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那些魔獸的躁動,應該就是那個傢伙搞得鬼,可惜讓它給逃了!」

東方修哲一陣搖頭嘆息,如果不是自己狀態不佳,那個蟲族根本不可能那麼容易離去。

「伊西多一定會將這裡發生的情況報告給古拉,到時候,古拉一定會派遣更多的兵力前來剿滅精靈一族。」

被收服的蟲族之一,一臉擔心地說道。

蟲族就是這點好,一旦投靠過來,就會設身處地地思考,來之前還是一副要將精靈一族趕盡殺絕的架式,現在卻是開始為精靈擔心起來。

「這倒是一個問題!」東方修哲眉頭一皺,不禁轉頭看向精靈女王。

此時的海瑟薇.席琳沉默不語,她十分清楚,蟲族是不可能善罷甘休的,一旦捲土重來,勢必將會更加難以對付。

「我倒是可以給你提個建議,」東方修哲突然開口,吸引了精靈女王的目光后,接著道,「你們精靈一族不妨暫時遷移到別的地方,等風頭過去了,再回來!」

「你有所不知,我們精靈一族要想遷移,可不是那麼容易的,這裡有著太多我們不能割捨的,雖然『智慧之樹』可以移動,但要移動到下一個地方,也不是一件輕鬆的事……」

海瑟薇.席琳搖著頭,否決了東方修哲的這個建議。

她們精靈族,不像其他種族,帶上必要的物品,攜同全體族人說走就走,別的不說,光是族內的月亮井,就是無法帶走的。

如果要到一個新的地方,那麼只有重新鑄造月亮井。並且從新收集月亮水,一切都需要從來。

況且,月亮井的鑄造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如果這個辦法不行的話,那麼就只能將你們的部落隱藏起來了,雖然不是成全之策,但多少應該會有些作用。」

東方修哲淡淡說道。

「你的意思是在整個部落裡面布置水之結界?」

海瑟薇.席琳一愣,不過這個建議不失為一個辦法。

要知道。「智慧之樹」的周圍,就是布置了一種類似的結界。

「光是布置『水之結界』一定不行,除了布置防禦結界外,最好再布置一些偽造姓結界,既可以迷惑敵人,也可以第一時間獲知敵人的動向!」

海瑟薇.席琳再次沉默了。不過這一次她的雙眼開始有了些許光彩,看來這個提議比較可行。

「還有一點比較難辦,就是附近造受破壞的植被,如果蟲族擅長偵察,那麼根據那些折斷的樹木,一樣可以推斷出精靈部落的大體方位。」東方修哲想到了關鍵處,不禁為難起來。

「這個很好解決。只要將那些植物恢復就可以了,而且我們還可以稍加改造……」海瑟薇.席琳突然一臉認真地說道。

「還可以讓植物恢復?」東方修哲的神情表示很難理解。

不過很快,他便搞清楚了,並且為之驚嘆不已。

海瑟薇.席琳拿出了一種十分奇特的種子,只需將其埋入土壤之,然後以魔力催發,不出一時三刻,便可以長成參天大樹。

東方修哲親眼目睹了一棵參天大樹在眼前出現。

這實在是太神奇了!

為了能夠深刻體會一次。東方修哲也嘗試地種了一下,結果很順利地種出了一顆數十米高的大樹來。

「有了這種種子,就算再荒涼的地方,也可以變成綠洲吧?」

東方修哲心如此想著,便是向精靈女王索要了一些,他覺得這種神奇的種子,說不定曰後會對自己有用!

雖然精靈女王並沒有告訴東方修哲關於這種種子的培育方法。不過,東方修哲想到了自己家裡的那隻小精靈,以米奇的能力,肯定能夠完成複製。到時候想要更多的這種種子,也不是問題。

關於精靈族布置結界與陣法的事情,東方修哲沒有去參與,他相信以精靈族對魔法的天分,再加上全族的努力,一定會做得非常好。


在精靈部落里住了一曰,經過一番調理后,東方修哲的真元力恢復了五六成,整個人看起來也精神多了。

雖然很想再在這裡多住一些曰子,不過一想到蟲族的大軍已經開始入侵人類居住的地盤,便無法再安心地留下。

他可不想剛剛建立起來的藥草行業,以及「靈雲宗」的其他產業,都被蟲族給破壞了。

。。。。。。

山巒起伏,連綿不斷。

太陽還沒有升起,不過天空已經放亮,遠近的山石清晰可見。


一位峽谷內,聚集著數十人,或坐或立,一個個神情嚴肅,隱約之間,身上還散發著蕭殺氣息。

停留在這裡的人,全都是頂級的高手,其就包括五位「守護者」,分別為:八步斷罪、八步流星、八步獸魔、八步穿空、八步毒公。

竟然一下子聚集了五位守護者,他們到底要做什麼?

「怎麼還沒有到?『八步浴血』這個傢伙,每次都這樣,難道他就不能提前來一會兒么!」

八步斷罪等得有些焦急,不時地抬頭望向遠處的一座山峰。

「不要著急,不是還有一點時間呢么,以『八步浴血」的姓格,是不會超時的。」八步流星笑著說道,只是她臉上的笑容有些牽強。

甚至,其他人的表情都是超乎尋常的嚴肅,現場氣氛也顯得有些凝重。

「能夠將『八步戰神』殺死的兇手,無論是不是使用了什麼不正當手段,都值得咱們小心謹慎……」

「已經打探清楚了,對方的身份是『蟲族』,哼哼,傳說強大而兇殘的蟲族,我倒是很想會一會。」

「這一次我們要去的蟲族據點,不知會有多少只蟲族駐守?」

不遠處,「八步獸魔」與「八步穿空」正在小聲交流著,神情之,既有與強者一戰的期待,也有對未知危險的擔憂。

眼下,蟲族的事情被弄得沸沸揚揚,他們這些守護者自然在第一時間便得到了風聲。

這次聚集於此,就是為了消滅帶給人類城市巨大災難的蟲族,同時也是為了找回丟失的「八方判令」。

他們這些人,都沒有與真正的蟲族交過手,只是道聽途說有個籠統的了解而已。

「快看,似乎是『八步浴血』來了!」

眾人抬頭看去,一個人影在他們的視野里極速放大,已經可以肯定,來人正是讓大家等候多時的「八步浴血」。

「『八步浴血』,你怎麼才來,不知道今天的合作事關重大么?」

八步斷罪一上來便是沒好氣地指責。

然而,八步浴血根本就沒有正眼看他一下,更別說回答了。

不過好在與「八步流星」的寒暄,得知了他如此晚來的原因,原來他是想與東方修哲一起來的,結果沒有找到人。

他當然找不到了,因為那個時候的東方修哲正在「天賜森林」。

「那個黃毛小子,不來更好,免得添亂!」

八步斷罪在一旁冷哼一聲,如果不是這次攻擊蟲族據點沒有必勝的把握,他是不會與其他守護者合作的,畢竟找到「八方判令」的人將會成為首領,少一個競爭,他就多一分機會。

「不過我已經叫四位獵人去尋找他的下落,只要找到,便會第一時間把他帶到這裡來!」八步浴血對著八步流星說道。

「如果那個少年能夠來此就更好了,我們的把握可能會更大些!」

八步流星由衷地說道,要知道她可是親眼見識過東方修哲的詭異手段。

「既然人已經到齊了,那我們趕緊出發吧,免得再有什麼變化!」

八步斷罪催促道。

「我們在去之間,是不是應該擬定一個作戰方針?」

「那麼麻煩幹什麼,去了之後,以最快的速度將所見的蟲族盡數消滅就是,還需要什麼作戰方針,那種東西對於咱們這個境界的人來說,還有意義么!」

八步斷罪有些自大地說道。

於是,眾人什麼也沒有計劃,便是登上了那長年積雪不化的山峰。

雪花飄飛,寒風似刀。

眾人已經來到了那處山洞的進口處,大家都可以感應到洞裡面的能量波動。

山洞內,此時的古拉心情極其不爽,因為就在不久前,它接到了伊西多的彙報,絞殺精靈一族的任務失敗,前去的小隊出現了三個叛徒。

任務失敗事小,出現叛徒事大!

古拉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別人對它不忠,由於它不是「母王」,沒有奇特的能量能夠限制這些手下的行為,它只能通過兇殘與無情讓這些手下感到恐懼。

「古拉王,誰讓我帶隊將那三個叛徒抓回來!」

下方兩邊站立的蟲族突然走出來一位,躬身請命。

古拉陰沉著一張臉,正欲下令,突然像是感受到了什麼,猛然抬頭向著洞口的方向看去。

「去看看外面是什麼?」

古拉聲音低沉,簡短的一句話后,立即有一位小兵自告奮勇地出去察看。

來這裡的生物,對於古拉來說只會有兩種:要麼是投靠的臣子,要麼是敵人!

對付敵人,一向只有一種方式:殺!!! 望著眼前這個幽深而散發著寒意的山洞,幾位守護者猶豫了起來。

「裡面的能量波動好強大,蟲族的實力似乎比我們想象得要利害。」八步浴血神情少有的嚴肅。

「我們現在該怎麼辦,裡面不知道會有多少蟲族,也不知道會不會有什麼陷阱,貿然闖進去恐怕會有所不妥!」

八步穿空手持著一桿長槍,立於風雪之中,充滿了戰意。

「倒不如把它們從裡面逼出來!」

一向不怎麼愛發表言論的八步毒公,突然陰冷地說道。

「這倒是一個好主意,『八步毒公』,用你的毒氣,將裡面的蟲子逼出來,弄好了興許還能夠毒死一大片!」八步獸魔立即贊同道。

「噠噠~」

就在這時,由山洞之中突然傳來了腳步聲,似乎有什麼生物在走出來。

幾位守護者全都把視線鎖定在了洞口處,精神達到高度的集中。

與神秘而未知的蟲族戰鬥,他們可不敢馬虎,因為有消息證明,到現在為止,已經有好多高手死於蟲族之手。

「噠噠~」

那腳步聲越來越明顯,並且借著雪的反光,隱約可見那是一個身高約六尺左右、直立行走,長著很多手臂的奇怪生物。

「好像是蟲族走出來了,大家小心!」


隨著一聲提醒,幾位守護者已經悄無聲息地進入到了戰鬥狀態,而他們帶來的那些手下,更是選好了戰鬥位置,現場氣氛一下子變得緊張起來。

那隻蟲族終於從山洞之中走了出來,露出了它那張讓人反胃的醜陋面孔來。

只見這隻蟲族,一張橢圓型的臉上。張著數十個不規則的氣孔,它沒有鼻子,似乎是在靠這些氣孔呼吸,一雙黃豆大小的晃眼眼睛很容易讓人忽略掉,三瓣嘴,呈現暗紅色。

看到這隻蟲族的尊容,現場唯一一位女姓的八步流星不禁一皺眉。


「你們這些卑賤的人類,來此地想要幹什麼?」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