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

難道真像玄夜所說的那樣,她真的不再是一隻狐狸了嗎?

敢問這世上哪只狐狸感情會複雜如斯?哪只狐狸會因為一些瑣事痛哭流涕?

冥希不知道,只知道肆意的哭著,發泄著此刻內心的不甘。

「我不知道我這麼做明夕會不會恨我違背她的意願……但是我知道,明夕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好好的活著,可是在我看來,你過得不好!你每日都飽受壓抑,飽受痛苦,你得不到你最渴望的自由,你的人生在一點點荒廢!」

冥希越說越覺得心痛,越說超越覺得嘶啞,「我知道,明夕想要你好好活著,但明夕若是活著……她絕不希望看到這樣的你!我也不希望看到每日活在痛苦中的你,一直坐在懸崖邊遙望著外面的世界卻不能真正獲得自由的你!」

拓拔謙見冥希越說聲音越沙啞,也著實心痛,並且是絲絲的抽痛。

冥希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她的原主。

冥希從未見過哪個魂穿過來的人會和身體的原主產生如此強烈的感情……

……而冥希自己卻嘗到了,若是把她放到21世紀穿越文學中,她絕對是少有的存在!

但是……她終究只是一隻狐狸……她終究不知道如何解決這種事!

「我只是一隻狐狸罷了,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會穿越……我為什麼會重生……我為什麼會經歷這些?為什麼會走到今天?我不知道……你們都說每個人都有苦衷,沒人願意聽其他人訴苦,可是……我作為一隻陰差陽錯穿越的狐狸……我的苦衷你們懂嗎?我所承擔的責任與負擔你們懂嗎?」

說到這裡,冥希的話終究是止住了。


冥希再也說不出什麼,所有的話語……都被淚水所吞噬!

而拓拔謙見到這樣的冥希,心裡也是陣陣抽痛著。

片刻后,拓拔謙上前一步,突然間,緊緊擁抱住了冥希。

冥希突然感到一股莫名的溫暖,頓時怔住!

冥希剛想說些什麼,便聽拓拔謙淡淡的道:「……這些日子,辛苦你了。」

好暖……


突然間,冥希竟覺得他的身體……真的好暖!

「小狐狸,能做到這一切,你受了不少苦頭吧?」拓拔謙緊緊的擁抱著冥希的身體,輕輕的撫摸著冥希的長發。

「我……」冥希剛要說什麼,便被拓拔謙接下來的話打斷。

「謝謝你,小狐狸……謝謝你為我和夕兒所做的一切……」

拓拔謙的這些話都是發自內心的,其實冥希所受的苦,他都能理解得到。

而冥希此時此刻就這般宣洩著委屈,如同一個受傷的孩子一樣。

這樣的冥希,讓拓拔謙也著實心痛!

「吶,小狐狸……你已經做得夠多了,剩下的,就交給我吧……」


「交給你?」冥希猛的抬頭,不解拓拔謙的話。

拓拔謙解釋道:「對!相信我……我會替夕兒討回一個公道的!我也會替孩子討回一個公道的!」 為夕兒討一個說法?為孩子討一個說法?

冥希頓時感到不安,緊張的抬起頭問道:「你要怎麼做?莫非……你真的要反?!」

拓拔謙一聽這話,神情也頓時緊繃:「你怎麼知道?」

「明夕曾對我有所囑託,讓我不要調查關於孩子父親的事……她的意思是說,我一旦調查,那麼……這裡的安定日子必然會走向終結!」冥希說著深深嘆了口氣,「可是……自從我遇見你,得知你的情況后,我總有種不詳的預感……總覺得這樣的日子若是繼續下去,那麼你和你父王之間的矛盾總有一天會激化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可即便老頭子知道小爺很看不爽他,他也一直覺得小爺沒有造反的膽子對吧?他也一直覺得小爺沒有造反的實力對吧?」

拓拔謙反問道,幾乎把冥希接下來要說的話都說了出來。

「謝謝你,小狐狸……剩下的事,你就不要管了,如果夕兒能看到這一切,想必她絕不會怪你!因為……夕兒她最清楚,這樣的日子,我是不可能獲得安定的,哪怕最終的結局是為自由而死,也沒什麼好惋惜的!」

說著,拓拔謙便再次緊擁住冥希。

當拓拔謙緊擁冥希的時候,不知怎麼,他還是能隱隱約約的感覺到夕兒的存在……

彷彿夕兒……從未離開過一般……

但片刻后,拓拔謙還是鬆開了冥希的身體……

直到拓拔謙離開后,冥希才走出這個房屋。

不知怎麼,還是一臉的落寞與苦惱。

冥希坐在屋外的石階上,深深嘆了口氣。

如果是明夕的話……此時此刻……她又會怎麼做呢?

她真的會讓拓拔謙為了自由,引發一場暴亂與爭鬥嗎?

明夕……告訴我……告訴我究竟該怎麼辦……

冥希正想著,突然,身後的一陣腳步聲打斷了冥希的思緒。

冥希一怔,猛的抬頭。

竟見小瞳端著一盤燒雞站在自己面前!

「哎?呆萌兒子,你這是……」

突然間小瞳這般舉動,冥希著實愣住!

「娘親好長時間沒有吃東西了吧?這是小瞳剛才給娘親燒的燒雞喔。」

小瞳說著把盤子遞給冥希,冥希接過後,著實驚愣。

「小瞳知道娘親最愛吃燒雞了,每次見到燒雞都會高興得像中邪了似的,所以小瞳見娘親一直在哭,心情很不好的樣子,就去廚房給娘親燒了只雞,要是娘親覺得不夠的話,小瞳還可以再去拿點酒,娘親不是最喜歡燒雞和美酒了嘛……」

聽小瞳這麼說著,冥希的心底泛起了一絲不安,將燒雞放在一旁,心驚膽戰的問:「……剛才的那些話,你……你都聽見了?」

小瞳點點頭。

冥希頓時間感到神情緊繃,頓時間……有種天崩地裂的感覺!


他……他知道了?

他知道自己的母親其實已經死了,而現在的她……只是個替代品!

冥希突然覺得無地自容,突然覺得,自己沒有勇氣再解釋什麼。

眼下的情況,讓冥希再一次陷入了慌亂。

「其實,小瞳早就知道了……娘親早就不再是以前的娘親了……小瞳又不傻,小瞳早就察覺出來了!」 「……呆萌兒子?」

聽小瞳這麼說著,冥希越發的心酸。

這孩子……早就知道她不是自己的娘親了?

「其實在娘親落水被救上來之後,小瞳就知道……娘親變了!娘親以前從不談及任何男人的,而被救回來之後,娘親卻不停的喚著一個陌生男人的名字。」

「曾經娘親很少吃肉,但那次醒來后,就嚷嚷著要吃燒雞。」

「曾經娘親多次教導小瞳不要偷盜撒謊,但自從那次醒來后,就讓小瞳坑蒙拐騙給娘親弄燒雞。」

「曾經的娘親不貪財,但那次醒來之後,便變得愛財如命……」

「所以小瞳隱隱猜到,也許那次落水之後,曾經的娘親就已經死了!」

小瞳說到這裡后,便再說不下去了。

他也不需要再過多舉例了。


或許……冥希也不想聽他再舉例子了!

就這樣聽著小瞳的話,冥希的心底陣陣抽痛著,這孩子還這麼小,便已懂得了這麼多!便已隱忍了這麼多!便已承受了這麼多!

冥希想著想著,便又泣不成聲。

而小瞳咬咬唇,走近冥希,用小手輕輕拭去了冥希眼角的淚痕。

而這一刻,冥希竟突然怔住!

彷彿被小瞳此刻的舉動驚得不輕!

「不要再哭了喔,白痴娘親……」小瞳輕輕拭去了冥希眼角的淚痕,隨即無奈的道,「其實如果不是今天娘親承認,這些話,小瞳不想說出來的,小瞳不想揭穿娘親辛苦隱瞞的秘密,因為小瞳知道,不管娘親變成了什麼樣,娘親永遠都是疼愛小瞳的娘親,而小瞳……也永遠都是娘親的乖兒子小瞳。」

「……」

冥希永遠無法形容,這一刻她的心情是怎樣的!

她只知道,當見到小瞳得知真相后仍舊對她微笑著,仍然說要做娘親的乖兒子的時候……

她的心情極其的複雜,這是一種從未有過的複雜!

複雜得難以言喻!

這一刻,冥希本想止住眼淚,卻不料越想止住,便越停不下來……

見冥希越哭越厲害,小瞳倒真有些不滿了。

「白痴娘親不準再哭了,再哭的話小瞳就再也不理娘親了!」小瞳嘟嘟小嘴,氣呼呼的道,隨即端起盤子,「還有喔,白痴娘親你很久都沒吃飯了,現在把燒雞吃掉!小瞳知道娘親吃燒雞的時候是最開心的,所以……小瞳要見到娘親最開心的樣子!」

聽罷,冥希終究狠狠點了點頭,不哭了。

再哭下去……估計她都分不清到底誰是家長誰是孩子了!

冥希終於止住哭聲,揚起嘴角笑了出來。

「嗯!好啦好啦乖兒子,娘親不哭了!來,咱們來吃燒雞!」

「嗯!好噠!吃燒雞=w=!」

……

而另一邊,拓拔謙終於下定決心,去找玄夜。

儘管玄夜說的時辰還沒到,但拓拔謙卻再也等不及了!

這件事,不能再拖了!

他所受的壓迫,也該適可而止了!

拓拔謙此刻面頰上所剩的……唯有恨意!

拓拔謙一路狂奔,來到結界外。

沒有再多的猶豫,徑直來到上次銀狼被擊傷的樹林處。

果然,一條巨蟒正棲息在古樹的樹榦上。

……他果然在這裡!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