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吼……”葉亦凡的話,換來了高三六班學生們的一陣子吼叫支持。

“大家安靜!”樂怡萱也沒有想到葉亦凡會有這樣的人緣,作爲教導主任,她本想拍着驚木唬住學生的。可是什麼是民意不可違?那就是再說,倘若這個時候用身份鎮壓支持葉亦凡的學生,那隻能引來這些十七八歲的學生們更加的反感。所以,樂怡萱的態度還算友好,用手下壓,示意學生們別起哄。

“我不管,反正葉亦凡得留下!”這句話,出自後排的秋楓,她喜歡葉亦凡這事全班皆知。這個時候,也不知道哪裏來的勇氣,把身子骨一挺,站出來強烈支持拒絕過自己兩次的插班生留校。

“留下來,葉亦凡!留下!”學生們高亢的支持聲,讓樂怡萱和成興宏皆是眉頭一皺。而反觀姚婉婷,則帶着一股子欣賞的意味,在打量着感動不已的葉亦凡。她愛的男人,能夠得到全班學生的力頂,她自然是喜上眉梢的。

“同學們,我會留下來,我說過,我捨不得你們!”葉亦凡走上講臺,和樂怡萱並肩站在一起。

“吼吼!”再次的支持聲,響徹高三六班的教室。

“小凡,你不能留下來!”成興宏發話了,聲音加大了不少:“他老人家回來了,這是他的主意!”

這句話,比起成興宏開始的強勢之語,要有效得多。講臺上的葉亦凡,此刻剛舒展開來的眉頭,又死死地擰在了一起。他可以不管成興宏和樂怡萱的想法,可是師傅的話,他從來沒有違背過!

看來,今日的離校,是師傅認可的,並且讓成興宏出面來帶走自己。

學生們的支持聲忽然靜了下來,因爲他們都看得出,葉亦凡被成興宏這話給鎮住了!

“聽我說小凡,他老人家不願意你再在學校呆着了,所以……你沒有選擇!”成興宏的語氣輕柔了一點,吃軟不吃硬這一點,是葉亦凡的寫照。

“我沒有選擇,哈哈……”本在沉默中的葉亦凡,大聲的苦笑着,笑了好一陣之後,這纔對着高三六班的學生們深深一個鞠躬,歉意的說道:“對不起,同學們,我沒有選擇。我不能忤逆他老人家,他不讓我繼續讀書,我只能離開。”

說罷,葉亦凡一咬牙,也不等教室裏學生們有何反應,一陣風似地衝出了教室。

“葉亦凡……”羅小雅追了出去,此刻她追得很快,一雙腳跑起來呼呼作響。

“葉亦凡……”高三六班的學生們的聲音,湮沒了教室門口姚婉婷那獨自嘆息的聲音。 “姚老師,給你添麻煩了!”葉亦凡跑開之後,成興宏對着姚婉婷歉意一笑。他是知道這個美女老師的,因爲葉亦凡經常給他提及泡這個美得冒泡的班主任。

“大師兄別客氣。”姚婉婷心不在焉的回望着教室外,她的心跟着葉亦凡已經是跑出了教室。

“那我不打擾姚老師,這就告辭。”成興宏給講臺上的樂怡萱對望一眼,這才和樂怡萱一前一後離開了高三六班。

姚婉婷惋嘆一聲,她也愛着葉亦凡,但是她是班主任,不可能像羅小雅那樣直接追出去而無所畏懼。她還得留下來,撫平班上學生們的激亢和不滿。

“姚老師,你怎麼不幫着說句話呢?”錢多多嘟着嘴,對美女班主任有了一絲兒不滿。


“我……我能說什麼?”姚婉婷站在講臺邊,環顧一下自己的學生們,無奈的說道:“大家都看到了,開始葉亦凡同學是堅決要留下來,因爲他捨不得我……我們。但是大師兄最後的那句話,顯然讓葉亦凡不得不遵從。既然葉亦凡也抗拒不了要離校,我即使不顧一切拉着他,也沒有用的。”想到這裏,姚婉婷的心一陣子發酸。

“錢多多,姚老師也很無奈!”班長站出來幫着姚婉婷解圍,說道:“那個老傢伙口中的‘他老人家’纔是罪魁禍首,他不讓葉亦凡呆在學校,我們也都留不住。”

“哎……”教室裏,一片無奈的嘆息聲。

“同學們,葉亦凡同學離校,的確讓人很難過,可是我們還得面對事實,把心思放在學業上。再有大半月,高考就要來臨了,我希望大家重新整理好心情,好好學習吧……”姚婉婷瞟一眼葉亦凡那空蕩蕩的座位,心中那是百味雜陳。

她知道,葉亦凡這一去,是再也不會回學校了。她姚婉婷,再也不能在上課的時候,和那個笑得很邪的插班生對視之後偷樂一把。以後的日子,要和葉亦凡在一起,時間將會少了很多很多。

因爲,姚婉婷知道,葉亦凡身邊還有很多女人在愛着。想到這裏,姚婉婷再次看看葉亦凡前排屬於羅小雅的座位,那也是空蕩蕩的。

“姚老師,爲什麼羅小雅的腳好了呢?”正在姚婉婷心中傷楚的時候,嚴浩明的問話傳了過來。

“對啊,明明羅小雅是左腳不方便,爲什麼她今天卻很正常呢?”學生們的話題從葉亦凡身上轉向了羅小雅。

“或者是愛情的力量,讓羅小雅左腳好完全了吧!”錢多多在感嘆着,除開這個原因,他還真搞不懂羅小雅爲什麼忽然就變成了正常人。

“切!”錢多多的話,引來了秋楓的鄙夷。她喜歡葉亦凡,羅小雅也喜歡。可是,結局卻是兩回事。葉亦凡接受了羅小雅,可就偏偏不接受她秋楓。

“至於羅小雅同學的腿,等她回來之後,讓她給同學們說一下原因。好啦……大家收拾一下心情,準備上課!”姚婉婷轉過身去,面對着那‘白板’,拿在手中的磁性筆有了一個顫抖。

羅小雅,她不顧一切的在微博示愛,現在又追葉亦凡去了。這是什麼樣的勇氣?而她姚婉婷,卻只能在這邊強壓着自己的情感。

想到這裏,姚婉婷的眼角,滾落出一滴心酸的淚花。

…………………………………………………………

“葉亦凡,等等我!”羅小雅追得很費力,即使她用上了全力,也距離前面奔跑的葉亦凡有十幾米之遠。

“小雅,你回去吧,我想一個人靜靜。”葉亦凡沒有停下腳步,這個時候一口氣跑下來,已經是穿過教學樓下的大花壇,轉入了健身館方向。

“我不會丟下心情不好的你。”羅小雅依舊奔跑着,她在追逐葉亦凡。這一幕,引發了學校師生們的再一次關注。

此刻,距離第一堂課還有一兩分鐘時間,那些沒有進入教室的師生們呆了!

羅小雅,明明是殘疾,卻是健步如飛;而飛宇私立學校的風雲人物葉亦凡,卻被羅小雅追得很急!

有故事,有故事!師生們直覺認爲,這場追逐裏面,絕對有大故事。

“小雅……”在銀行櫃員機前面,葉亦凡終於站住了腳步。等到身後的羅小雅跑來之後,張開了雙臂:“抱一下!”

三個字,卻讓羅小雅的心中一暖。沒有絲毫猶豫,也顧不得有沒有其他人在關注,羅小雅的嬌軀投進了葉亦凡的胸膛裏。


“小雅,我要走了!”葉亦凡抱着香噴噴的美女,有些心有不甘的說道:“我必須離開學校,沒有選擇。”

“嗯,我理解,我明白!”羅小雅雙臂死死地攔住葉亦凡的後背,把自己的身軀完全貼着插班生的身上。他們,已經是有肌膚之親了,而且那一晚的海戰,至今讓羅小雅每每想起,都是倍感幸福。

“我好捨不得學校,來這邊快二十天了,我已經不知不覺之中把這裏當成了我的家。”葉亦凡很是感悟的說道,隨之用手撫摸着羅小雅的髮絲。要走了,卻忽然發現,心中好多人事都放不下。

“亦凡,我懂你現在的心情,你放不下我們這些你的女人,你也捨不得那些支持你的學生。還有,你還有很多事沒有做完,就這樣離去,你心有不甘。”善解人意的羅小雅,用那張純美的臉頰在葉亦凡胸口上磨蹭着,這樣可以讓難過的葉亦凡不那麼倍感失落。

“可是……即使一萬個不願意,我也必須得走。小雅,我走之後,你要多多照顧自己,知道嗎?我很擔心你,你身後的組織……”


“噓……亦凡,你別說下去了,就這樣好好的抱着我,什麼都別說。抱緊我,好嗎?”羅小雅踮起腳,這樣才能把紅脣夠着葉亦凡的嘴脣。

沒有什麼顧慮,羅小雅吻在了葉亦凡的嘴脣上。

“暈!”正從這邊經過的一個男老師看到了這一幕,嘴上吐着暈厥的話,可是一雙眼睛卻直勾勾的望着熱吻的一男一女。

“別看他,不用理他!”呼吸有些急促的羅小雅,趁着轉換呼吸的時候,雙掌捧住葉亦凡的臉,把插班生的視線從那那老師身上轉了回來。

不得不說,羅小雅的香舌很甘甜,葉亦凡每每卷食着美女的香舌,都會覺得很夠味。這次親吻,和海灘之夜完全不一樣,因爲此刻,葉亦凡分明能看到羅小雅眼神中對自己的柔情款款。

良久,直到葉亦凡感覺自己的胯間不安份起來,才趕緊停止了和羅小雅的親吻。

“小雅,我得走了,大師兄在那邊等着我。”雖處於熱吻狀態,葉亦凡還是注意到了不遠處站着的成興宏和樂怡萱。

“等一會!”羅小雅不容分說的,把葉亦凡拉到了櫃員機的第三個前面,手指櫃員機地面,說道:“虞婷婷演唱會那一晚,我就是在這裏取走了一份圖案。那不是什麼藏寶圖,只是又一副楓葉圖。”羅小雅沒有隱瞞葉亦凡,在心愛之人要離校之際,她覺得有必要把自己的一些事情告知葉亦凡。

“小雅,別說了!”葉亦凡搖搖頭,說道:“我們那晚說過的,我不會過問你的事情,因爲我知道,你愛我,不會傷害我。同樣的,在我離校之前,我也告訴你,因爲同樣愛着你,我也不會傷害你。你多說一句你身後的祕密,對你便多出一份危機。所以,我不要再聽下去!”

“亦凡,其實楓葉圖指示的黃金分割點,就在這櫃員機附近。只是根本沒有寶藏……”

“別說了,好嗎?”葉亦凡伸出手來,捂住了羅小雅的嘴巴:“我知道你們的目的也是以爲學校隱藏着什麼寶藏,我也知道你是霍朗的養女。可是,我都不問,因爲,我愛你!”

“霍朗?亦凡,你連他都知道?”羅小雅的眼中充滿了感激,輕聲道:“可是因爲你在乎我,一直都不問我,我……”

“好了小雅,我必須得走了,記住,好好保重自己。不管你在學校裏意欲何爲,我都知道,你不會傷害我。”葉亦凡低頭看一下櫃員機旁明顯被翻掘過的泥土,無所謂的搖搖頭。正如他說的一樣,羅小雅身後的機密,他完全沒有了興趣。這個當初追查了很久的黑衣女羅小雅,是他現在的愛人,這就夠了!

“亦凡,我……我會想你的……”看着葉亦凡轉過去的背影,羅小雅的眼淚不爭氣的流了出來。

“小雅,我走之後,你倘若能幫我照顧一下姚老師最好,要是不能,我也不怪你!”葉亦凡沒有回頭,他知道身後的女生在哭,他現在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姚婉婷。因爲只有姚婉婷是弱不禁風,而何倩兒身後有着黑/道父親坐鎮,一般情況下沒有人會去傷害她。至於羅小雅,她的霍家拳足夠自保!

“亦凡,你別擔心姚老師,我會拼盡全力保護她!”羅小雅何嘗不知道葉亦凡的心思,她早已發現了葉亦凡和姚婉婷的關係不簡單。現在,葉亦凡必須得離校,算作是託付也好,或者是拜託也罷,羅小雅都不願意讓葉亦凡走得不安心。

“謝謝你,小雅!”葉亦凡回頭,臉上帶着一行清淚,隨之一扭頭,朝着成興宏方向奔了過去。

“他哭了……”看着葉亦凡遠去的背影,羅小雅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走吧!”葉亦凡走到成興宏和樂怡萱身邊,沒有再回頭看一眼身後的羅小雅,很多話語已經說過,一切已經是不言之中。

“嗯。”成興宏點點頭,隨之看一眼神情鬱悶的樂怡萱。

此時的美女教導主任,卻是在看着根本不看自己一眼的葉亦凡,她的心中掠過一絲兒傷楚,半張着紅脣,卻是沒有把話說出來。

“大師兄,走!”葉亦凡甩開腳步,走得那是四平八穩。

“葉亦凡!”就在這個時候,樂怡萱追了上來,疾步之下,攔在了葉亦凡身前。

“有事?”葉亦凡的語氣很冷,這個情況,比起在昨天救下姚婉婷之後和樂怡萱的對話語氣,少了很多友好和理解。葉亦凡何嘗不明白,他今天離校,和樂怡萱逃不離干係!

“我知道,你現在很恨我,你認爲是我們有了利益衝突,我找成叔叔來把你弄走的,但是……”

“這都不重要了,沒事的話,我走了!”葉亦凡根本不想聽樂怡萱的解釋。的的確確,他和樂怡萱有過一夜之情,而且在後來兩人都是很默契的選擇遺忘那不得以才發生的關係。可是,那畢竟是發生過關係,有些事一旦發生,即使你想忘記,也忘不掉。

也因此,葉亦凡對樂怡萱的情感很糾結,大部分時候和對方嘻嘻哈哈故作姐弟情,可誰又知道葉亦凡心中的苦楚呢?而現在,樂怡萱和成興宏給自己來了個先斬後奏,還是無改的那種斬法,怎能不讓葉亦凡心中不爽快?

“葉亦凡,我真沒有要你離開……”看着葉亦凡大踏步的離開,樂怡萱的眼圈有些泛紅,那遠去的插班生背影,就像一把刀子在割着她的心。

一陣疾走,葉亦凡頭也不回的出了學校,上了成興宏的小車,閉上了眼睛。

“小凡,我知道你對我也不爽,可是我也沒有辦法,師傅他老人家這樣吩咐,我不敢不從命。”成興宏上車之後,並沒有馬上發動小車,而是給葉亦凡在解釋。

“不用說了,我有些累。”葉亦凡乾脆把頭轉向了車窗外,他同樣也不想聽大師兄的解釋。的確,師命不可違,可是爲什麼成興宏不提早給自己提個醒,偏偏要讓自己矇在鼓裏呢?

葉亦凡想不明白,也懶得去想明白,越是去想,他會覺得心裏越不是滋味。

“唉……”成興宏看到葉亦凡對自己的不理睬,無奈的嘆一口氣,搖搖頭之後,發動了小車。

一路之上,兩人誰也沒有說話,小車駛回別墅之後,葉亦凡拉開車門先行走了出去。

站在別墅門口,葉亦凡眉頭緊皺,看着那扇關閉的房門,他有些猶豫是不是把它給推開來。因爲,葉亦凡知道,這扇門之後,有那個教誨自己多年的師傅,還有呆在這邊尋求庇護的姐姐謝曉婉。也不知道,師傅看到謝曉婉在別墅裏,會是怎麼樣一個狀況?

“小凡,爲什麼不進來?”就在葉亦凡心思紊亂的時候,別墅裏傳來了一個低沉有力的聲音,那聲音,就在葉亦凡耳畔縈繞着。

“嘎吱……”葉亦凡推開了沒有緊閉的房門,一步跨進了別墅之內,朝着花園裏一個欣長的白色身影叫道:“師傅,我回來了。”

這句話,以往說出口,是那麼的帶有親切感,而今時今日,葉亦凡卻是發現,這句出口的時候,居然莫名的給那個教誨自己的師傅的距離拉開了很多很多。

陌生感!這是葉亦凡的第一反應!

白衣人扭頭,一張看不出真實年紀的臉上,帶着一絲絲笑意,手中拿着一把摺疊扇,在微微擺動,因爲有了風動,而把他攀比女子的長髮拂動着。

“師傅!”看着這張熟悉又陌生的臉,葉亦凡再次低頭叫喚了一聲。

“你很不爽我!”白衣人左眼一閉之後睜開,從眼眶中射出精湛的冷光。

“徒兒不敢!”葉亦凡沒有擡起頭,身子低得更加下去了。師傅的威儀,不是一朝一日形成的。從謝曉婉家裏出來,跟着這個目前的師傅學藝,這麼多年都改變不了一個事實,那就是白衣人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不容任何人冒犯他的威嚴。

就算,葉亦凡很多時候和師傅已經相當於子父關係,但是在師傅冷眉的時候,他這個嬉皮笑臉的徒弟,也只有低着頭的份。

師傅多年侵淫下來的威儀,早已根深蒂固在葉亦凡心中。

“你不敢?”白衣人朝前一踏步,卻讓葉亦凡身不由己的往後一退步,那股子逼人的氣息隔空傳來,讓葉亦凡即使低着頭,也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壓抑。

“徒兒真不敢!”葉亦凡再次重複了一遍自己的話。

“這天下還有你葉亦凡不凡的事情嗎?”白衣人的眉角再次一挑,手中的摺扇拍在了手掌中。

葉亦凡身子一個哆嗦,卻沒有接話下來。

“你這次去往飛宇私立學校,是肩負使命的。而你可好,把整個心思放在了一個無謂的黑衣女身上,什麼霍朗的養女、什麼見義勇爲小美女?這都他媽的在瞎搞!”白衣人的語氣忽然一變,嘴裏冒出來的話,也有了怒氣。


“師傅,徒兒知錯了。”葉亦凡沒有辯解,這個和他對師傅的性格瞭解有關,在師傅的字典裏,沒有解釋。錯就是錯,別唧唧歪歪的說一大堆理由。

“知錯?”白衣人冷哼一聲,接着訓斥道:“你要是知錯的話,你還會把謝曉婉給我帶進別墅裏來?”白衣人隨即一指花園之後,冷聲道:“你明明知道我無數次強調,別墅不招外人,你可好!膽子也太大了,竟然敢把一個女子寄養在別墅裏,還拜託成興宏幫你照看她?成興宏,給我滾進來!”

白衣人一雙精光炯炯的眼睛,射向了別墅門外。

“是是是……”門外的成興宏戰戰兢兢的走了進來,也和葉亦凡一樣,低着頭弓着身不敢和白衣人對視一眼。

“我說過的話,你們師兄弟是當成了放屁。好……很好!”白衣人拍打着摺扇,踱着方步,圍着葉亦凡和成興宏走了一圈。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