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這裏,戴夢妮只感覺一陣頭疼,想着待會到了公司,該如何搪塞雷軍。

在路上買了點吃的,戴夢妮就開着自己的車子向天宇傳媒而去。

“段飛,你去機場幫我接個人。”上午,林凡還在上班的時候,就接到了夏夢的電話。

“接誰啊?”林凡很是奇怪,有誰能夠勞動夏夢親自去接的。

“大伯!”夏夢在電話裏淡淡的說道,由於妹妹和母親都在醫院照顧父親,她又要處理集團的事務,因此這個任務只能是落在林凡身上了。

“他怎麼來東海呢?”

夏夢的大伯,早在三年前的結婚宴上就出現過,在段飛記憶當中,夏夢的大伯就是一個十分嚴肅的中年男人,身上有着一股上位者的氣質。不過,夏夢的大伯貌似和岳父的關係不是很好,三年不見,突然來訪,難道是知道岳父出了車禍,才特意過來看望的?

開着夏夢的車子,林凡就往機場而去,路過一個十字路口的時候,旁邊的一個老婆婆似乎並沒有注意到紅燈,腿腳不太利索的想要過馬路。

就在這個時候,一輛紅色的寶馬正從側面飛馳而來,由於林凡的車子擋住了視線,老婆婆和紅色寶馬都沒有注意到對方。

眼看紅色的寶馬就要從老婆婆的身上碾過去,林凡大驚,來不及多想直接啓動車子向寶馬撞去。 戴夢妮沒想到一輛瑪莎拉蒂會不顧紅燈突然向自己撞來,嚇得驚慌失措,趕緊踩剎車,但還是晚了,對方的車子直接就撞在了她的車門之上。

碰的一聲,車門頓時就被撞的凹陷了下去,車子一路被對方推到了路邊這才停了下來。

戴夢妮拍了拍自己高聳的胸脯,嚇得整個心都快跳了出來,好不容易安撫了自己受驚的心情,這才一臉鐵青的打開車門走了下來,也顧不得被路人給認出來了,此時的她只想好好罵一頓撞她的王八蛋。

“混蛋!你是想謀殺嗎?還不趕緊給我滾出來!今天不給我一個交代,你別想離開這裏!”

“咦,這個女人怎麼這麼眼熟!好像是……是她!”透過車窗,林凡一下子就看清了女人的那張臉,不是戴夢妮又是誰?

怎麼哪裏都能遇到她?


林凡頓時無語,感覺只要碰到這個女人就會有麻煩。

“別罵了,你看看前面。”林凡打開車門下來,指着不遠處的一個老婆婆說道。

此時的老婆婆已經被剛纔驚險的一幕給嚇到了,早已是跌坐在了馬路上,很多車輛和圍觀的羣衆都停了下來,對這邊指指點點!

“是你!”戴夢妮的辱罵聲頓時停了下來,小嘴微張,一臉驚訝的看着林凡,她沒想到撞她車子的人居然就是她要找的人,隨即就是一臉興奮了起來。

“段飛,見到你實在是太好了,昨天……”

戴夢妮的話還沒說完,林凡卻是打斷了她,有點生氣的說道:“難道你沒聽到我剛纔說的話嗎?你差點撞到了人知不知道?”

看着林凡一張生氣的臉,戴夢妮臉上的興奮突然僵在了臉上,看到已經嚇得坐在地上的一個老人,戴夢妮只覺得雙腿發軟,臉上一陣慘白,要不是林凡撞向她的車子,她險些就把老人給碾壓過去了。

這讓她不禁一陣後怕,身爲一個藝人,如果牽扯到了這種事情當中,這絕對是對她演藝事業是個致命的打擊,最重要的要死老人因此而送命,她一輩子都會不安的。

不過被林凡一陣痛罵,戴夢妮感覺自己有點委屈,又不是她故意想要撞人的,她可是沒有觸發交通規則。

“小夥子別罵了,是老婆子眼神不好沒看清紅燈,不關這位姑娘的事,”此時,老婆婆已經從地上艱難的爬了起來,林凡趕緊上前去扶住對方。

“婆婆,你沒事吧!要不我送你去醫院檢查一下!”林凡關心的問道, 雖然剛纔沒有撞到,但是老婆婆年紀畢竟是大了,而且腿腳還不利索,他怕剛纔的驚嚇把老人家給嚇出了一個好歹來。

“不用了小夥子,婆婆沒事,不用去醫院花那個冤枉錢!”

此時,戴夢妮也回過了神來,雖然林凡剛纔的辱罵讓她有點難堪,但林凡說的並沒錯,雖然不是她的主要責任,但她畢竟是差點撞到了人,怎麼都有不對的地方。

於是她也來到老婆婆身前放下大明星的架子說道:“是啊,婆婆,還是送您到醫院檢查一下吧!”


“真的不用了姑娘,婆婆只是摔了一跤,沒事的,謝謝你們了,像你們這麼好心的人現在可不多了!”老婆婆笑呵呵的說道。

林凡見她真的沒事,只是受了一點驚嚇,這才放下心來。

將老婆婆扶過了馬路,直到看到對方離開,戴夢妮這次對林凡說道:“剛下謝謝你,要不是你開車向我撞來,我可能……”

說到這裏竟有點說不下去,實在是太后怕了。

林凡仔細的打量了一下戴夢妮,發現這個女人身材苗條,皮膚非常白,五官雖然不如夏夢那般精緻,但也是一個難得的美女了。

看到戴夢妮一臉真誠的樣子,林凡這纔對她的看法好了一些,於是擺擺手道:“不用這麼客氣,任何有心人看到這種情況都會像我這麼做的!你還是趕緊走吧,等下怕是要有人認出你了。”

林凡知道,像她們這些明星最怕的就是一些負面消息,要是這件事被人放到了網上被一些無聊的媒體利用,鐵定會對對方的名譽造成損失。

被林凡這麼一提醒,戴夢妮才發現圍觀的人已經越來越多了,於是趕緊坐上了自己的車子。車子雖然被林凡撞了一下,但是除了車門,其實並沒有什麼問題。

本來是想馬上發動車子離去的,不過突然想到了什麼,對着林凡說道:“段飛,把你的電話號碼告訴我,等有時間我請你吃飯,算是好好報答一下你對我的救命之恩。”

“不用了吧!”林凡倒是覺得沒有什麼,昨天他的主要目的也不是爲了救戴夢妮,只是不想放過撞他岳父的兇手而已。

“要的,我一個大美女找你要電話號碼,你還有什麼好猶豫的!”戴夢妮有些不滿的嬌嗔道,昨天對於林凡雖然只是一件小事,但是對於她來說那可是活命的恩情,如果不好好的感謝一番林凡,她的心裏是一定過於不去的。

林凡尷尬的笑了一下,見對方都這麼說了,自己要是還揣着那就太矯情了,於是快速的報了一串數字。

戴夢妮趕緊將號碼輸入到了手機當中,這才向林凡揮了揮手開着車子離去。

看到戴夢妮離去,林凡這才舒了一口氣,也不想被人像動物一般被圍觀,正要迅速發動車子離去,手機卻是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

林凡還以爲是夏夢打電話過來催了,但是看到手機上的來電顯示是林詩雅之後,頓時一臉狐疑,不知道林詩雅這個時候打電話找他做什麼。

“怎麼呢?詩雅?”當着夏夢的面,林凡不敢這麼稱呼林詩雅,可是自己一個人嘛!那就無所謂了。

“段飛,有一個不好的消息,不過你聽了之後千萬要冷靜!”

林凡一下子收起了笑容,感覺林詩雅的語氣裏帶着一絲凝重,林凡的內心不由的咯噔一下。

“你說吧!”

“昨晚,犯罪嫌疑人在警局死了。”

“什麼?怎麼會這樣?”林凡大驚,感覺很是不可思議。 怎麼會這樣?


林詩雅自己也想知道,因爲休假的原因,昨晚警局發生的事情,具體她也不是很瞭解,這個消息還是張峯第一時間告訴她的。

昨天還一臉信誓旦旦的對林凡保證,沒過幾個小時就出現了這種狀況,這讓張峯有點不知道怎麼跟林凡解釋,索性只能是將這個消息告訴了林詩雅,讓她負責轉述。

“張峯懷疑是有人偷偷潛入了警局殺害了犯罪嫌疑人。”

林詩雅的語氣中也帶着一絲凝重,犯罪嫌疑人就這麼死在了警局,這對於東海警局來說無疑是打了一個響亮的嘴巴,要知道上頭可是對於這件事情高度重視的。

如今發生這樣的事,不僅東海警局要護責任,整個市委都逃脫不了關係,首當其衝的就是她的父親林耀海。

“誰有這麼大的能耐?”林凡頓時震驚不已。

林詩雅苦笑一聲,“不知道!目前還在調查之中。”

“我知道了! 仙情難渡 !”事情到了這個時候,林凡還能說什麼,只能是暫時結束這個話題,畢竟他還要趕去機場接夏夢的大伯。

“好!”於是林詩雅便掛了電話。

掛了電話之後,林凡的臉上一陣陰雲。

究竟是誰殺了歹徒,難道是方傑找人殺人滅口?

雖然很有可能,但是沒有證據一切都是枉然。

暫時不去想這件事情,林凡陰沉的一張臉開車向機場而去。

到了機場候車廳,大概過了幾分鐘,林凡便看到一箇中年男人帶着一個保鏢走了出來,身邊還跟着一個二十多歲的妙齡女人。

那女人皮膚白皙,上身一件黃色的短袖襯衣,下身藍色牛仔短裙,整個人看起來十分靚麗。

林凡不禁多了一眼,這倒不是林凡被女人的美色所吸引,畢竟他整天和夏夢和夏青青這種級別的美女相處,林凡對女人的觀賞程度已經到了很高的地步,只是奇怪這個女人究竟是誰?

看她和中年男人長得十分相像,林凡不禁思付,難道這個女人是夏夢大伯的女兒?要是這樣,豈不就是夏家的堂姐!

“大伯你好!夏夢讓我過來接您!”來不及多想,林凡快步走到中年男人面前,此人就是夏夢的大伯夏雲虎。

雖然只是三年前見過一面,但是由於給段飛的印象實在是太深刻了,所以林凡只是一眼就認出了對方。

“段飛?”夏雲虎看着林凡有點不太確定的問道,相比較三年前見過一次的段飛,此刻的林凡有了很大的變化,當然這並不是指的外貌,而是一種從內散發的氣質,

三年前的段飛看着普通,但是三年後的林凡卻是意氣風發,特別是那雙眼睛,始終是散發着睿智的光芒,他夏雲虎接觸過那麼多世家之弟,還從來沒有見過林凡這樣的。

在來之前,他便打聽了林凡的事情,特別是這次幫助東海警方抓獲歹徒,雖然陳楚風極力的消除林凡在事件當中的影響力,但是以他的身份和能量很容易的得知事件的真相。

他也沒有想到三年前那個看似廢物的贅婿突然變得這麼優秀起來,這種變化是在是太大,讓他感覺有點不太真實,於是忍不住仔細的打量了一番林凡。


“是的大伯,我就是段飛!”被夏雲虎這麼看着,林凡有些不自在,要是一個美女這麼看自己,林凡還會覺得很爽,這一個男的,而且還是夏夢的大伯,這讓他覺得很古怪。

“你就是我堂妹的廢物老公段飛!夏夢爲什麼不親自過來?”就在這時候,夏雲虎旁邊的女人問道。

林凡皺起眉頭,雖然這個女人非常漂亮,但是這一番尖銳的語氣實在是讓他聽的很是不爽。

“小茹,怎麼說話的,這是你妹夫。”夏雲虎頓時斥責道。


女人這才閉上了嘴巴不再說話,不過一雙眸子看着林凡卻是帶着深深的不屑。

夏雲虎的一番話算是讓林凡的猜測得到了證實,這個女人果然就是夏雲虎的女兒,也就是夏夢的堂姐。

“夏夢工作太忙沒有時間過來,所以才讓我過來,還請大伯不要見怪!”林凡解釋道。

“沒關係,畢竟工作重要,我們先去醫院看下你岳父。”夏雲虎呵呵笑道,雖然看起來十分嚴肅讓人難以靠近,倒是比較好說話。

林凡點點頭,於是開車帶着三人前往醫院,不過路過那名保鏢身邊的時候卻是震了一下,因爲那人身上的氣息給了林凡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這讓林凡的記憶似乎一下子回到了前世。

來到醫院的時候,小姨子正在給岳父削着蘋果,岳母則坐在一旁眯着眼睛,似乎是在打盹,畢竟上了年紀,這幾天一直照顧夏雲龍,讓她累的夠嗆,精神不是很好!

林凡等人一進入病房瞬間就將她驚醒過來,正要冷着一張臉呵斥林凡,當看到身後的夏雲虎的時候,一張冰冷的臉瞬間就泛起了笑容,彷彿是京劇變臉似得。

“哎呀!原來是大哥來了呀!快坐!”說着,就冷着一張臉對林凡吩咐道:“段飛,你還愣着做什麼,還不快給大伯搬張椅子過來!”

林凡正要去搬椅子,夏雲虎則是擺擺手道:“不用了,我就站着和雲龍說會兒話!”

“那怎麼行!”林蕭蕭對夏雲虎的態度顯然是帶着巴結的意味,彷彿生怕是怠慢了對方。

在病牀上躺着的夏雲龍從夏雲虎進來的那一刻,臉上的神情就十分的冰冷,一點也沒有見到自己親人的溫暖,一句寒暄的問候都沒有,彷彿對方就是一個陌生人。

這不禁讓林凡有點奇怪,感覺兩個人之間似乎有什麼矛盾!三年前在婚宴上好像就如此!

“小飛,青青,還有蕭蕭你們先出去一下!”夏雲龍一臉嚴肅的對着三人說道。

三人愣了一會兒,不過還是按照夏雲龍的吩咐走出了病房。

隨後,夏雲虎也對着自己的女兒和保鏢道:“你們也出去,我和雲龍單獨聊一會兒。”

夏曉茹倒是很乾脆,轉身就和保鏢出了病房。

此時的病房之中,便只剩下了夏雲龍和夏雲虎兩兄弟。

“你來做什麼?”夏雲龍看着夏雲虎冷冷的說道。 “怎麼,我來看望一下自己的親弟弟都不行嗎?”夏雲虎板着一張臉冷聲道。

“親弟弟?呵呵,從二十六年前我離開夏家那天起,就已經不算是夏家的人了。” 特種兵在都市

“雲龍!”夏雲虎的眼中陡然射出一道厲芒,一股上位者的霸氣瞬間便顯露出來。

都市大相醫 ?別忘了你身上也留着和我同樣的血!”夏雲虎怒道。

“怎麼?你這是想用你部長的威勢來壓我?”夏雲龍的嘴角掛着一絲嘲諷。

“雲龍,我們能不一見面就吵嗎?”夏雲虎嘆了一口氣,語氣軟了下來說道:“這麼多年了,你還在爲當年的事再生氣?你應該知道,那個時候,我和父親也是無可奈何,爲了夏家,我們不得不那麼做!”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