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靈境強者?」蕭夜的身軀微顫,將心頭的震驚狠狠的壓制下來,目光盯著眼前的鳳軒,不太相信這老傢伙駐足在人靈境後期多年,眼下突然就達到地靈境的層次了。

不僅是蕭夜,就連鳳軒身旁的冷雲都極為驚愕,要知道這地靈境他們這些人靈境後期可努力修鍊了多年,也不曾有突破的跡象,而如今他已經感受到來自鳳軒體內的強烈壓迫感,這必定是地靈境無疑了。

「哈哈,是不是感到很意外?不過老夫可沒時間向你們解釋了,所有人聽命,今日將這兩家全部抹殺,不留活口。」鳳軒話語暴戾的道,既然失去了兩子,今日他就要將眼前的所有人陪葬。

「聽見了嗎?不留活口。」

從驚愕中醒來,冷雲再次重複一次鳳軒的話,在態度上也是多了一分恭敬,鳳軒現在擁有了地靈境實力,說明之前與鳳家的聯合是明智之舉。

但,就在鳳軒欲要彰顯自身的強大實力之時,柳翟的聲音卻清晰了傳入他耳中:「不留活口?呵呵,好霸道的口氣,不過你以為只有你踏入了地靈境嗎?」


「什麼?難道你……」

鳳軒的話還未說完,他敏銳的神識感知力便察覺到柳翟體內同樣爆發出一股凌駕於人靈境之上的氣息,那種氣息的強弱程度,與自己平等。 碧綠的竹林中,當鳳軒疑惑的皺起眉頭時,周遭的空間再次有一股地靈境的氣息釋放開來,這股氣息與鳳軒相比不遑多讓,不消多時,兩種氣息在此間相互衝撞,隱隱間發出輕微的嗡鳴之聲。

「沒想到你也踏入地靈境了。」鳳軒老眼一眯,驚詫的道,原本還想憑地靈境的實力讓柳翟先受盡侮辱在將其抹殺,卻不曾想如今後者的實力也接觸到這一步了。

察覺到柳翟同樣隱藏了實力,不少人也都震驚起來,目光變幻,看來柳翟敢來到東郊竹林應戰,也不是毫無準備,光憑這地靈境的實力,就足以讓鳳軒不敢小覷。

「你這身老骨頭都能在有生之年達到地靈境,我為什麼不能?」柳翟微微一笑。

「哼,即便這樣,你也不要高興得太早才是。」

聞言,鳳軒重哼一聲,即便柳翟也擁有了地靈境的超強實力,但他的老臉上卻沒有多少顧忌,反而顯得滿懷勝算,柳翟此次是有備而來,但自己又何嘗不是?

「這鳳軒突然踏入了地靈境,或許跟那塊伴生血靈玉有關係。」感受著鳳軒的氣息,柳月兒聯想到了鳳天在小荒城的拍賣會上拍下的血靈玉,只有那東西能讓駐足在人靈境後期多年的人成功突破至地靈境。

「應該是了,不然以這老傢伙的天賦這輩子都不可能再有突破。」一旁的蕭宇點點頭,看來這鳳天雖然死了,但還能幫助鳳家一把,讓他們擁有了一位地靈境強者。

「但他們沒想到父親也達到了地靈境,絲毫不弱於鳳軒。」柳月兒抬頭看著柳翟的後背,淡淡的道,若不是在墓府之中星炎將那枚血靈丹相讓於她,柳翟也不可能這麼快達到地靈境,而且那枚血靈丹比起鳳家得到的伴生血靈玉顯然還要高上一個檔次,突破之後柳翟並沒有任何不適。

「那就希望你的實力能讓我刮目相看。」柳翟直視鳳軒,道,眼下他們具備相同的實力,如果交起手來,自己也不容易輸。

「光憑你,可阻攔不了我們兩家聯手的整體實力,既然你的族人認為你能保護他們,老夫就解決了你,讓他們知道你這位族長究竟有多失敗。」

鳳軒陰冷的道,話音方落,頓時一股強勢的氣息自體內爆發而出,身影一動,瞬間對著柳翟閃掠而去,速度飛快,沒有絲毫遲疑,不到一秒的時間一隻乾枯的手掌便出現在柳翟眼前,迎面拍下。

「後面的就交給你了。」望著鳳軒那道霸道無匹的掌影,柳翟對蕭夜吩咐一聲,而後一掌拍出,將鳳軒的一掌接了下來。

「交給我。」蕭夜認真的點點頭,偏過頭對蕭宇道:「冷雲我來攔截,你與月兒他們攔下對面的七位人靈境中期,儘力而為。」

「恩,拚死一戰。」蕭宇臉色凜然,肅穆的目光驟然落在對面的七位中期強者身上,雖然對方的陣容很強,但自己以人靈境後期的實力應該能拖住三位,其餘四位就交給柳月兒、蕭易和蕭家的一位中期長老了,儘管這樣還是有點勉強,不過他們也無其他辦法。

瞧見自己的血脈如今都能夠獨當一面,蕭夜非常欣慰的點點頭,聲音有些凝重的道:「到時候如果我們兩位長輩真的有什麼不測,你們就不要戀戰,帶著月兒和洛兒離開北靈城,我們已經吩咐身後的所有人,真有不測,他們會全力替你們阻攔,讓你們有足夠的脫身時間。」

「父親……」蕭宇的身子狠狠一愣,道:「之前我們不是說好了要共同擊退嗎?就算到了最後一刻,我們也絕不退縮。」

「是的蕭叔叔,我們雖然是晚輩,但並不想因為失去你們而遺恨終生。」柳月兒堅決的道。

聞言,蕭夜無奈的搖搖頭:「月兒,這也是你父親的意思,經過之前的交手你們也不是不知道,對方的實力極強,如此下去我們兩家估計不久就會在北靈城覆滅,所以我們不想讓你們因此喪命,柳家與蕭家都需要保留血脈,即便到最後血流成河,無論如何你們也不要有所顧及,只有離開我們才有機會,記住,都要離開,你父親還讓我告訴你好好照顧欣兒,她還小,有些事不要讓她太早知道。」

「蕭叔叔……」柳月兒嬌軀猛地顫住,一顆淚珠自美眸中滑落,對於兩人的囑咐,她並不願意接受,寧願死戰,但眼下的情況他們卻不得不點頭,蕭夜說得對,他們兩家的血脈都不能全部燃盡,做出無謂的犧牲。

「這就是我要交代的,你們必須記住,雖然現在的情況還不算糟,如果你父親能壓制鳳軒,也不是沒機會,但我覺得鳳軒和冷雲此次真的做足了準備。」蕭夜沉聲道,留下這些話之後,身影便消失在原地,對著冷雲掠去。

「月兒,我們現在能做的就是將那七位中期強者攔截下來。」蕭宇嘆了嘆,道。


「恩,能殺一個算一個。」稍微沉默,柳月兒斷然拔出手中的長劍,臉色冰冷,在雙方接觸的瞬間,將冷家的一位長老攔截了下來,怎麼說自己也具備了中期的實力,就算不能擊殺,攔截下來也不成問題。

而蕭宇則是憑藉後期的實力,將冷城兩兄弟與一位長老攔截,雖然剛踏入後期他對實力的掌控還不到如臂使指的地步,但中期與後期也是不同的概念,冷城等人想要應付他也沒那麼容易。

「哼,剛才還沒分出勝負,現在我們可要不惜一切抹殺了你。」冷城望著蕭宇,憤怒的道,自從在靈元場上失去了三座靈台之後,他們的怒火就壓制到現在,今日無論如何也要讓他們有來無回。

「這句話原封不動還給你。」蕭宇肅穆的道,冷城說的也正是他想說的。

「是么?別以為踏入了後期,你就能將我們三人攔截下來,之前只是保留實力而已,大長老,我們協助你擊殺了他。」冷城冷笑一聲,轉過頭來對身旁的老者道。

「放心,此子逃不掉。」老者冷聲冷語,下一刻直接出現在蕭宇眼前,一掌拍出,與蕭宇交手的瞬間,手段也非常的刁鑽老辣,顯然駐足了多年,他們還是有不尋常的手段,加上三人聯手,蕭宇多半吃不到好處。

隨著雙方之中的強者盡數出手,那數以百計的隊伍也在此時轟然相撞,頓時道道寒冷的劍芒在這竹林中不斷閃爍,同時發出道道刺耳的金鐵之聲。

噗!噗!噗!

雙方隊伍剛是接觸不久,在這極為混亂的人影中,便是有道道鮮紅血液傾灑而出,鮮紅的血液浸染大地,瞬間有著一股極為濃郁的血腥味道將原本這片純凈的碧綠竹林覆蓋而去,那場面極其慘烈。

而在猩紅拼殺的畫面一旁的竹林中,柳翟與鳳軒兩人也不斷發生碰撞,每一次出手都是出盡全力,無所保留,因為他們實力達到此番程度后,稍有不慎都會吃對方的虧,因此每一次接觸都不會有太多僥倖,只有將自身的實力徹底發揮,方才能佔到上風。

「哼,想不到你的實力也如此強。」與柳翟幾番交手之後,鳳軒的眼神微微一變,沉聲道,眼下他們的實力相當,若要快速拉開差距,恐怕不太可能。

「我的實力自然要比你依靠一塊半真的血靈玉突破的實力強一點,不知道你那塊伴生血靈玉有沒有給你帶來後遺症?」

柳翟淡淡一笑,藉此戲謔一番。

「你怎麼知道?」

鳳軒眼神微沉,不過想想也就明白了,那塊伴生血靈玉其實是鳳天在拍賣會所得,一些人知道也不足為奇,而他也的確是依靠那塊血靈玉才能夠突破到地靈境。

「呵呵,看來你是真的依靠那東西突破了,不過我聽說若沒有將其煉製成血靈玉便使用的話,會有不適之症的。」柳翟淡然道。

「你知道的還不少,不過用不著你擔心,先擔心你自己吧。」鳳軒雙眼充斥著暴戾之色,手掌一番,一股狂暴的靈力翻湧而出,朝著柳翟籠罩而去。

「覆海掌!」

轟!

自鳳軒體內翻湧的靈力瞬間匯聚,不久便瞧見一道巨大掌影緩緩呈現,這道巨掌剛是凝聚成形,其中就有一種驚濤駭浪之勢籠罩而開,威力驚人。

「只有長老以上才能修鍊的靈技?我期待已久。」望著攜帶驚濤駭浪之勢的巨掌重重壓來,柳翟面不改色,他腳掌猛踏地面,手臂一抬,毫無花哨的一拳轟出,在這一拳轟出時,也有一種無比強大的力量匯聚其中,猛地穿破空間轟在那巨掌之上。

「砰!」

兩位地靈境強者交手的場面果然不同凡響,剛是觸碰的剎那,一股肉眼可見的力量波動陡然爆發開來,狠狠的轟向四方,無數的綠竹瞬間破裂,發出道道爆鳴之聲。

在這種程度的可怕力量爆發之後,只見那道巨掌與拳影瞬間破碎,柳翟兩人的身影微微一震,同時退了數步,不過兩人還未停留數息,又再次爆發出驚人的手段,不斷對碰。 轟!轟!

又是一股極其強烈的力量自竹林擴散而開,形成層層的力量浪潮肆虐八方,那飄散的竹葉瞬間化為齏粉融入這片空氣中,令人驚駭欲絕。

「地靈境強者的實力真的好強。」柳月兒低聲說道,即便他們能夠將對面七位中期強者攔截下來,但決定此戰成敗的還是取決於柳翟與鳳軒,兩位同為地靈境初期,只要一方出現任何差池,那麼局面便會瞬間扭轉,因此他們需要做的只是攔截對面的其餘強者,成敗還是看柳翟的實力。

不過看此情形,兩人的實力都是旗鼓相當,交手了數十回合也不曾有一方佔取絲毫上風,想要在一時之間決定勝負,恐怕很難。

「月兒,別分心,這四個傢伙有點難對付。」

在柳月兒觀望之際,蕭易臉色微沉的提醒了一聲。


「恩,儘力阻攔。」柳月兒認真的點點頭,眼前的四人的確難對付,除了在人數上吃點虧,更大的原因還是他們都是踏入了中期多年的老者,就算沒有中期巔峰那麼強,但畢竟經驗老道,一般的小輩可不是對手。

「易兒,你與月兒各自攔下一位,冷家的兩位長老讓我來。」蕭家的一位長老暗沉著臉,沉聲道。

「大長老,麻煩你了。」蕭易無奈的道,畢竟他們太年輕,手段也沒有四個老傢伙狠辣,只能讓蕭家的大長老暫時拖住。

「哼,就憑你也想攔下我們兩位?」

那被大長老攔下的冷家兩位老者冷冷一笑,論一對一,他們任何一人都不輸這位蕭家大長老,以一敵二更加是不可能了。

「就算拼盡全力,老夫也要讓你們二位受些苦。」大長老沉聲道,略顯艱難的阻攔,不過雙拳難敵四手,剛是接觸不久,大長老便直接處於劣勢之中。

「哈哈,真是笑話,用不了多久你就會死在我二人手裡。」兩位老者肆虐冷笑,頓時道道掌風狂暴的拍下,讓得大長老措手不及。

「月兒,這樣下去不是辦法。」蕭易狠狠皺起眉頭,原以為大長老能夠為他們爭取一些時間,但眼下看來蕭家大長老也是力不從心,畢竟冷家的兩位長老也不是省油的燈,如此下去他們根本阻攔不住,到時候鳳軒得到了援手,柳翟也會陷入劣勢之中。

聞言,柳月兒微頓,俏臉上漸漸浮現出一抹決然之色,她對蕭易道:「你暫時攔下這兩位,我需要點時間。」

蕭易不明白她有什麼想法,但還是問道:「需要多久?」

「一分鐘。」柳月兒認真的道。

「好,我盡量爭取。」蕭易緊咬牙根,果斷替代了柳月兒的位置以一己之力攔下這兩位鳳家的長老,不過由於三人的實力都是相同,所以當柳月兒離開之後蕭易直接吃了不少虧,實力相當的情況下,就算拖延一分鐘的時間,也相當的棘手,不過他必須咬牙堅持。

柳月兒嬌軀後退了數步之後,不敢有絲毫怠慢,玉手一番,一把青色扇子悄然出現在掌心,扇子表面有著淡淡的青光流露,這正是在墓府中獲得的中品玄器,柳月兒知道它具有不弱的力量,如今的情形,或許只能依靠它對付這四位長老了。

望著手中的青色扇子,柳月兒快速將其打開,頓時扇子上有無數的金色紋路流動起來,隨著金色紋路越來越多,她也能從中感覺到扇子的力量逐漸提升。

「柳家不會覆滅的。」

柳月兒認真的道,而後將體內的靈力源源不斷注入青扇之中,幾乎盡全力去催動它,讓它能夠釋放出最強的力量,甚至是極限。

嗡!嗡!嗡!

柳月兒將體內的靈力注入青扇約莫一分鐘之後,這把青扇立即顫抖起來,發出道道嗡鳴之聲,蕩漾出層層強烈的氣息,而柳月兒也察覺到是時候使用它了,如果在繼續灌注靈力,以她人靈境中期的實力會掌控不住。

「蕭易哥,讓開!」

看著蕭易略顯狼狽的身影,柳月兒忽然說道。

「好。」蕭易點點頭,也沒有戀戰,吃力的接下兩位老者的掌風后立即閃退。

就在蕭易退開之後,鳳家的兩位長老立刻瞧見柳月兒的身影出現在他們眼中,她手中握著一把青色扇子,當他們的目光落在那把青扇之上時,似乎感覺到了什麼。

「兩位,嘗嘗我這玄器的威力吧。」柳月兒眼神冰冷的看著兩位老者,隨著話音落下,她玉手瞬間抬起,輕輕的煽動手中的青扇。

「轟!」

在柳月兒手中的青扇輕微的落下不久,那看似無任何波動的動作下一刻竟是有一道狂暴的青色風暴形成,風暴中有著道道肉眼看不見的風刃,只有這些風刃盡數劃過空間時,才讓人隱約察覺到一股危險之氣。

「去!」

望著徹底形成的青色風暴,柳月兒手中的青色再次煽動,剎那間這道青色風暴猛地席捲而去,對鳳家的兩位長老席捲而去。

「這……」瞧見威力驚人的風暴瞬間襲來,鳳家一位長老眼神一怔,驚詫的道:「她手中的東西是一把玄器?可這玄器怎麼會有如此強大的力量?」

眼神死死的盯著柳月兒手中的青扇,兩人深深的質疑,以他們的手段,就算柳月兒等人手中擁有玄器,他們想要解決掉對方也只是會延長一些時間罷了,而當他們察覺到青色風暴中所蘊含的恐怕力量時,兩人立馬為之動容。

「不管了,先想辦法破開這風暴再說。」

一位老者深吸一口氣,手中印法一變,接著結出一道白色掌影,這道掌影上有著一頭白虎咆哮,看起來等級不低。

而另一位也結出了一道青色印記,一道龍影劃過空氣,附在那道印記之中。

「白虎掌!」

「青龍印!」

轟!轟!

兩位老者同時將體內的靈力注入到其中,而後一旁的蕭易立即看到那一掌一印竟在他眼中融為一體,形成一道青白交替的印記,這種手段與鳳天在靈元場上施展的有點相似。

「給我破!」

砰!

一道印記飛快的轟在風暴之上,發出一道龍吟虎嘯之聲,緊接著爆發出強烈的力量波動,顯然這兩者的融合也將原本的力量提升了不少。

「哼!我倒要看看這玄器有多強。」瞧見那道青白交替的印記爆發出不弱的力量,兩人心頭一喜,看來他們修鍊了鳳天給予的四象訣是正確的,兩者融合起來,足以對付人靈境中期之內的強者了,有朝一日他們若是將四象訣全部習會,估計兩人聯手都能與後期強者一撼。

「兩位可不要高興得太早,免得會讓自己失望。」

聽到兩人的言語,柳月兒冰冷的道。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