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邊,紫羅蘭看着逐漸靠近的馮陽光,像是受驚了的鳥,呆在原地,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

她以爲自己說中了馮陽光心裏的祕密,要被馮陽光針對。

她望着近在咫尺的馮陽光,緊張道“你…你要幹嘛?我…我未婚夫可在這。”

馮陽光面無表情憋了她一眼,直接從她身邊走了過去。


“額……”

紫羅蘭愣在原地,臉上寫滿了尷尬兩字,事實證明是她想多了。

馮陽光來到大毒梟身邊,當着所有人的面,一腳把大毒梟右手踢開,一顆全塑型手、雷暴露在所有人的視野中。

紫羅蘭看到後嚇得張大嘴巴,後背冷汗直冒,寒毛直立,心跳加速。

剛剛她居然離死亡那麼近。

雷電小隊其他人也是有些心驚,一但這可手、雷被引爆,後果不堪設想。

特別是雷神。

馮陽光可不管周圍人的反應,用不大的聲音說道“你們接到的任務是解決這些****、大毒梟,我接到的任務是保護你們的安全。”

撂下這句話,馮陽光離開了戰場,來到一旁樹林中休息,等候前來接他們回去的飛機。


“這……”

現場雷電小隊所有人像是按了暫停鍵一樣,待在原地,久久沒有任何聲音響起。

他們犯了軍人的大忌,不信任戰友。

紫羅蘭也從驚嚇中脫離出來,眼睛看向馮陽光所在的位置,心裏涌起一股愧疚之情。

馮陽光這麼救她,她還誤會對方。

……

狼牙特戰旅。

停機坪不遠處,站着一隊人,正是紅細胞特別行動小組。

看他們的全副武裝、渾身灰樸樸、滿臉油彩的樣子,看來是剛執行任務回來。

“欸,參謀長,我們究竟在這等誰呀?”手持***的何晨光疑惑道。

“就是,參謀長,我們都快在這站了十多分鐘了,”宋凱飛抱怨道“你看我們剛執行任務回來,都那麼累了,渾身還髒兮兮 ,用這幅樣子接人不太好吧。”

“要不先給我們回去洗個澡?換身乾淨的衣服再來?”

這句話贏得其他人一致同意。

宋凱飛面對範天雷的死亡凝視的時候,連忙改口,一本正經道“我主要是爲了咱們紅細胞的形象。”


在心裏暗道“老子真TM機智。”就這樣把話給圓了過去,要不然就是加練在等着他了。

範天雷不鹹不淡道“見一位老朋友。”

“老朋友?”這個回答讓他們有些驚訝,同時還有些疑惑,值得他們這樣迎接的應該是首長之類的纔對。

幾秒鐘之後他們瞬間反應了過來,值得他們這樣等待的老朋友只有一個,七人異口同聲道“陽光!!!?”

“嗯!”範天雷點了點頭。

七人沸騰了。

“參謀長,你怎麼不早說呢。”

“也不知道他怎麼樣了,轉眼,距離上次見面都那麼久了。”

“你還不相信他的本事嗎?肯定過得很不錯。”

“嗯,也是。” 相比於其他人,何晨光的關注點跟其他人不一樣。

“參謀長,陽光是來幹嘛?”

他想的很簡單,馮陽光總不能無緣無故來狼牙吧,如果是來看他們的,那就不會讓他們在這等着了。

其他人眼前一亮,注視着範天雷,等待他的答案。

如果馮陽光是來做任務的,指不定到時候還可以一起行動呢。

範天雷回答道“聽首長說陽光是來做任務的……”

“噢耶!”

七人瞪大眼睛,神情激動,他們居然猜對了!!?

範天雷看着又要沸騰的隊伍,潑了盆冷水。

“不過他執行任務不是跟我們,是跟另一支突擊隊,雷電小隊。”

“啊?跟那些人?”

衆人有些氣憤。

狼牙一共有三支突擊隊,三支隊伍之間的關係都不咋地。

因爲上面允許良性競爭的存在,所以他們三支隊伍接任務基本全靠搶,有時候甚至還會打起來,不過上面也不管,只要別鬧出人命,由着他們隨便搞。


別看紅細胞這些人平常喜歡搞事,整出些讓人捧腹大笑的場面,要知道在三支小隊中,比綜合硬實力的話紅細胞更勝一籌,當然差距並不是太大。

所以其他兩支隊伍都不服氣,只要三支隊伍沒有任務,隔三差五就會比試一番,鬥上一鬥。

宋凱飛呢喃道“也不知道首長怎麼想的,怎麼讓陽光跟他們一起行動,跟我們一起那該多好……”

啪!

“哎喲~”

宋凱飛捂住被打的腦袋,偏頭望去,發現是徐天龍打的,大聲質問道“你幹嘛?”

徐天亮嘿嘿一笑,答非所問道“我感覺你腦殼裏有水,所以拍一拍聽聽聲音。”

其實他想提醒宋凱飛慎言,他們作爲下屬在背後議論長官這是不對的,雖然他們跟何旅長關係不錯,但如果被一些有心之人聽去,雞蛋裏挑骨頭,那可就麻煩了。

不過話到她的嘴邊又習慣性的變成了嘲諷,懟宋凱飛習慣了有點改不過來。

“你腦殼裏纔有水呢,我覺得你腦殼裏全是豆腐渣。”宋凱飛不甘示弱回懟道。

兩個人就是這樣,相愛相殺,活像一對歡喜冤家,可惜是兩個男的,要是一男一女,恐怕兩人早就結婚,孩子都可以打醬油了。

周圍其他人已經對這種場面表示,早就已經見怪不怪了。

李二牛手指天空,大聲道,“欸,天空中有東西來了。”

吃雞奶爸修仙傳 ,是有一個小黑點,不過距離太遠,看不太清楚。

何晨光端起手中的狙、擊槍,藉助高倍鏡,看到個大概輪廓,不過已經夠了。

“嗯,沒錯,就是我們狼牙的飛機,看來應該是陽光他們執行任務回來了。”

聽到何晨光確認,其他人那叫一個開心。

“等下我們叫上陽光去搓一頓怎麼樣?順便聊聊最近他過得。”

“我覺得可以。”

“我附議。”

“……”

隨着衆人的議論聲,直升機緩緩在指定地點降落,高速旋轉的螺旋槳慢慢停止旋轉。

八人默契的閉上了嘴巴,眼睛緊盯着艙門,生怕錯過馮陽光。

幾秒鐘之後,艙門打開,一個個身穿戰鬥服的雷電小隊隊員跳了出來。

不一會地上就站着七個人了,隨着最後一個人跳出來,機艙門也被關上。

從頭到尾馮陽光就沒有出現過,紅細胞這下有些懵逼了。


“誒,怎麼回事,這隊伍中連妹子都有,怎麼沒看見陽光呢?”

“會不會是待在機艙裏沒出來。”

何晨光放下***,搖了搖頭道“我看過了,機艙沒人了。”

“這……”

紅細胞七個人不由自主望向範天雷,好似再說你的消息來源可不可靠、準不準確。

範天雷也有些奇怪,“不對啊,這可是首長告訴我的,他總不可能騙我吧。”

“走,我們過去問問,看看是什麼情況。”

說着他擡腳朝雷電小隊走去,紅細胞其他人連忙跟上。

另一邊,準備離開的雷電小隊也注意到了紅細胞小隊。

“怎麼紅細胞小隊的人也在這?”

“看他們的裝扮應該也是剛執行任務回來。”

雷神朝紅細胞所在的位置憋了一眼,提醒道“別節外生枝,我們先去找首長彙報任務情況,這次我們都有責任……”

雷電小隊瞬間沉默了下來,每個人臉色都有些難看,根本沒有打了勝仗的樣子。

特別是隊伍中的紫羅蘭,她還是沒從愧疚中脫離出來。

很快兩支隊伍碰到了一起。

“喲!這不是雷子小隊嗎?看你們這樣子,不會是任務失敗了吧。”

“我看也是,一個個垂頭喪氣的。”

紅細胞率先展現出他們毒舌屬性,別說在配上那張賤賤的嘴臉,嘲諷韻味還真強。

“……”

但出奇的是,雷電小隊沒有人反駁他們的話,只是靜靜地望着紅細胞他們。

這讓紅細胞他們感覺有些奇怪。

平常他們嘲諷兩句,雷電小隊絕對會不甘示弱直接回擊的,不會像現在這樣沉默。

“今天怎麼回事,變性了?”

雷神掃視了一眼,最後視線停在範天雷身上,說道“麻煩參謀長你們讓一下,我們得去找旅長彙報這次任務的情況,如果有什麼其他事,等我們彙報完在說。”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