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

遠處傳來一聲凄慘的吼叫,聲音的源頭是雨文君。

蘇徹的臉上露出了一個慘淡的笑容,想必夜芷煙應該明白他的心裡,所以這一擊,一定不會讓雲仙老人出什麼意外,他當即沒有繼續管他,而是將目標對準了風清聖。

而此時的風清聖,和蘇徹想的差不多,他眉心之中的印記再次出現了變化時,整個黑色的皮膚上面的灰色紋路越發的清晰了起來,甚至多出好了幾條。

「哈哈……!!」風清聖忽然仰天長嘯了起來,「舒服!舒服!」


天威劍在手,風清聖直奔蘇徹而去,蘇徹立刻反應過來,將右手握拳,無名指放在了脖頸之處,轉身消失在了原地。

風清聖的心境似乎已經崩塌,現在的他就是瞄準了一個目標,幹掉蘇徹。

「人呢!」

大吼了一聲,風清聖竟然私下尋找沒有找到蘇徹的身影,頓時急躁了起來。

「這裡。」蘇徹平淡說話的同時,他出現在了風清聖的上方不遠的位置,這一次的靈移天轉,也在蘇徹的計劃之內。他想要確定一件事情,看來已經成功了。

過分擁擠的靈氣,會讓這個貪得無厭的老人瘋狂的吸取,那麼這些靈氣過度充斥在他體內之後,帶來的反噬是風清聖本人無法想象的。

當然這件事情,蘇徹了解的很,畢竟九合天每一次進化之前,蘇徹都會經歷這樣的一個過程,將體內多餘的靈氣排出體外,不然的話……

風清聖似乎已經失去了理智,他揮舞著天威劍向蘇徹衝擊而來,「你給我死!」

八卦凌風劍法!

這一次看到這個劍法從風清聖手中施展出來的時候,少了幾分精準,但是威力增大了不止一星半點。

蘇徹看的准,當劍氣來到他身旁的時候,他輕巧的躲開,劍氣越來越多,蘇徹想要躲避也越來越費勁,可是他仍然在原地,躲避著對方的劍氣,這樣的做法,讓夜芷煙非常的納悶,但是她又忽然想起了什麼,自己連忙默不作聲的笑了起來。

沒錯,蘇徹就是要積攢身旁的靈氣,當劍氣越來越多的時候,蘇徹仍然在等待一個契機。

風清聖見此劍法根本傷及不到蘇徹身體的時候,他停了下來,這時的他,天威劍豎在了他的面前。

「霸體!開!」

瞬間,他的身上原本淡藍色的光芒,出現了些許的翠綠。

這個顏色蘇徹非常的熟悉,他也明白,霸體第十層要開了,而且開啟霸體第十層所利用的靈氣,是枯藤古樹的靈氣,也就是說,現在風清聖體內已經被靈氣全部的佔據,這正是他等待已久的時機。

就在剎那之間,風清聖的天威劍在空中顫抖了起來。

「霸體……天威劍法第五式……」風清聖說話都開始模糊了起來,可是這絲毫沒有影響這個老人的攻擊。

而蘇徹,右手緩緩的伸了出來,食指和中指並齊,指著風清聖的面容,口中輕聲的說道。

「屠龍指……」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蘇徹的聲音雖然低沉,但是說出的話語,讓周圍的一切似乎瞬間寂靜了下來。

風清聖打出的劍氣在蘇徹說出三個字的同時,消失的無影無蹤,但是可以清晰的看到的是,淡藍色的靈氣被盡數吸取到了蘇徹的面前,緩緩的流入了他滲出的兩個手指中。

剎那間,他的指尖就在靈氣匯聚完成的時候,迸發出了一道威力無比的光芒,這道光芒的目標,直指風清聖。

風清聖心裡非常的複雜,如果要吃下蘇徹這一招,他的實力必定會更加的精進,可是這一招,他曾經見過,在對方還是凝神層的時候,就以這一招打敗了齊雲層的強者,這一次他能接下來嗎?畢竟自己只是靈氣上進入了靈仙的界別,可是實質還沒有成仙,要知道這差別雖然說起來小,但是實則有著天壤之別。

蘇徹沒有給他過多思考的時間,屠龍指的光束直接發射了出來,沒有絲毫的忌憚。

風清聖心裡一緊,他好像已經做出了一個非常艱難的決定,這時,一道光束直衝向他的時候,那強大的威壓感和恐懼感席捲他全身的時候,腳下的地板上出現了動靜。

擋下這一次的攻擊,蘇徹認為對於現在的風清聖來說並不是一件難事,但是對方的舉動讓蘇徹有些訝異,當屠龍指的攻擊打出之後,蘇徹的面容竟然有了一絲的震驚,因為他看到了原本地面以下的枯藤古樹所有的殘根全部出現在了屠龍指的攻擊後方,也就是說,風清聖竟然用剩下的所有枯藤古樹的身體來抵擋了他的這一次攻擊。

這一個舉動,讓蘇徹的心裡疑惑了起來。

若是對方的實力已經達到了他感覺的地步,何須要這樣的防禦蘇徹這一次的進攻?若是這個攻擊給曾經的沒有吸取靈氣的風清聖,那麼肯定是擋不下來的,那麼既然他如此,就只有一個原因,他的體質並沒有改變,也就是說,他只是增多了靈氣本身而已。

這個消息對於蘇徹來說,無疑是一個再好不過的消息了,因為他的計劃,如此一來,成功的幾率大大增多了。

煙霧散去,風清聖的身體直接衝破了殘留的煙霧,沖向了蘇徹,看來他要抓住蘇徹剛剛釋放完大型靈技的這個空隙展開攻擊,蘇徹也早已有所防備,當對方的身體到來的時候,他已經身形一側,轉身逃出了對方的攻擊範圍。

蘇徹心中仔細的盤算了起來,現在夜芷煙的旁觀,讓蘇徹有一點的警覺,既然夜芷煙沒有活動,那就說明他預測的靈氣值已經應該達到了。

就這試試看的態度,蘇徹捏緊了手掌。

就在這時,天空傳出了一道光芒。

日出了……

風清聖扭頭看向天邊,那一抹紅光傳來的時候,他整個似乎都被施展了某種法術一般,狂躁了起來。

蘇徹吞咽了一下口水,現在他並不是擔心風清聖的狂暴之後對自己的無腦狂攻,而是擔心對方的靈氣並沒有達到自己想要的那個值,畢竟現在體內的靈氣,都是留下來激活鬼王印的,再多餘的蘇徹也找不出來了。

可是這個態勢,他擔心碎骨印的威力散發不出,這樣的話,他就要功虧一簣了。

「算了,成敗在此一舉了。」

蘇徹淡然的想到,然後手緊緊的一捏,碎骨印激活!

激活碎骨印的瞬間,風清聖的身體直接在空中停滯了下來。他的身體之中傳出了骨節斷開的啪啪聲。

只見他猙獰的面容上面蒼老的周圍變得更加的濃密了起來,而他望向蘇徹的眼神之中傳出了憤怒,這樣的憤怒,是蘇徹從沒有見到過的,也同時讓蘇徹的心中出現了畏懼。

「這是……」風清聖驚恐的看著自己的身體,現在裡面的翻江倒海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

「老傢伙,你太貪心了,讓你知道鬼王印的威力吧……」蘇徹鎮定的說道,隨後,左手再次用力的一捏,就在這個瞬間,他的身體向下掉落去了,和他想的沒錯,催動最後一印所需要的靈氣,直接可以抽空的他的身體。

但是就在蘇徹激活修羅印的同時,風清聖的表情變得異常的難看,大口大口的鮮血從他的嘴中噴出,這一景象,讓全部的人都驚呆了。

「救掌門!」不知是誰喊了一聲,百千名祁連山弟子就要衝向風清聖。

但是這時,蘇徹的眼中捕捉到了一個風清聖輕微的動作,風清聖的雙手合十,片刻之後他的右手拍打了他腹部的位置,這個位置在齊雲層階層的人都很清楚,這裡是靈體的中心位置,也就是說……

「他要自爆!」蘇徹大驚,按照現在風清聖的實力如果放任他去自爆,整個祁連山將無一生還!

「走!」就在這時,天空之中的那個婦人陰冷的看著下方的夜芷煙,又看了看風清聖的動作,立刻對身旁的少年輕語了一聲,兩人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剎那之間,蘇徹立刻警覺,在空中向下掉落的他大聲喊道:「救雲仙老人!他要自爆!」

很明顯,蘇徹的話對著的是夜芷煙,而夜芷煙根本沒有注意到風清聖要自爆的事情,聽蘇徹這麼一說,下意識的就聽他的話去辦。

夜芷煙向雲仙老人的地方移動的時候,風清聖自爆當中的身體,忽然變了,他的靈體已經處於一種崩潰的狀態,現在的他已經沒有任何的退路,可是就在這時候,他竟然再次拿起了天威劍,而他的目標,正是蘇徹。

蘇徹萬萬沒有想到對方會來這麼一手,現在的他身體之上沒有絲毫的靈氣可以去施展任何靈技躲避,而對方根本不管自己破敗的身體,直接沖向了蘇徹。

「我要為天下蒼生!除你一害!」

這個景象,隨著這句話,頓時砸在了蘇徹的腦海之中,現在的一切,像極了祭天那天天行鑒之中的景象,蘇徹瞬間驚呆了,他根本沒有什麼意識再去面對對方的攻擊,他下意識的拿出了龍鳳棒向上擋去,可是什麼都已經晚了,對方已經沖在了蘇徹的面前,靈體之內的靈氣達到了一個不可控制的頂點,他的骨節和靈元在一寸一寸的爆炸。

即使這一劍沒有要了蘇徹的命,擠壓了那麼多靈氣的靈體爆炸,蘇徹也不可能有任何生還的可能。

冰涼的天威劍刺穿了蘇徹的身體,從他的胸口正中間插了進去,他的嘴角滲出了鮮血的血液。

蘇龍和蘇葉天幾乎是同一時間飛出避水金睛獸的後背,可是他們的反應已經太慢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巨大的爆炸聲傳出,以蘇徹和風清聖為原點的爆炸,瞬間散開,這一刻,沒有任何人可以去阻擋現在的一切。

「不要啊!」蘇龍大聲叫喊出來的同時,避水金睛獸巨大的翅膀在剎那之間將他包裹在了裡面,而與此同時,一股強大的衝擊波打向了避水金睛獸,它的身體順勢飛了出去……

爆炸將這個黎明照亮了,他的威力,可能這個世界上沒有幾個人見過,但是見過這一次爆炸的人,終生難忘。

就在這時,這個黎明,太陽出現的時候,整個九州大陸發出了一次最大規模的地震。

整個祁連山脈瞬間坍塌,隴洲城因為祁連山脈的包圍,全城被岩石砸落,幾乎全城的百姓都在沉睡之中被砸死,死傷無數,屍橫遍野。而祁連山上的弟子們,更是生還無幾,落霞峰上的幾萬弟子只剩下不到百人,倖存的大多都是飛天峰上的低界別弟子。

但是同樣在這一天,無論是誰,從祁連山弟子嘴中聽到的永遠都是一句話。

「蘇家是九州大陸的危害著,蘇徹想要毀滅整個大陸,他是一個真正的惡魔……」


這句話幾乎以光的速度傳播到了九州大陸上的每一寸土地,所有的人都在祭奠風清聖甚至整個祁連山對九州大陸所付出的的一切。

雲仙老人醒來的時候,雨文君在他的身旁,而夜芷煙已經不知去向,他醒來之後聽到的第一句話就是雨文君下跪告訴他,自己要離開的消息。

妃常妖嬈:暴君你走開 ,他只能任由她離開。

而這個世間唯一明白真相的兩個部分,其中的項木寺仍然保持著原狀,沒有任何的變化。而另一邊,逍遙山莊三天之內追了半個九州大陸,終於在百花帝國和繎昌帝國的交界處將原本在火城牢關閉的冷鴻暗殺,之後便銷聲匿跡了。

時間慢慢在流逝,沒有人再見過那個曾經在祁連山脈之上奮鬥著想要保護整個九州大陸的祁連山門主風清聖,他的天威劍被祁連山剩下的一個叫做羅綺的弟子帶走,祁連山被內閣長老再次維修了起來,而羅綺就一直在祁連山為他們鎮守山門。

更沒有人再見過那個想要危害整個九州大陸叫做蘇徹的少年,他的惡性和整個蘇家綁定在了一起,皇室的暗殺組織自行成立了一個聯盟,凡是和蘇家有關係的人,全部都會死於非命。

天再次放晴的時候,已經過了很久的時間……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當夜空再次降臨之後,溫暖的月光灑落在大地之上的時候,當安靜的夜晚慢慢開始的時候,九州大陸之上出現了一派寧靜的模樣。

古晉城現在已經是一座可以和百花城相媲美的城市了,它的建築和百姓都已經煥然一新,他們所能夠創造出來的財富連現在的雲皇都親口誇獎不已。而且它帶動周圍的幾個村落和縣城都將生活過的越來越好,貿易往來連同武學都已經發展成為了一個鼎盛的存在。並且這裡還有一個更加令人刮目相看的地方,就是在這個唯一的大城邦,龍谷州的州府是沒有皇室的分舵的,這也就是說,它現在相當於一個不受皇室直接插手管制的地方,那麼這個地方的管制者是誰呢?


是一個叫做逍遙山莊的地方。

逍遙山莊坐落在古晉城旁邊的一個名為百歲山山脈之中,它的具體位置普通黎明百姓是不知道的,但是他們都見過一個家族的人在指揮逍遙山莊,這個家族就是雲家,傳說雲家是雲皇的子嗣後代,但是現如今沒有人去承認也沒有人去否認,畢竟皇室想要拉攏,所以既然有人如此傳言,倒也是將兩方實力拉到一起的一個契機,皇上當然沒有去拒絕這樣的傳言。

逍遙山莊現在的威名可謂是盛名當起,有人說他們在龍谷州已經可以代替皇室了,有人說,他們為蒼山百姓做出的事情已經可以蓋過祁連山了,如果你在茶餘飯後聽到這樣的談資,那麼你不必驚訝,因為現在的祁連山已經不同與往日了。

現在的祁連山,在一年前失去了風清聖這樣的掌門人,後來因為門主之位引起了落霞峰幾個長老的爭奪,最有機會競爭掌門之位的長老有四人,其中兩個長老不明不白的死了,剩下的是五長老和內閣長老,五長老不知因為什麼原因離開了祁連山,轉投到逍遙山莊門下,所以內閣長老也就順理成章的成為了祁連山的門主,但是他這個門主當著沒有任何的意義,因為天威劍現在在羅綺的手中,而她的實力也因為天威劍也提升到了上階凝神層的地步,成為了整個九州大陸上面年輕一輩實力最高的人。

放眼望去,現在整個九州大陸上面可以說再次成為了三個勢力和諧共處的局面,逍遙山莊、祁連山和皇室。

而皇室和祁連山在漸漸的衰敗,但是皇室仍然有一國之主的權利在手,所以衰敗的過程還沒有凸顯出來,而祁連山現在門內的弟子雖然還是人數眾多,但是少了當年的雲血金劍和斷魂天劍兩大弟子的祁連山,現在已經失去了讓人勇往直前的動力了,雖然還有羅綺這個大人物在坐鎮祁連山,但是她的真面目很少有人看得到,所以實質性的鼓舞人物已經消失不見,這對於一些後進弟子的修鍊來說,成為了一個不小的阻礙。

而逍遙山莊作為一個新起的勢力來說,他的出現無疑使大陸上的人們有著一種想要窺視的感覺,畢竟它的實力和它的神秘對於整個大陸上的人來說,都是一種極其奢望的一件事情,自從這個勢力興起之後,沒有一個人進入過其中,它就如同一個虛無縹緲的地方一般,但是其中的人,實力太過強橫,他們的高層之中所有人都批帶著一種特殊的披風,將整個人包裹在其中,並且還可以在一定的時間內掩蓋自己的靈氣波動,相傳這個披風是半年前入住逍遙山莊的賀家專門製作的。

有一些疑心比較重的人曾經跟蹤過這些人,可是他們有些是有去無回,有些根本就看不到逍遙山莊的人是如何從他們面前消失的。

所以,這個神秘的勢力,就這樣一直保存著他們的所有一切的一切。

今天古晉城迎來了他們的盛會,這一天被定為他們的龍谷州州節,這個習俗是從今天才開始的,沒有人知道是為什麼,但是看到逍遙山莊為整個古晉城做出的裝飾,再加上平日里對這裡百姓們的照顧和引導,這讓這裡的百姓對待今天的日子就像過年一般,而且這裡的主導權利本來就在逍遙山莊手上,他們說什麼當然就是什麼了,好在人民也都迎合著。

一條蜿蜒的河流穿過了整個古晉城,夜晚到來之後,古晉城如同白天一般,燈火滿地,小船一排一排的流淌過這條河流,河流的旁邊站滿了人群,集市也開了起來,這裡的夜晚,十分的熱鬧。

「看看看,快來這邊。」這時,一個少女在擁擠的人群之中拉著一個少年的手掌,快速的跑著。

「小心點,你看你這個淘氣樣。」少年親昵的看著少女,任由她將自己的身體拉向一個地方。

這個地方被一大群人圍了起來,當兩個人來到這裡的時候,兩個人都震驚了,尤其是少女的神情,瞬間獃滯了下來。

被人群層層包圍著的,正是一個九州大陸上面非常流行的遊戲,彩龍戲珠,可是現在擺在兩人面前的時候,他們的表情都已經獃滯了下來。

「我們走吧……」少女拉著少年的手就要離開,可是少年卻站在原地沒有動,他的目光雖然有些閃動,但是還是非常堅定的看著少女。

「怎……怎麼了?」少女神情落寞的看著少年,怯生生的問道。


少年忽然露出了一個溫暖的微笑,「上次他們沒有玩完,而我們也只是看著,這次,我要給你才一個光珠。」

少女看著少年的面容,忽然也隨著少年溫暖的微笑,咧開了嘴,這時的她,輕輕地踮起了自己的腳尖,將柔軟的紅唇貼在了少年的嘴唇上。

少年也是一驚,隨後淡淡的笑了笑,「都老夫老妻了,還嚇我。」

少女沒有接他的話,而是問道:「你說,師父他會死嗎?」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