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去哪?」

「要你管,閑人。」

「滾你,夜流氓。」


再次的異口同聲讓兩人同時噁心到了自己,再次撇過頭不看彼此。

「夜流氓,我警告你。她,我勢在必得。」

「聶閑人,我也警告你。我此生非她不娶,你要是敢用卑鄙手段娶她,我誓死也要跟聶國拼個死魚網破。」

「好,那我們看各自本事。」

「誰怕誰。」

兩人一路誰也不讓誰,連步伐都要比拼,小半步都不肯讓。

最後慢慢的兩人都用上了靈力。「聶閑人,你不要臉,居然使用靈力。」

「夜流氓,你不也如此。」

兩人一路比拼,幾個小時的路程硬是被他們幾分鐘走完了,把後面的人甩的老遠。

歐陽冷巡視完了店鋪,眼看太陽也快下山了,就順勢走到了歐陽府邸。

看著眼前的佔地幾千平米的府邸,假山,小橋流水,庭院,花草。

四處分工明確,看起來清爽,大方。這一切都是按照以前做成的,如果憐心看見應該會很高興吧!

推開門,剛邁腿進去就看見萌萌邁著小短腿像自己跑來。

自然的伸出手把她抱起。「萌萌,今天乖不乖。」

「萌萌很乖的,冷冷姐姐,萌萌肚子餓了。萌萌要吃飯,冷冷姐姐你做飯給我們吃嗎?」

看著她fennen的臉頰,眼神期待的看著自己。拒絕的話語怎麼都說不出口。「好。」

「噢耶,噢耶。有飯吃咯。」

歐陽冷疑惑。「萌萌今天一天都沒吃飯嗎?」

「憐心姐姐說過,外面的飯飯不幹凈,要我們在家裡吃。可哥哥不會煮飯,我們就沒飯飯吃了。」

憐心,你原來影響的不僅僅是我。她不懂,為什麼善良的人總是不長命,難道蒼天是瞎子嗎?

把萌萌放下來,牽著她的手一路走過去。

這房子大了還有一個壞處,要走很久才能走到。兩人走了很久才到主卧室,主卧室旁邊有個小灶房、

為了省麻煩,反正家裡就幾個孩子和自己還有龍曦,就用這個灶房了。

看了一眼灶房,小小几十平米一應俱全。還挺乾淨的,隨便收拾下就好了。「萌萌,你今天想吃什麼?」

萌萌把手塞進嘴裡咬著,腦袋歪歪的做思考狀。「憐心姐姐每次都會給我們煮肉肉還有青菜,還要萌萌不愛吃的紅蘿蔔。」

提及憐心她臉色黯淡了下來。「那冷姐姐今天給你煮火鍋好不好。」

一聽可以吃火鍋,萌萌高興的差點跳起來。「好耶,冷姐姐最好了。」

看著她純真的笑容,她勉強的扯出一個笑容。 蹲下身,摸著她可愛的臉蛋,聲音溫柔。「萌萌去叫哥哥們過來幫冷姐姐洗菜,好嗎?」


「好。」說完她就蹦蹦跳跳跑去找人了。

歐陽冷轉身從廚房取出要的菜,這些菜都是龍曦準備好的。樣式齊全,火鍋放羊肉和小青菜是她的最愛。

用鍋放水再放上排骨燉湯還有枸杞子花椒放在上面頓,把菜拿出來擇。

周三痴站在後面看她熟練的動作,不懂她一個十一歲的女子怎麼會懂這麼多。

那些產業他也去看過,很多都是他這裡從來沒有的稀奇玩意。

無論是從吃到用在到玩,無一不youhuo著大眾。「小丫頭,你就是歐陽冷!」

歐陽冷警惕的轉身,硬朗的臉上五官普通,但是那眼睛卻出奇有神。

看上去五十齣頭,一身在簡單不過的青衫,卻被他穿的那麼英姿颯爽。

兩人相互打量良久,周三痴開口自我介紹。「小丫頭,我是周三痴。」

歐陽冷聽完轉身接著去擇菜,周三痴上前主動幫她擇菜,她也不阻止。

見他許久不理自己,他耐不住了,他本來就是個直來直去的人。「小丫頭,你真的不認識我嗎?我是周三痴,周國的西北大將軍。」

面對她的滔滔不絕,歐陽冷看了他一眼,吐出冰冷的三個字。「我知道。」

「你知道為什麼不理我?」

「為什麼要理你?」

周三痴被這一句話徹底噎住了,對啊!她為什麼要理自己。

不對,自己好歹是前輩,她不理自己是不禮貌的行為。「小丫頭,難道沒人告訴你,你這樣很沒禮貌嗎?見到長輩要打招呼。」

「我父母在我出生那天就死了。」

輕飄飄的話語讓他瞬間噎住了,他怎麼那壺不開提哪壺。「小丫頭,對不起。」

「不用,這樣也挺好。」把擇好的青菜放進小籃子里,在接著去刮土豆皮。

以前聽到她的戰績對她的是濃濃的好奇,一查之後更是好奇的不行。

乾脆遞了提前告老還鄉的奏摺在皇帝的怒吼中偷偷來到了鳳國,一路上的所見所聞更是讓他對眼前的丫頭傾佩不已。

他周三痴這一生只佩服過一個人,那就是軒轅九天。

只是可惜他太狂傲最後讓幾國皇帝震怒害怕,聯合圍剿。他當時還是個孩子,後來一度找機會尋找他後代的下落,得到的都是死了,他就漸漸放棄了。

此刻這個丫頭卻讓自己心疼,為她的強悍心疼。一個如此小年紀的孩子,剛出生就沒了父母,在吃人不吐骨頭的皇宮生存。

一個沒有任何價值的人。是如何的待遇,他再清楚不過了。

「小丫頭,你當我徒弟好不好,我保證會對你好。要不,你當我女兒,我來疼你。我以後所有的產業都歸你。」

歐陽冷發現今天碰見的人怎麼都那麼偏執。「謝謝,你的好意我心領了。」

「我真的會對你好的,我發誓。」深怕他不信,他急忙解釋。

此時萌萌,飛,傲天,冉冉和絕過來了。 幾個孩子一一站在歐陽冷的面前,警惕的看著他。

飛開口。「你是誰,你想幹嘛!」

周三痴看著眼前的孩子,看著五六歲的樣子但是靈力已經達到了靈師的地步,驚為天人。

圍著他打轉轉。「小孩子,你告訴爺爺,你的靈力誰給你的。爺爺給你買糖吃好不好。」

軒轅飛甩也不甩他,甚至還白了他一眼。當自己是小孩子,誰稀罕他的糖。

倒是萌萌一聽見吃的,偷偷的從哥哥的背後鑽了出來。「爺爺,那我告訴你,你可以給我糖吃嗎?」


「好啊!你告訴爺爺,爺爺給你買糖吃。」

萌萌笑嘻嘻不顧哥哥的眼神巴巴的說著。「爺爺,哥哥的靈力是冷姐姐教的。』

周三痴看了一眼安靜擇菜的女子,突然間看見萌萌身上罩著一層黑暗陰冷的東西。

一下子把她拽到了懷裡,軒轅飛急了。「放開她,不然我殺了你。」

「小傢伙,就你還殺不了我,或許以後可以。」他抱著萌萌,仔細反反覆復找一樣東西。

飛恨恨的看著他。「我總有天會殺了你。」

歐陽冷看了他一眼,很久以前她就知道周三痴的大名。

周三痴,並不是說他痴迷於三樣東西,而是他三歲就開始痴迷於武學。

對武學那是如痴如醉瘋狂的地步,他出現在這裡也很正常畢竟在知道了自己這樣的人存在,對於敵國誰能坐的住。

歐陽冷看見他表情狂喜,好像找到了什麼大寶貝一樣。「放開萌萌。」

「小女娃,你知道她是誰嗎?她……你知道嗎?她是個寶貝,大寶貝。」因為激動,他已經語無倫次了。

「我知道她是萌萌就夠了,而且我不需要什麼寶貝。」


「小女娃,我告訴你。她是萬年難遇的受體,只要有了她,你沒有過不了的瓶頸期。可以說你的靈力想到達什麼境界就可以到達什麼境界。」

對於武痴來說,這就是他窮其一生的夢想,到達世界的頂端。

萌萌趁著他不注意,狠狠咬了他一口。

周三痴吃痛放開了手,萌萌趁機跑到哥哥後面。

飛抱著萌萌,眼神憂傷中帶著期待,期待中帶著坎特,萬分的複雜。

萌萌緊緊躲在哥哥的身後,不敢再出來,身體在瑟瑟發抖。

周三痴看著她的眼神幾近瘋狂,只要有了那個孩子,自己就可以達到世界的頂端了。

歐陽冷看著兩人,飛緊緊抱著萌萌,眼中帶著凄楚,敏感,不安,懷疑和坎特。

她一閃身站在兩人面前,直視著比自己高出幾個頭的他。「我警告你,別打她主意。否則,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小女娃,你難道沒聽懂我在說什麼嗎?她是個受體,可以幫助任何屬性的靈力達到任何你想要的境界。」

「我不需要。」她想突破自己很簡單,有那麼多的神獸晶石。

「小女娃,你別太狂傲。你知道越到後面越難突破嗎?我到達靈尊的境界,已經有二十年沒能突破了。」 他是不會放過眼前的這個小女娃,只要有了她,自己二十年的夙願就了了。

二十年沒突破對於嗜武如命的他來說,確實是個殘酷的現實。「如果我幫你突破了,你是不是就能放過她了。」

「小女娃,你別開玩笑了。就憑你怎麼可能?」

歐陽冷不說話,從懷中掏出一顆神獸的晶石。「給,只要你吃掉這個就再也不能打她的主意。」

周三痴看著眼前晶亮通透的靈石,不屑一顧。「小女娃,不就是顆靈石。老夫這二十年來為了突破自己什麼沒幹過。靈石罷了,老夫家不敢誇大,給你當零食吃一年總是有的。」

歐陽冷看準他張開的最,一下子把神石投進他的嘴中。

周三痴只感覺到一顆東西從嘴裡蔓進喉嚨,進入身體。身體有股暖暖的氣流直衝而來,那股感覺強烈而熟悉。

他眼孔睜大,不可置信的看著她,隨即閃身出去。「小女娃,我還會回來的。」

見他走了,飛牽著萌萌來到她的面前,低頭不語。「主子,謝謝你。」

她故意轉移話題。「快來擇菜,準備吃飯。」說完轉身把菜拿出來,一一分工好。準備好火鍋鍋,火鍋鍋是龍傲天在原有的茶樹鍋加量改進的。

用打火石點上火,再把配料放進鍋里。

絕,冉冉和萌萌把菜端去外面。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