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適應了?”老母微笑問道,不過眼底之中,卻有一層凝重,她心中明白,對於楚軒來說,這樣的丹藥,實在是有點過量,若是滅虛塑身修爲的修者,接受這樣的丹藥的話,或許還可以承受下來,但楚軒,卻只有集聖化身上天位而已。

楚軒面沉如水,看着老母這熟悉而又有些陌生的笑容,正色的點了點頭,說道:“嗯,已經差不多了,他們交給我吧。”


“你自己?”老母微微一愣,似乎沒有想到楚軒竟然在一瞬間之內就衍生出來這麼濃重的自信。

不過,她也能夠在楚軒的身體上面感受到這一陣凜冽的殺氣還有真氣,那幾乎就是提升了一個等階,要是現在的他再一次被困在那一瞬一天的怪異妖陣之中的話,無論如何都不可能被困那麼久得!

略微想了想,老母點點頭說道:“嗯,那你去吧,小心點、、、”


“老母不用爲我擔心,反正也已經活不了多久了。”楚軒說出來這麼一句有些沒頭沒腦的話,微笑了一下,頗有些大風起兮雲飛揚的意思,隨之之後,扭頭而走,一言不發,何等威風!

看着楚軒下一刻在天空上面出現的身影,老母的眼神莫名間有些恍惚,自言自語說道:“作爲一名城主來說,你已經很出色了。”

或許沒有人能夠比她還要明白,剛纔楚軒親口服下的那一顆丹藥叫做血冥丹,是她當年賜給凌波城城主的一枚丹藥,其中威力相當威猛,如果不是因爲凌波城面臨巨大劫難的話,是絕對不建議城主服用的,因爲在那一瞬間之內,那一顆丹藥確實可以將人的潛力全都激發出來,但也實際上,讓人將自己的生命力也全都透支幹淨!

換言之,這是一枚可以將人推向天堂又隨之扔進地獄的恐怖丹藥!

~

駱葉此時,完全都沒有注意到周圍空氣的波動,他的眼神全都放在那一塊巨大的顯影布上面,裏面寒光兇閃,到處都是鬼母鳥衝刺的身影,不僅僅如此,好多的鬼母鳥,身體竟然都已經開始瘋狂的脹大,威力更進一步,在劍營那凜冽的劍意大招之下,也完全不輸半分!

“看來這什麼九幽冥鬼母,還真的是很厲害的傢伙!”不知不覺之間,駱葉就自言自語的這麼一句。

但下一刻,他的身體,在一瞬間之內,就猛地彈開,就在這電光石火之間,他的心中莫名的感覺到一陣燥熱的危險感,若非是他的身體已經變得相當迅猛,剛纔,或許自己就已經受傷了!

看着面前的男人,駱葉眼中佈滿了驚恐,他壓根不會想到,這個已經瘋掉的男人,會以如此恐怖的氣場在這裏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怎麼了,我的身上有什麼東西嗎?”楚軒有些好笑的問道,他的眼神流露出來一股玩味嘲笑,嘴角毫不顧忌的洋溢起來一個輕蔑的弧度,好像在他的眼中,駱葉完全沒有任何的威脅性!

這樣的眼神,自然引起了駱葉的不滿,他畢竟也就是一名纔不過不到二十歲的少年,正是血氣方剛的時候,雖然跟同齡人相比起來的話,他要成熟上不少,不過在他的心中,還是有一種很是兇狠的勝負心的,正色的看着面前的楚軒,駱葉冷冷說道:“看來你很有自信啊,怎麼着,上一次過的還不夠,想再看看自己衰老的過程?”

“哼,就憑藉你的能力?”楚軒毫不猶豫的冷哼了一聲說道,“現在你完全可以試試,看還能不能夠將我陷入到那個符陣之中去。”

“沒這心情了。”駱葉翻了一個白眼,挺胸擡頭,一臉趾高氣昂的模樣,說道,“你以爲四海之內皆你媽啊,是人都得慣着你?”

罵完這一句之後,楚軒登時就急了,他乃是這凌波城的城主,怎麼會聽過這樣的罵辭,一瞬間,渾身真氣暴漲,身體就如同是一根閃着寒光的銀劍一般,直接就衝刺到了駱葉的面前,劍中寒芒如蛇信般吞吐,帶有一種遠超於劍營修者的劍意,直刺過來。

看到這樣的場景之後,駱葉心中警兆忽生,他知道這一次的楚軒已經是個硬茬了,鬼知道這個傢伙是打了什麼狗血,竟然比起上一次,威力要強悍上這麼許多!

本來,要不是因爲有那個妖陣,他對抗上楚軒的話,就已經很是吃力,這個時候,要再這般與楚軒之間硬碰硬的話,他根本就沒有多少把握,最主要得是,這是自己與凌波城城主之間的對戰,要是自己落敗的話,一定會嚴重的打擊兄弟樓修者的士氣的,到那個時候的話,勝利的天平,就會徹底的傾斜過去的!

九離火劍意!

毫不猶豫之下,駱葉打算先機制敵,單手在空中一劃,直接就是一股九離火,自從三力融一之後,他爲了學會完美的掌控這一股力量,着實花了一般功夫,雖然過程十分的曲折離奇,不過最終的結果還是很不錯的,起碼對於駱葉來說,以及可以輕輕鬆鬆的使用這股力量了!

九種火焰,在空中盤旋直衝,速度可見一斑,不僅如此,那一股火焰所產生的嘯音,以及將空氣燃燒起來的那一陣噼裏啪啦的聲音,令人心悸!

瞳孔之中,已經完全被這一陣火焰所沾滿,楚軒凝神貫注,並沒有半點膽怯,對於他來說,這樣的火焰儘管意外,不過還沒有達到讓他感到害怕的境地。

因爲他自己,本身也是一名火焰的使用者!

地炎火甫一出手,楚軒的身體周圍,就已經被這一股澎湃的火力給灌滿,所有的空氣,都好像已經被燃燒殆盡,甚至就連空氣裏面遍佈着得靈氣,也已經被消耗的七七八八。

“糟了,地炎火!”實在是沒想到起初,對方就會用出這麼難纏的招數,駱葉無可奈何之下,只好又在自己的九離火之後,加了一股空火,兩種火焰,全都是躋身進火焰排行榜前十的火種,在融合之下,竟然產生出來完全不亞於地炎火的火力,兩種空中交撞,火星到處迸濺,就連楚軒這樣自信的人物,也不禁心中微顫了一下!

“哼,很不錯的招數!”楚軒冷冷誇讚,語氣之中,盡顯出來一股毒辣。

下一刻,他的招數再一次變幻,雙手在空中不斷的交錯,各種各樣眼花繚亂的手勢層出不窮,就算是駱葉這樣的眼力,都有一些眼痠,只是他卻不敢有半分的懈怠,在楚軒這亂七八糟的手勢裏面,透露出來一股兇狠的危險感,讓駱葉根本就沒有辦法抵抗!

空氣裏面的溫度,已經悄然發生了變化。

地炎火的火力,徒然增加了一倍!

原本呈現出來赤紅色的火光,在這一瞬間,好像在那焰心之中,出現了一股嬌豔的紫色,接着,這個紫色就如同是瘟疫一樣,開始迅速的將周圍的火焰給沾滿,一時間,駱葉被這樣的景象給徹底嚇到。

這叫什麼?

還好,他應該慶幸自己的識海之中,還算是住着一名比較懂事情的人物。

青青看到這一切,不由自主的問道:“這難道是、、、月炎火?”

“不是吧?”聽到這三個字,駱葉不由自主的倒吸了一口冷氣,緩了片刻,直到對方的火焰,已經完全變化成爲了紫色,他才堪堪說了出來,“你不是要告訴我,這是傳說之中的排名第二的火焰,月炎火吧?”

在火焰排行榜之中,能夠擁有排名第三的地炎火的駱葉,就已經很是滿足了,畢竟這樣的火種,在東方神洲之上,都是相當的可遇而不可求,想想看,一名集聖化身上天位能夠與自己的父親周旋大戰的粉妝侯連成聖,竟然就只是擁有排名第八的九離火而已,這第二的火焰,究竟是如何的恐怖?

他從來都沒聽說過,甚至來說,他根本就沒有想過,這所謂的排名第二,究竟是代表着怎樣的一種實力?

看着這樣的洶涌的火力,就連楚軒都變得興奮莫名,他的眼神裏面充滿了驕傲,神色變得猙獰,說道:“哼,在我這月炎火之下,我倒是想要看看,你究竟還能夠做出來什麼樣的反擊!”


駱葉這一下,徹底的不敢藏私了,從識海之中,拼命的拿出來地炎珠,一瞬間之後,他的手中,就已經抓了一把的地炎珠,他的眼神出奇的凝重,因爲他並不能夠確信,這樣的法寶,能不能夠與對方的月炎火對峙。

“地炎珠?”楚軒看到之後,不能置信問道,“好像從哪裏聽說過、、、是哪個修者有這東西來着?”

正在他自我詢問的時候,駱葉的地炎珠,就已經拼命的投擲了出去,只看到一把把瘋狂的地炎珠,在空中劃出來一道道優美的弧線,下一刻,地炎珠已經釋放出來一股兇狠火焰,直接就碰撞在了月炎火的上面。

只不過。

駱葉的瞳孔,募得就睜大了!

如此多的地炎珠,竟在一瞬間,就被吞噬乾淨了,絲毫不剩! 駱葉的眼神,倉皇驚恐,他實在是沒能夠想到,這個世界上面,竟然有人可以使用比起地炎火來還要恐怖萬分的火種。

當初自己擁有地炎珠還有雷液珠的時候,就已經讓所有人都豔煞不已,但此時他才發現,原來這個世界上面,真正富有的人,並不完全是自己一個人啊!

月炎火!

這樣的火種,要是被小蚨看見的話,也絕對會引起他的一陣驚呼!


無奈之下,他只好先退而求其次,決定先暗自躲藏起來,伺機而動,此時的他,對危險的感知能力,比起以前要更加的細膩,在那一股股的月炎火裏面,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自己若是碰到了一絲一縷,就一定會遭受到極其恐怖的傷害!

心念一動,他直接將紫龍衛呼喚了過來。

一個堅凝的身影,直接就在楚軒的面前出現,額頭上面的那兩根殺氣騰騰的觸角,已經將他的身份給洞然彰顯了出來。

妖衛!

而且還是妖衛之中,排名在第二位的紫龍衛!

這樣的人物,甫一出現,就直接將楚軒的目光給吸引了過去,同時在他的眼中,那一層不可思議的顏色, 再一次加深,他的聲線都已經有所改變,問道:“這是你的妖衛?”

“你他媽事還真多!”駱葉此時,已經瞬間就逃離到了遠處,喋喋不休的辱罵者。

心神急急閃動,那一名紫龍衛,直接就衝了過去,渾身上下都釋放出來一股股兇狠的氣焰,對着楚軒毫不留情,一聲聲的空氣咆哮的聲音,讓楚軒的身體,都不由自主的震顫起來,他完全沒有想到,對方只不過是一名妖衛,竟然如此的殘暴!

雖然紫龍衛在修者世界之中的名聲相當的響,但誰都不會想到,紫龍衛竟然是這樣一名以兇惡爲主的妖衛。

那一招一式之間,全都是凜冽的殺氣在不斷的迴旋盪漾,就算是碰到楚軒的月炎火的話,也根本沒有傷害。

他的身體,已經強悍道可以抵抗月炎火的地步了!

處在暗處之內的駱葉,第一時間就喜上眉梢,他看着正在不斷髮威的紫龍衛,欣喜過望,他可絕對沒有想到,這一名妖衛,竟然擁有如此駭人的殺傷力!

在紫龍衛的身體之間,有一團團的黑氣不斷盤旋環繞,就像是無數條黑蛇在不斷的翻滾一般。

濃重如墨的黑氣之中,忽然就亮起來兩道赤紅的光芒,那並不是什麼匹練的光華招數,而是單純的目光而已,只是,僅僅是這一道目光,竟然就讓楚軒的身體,莫名的爲之一震。

他可沒有想到,對方的一陣目光,就足以讓自己深陷其中,無法自拔。

片刻之後,他還是依靠着自己強大的修爲,從中走了出來,心有餘悸說道:“看來自己的神識還真的是弱啊,只不過是一陣目光而已,我竟然就沒辦法剋制了!”

不過,下一刻,他還是用出自己的月炎火,一瞬間之內,那一股股兇戾的月炎火,直接就衝到了紫龍的身前,面對着他的身體,絲毫沒有凝滯。

“兵!”

在喉嚨深處,紫龍竟然發出來清晰的一聲人聲,頓時連同駱葉都嚇了一跳,但旋即,他就已經想到,當初小蚨將紫龍甫一製作出來的時候,曾經說過,這個妖衛是已經初開心智了的妖衛,擁有很強的能力!

這代表、、、他的心智,在加強嗎?

這個想法甫一出現,駱葉就不由得擔憂起來,要是紫龍在這場戰鬥裏面潰敗的話,那麼他已經稍微有所提升的心智,不久付諸東流了?

只是,紫龍接下來一連串的動作,讓他沒有時間去思索這樣的事情。

只看到紫龍的左手屈在胸前,右手虛按,擺出來一個無比怪異的姿勢,口中猛地發出來一聲怪異的吼聲!

周身繚繞的黑氣就如同是受到了刺激一般,開始瘋狂的朝向了紫龍涌去,一大股一大股如同是墨汁一般的黑氣,有如一條黑色的蟒蛇,在他的手臂上面纏繞遊走。

下一刻,一柄附着在他的胳膊上面的一根黑色長矛,就直接顯示了出來,指如臂使的感覺,頓時流露在駱葉的瞳孔裏面。

眨眼間,那雙臂之間黑氣沉重恍若實質。

混若墨汁的黑氣,一大滴一大滴的往下流淌,在那一根黑色長矛上面,形成了一條小小的溪流。

當他的雙手猛地握緊這黑色長矛的時候,驟然用力,那黑色溪流周身散逸出來的濃重黑氣,一擊之下,消弭無形,一柄更加嶄新的長矛出現在駱葉的眼前。

之前,他曾經爲紫龍煉製過這一柄殺麟蛇矛,在當時,已經是很稀有的兵器,甚至要攀升道四品巔峯的狀態上面去, 但他卻根本沒想到,紫龍的這一手,竟然直接就將那四品的殺麟蛇矛給晉升到了五品的等階上面。

無數的黑氣盪漾,讓與他正對面的楚軒,徹底竟呆住。

那一根黑矛的晉升過程,楚軒全都看在自己的眼裏,這一股心驚膽戰,越來越嚴重,他可從來都沒有考慮過,竟然會有傀儡,能夠擁有自己的心智,不僅如此,還能夠用自己的能力,將兵器晉升品階!

這根本就是一個沒有可能完成的事情!

雖然駱葉對此事也很費解,不過他的目光很快就落在了紫龍手中的那一根黑色長戟上面,長約一丈,頂端一喙一尖,形狀古樸,光華細膩,只不過是看一眼,質感就極佳!

一抹妖異的暗紅色,望之如兇獸沾血獠牙,濃重凜冽的殺意,從黑矛上面直接穿透而出,遠遠觀望,就是一件不折不扣的兇器!

這樣的兇器出現在這裏,很顯然,是要將楚軒作爲祭奠的!

駱葉見狀,就更加的躲在那裏,不肯出去了,他並非是對自己沒有信心,而是那紫龍的黑矛,實在是有點詭異的誇張,他沒有理由不相信,要是自己也出現的話,會不會被那個黑矛給找到一點麻煩!

“啊!”

紫龍猛然咆哮,一瞬間,就衝刺了過來,面對着楚軒,怡然不懼! 形勢危如一發動千鈞!

楚軒的身體,在這一個時刻,終於還是顯示出來相當高超的能力,只是一瞬間的功夫,就直接彈射到了一旁,完全無視到紫龍的攻擊。

只不過,在楚軒得臉上,還是顯示出來了很是擔憂的神色,他實在是沒有想到,對方一名小小的傀儡,竟能夠爆發出來這樣駭人的攻勢!

雙方縱橫交錯不斷揮出來的招數,眼花繚亂,在駱葉的眼睛裏面,彷彿是編製成爲了一張大網,瘋狂淒厲!

紫龍的每一槍,都刺的結結實實,同一時間,他眼底之中的那一抹赤紅,徒然一亮,磅礴灼熱的力量,直接從他的身體裏面奔涌出來,這股力量頗爲奇怪,並沒有直接衝刺過去,而是如同一頭從獸籠裏面探出腦袋的老虎,一口咬住了獵物!

洶涌的黑氣,幻化成爲了一片海洋,直接就將楚軒的身體給遮擋住,但卻沒有能夠讓駱葉對此無奈,他的神識如同往常一般的強悍,在視線已經沒有什麼作用的時候,他就第一時間,用出了自己的神識。

當他看清楚那黑氣海洋裏面的事情的時候,終於還是忍不住吃了一大驚,裏面竟然在有同樣的一股黑氣,在瘋狂的吞噬着楚軒的身體。

而。

楚軒臉色大變,他能感覺到一股霸道無比的力量,正在以驚人的速度,侵蝕他那本來就不算多麼強悍的身體!

這……這是什麼?他第一次遇到這麼古怪的術法!

這股霸道絕倫的力量蔓延之快,遠超乎楚軒的想象。一開始,他還以爲,這樣的招數全都得力於對方擁有一柄十分強悍的兵器,但他完全沒想到的是,對方的真氣,竟好像與現在的自己相媲美。

他剛剛調集所有的神識,視野已經淪爲了一片黑兮兮的海洋。楚軒沒有想過,就算是吞服了那樣恐怖的丹藥,還會被逼到如此狼狽,不,是如此絕望的境地!這只是對方用出的第二招,第二招,就把自己逼到絕境!

跳樑小醜……

他忽然想到這個詞,前所未有的羞辱感,瞬間沖刷着他每根神經。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