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無雙刀王是主神初階,而木白在暗魔變形態下擁有中階實力,按常理來說,力量應該能夠壓制住這無雙刀王才對,可無雙刀王憑藉巨刀的攻擊優勢,硬是壓倒了木白的力量。 「再來!」

木白的身子剛剛落穩在地,身影如電般,凝聚出一道百米長的刀芒,迎面朝無雙刀王沖了過去。

「轟!」

巨刀再次飛來,直接將木白擊飛了。

木白依然不服,咬牙再次進攻,卻又被震飛了回來。

如此交手了十招,那無雙刀王連腳步都沒移動一下,就輕鬆化解了木白的進攻。

如此棘手的對手,這還是木白第一次遇上,能夠在實力比自己低的情況下,還能夠穩站上風,讓木白頗為驚心。

只是他的幾個神和神魂都只是半身級,此時就算用法術加持,也起不到太大的幫助效果。

「這難道就是修為上的差距嗎?」木白心裡暗道。

這無雙刀王至少有萬年修為,而自己連百年都不到,就算實力比他高一階,但在戰鬥武技上,依然比無雙刀王弱上不止一點。

木白身上雖然有殺神威力的鴻蒙圖,但他進入羅奧大陸以來,根本沒時間修鍊鴻蒙圖內的奧義,否則憑藉鴻蒙圖的力量,一定可以擊敗這無雙刀王。

此時他臉色有幾分蒼白,胸膛氣血翻騰,受了不輕的內傷。

「哈哈哈!」無雙刀王狂笑道:「讓了你十招,這次該輪到我了!」

「什麼!」木白臉色一變。

「木白哥哥,小心啊!」迪拉驚呼道。

只見那無雙刀王的身子倏然動了,拖動身後的巨刀,直接將這巨刀甩飛起來,這巨刀如旋轉的輪子一樣在他頭頂上轉動,連四周空間都為之攪動了。

望著衝來的無雙刀王,木白瞳孔微縮,一咬牙,眸子瞬時充斥一層駭然血光,渾身皮膚變得一片血紅,無限殺機從身上散發而出,進入了修羅形態。

「這是什麼氣息?」


感受到木白身上的森然殺機,是如此驚人,無雙刀王頓被震驚了。

修行一萬多年,他從來都沒見過木白身上這種奇怪的氣息。畢竟他沒去過地獄,更不知道修羅的存在。

「他到底是什麼怪物啊?」科隆大叫一聲,內心劇烈顫抖,感覺死亡離自己是如此之近,放佛觸手可及。

血色刀芒從斬龍刀上閃耀而出。 「啊!」木白大喝一聲,體內的殺戮神力頓時爆發了,和暗魔神力融合在一起,他抬起斬龍刀,一刀擋住無雙刀王的巨刀衝擊。

「嘭!」一聲爆響。

無雙刀王的巨刀被直接彈飛,連帶身子一起拋飛了。

「必須得抓緊時間結束戰鬥!」


進入雙重形態后,木白知道肉身無法支撐太久,提刀就朝無雙刀王拋飛的身子追去。

無雙刀王面對撲來的木白,表現還算鎮定,猛地拉住巨刀斬下。

對上木白的刀芒剎那,他的巨刀再次被震飛了。

「不好!」無雙刀王心中一驚,一道銳利血光從眼前閃過。

只見木白和無雙刀王的身影在空中瞬間交錯而過。

木白的身子穩穩落在地上后,便將斬龍刀收回了體內。

「轟!」

地面一震。

那柄無雙巨刀掉落在地。

無雙刀王站在巨刀旁,一臉駭然,有臉臉頰上出現了一條細長的血痕,那是木白留下的。

他知道,剛才木白要是想殺自己的話,自己的腦袋早就不見了。

「我輸了。」


過了會兒,無雙刀王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氣般,失落無比道。

木白沒說什麼,朝迪拉和科隆兩人招了招手。

迪拉和科隆頓時跑到木白身邊,跟隨他一起進入了沙漠深處,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無雙刀王的視線中。

無雙刀王獃獃望著木白三人離去的方向,情緒低落,已經有很久沒有嘗試過失敗的感覺了。

「弟弟。」一名穿著火紅勁裝的中年身影忽然閃現在無雙刀王身邊。他就是狂刀。

「哥。」見到身邊這中年,無雙刀王頓時一驚,咬牙道:「我被打敗了。」

他身邊這名中年面容俊武,一頭火紅長發在腦後紮成辮子,目光凝視著木白三人離去的方向,他緩緩說道:「剛才的戰鬥我一直在觀察,那個主神的來歷很不一般,特別是最後爆發出的氣息,連我都沒見過。」

「哦?」無雙刀王驚訝道:「我倒是很好奇,他來域外戰場到底想幹什麼?」


狂刀笑道:「管他來幹什麼,這樣的人,我很想結交一下,如果他肯幫我的話,那我們狂刀門就是如虎添翼了。」

「那你打算怎麼做?」

「先摸清楚他的目的,得了解他需要什麼,我再出手幫他,這樣我需要他幫忙的時候就好辦了。」

「哥,你這主意不錯,他確實是個了得的人才,能夠收攏到我們狂刀門下固然是好事,只是他要是不願意的話……」說道這裡,無雙刀王眸里冷光一閃。

狂刀道:「這個就不用你操心了,好好休養一下傷勢吧。」說完,他的身影就突兀地消失了。

——————————

書城的更新最勤奮作者投票開始了,幫朋友黑翼劍士拉票,老黑和炎青是關係很好的哥們,我們當初是一起來69書吧發展的,老黑的人品不用說,月更三十萬字,速度比我快很多,從來不斷更,這點兒69書吧沒人能比的,讓我感到很慚愧,希望各位讀者能夠幫他投上一票。 木白一行人穿行在沙漠深處,小心的隱藏身上的氣息。

木白的神念從遠方已經捕捉到了數百道很強的高手氣息,在互相廝殺,看樣子是兩個不同勢力在交戰。

看樣子這域外戰場果然很危險混亂。

科隆很畏懼木白現在的樣子,只是遠遠跟在他身後不敢靠近。

走遠了以後,木白突然停下腳步,身體逐漸恢復了原貌。

「木白哥哥!」

迪拉見到木白現在的樣子大吃一驚。

只見木白就像是一個血人般,披頭散髮,渾身皮膚破裂,溢滿鮮血,臉色蒼白如紙,看樣子很虛弱。

剛才和無雙刀王一戰,表面上看木白進入雙重形態后,力量遠遠超無雙刀王,但這只是一個假象,實際上木白一直在硬撐,他的肉身承受力已經快要達到極限。

悶哼一聲, 侯門庶妃 ,身子無力坐倒地,大口喘氣著。

迪拉慌忙跑上前,蹲在木白身前,緊張的望著木白道:「木白哥哥,你怎麼會傷得這麼重?」

木白渾身筋骨疼痛無比,好像要爆裂一樣,他咧嘴道:「這肉身還不夠堅固,而我神格的力量太強,差點兒毀了它。」

科隆也是吃驚的走過來,道:「你還是休息一會兒吧,等傷勢好了我們再前進。」

迪拉道:「我來幫木白哥哥療傷。」

說著,她站起身子,手中的女王權杖指著木白,權杖上閃耀出一團柔和彩光,頓將木白的身子籠罩在內。

只見木白的身體上破裂的皮膚,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迅速癒合著。

木白閉上眸子,仔細感受體內情況。

迪拉那強大的生命神力湧入體內的四肢百骸間,就像是一股清涼的水流,很快就治癒了斷裂的筋骨。

一會兒時間后,木白身上的七彩光芒逐漸收斂入體內,此時他的傷勢已完全如初,皮膚就如初生的嬰兒般細嫩。

科隆睜大了眼,驚嘆道:「好厲害。」

剛才她從迪拉身上感覺到了強大生命氣息,這讓他不相信,從來沒見過主神會有這麼驚人生命神力。看來木白和迪拉兩人的來歷都很古怪啊。 迪拉關心道:「木白哥哥,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木白微微一笑,點頭道:「謝謝你了,迪拉。我身上的傷勢雖然好了,不過神力消耗很大,需要一段時間來恢復。」

迪拉道:「木白哥哥,你下次就不要這麼勉強了,讓我和你一起出手吧,你這樣太危險了。」

木白道:「我寧願自己受傷,也不想看到你受到傷害。」說完,他盤腿坐穩在地,便進入了修鍊狀態中。

……

「呼……」

半天後。木白緩緩睜開眼眸,長出口氣,感覺渾身輕鬆多了。

從地面站起身子,此時科隆正站在遠處境界,迪拉就安靜的坐在自己旁邊,見到自己從修鍊清醒了,她欣喜地站起身子道:「木白哥哥,我們接著出發吧。」

木白微微點頭,和迪拉一起走到科隆身邊。

科隆皺眉道:「看樣子情況不是太好,到處都是混亂的廝殺。」

萬里之外的沙漠中,隨處都有各大勢力的手下在交戰。

木白沉聲道:「我們勢單力薄,要是被哪一勢力給盯上,將會很麻煩。」

科隆嘆道:「是啊。這裡都是各大勢力的人,很少有人能夠像我們這樣單獨進入域外戰場了。很多高手都為了有機會進入眾神古神,不得不選擇投靠各大勢力,要不然你也考慮一下加入一個勢力,這樣在域外戰場就安全得多。」

木白搖頭笑道:「加入一個勢力很容易,但想要脫離出來恐怕就很麻煩了吧。」

科隆搖了搖頭,心頭更加沉重,進入戰場后,可要比闖關時危險得多。

「進入戰場吧。」木白朝兩人一點頭,便朝空中飛去。

只要順利穿越過域外戰場,就可以進入眾神古墓了。

但在古墓中會上什麼危險,誰也不知道,凡是進入眾神古墓的高手,很少有人能夠活著出來的。

連續飛行了八千里地。此時三人已經快要靠近戰場地帶。

「唰唰!」

數十道身影橫空飛來,擋住了木白三人全進的去路。

「麻煩。」木白眉頭一皺。

「哈哈哈,遇上三個落單的傢伙了。」

「殺了他們,剛好夠完成任務數額,盟主會獎賞寶物給我們的。」 那群攔住木白等人高手很是興奮。

他們在戰場四處尋覓獵殺目標,這都是有任務規定的,獵殺了一定數量的各大勢力的高手,他們就可以獲得任務中的獎勵。

「滾。」木白冷冷喝道:「我數到三,你們再不滾的話,就把腦袋給我留下。」

那群高手一怔,放聲大笑出來。

「你們只有三個人! 秦槐 ,你這傢伙也太自傲了。」

「媽的,還啰嗦什麼,直接殺了他們。」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