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生麼?”搖了搖頭,菲莉娜並不接受這個牽強的理由。

“……”

“是不是,是不是因爲我們是人類的原因?”

“……”

“哎……給她一點時間吧。”

“就跟你們一上來厭惡我的身份一樣,她可能暫時還接受不了你們吧。”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一直跟在旁邊的菲埃特,在聽到天賜跟妹妹之間的交談後,不解的問道。


雪兒對大家的冷漠,只要是個人都能看出來。雖然沒有說出來,但是大家的心裏,都是很納悶的。好好的第一次見面,沒招她沒惹她,她怎麼會有着這樣的態度?

“呃……其實雪兒她跟我一樣,也是一個亡靈。”看到大家都好奇的望着自己,停了一下,天賜有些無奈的說出了問題的答案。

“什麼?”

“什麼!”

“雪兒她,她……”

“天啊,這麼一個天使般的女孩,竟然是亡靈?!”

“亡靈也會長得這麼漂亮?”

“……”

在衆人七嘴八舌的議論中,天賜的心,忽然變得沉甸甸的,“你們印象中的亡靈,都是那種醜陋不堪的樣子嗎?”

“啊?”

“呵呵,不是不是,主要是沒想到,亡靈竟然也會擁有着天使般的容貌……”看到天賜的表情,大家立刻意識到自己剛纔的有些話,說得並不是很妥當,解釋了兩句,馬上全都乖乖的閉上了自己的嘴巴。

望了望傑克跟古柯法,以及他倆帶來的那幫兄弟們,天賜忽然皺起了眉頭,“其實我的心裏一直都有個問題,明明都知道我的亡靈身份,爲什麼你們還願意……”

雖然天賜的話並沒有說清楚,但是古柯法還是馬上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輕笑着搖了搖頭,他直接來到了天賜的面前,“呵呵,關於這個問題,還是我來跟你解釋吧。”

“說實話,我們這裏的大多數人並沒有見過什麼亡靈,我們對於亡靈的瞭解,也僅限於長輩們故意醜化了的描述,什麼邪惡,什麼醜陋,什麼兇殘,什麼血腥……總之,一切貶義的詞語都用在了你們的身上。”

“當有一天,我們聽到一個高級亡靈竟然在人類社會組建了一個傭兵團時,整個人類都震驚了,而也正是那個時候,我牢牢的記住了銀狼這個名字。”

“經歷了其他人一樣的恐慌,冷靜下來之後,我對你,卻開始充滿了興趣。一個可以在人類社會混跡數年,而不被他的同伴所察覺的傢伙,這,到底會是一個什麼樣的亡靈?”

“出於對你的好奇,得知銀狼招收傭兵時,我就跑了過來。後來,在跟團長以及菲埃特的一些私下交流中,我發現他們對你竟然沒有任何的厭惡與憎恨,相反,他們還會經常想念着你,並且,還私下裏到處打探你的消息。”

“可能是因爲團長他們的潛移默化吧,慢慢的,讓我對你的觀點也徹底的改變了。一個可以爲了人類而兩肋插刀的亡靈,那絕對不會是像傳言中所描述的那麼邪惡。”

“就在幾天前,當你爲了團長,爲了自己的朋友而站到我的面前坦白自己的身份時,我再一次的震驚了。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情後,從那一刻起,我就沒有再將你當成一個異類了,在我眼中,你完全就是一個願意爲了自己的朋友而付出一切的好兄弟!”

默默的聽完古柯法半天的絮叨,在看到大家都贊同的點頭時,天賜沉默了。

過了好一會,他忽然猛的拍了拍古柯法的肩膀,“走,兄弟,咱倆到精靈那裏喝酒去!”

“呃……我是法師,我禁酒的。”

“那,我喝酒,你喝水!”

“……”

“酒!酒!又是酒!天天就知道喝!哪天非喝死你不可……”雖然大家對天賜的信任讓菲莉娜的心中十分的欣慰,但是,在看到那個死人又要拉人喝酒時,她馬上又開始抱怨了起來。 風之森林,正在治療傷員的諾雅看到天賜他們後,只是簡單的詢問了幾句,就又跑到一邊忙乎去了。


告別了諾雅,在沙麗的帶領下,天賜他們很快就看到了正在練劍的雷斯以及站在他旁邊觀看的奈羅。

“雷斯!!”

走到雷斯的面前,艾絲的情緒有些激動,一想到他曾經爲自己所做過的一切,眼圈,立刻變得紅紅的。

“公主殿下!”已經從奈羅口中得知一切的雷斯,看到艾絲後,馬上就行了一個標準的禮節,“這兩年,讓您費心了。”

“哪裏哪裏,完全是我連累了你……”本來還想說些什麼話的艾絲,被雷斯這個動作一搞,馬上不知道該怎麼應付了。

“不,爲了公主殿下,就是粉身碎骨我也在所不辭!”

“……”

“喂喂,一兩年沒有說話,怎麼一開口全是這些?”受不了兩個人之間的禮數,天賜出聲嚷道:“以前那樣多好,幹嘛要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是啊,雷斯,你也不要再講究這些了,我希望,你還是像以前那樣的對我。”看到天賜出聲解圍,艾絲趕緊附和道:“我早已經不再是什麼公主了,現在的我,只不過是一個擁有着你們這些朋友的孤兒而已……”

“公主……”


“不要喊我公主,直接喊我的名字就可以了。”

“……”

這小子,該不會睡了兩年,腦子都給睡迂腐了吧。

“哎呀呀,雷斯,告訴我,你的身體感覺怎麼樣了?”不想讓他們兩個再這樣下去,天賜連忙岔開了話題。

“嗯,謝謝你把我救出來,我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

“嘿,一躺就讓你躺了兩年,這個費德拉,也太陰險了點……”

“哎……”輕輕的嘆了一口氣,望望艾絲,又看了看天賜身後的那些陌生面孔,雷斯忽然笑着問道:“這些兄弟,應該就是你們從銀狼帶出來的吧?怎麼,還不快介紹給我認識認識?”

雖然雷斯不知道他們,不過這些人對雷斯,可都是十分熟悉的。身爲銀狼的元老級人物之一,又是團長的傳奇護衛,他的事蹟,大家早就耳熟能詳了。

在每個人自我介紹了一遍後,天賜拍了拍手說道:“好了,好了,現在我們人也到齊了,大家在這休息一下,我們晚上再好好的召開一個會議,來討論討論後面的路該怎麼走下去。”

“好!”

“嗯,也確實該好好考慮一下了。”

……

將大家安排好之後,單獨跟幾個銀狼的元老以及傑克和古柯法聊了幾句,天賜就直接跑去找長老邁婭了。

“小亡靈,你怎麼又把一羣人類帶到我們這裏了?”看到天賜,沒等他說話,邁婭就率先開口發問道。

桃花朵朵,高冷男神暖暖愛 嘿嘿,你放心,他們都是我的朋友,來這裏只是暫住幾天的。”

“朋友?雖然有些事情我不該多說,不過我還是要提醒你幾句,人類可並不是什麼重視承諾的種族啊,爲了利益,他們隨時都可能出賣你的……”

“呃,這個我知道,長老你儘管放心吧。”人心隔肚皮,關於這個道理,天賜還是十分清楚的。

“你明白就好,到時候別吃虧了還不知道是誰害了你。”深深的看了天賜一眼,將手中的文件放到一邊,邁婭淡淡的問道:“你來找我肯定不會是爲了來看我,說吧,到底爲了什麼事情?”

“呵呵,其實也沒什麼事情的……”

“既然沒什麼事情,那我可要送客了!”不理睬天賜的客套,邁婭直接下了逐客令。

“啊,別,別,我來這裏,主要是想詢問一些你的意見。”看到邁婭又拿起剛剛放下去的文件,天賜趕緊說道。

快穿女配太撩人 ,邁婭輕笑兩下,再次放下了手中的文件。

將艾絲以及銀狼傭兵團的事情簡單的敘述了一遍,天賜十分虛心的問道,“長老,你說,爲了幫艾絲復仇,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把西摩伊斯大陸上的人類國家都得罪了啊,呵,你們也真夠厲害的……”瞅了天賜一眼,邁婭拿起身邊的文件,淡淡的說道:“計劃已經在你心中了,你就不要跑來尋我開心了。”

“啊?我沒有啊……”

“算了,小亡靈,想要精靈族支持的話,你還是去找諾雅吧。雖然現在很多事情還是我在處理,不過在這方面,還是女王說了算的。”


呃……不愧是活了幾千歲的老精靈,自己的小算盤全給她看穿了。

望了望又埋頭審閱文件的邁婭,天賜訕訕的笑了笑,“那,那長老你忙,我就不打擾你了。”

雖然被看穿了,不過,只要你這個長老不反對,那小諾雅可就好解決多了,自己不行,還有雪兒呢……

探出口風的天賜,掩飾着自己內心的喜悅,向長老行了個禮後,就轉身朝外走去。

穢世的歌者

……


跑到剛纔諾雅治療傷員的現場,卻沒有找到她的身影,詢問了幾個精靈後,天賜直接奔向了精靈湖。

到了湖邊,天賜一眼就看到雪兒正坐在那裏跟諾雅小聲的述說着什麼。

“啊,雪兒,你已經回來了?”

這個小丫頭,回來了不去找自己,跑到這裏幹什麼?

“哥哥?”回過頭,望見天賜,雪兒立刻站了起來,“哥哥,你怎麼沒有陪……陪你的那些朋友們?”

“哦,讓他們先休息一下,我過來找……”說着說着,天賜忽然看到了雪兒臉上的淚痕,心裏一驚,他立刻走到了她的面前,“雪兒,怎麼了?誰,是誰欺負你了?”

“沒,沒有,剛纔眼睛裏不小心進了個小沙子……”揉了揉眼睛,雪兒笑着說道。

“別揉,別揉!我看看!”一邊說,天賜一邊上前翻開她的眼皮檢查了起來。

“沒事了,沒事了哥哥,姐姐已經幫我弄出來了。”擺擺手,雪兒笑着退後了一步。

“真的?”看了看諾雅,而後者在望了望雪兒後,乖乖的點了點頭。

“哥哥,你到這裏來幹什麼?”再次揉了揉眼睛,雪兒望着天賜問道。

“哦,我來找諾雅,想跟她商量點事。”

“哦……這樣啊,那,那你跟姐姐商量吧,那邊的屍體還沒有清理好,我再去處理一下。”說完,笑了笑,雪兒就轉身離去。

“妹妹,用不着這麼急吧,等一會,我們一起過去啊!”

“不用了,哥哥,我很快就會回來的。”回頭擺了擺手,雪兒笑着喊道。

“……”

望着妹妹遠去的背影,天賜喃喃的說道:“呃,怎麼覺得雪兒有些不對勁呢?”

“哼!你終於發現了啊!”

“……”

“我好像沒你想象的那麼遲鈍吧……”

“她怎麼了?好像有些心事……”

“哼!”再次哼了一聲,盯着天賜,諾雅沒有說話。

“哎……才分離了幾天,怎麼感覺一下子疏遠了好多?”望着雪兒離去的方向,天賜輕輕的皺起了眉頭。

“哼,想想你都做了些什麼?”

“做了些什麼?我做了些什麼?!”皺着眉頭,天賜不解的盯着諾雅問道:“雪兒她這個樣子,是因爲我的原因?!”

“哼,你的腦子,真是跟死人的一模一樣!”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