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就在姜焱等人火速趕來的時候,魔獸大軍已經兵臨城下。高大的城牆之上,護城炮都不知道打廢了多少門了。

更別說血灑山城的人,更是多到不知凡幾了。

“姜焱大人,巨峯山城即將抵達。”

飛船駕駛員恭敬的聲音響起,姜焱道了聲謝,便看了看其他人。

“做好準備,巨峯山城的大戰,估計已經到了隨時可能城破的地步。所以,全力出手這句話,不用我在提醒了吧。”

“不用,老大你就放心吧!我一定會火力全開!”

“一樣!”

石森石林兄弟,率先表了態。

拉達克則只是淡淡的點點頭,多年小隊配合下來,他只需要一個表情,姜焱就明白他的意思了。

聰明人之間,有的時候並不需要太多的言語。

至於凌洛菲與安娜,她們更是無需多言。不管姜焱走到哪裏,她們都願意跟隨。

“轟——”

“姜焱大人,飛船遭遇飛行魔獸攻擊,飛船無法靠近巨峯山城了。怎麼辦?” “就在這裏把我們放下去吧,你儘快離開,不要被捲進去。”

姜焱冷靜的回了一句,便帶頭走向了艙門方向,等着艙門的開啓。

“轟——”

飛船再次受到飛行魔獸的撞擊,嚇得駕駛員急忙打開了艙門。

姜焱法杖一揮,透明風舟便出現在了門外。


“走!”

第一個跳上了風舟,姜焱又釋放出了斷風。

風舟雖然可以載人,但也不能同時承載那麼多人。

所以,斷風就負責帶上了安娜。石森石林以及拉達克,則全都上了飛舟。


唯有凌洛菲進入了自己的機甲內部,開啓推進器,追在姜焱他們之後,一邊攻擊着接近的飛行魔獸,一邊降落向了巨峯山城城牆。

融合級機甲,雖然還沒有飛行能力,但是做一些簡單的滑行,還是可以做到的。

再加上,姜焱給她施加了三道風系魔法,三重防護之下,足以確保她安然降落了。

“快看,天上有人飛下來了。”

“是趕來支援的援軍,防空炮快支援!”

“防空炮準備完畢……”

城牆之上,負責雷達系統的官員,第一時間彙報了姜焱等人的到來。指揮官當即便調用了城牆之上的防空炮,打算幫助姜焱他們減少魔獸的攻擊。

“萬劍訣!”

天空中的飛行魔獸,也是多不勝煩的。所以,姜焱在給安娜打了一個手勢後,兩人同時釋放了萬劍訣。

“我的天吶,那是什麼?”


“魔法,應該是魔法!看那鮮紅的顏色,應該是火系魔法。”

“可,這是什麼魔法?爲什麼我從來都沒見過……”

“太恐怖了,居然還有這麼大面積的魔法攻擊,難道來的是準王者級的存在!?”

下方城頭之上的防守人員,在看到天空中突兀的出現了,鋪天蓋地的烈焰飛劍時,全都震驚不已,紛紛議論開來。

“這……這種場面……哦!對了,我好像聽說過!那、那是天空學院的強援隊伍到了!”

“哈哈哈,你這麼一說我也想起來,沒錯,就是他們,咱們有救了!”


“快看快看,那些飛行魔獸在他們的手中,簡直就是紙糊的一般……”

很快就有人認出了姜焱那獨樹一幟的魔法,巨峯山城的守衛軍士氣,頓時激昂了起來。

歡呼聲,叫喊聲此起彼伏。有的人甚至都流出了眼淚,大嘆終於看到了希望。

要知道,在姜焱他們趕到之前。這些人以及巨峯山城的皇族們,可是都已經做好了棄城的準備。

要說城中沒有王者級的高手存在,那是不可能的。怎奈,這場戰爭自從有史以來,就不允許王者插手。

倒也不是沒人插過手,只不過那些出手的王者,全都慘死在了獸潮之中。


其後果就是,因爲王者級強者的參與,魔獸王者也被引了出來。

魔獸王者不但幹掉了人類王者,還滅掉了王者所保護的那個國家。使其屍橫遍野,成爲了一片廢土。

“安娜,看好了,新魔法——流星火雨!”

天空之上,在幹掉了那些糾纏而來的飛行魔獸之後,姜焱再次揮動法杖。

天空中灼熱的氣息,便在姜焱魔法的牽引下,快速匯聚成了一顆顆巨大無比的火球,向着地面上密集的獸羣砸了下去。

“好……好壯觀……”

安娜瞪着美眸,露出一副與石林等人相同的震驚表情。

感受着身周那一枚枚的超大火球,所傳來的爆虐氣息,光靠想的,就知道這些‘流星火雨’落下去之後,會是個怎樣的局面。

上面近距離觀看這些流星火雨,就已經將安娜等人震得目瞪口呆了。

下方遠距離看到的,更是讓人感到了頭皮發炸,寒意直冒畫面。

“我滴個乖乖,幸虧來的是咱們的人,這個超大型魔法要是落在咱們的頭上,恐怕咱們就全都完了……”

“讚美天空學院,讚美雪原英雄……”

從巨峯山城仰望天空,那一顆顆巨大的火球隕落而下,帶給人的視覺衝擊,絕對不是普通人所能承受的。

正在城牆下方戰鬥的防衛軍,在得到命令之後,第一時間離開了下方,回到了城牆之上。

“轟——轟轟——”

緊接着,密密麻麻的流星火雨便砸在了地上,使得這片大地都爲之顫抖了起來。

而地面上的那些魔獸,就好像脆弱的小草一般,被夾帶着重壓的超大號爆裂火焰一砸,就成片成片的化成了飛灰。

“轟——轟轟——”

隕落而下的流星火雨,依然在持續着。

因爲受到打擊的範圍比較廣,城牆之外很快就被清理出了一片空白地帶。

在這些地面上,到處都是一個又一個的烈焰大坑。以及被燒焦的魔獸殘屍,和到處飄散的怪異焦糊味。

“哇——太棒了!”

“好啊,得救了,真的得救了!”

城牆之上在安靜了幾分鐘後,猛地爆發出了震天的歡呼聲。

他們這些倖存下來的人,可是已經被魔獸大軍壓着打了很長一段時間了。

心裏不憋屈,那是不可能的。

如今終於看到了希望,以及姜焱等人的強勢到來。發自內心的情緒,徹底爆發了出來。

“哦!大家快看!他們、他們並不是要降落到城牆之上,而是獸羣大軍之中啊!”

終於有人再次將目光看向天空,留意到了姜焱等人的動向。

“不會吧,他們這是要幹什麼?”

“幹什麼?狂妄自大唄!就那麼幾個人,還想一下子幹掉這麼多魔獸嗎?笑話!”

“就是,簡直就是送死!”

人多的地方,最不少的,就是此類羨慕嫉妒恨的傢伙。

自己別去了這麼長時間,看到別人以來就大展神威,心裏自然感覺不平衡。

“你說什麼呢!有本事你也打出這樣的局面來啊!”

“是啊,就知道在背後詆譭別人!滾,趕緊離開這離!”

周圍聽到他們這話的人,頓時怒了。

人家可是千里迢迢,專門跑來支援他們的。而且一來就解掉了一方城牆的危機。

至於其他兩個方向的魔獸,全都在聽到這邊魔獸的慘叫之後,雙目赤紅的調轉方向,瘋狂嚎叫着衝了過來。

“老大,其他方向的魔獸全都聚過來了。”

拉大了的腦袋上,戴着一個古怪的頭盔,正一邊看着下方的動態,一邊彙報着。

“哼哼,來得好!”姜焱冷冷一笑,看了一眼安娜再次說道,“看好這一擊,烈焰震爆彈!”

“什麼!”

安娜愕然,下一刻,她就看到姜焱再次朝着下方的地面一揮法杖,當即便有一顆金黃色的火球,打向了地面。

“這……這麼一顆小火球,能有什麼作爲?”

如同安娜這般想法的人,可是不在少數。

在視覺的衝擊上來說,之前的流星火雨,和現在這麼一顆小小的金色火球一比,根本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不要小瞧這個,它可是一個***。”姜焱的嘴角,勾起了一絲自信的微笑。

幾人聞言,全都將目光盯向了下方。

只見那可金燦燦的小火球,緩緩地落在地面上之時,驟然停了下來。

“怎麼停了?”

凌洛菲剛剛愕然出口,下方就發生了駭人的變化。

那顆金色火球停在那裏片刻周後,周圍剛剛逸散開來的火元素能量,便開始隨着它的轉動,匯聚而來。

不消片刻,金色火球就變成了一顆巨大的金色火球。

緊接着,以金色火球爲中心,震盪開來了一陣強大的威壓。

“捂住耳朵,張開嘴巴。”

姜焱笑着說完,就先自己捂住了嘴巴。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