就這樣遺失了,只要七枚七大勢力的信物還在,這祕寶就不會消失。

老天師說完話,衆人臉上神色各異。

“那豈不就是說我們還要獨自去破解這戒指裏的可能隱藏的關於祕寶的消息?”姜家家主開口道。

“正是這樣。”

“那萬一我們長時間破解不出,又或者是這七枚戒指根本就是鑰匙,沒有那關於地址的消息,我們豈不是白忙活一場?”

老天師皺眉。

“倒也不能這樣說,若真的找不到那祕寶難道我們就對抗不了魔教了嗎?”

老天師是一心想要對抗魔教的,但是下面的人怎麼想就不知道了。

“依我看,各家這麼些年來所收藏的寶物也是不少,隨便拿出一點來用作培養力量對抗魔教恐怕都是綽綽有餘。”

“這……這恐怕不太妥當吧?我們各家這些年以來也只是勉勵維持七大勢力的威嚴,哪裏還有多餘的寶物。”葉家家主站出來說道。

老天師說出這番話沒有其他意思,也只是爲了能夠更好的對抗魔教,但是下面的人聽到老天師的這番話心中想的卻是老天師這纔剛剛上任就打起了自己的注意,自然覺得這樣不妥。

老天師聽了之後也不知道怎麼想,但是眉頭皺的更深了。

“對抗魔教我七大勢力身爲武林盟的骨幹,自然要身先士卒,我龍虎山爲這這次武林大會,已經拿出了不少寶物,甚至連龍虎山歷代的傳承都拿出了幾件,也可謂是給大家開了一個頭。”

其實這是一個很現實的問題,對抗魔教特別是底層的人對抗魔教,那是隨時都有可能死掉的事情,如果沒有足夠的獎勵去催使人,僅憑胸中的那一點熱血是絕對不夠的。


老天師的這一番話讓葉家家主姜家家主都是在閉口不言,龍虎山爲這從武林大會付出了多少,大家有目共睹,這是實實在在的。

老天師可以不爲自己考慮,但是各家家主總要爲自己考慮,但是現在龍虎山都已經做到了這樣,兩家也不再好說什麼。

倒是喬家一直沒有說什麼,葉家姜家也是一直在等着喬家說話。

衆所周知的是喬家的情報能力是整個武林盟最爲強悍的,許多不爲人知的江湖祕辛在喬家基本都有記錄。

現在大家也期待喬家家主能站出來說自己知道那祕寶所在何處。

喬家家主見大家的目光都擊中在自己的臉色,也是清了清嗓子站了出來。

“諸位不必想的那麼悲觀,事情沒有大家想的那麼悲觀。”

“怎麼說?”老天師問道。

“雖說我喬家也不知道這祕寶究竟所在何處,但是——”

“但是什麼?”

“但是我卻知道這祕寶所在的地址就在這七枚戒指之中。”喬家家主說着將手中的戒指舉起。

“子琪兄還請詳談。”子琪是喬家家主的名字。

“大家都知道我喬家以消息靈通作爲喬家的立家之本,關於這武林盟祕寶的消息自然也多有掌握。”

衆人沒有說話,等着喬家家主喬子琪繼續說下去。

“其實關於這武林祕寶本來就應該是身爲家主的我們應該掌握的,但是到現在竟然連這武林盟祕寶的地方都找不到,也當真是慚愧。”

“子琪,你就直說吧。”老天師開口。

“好好好,我長話短說,這武林盟祕寶只要將七枚戒指放在一起,自然就能得到那祕寶的所在地。”

“這麼簡單?”

“就是這麼簡單!”

衆人聽了之後都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但是仔細想想又合情合理,畢竟將這七枚戒指聚集在一起也是不容易,除非是武林大會,活着是將七大勢力全部滅門,然後將這七枚戒指搶回來,不然的話根本不可能聚集在一起。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今晚天師府再商議吧。”


現場這麼多人,確實不太好說,萬一這事情泄漏,被那魔教知道,這事情麻煩就大了。

老天師從椅子上面站起,看着現場衆多的超凡高手。

“多餘的儀式就不再舉辦,現場發生的事情大家也都看到了,本次武林大會結束之後,我希望大家都能小心戒備。”

“魔教兇殘無比,我不希望大家心中有着僥倖心理,要隨時準備跟魔教決一死戰!”

“魔教的手段你們是知道的,不將其連根拔除,正道永無寧日!”

“但是——”

“但是我們絕不允許武林盟的人首先挑起爭端,若是魔教就此安生,我們也就不必去理會他們,安心修養壯大自己的實力就是。”

“你們剛纔也聽到了,我們不日就會開啓武林盟祕寶,到時候定然會將在裏面所得的資源全部分發下去,以助我武林盟對抗魔教!”

老天師一口氣說了一大段話,但是現場大部分最關注的還是最後一句。

武林盟的祕寶會發放下來?

許多不是武林盟七大勢力的人都是不相信的,但是多少也是有了一些念想,萬一下發了呢?

葉荒的關注點完全不再那個上面,因爲他已經發覺了自己胳膊上的不對勁。

是剛纔的那個魔教聖女邱如青? 葉荒突然感覺自己胳膊有些刺癢難耐,其實葉荒已經很久沒有過這種感覺了,畢竟金剛不壞神功。

這是怎麼了?

葉荒想着把自己的袖子捲了上去。

“這是!是剛纔的那個魔教聖女邱如青?!”

葉荒看到胳膊上的圖案忍不住輕呼出聲!

之間葉荒將袖子捲到了臂彎處,從手肘到手腕處多出來了一個圖案,其實應該是一幅畫纔對。

對,就是一幅畫,就像是一副仕女圖一般,在葉荒的胳膊上面,又像是刺青,但是顏色卻無比清晰。

以至於能夠清晰的看到那副圖案上的那個女人的眉眼。

栩栩如生!

葉荒仔細看去,竟然發現這人赫然就是邱如青那妖女!

這圖案不可謂不精美,彷彿出自大師之手,圖案上面的邱如青媚眼如絲,好似看上一眼就能將人魂魄攝取。

那圖案的造型是邱如青身着宮裝,半臥在一處青石之上,衣衫凌亂,手中還拿着酒杯,只不過酒杯中的酒就像鮮血一般,直接將圖案上面邱如青的嘴脣也是染的血紅,同時更添一分魅惑。

葉荒竟然看這畫看到口乾舌燥!

“微微!葉荒!葉荒?!”

“啊?什麼什麼?”

李靈叫醒了幾乎就要沉迷進去的葉荒,葉荒在最後一刻竟然看到手臂上的那團裏的邱如青竟然對自己笑!

就在這個時候李靈及時將葉荒叫醒。

“葉荒,你一直看你的胳膊幹嘛?有什麼好看的!”李靈好像有些不滿葉荒竟然在自己叫第一遍的時候沒有理自己。

“讓我也看看。”柳子凝也上前一把抓住葉荒的胳膊。

葉荒正在想該怎麼跟李靈柳子凝解釋,手中也往後扯了扯。

“你扯什麼呀,這什麼都沒有啊!”柳子凝來來回回將葉荒的手臂看了個遍,但是還是沒有發現有什麼東西。

“真是的,你不要理他了,他就是個神經病,誰知道他剛纔在發什麼神經。”李靈將手搭在柳子凝肩膀上面說道。

葉荒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因爲他一眼望去,胳膊上面竟然也是光光的一片,什麼都沒有了。

難道是幻覺?

什麼幻覺能讓一個超凡境界的強者幾乎在瞬間沉淪?

葉荒肯定不相信是幻覺的,將手臂抱起又是來來會會看了幾遍,但是還是什麼都沒有發現。

真是古怪!

葉荒又聯繫那魔女最後說的那一句話,說自己肯定還會在和那魔女見面。


難道這只是巧合?

反正葉荒不覺得這是巧合,但是葉荒卻沒有感受到體內有任何異常。

以葉荒的這種修爲一般身體有什麼異常肯定會在第一時間知道,但是葉荒並沒有感受到身體內的異常,倒是在那魔女剛走的時候葉荒感受到了胳膊上的一絲刺癢。

難打是在那個時候?

也只能是那個時候了。

“葉荒!葉荒!”

“什麼?”葉荒一不留神又陷入了沉思。

“老天師,哦不,盟主叫你!”李靈說道。

在葉荒沉思的這段時間裏老天師已經將所有的事情安排完畢,這回已經有不少超凡陸續回去。

老天師也是輕聲叫了一句葉荒,因爲要共同商議武林祕寶開啓的事情,現在葉荒持有之前屬於夏家的戒指,就是說現在葉荒也是一家勢力的代言人,這種事情自然也要叫上葉荒。

但是叫了兩聲葉荒並沒有得到迴應,李靈這纔將葉荒從沉思中搖醒。

“老天師喚我何事?”葉荒有些尷尬,畢竟剛纔老天師說了些什麼自己根本沒有聽進去。

“你現在持有之前夏家的戒指,要開啓武林祕寶,自然也要將你帶上。”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