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竟然是真的,我二哥竟然這麼厲害?”

陳秀琴的眼中充滿了崇拜感。

然而就在這時候,大伯家的閨女陳婷婷,心裏卻忍不住嫉妒了起來。

要知道當初的陳家只要自己回來,一羣人都會圍着自己身邊轉悠,可今天卻因爲陳長壽的出現,使這種情況發生了轉變。

但是嫉妒歸嫉妒,陳婷婷並沒有直接說出口,反倒是笑嘻嘻的跟着湊了過來。

“我說妹妹啊,趕緊介紹啊?”

“哎呀是婷婷姐啊,”陳秀琴急忙將劉朝兵一把拉過去,“親愛的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大伯家的大女兒陳婷婷!”

“姐!”

劉朝兵趕緊叫了對方一聲。

“咱們妹夫長的真是一表人才呀,”陳婷婷眨巴眨巴眼,“你再看看我家裏那個,簡直是讓我羨慕的要死呢!”

“姐姐你說啥呢,我姐夫也不錯呀!”

陳秀琴聽到對方誇自己老公,心裏不免有些開心。

“哎呀我家那個和你家這個不一樣,你家這個可是大城市裏的金龜婿呢!”

陳婷婷說完這句話後,嘴角不由的微微上揚了起來,看樣子似乎後面還有想說的話。

“姐你真是過獎了,我只是公司裏的職員,和姐夫比起來差太多!”

劉朝兵謙虛的撓了撓頭回答道。

“我說妹夫啊…”

陳婷婷的眼神忽然一變,讓劉朝兵嚇的趕忙後退了兩步。


“姐你這是…”

劉朝兵總覺得這個人不太對勁。

“說的沒錯,我是在江陽地產。”

“我老公有很多朋友就在江陽市上班,他們其中就有在房產工作的,趕抽空咱們大傢伙好好認識認識,還能在生意上幫個忙呢!”

陳婷婷說完之後,臉上不由的露出副驕傲表情,似乎是在等待着劉朝兵感謝自己一樣。

然而陳秀琴在旁邊看的一清二楚,隨即直接就來到了劉朝兵面前。

“婷婷姐你的好意我們心領了,但是我們現在的工作就已經很好了。陳婷婷愣住了,她的優越感被陳秀琴當衆消磨殆盡,取而代之的則是無窮無盡的憤怒。

陳長壽看到這一幕忍不住笑出了聲。

“你笑啥?”

陳婷婷憤怒的扭過頭質問道。

“今天是咱們陳家的大喜日子,難不成還不讓我笑一笑了嗎?”

陳長壽反問。

“你個混小子還有心情樂,還不出去好好守着那輛車,學什麼不好學別人租車,真是丟進了我們陳家的老臉!”

陳婷婷指着陳長壽惡狠狠的教訓道。

但是陳長壽根本就沒有想要繼續搭理她,直接當下碗筷從座位上起身。


“牛氣什麼牛氣,沒有我們的幫助,你們這些人屁也不是!”

陳婷婷快氣炸了,可週圍卻沒人鳥她。


中午十二點。

劉朝兵那邊的親戚們都已經趕來,三叔陳建國笑呵呵的安排着座位,陳長壽自然而然也在旁邊跟着幫忙。

可有些奇怪的是,劉朝兵的親戚們,卻沒有一位打算入座,並且還露出副畢恭畢敬的模樣。

“親家你們這是…”

陳建國看到這一幕有些懵圈。 “陳醫生您先過來坐吧!”

劉朝兵的四叔這時候笑着走了過來,隨後拉開一把椅子邀請陳 長壽入座,周圍其他人見狀趕緊給二人讓開位置。

陳長壽被他們這一出弄的有點尷尬,於是乎急忙後退兩步擺了擺手,繼而開口道:“各位叔叔你們今天都是客人,先入座啊!”

陳建國當然也趕緊邀請對方入座,可劉朝兵四叔卻搖了搖頭,一再繼續堅持讓陳長壽先行入座。

陳長壽大伯陳建設有些看不下去,便起身走過來打算圓場,畢竟他作爲陳家的老大,自然而然有些決定性的話語權。

“我說各位親家,給我陳某個面子,沒必要弄這一出吧?”

可誰知劉朝兵四叔鳥都沒鳥他,直接拉起陳長壽的手激動的說道:“陳醫生你難道不記得我了嗎,我是江陽地產財務部部長,那天老闆打算贈送給你股份,就是安排我處理的這件事。”

“原來是你啊,”陳長壽一拍腦門,“我想起來了!”

劉家這羣親戚聽聞都跟着激動萬分,隨後也就沒有去計較誰先入座,在衆人的招待下開開心心的上了桌。

陳建設灰溜溜的站在旁邊,但在發現陳醫生說的是陳長壽後,才發現男方的親戚根本就把自己當回事!

要知道他可是陳家最爲重要的一員,但今天這個訂婚宴卻沒人在意他,甚至可以說都選擇了無視他!

“陳長壽!”

陳建設氣的牙癢癢,都是因爲陳長壽的出現,才導致自己如此沒面子!

劉朝兵你親戚們卻沒在意身後的跳樑小醜,他們見陳長壽跟着入座之後,就趕忙主動的湊上來聊天。

“陳醫生您最近在幹嘛呢,我聽我們老闆前幾天還唸叨你,似乎還想找你詢問點關於身體上的事情。”

劉朝兵四叔湊過來問道。

“我最近在江陽開了個診所,你們老闆如果有時間可以過來,就在市中心那條中醫街,名字叫濟世堂。”

陳長壽回答道。

“好的好的,我回去就和老闆說!”

劉朝兵四叔用力點了點頭。

畢竟陳長壽笑着在自己老闆面前就是大紅人,倘若對方在老闆面前提一下自己,那註定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榮華富貴!

“陳醫生我敬你一杯!”

劉朝兵四叔舉起酒杯。

陳建設就坐在陳長壽旁邊,當他看到男方親屬如此巴結陳長壽,自然而然心裏頭十分的彆扭。

於是乎他等到陳長壽喝完酒後,甕聲甕氣的又開始了教育。

“我說陳長壽別怪我提醒你哦!

他說完還不忘記搖了搖頭,那模樣看起來就讓人噁心,就連劉朝兵四叔等人都撇了撇嘴。

陳秀琴轉過身開口說了句“什麼,不可能吧?”

陳建設根本不會相信這件事。

“我這個侄媳婦剛纔說的沒錯。”劉朝兵四叔這時也跟着開口解釋,“你們甚至也不會相信,我們老闆直接將江陽地產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免費贈送給了陳醫生!”

“這…這是真的?”

陳建設拿煙的手微微顫抖,江陽地產他也不是不瞭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那得價值多少錢啊!

“我還能騙你麼,這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咋說也該價值五千萬吧?”

劉朝兵四叔伸出來一個巴掌。

他的一句話讓原本嘈雜的房間頓時鴉雀無聲,陳建設一家人更是被當場愣住,嘴巴張的可以把拳頭放進去。

“哈哈哈,你說的過於絕對,怎麼可能價值五千萬呢,這僅僅只是一個股份而已,我也沒有打算把它給賣出去!”

陳長壽見大傢伙都看自個兒,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然而在場的這些人怎麼不會明白,這股份是會隨着公司升值而升值,現在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是五千萬,可能用不了多久就會是六千萬!

甚至更高!

“二叔你看我就說二哥以後有本事,”陳秀琴站起來笑嘻嘻的說道,“人家剛畢業沒有半年就有了這個成就,以後還不知道要發達成啥樣呢!”

“陳長壽真是有本事啊,陳家後繼有人啊!”

“陳長壽就是陳長壽,我早就看出來,這小子遲早成大款!”

屋子裏一羣人都忍不住誇了起來,陳婷婷更是一口飯沒吃就起身選擇了離開。

畢竟這次他們都不是重要角色,這種失落感可想而知。

然而在酒席結束之後,陳建國卻叫住了陳秀琴,臉上掛滿了埋怨的表情。

“我說閨女啊,你今天過分了,他可是你大伯,沒必要這樣吧?”

可誰知陳秀琴根本沒覺得有啥,甚至還激動的拍了拍手道:“我就是要讓他們感受感受不被人看重的心情!”

“你這個丫頭太任性了吧?”

陳建國無奈的搖搖頭。

“這有啥任性的啊,這有啥過分的啊,我大伯以前幹了啥,你們又不是不知道,他現在這樣就是活該!”

陳秀琴越說越來勁。

“好了好了我不說你了,反正以後別這樣說他,好歹也是你的清大伯,出了啥事還需要人家幫忙呢!”

陳建國擺擺手轉身打算離開。

WWW¸TтkΛ n¸CO

但是陳秀琴聽到她父親這句話後,卻直接掐着腰瞪了眼。

“我纔不需要他們一家的幫助呢,以後我有困難就去找二哥,二哥認識的人可比他多多了,而且還是江陽市有頭有臉的人物呢!”

“我姐說的對!”陳飛不知道從哪裏也冒了出來,“我大伯不就是仗着有兩個破錢麼?”

混沌之贊歌 你們這兩個孩子,你是故意和我作對?”

陳建國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咋說。

“老爸你就別生氣了,之後我就和二哥混了,等到時候也給你開回來一輛寶馬來!”

陳飛拍了拍胸脯,信心滿滿的說道。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