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勞迪婭忍不住皺眉,這個搭檔也確實太菜了,你能指望一個有意遮去本來面目的****老實摘下面具以便日後通緝他麼?不過奇怪的是他的態度安然淡定,似乎沒有一點敵意。

遊子巖搖頭道:“沒這個必要,但是我的身份對你們來說也不是什麼祕密,我可以提醒你,我們的確見過一面,在紐約。”

維蘭特恍然,激動地怪叫道:“是你……。”

他忽然深深彎下腰去,向遊子巖恭恭敬敬地鞠了一個躬:“謝謝你。”

遊子巖坦然受了他這一禮,淡然道:“其實你謝的應該是那位老人,是他無私的犧牲,才延續了你的生命。”

“老頭……。”維蘭特黯然無語。

“沒什麼可難過的。”遊子巖的話輕得象夜風拂過:“你現在過得很好,他會爲此而欣慰,所以,你不必難過。”

一直旁聽的克勞迪婭走上前來,仔細打量了一下游子巖,皺着眉,以略帶沙啞的動聽聲音道:“我知道你是誰了,美國中央情報局及國際反恐組織都有你非常詳細的檔案。” 克勞迪婭晶瑩剔透如琥珀般的褐色美眸中射出銳利的光芒,直刺遊子巖:“遊子巖先生,如果你無法解釋你今天的行爲,那麼我現在可以將你重新納入高度危險人物之列,並立即予以武力拘捕。”

“我不需要解釋什麼。”遊子巖一雙黑眸在星輝下閃着冷冷的幽光,漠然道:“如果兩位有興趣,可以跟我來。”

克勞迪婭微有遲疑,維蘭特已經毫不猶豫地點點頭道:“好。”

遊子巖微微點頭,提起地上的**發射裝置,又隨手從邊上的一個大袋中拎出一枚戰斧式**填充進去,舉步當先而行。

克勞迪婭與維蘭特面色頓時一變,齊聲喝叫道:“你要幹什麼?”

遊子巖頭也不回地道:“如果我想把它發射出去,你們絕對阻止不了,不過,你們可以放心,不到一定時候我不會發射。”

克勞迪婭臉色瞬息數變,在他的背後緩緩揚起右手來,數道肉眼難察的透明繭絲自她纖長的手指前端詭異地射出,源源不斷,似能無限延展,蠕蠕顫動,在昏暗的林間無聲無息蛇行蜿遊而去。

遊子巖似無所覺,卻有意無意地稍稍調整了前行步伐的節奏與頻率。

維蘭特急忙衝着克勞迪婭搖頭,拼命大打眼色,經過一番還不是怎麼默契的眼神交流,後者纖指輕顫,繭線倏然縮回消失在她指間,兩人暫時達成共識,保持警惕緊緊跟上。

聖戰軍大首領喬森納乘坐的那架小型噴氣式飛機此際已然疾速飛越遼闊無垠的太平洋洋麪,掠入內陸天空,飛雲掣電,似魔王撒旦從虛空中擲出的一支龐然巨矛,洶洶射破昏昏茫茫的夜空,望被一層妖幻橘紅光暈籠罩的洛杉磯殺氣騰騰撲至。

莊園裏到處激烈燃燒着的火苗,獵獵作響,仿若是一羣猙獰魔鬼在舉火狂舞,肆意嘲笑。老帕特里克無聲地嘆息着,曾幾何時,自己的怒火也是這樣熊熊燃燒着令所有敵人膽寒,但如今卻被一個未曾謀面的對手逼得束手無策,他再一次感嘆自己老了。

“我看到他了。”傑克遜突然叫道。在紅外線瞄鏡中,他終於發現了敵人的蹤影,一顆子彈呼嘯出膛,攜同他鬱結的怒火,高速旋轉着疾射而去。

槍,是最新型的***M99狙擊步槍,淨重達十二點五公斤,裝有RIS導軌定位瞄準器。

口徑,是遠超基本標準十二點七毫米,直至十八毫米的超大口徑。

子彈,是重量超過一百克的錳鋼***,輕型裝甲在它面前跟一層皮革的區別不大。

射擊初速,爲九百米每秒,意即眨眨眼的工夫,就可以擊中一公里外的目標。

列舉這些數字,只是說明這一槍的恐怖。哪怕是任一個再強橫無比的基因覺悟者,只要被直接命中要害,也絕對不可能倖存於世。

不過,傑克遜瞄準的並不是頭部和心臟這兩個一擊便可斃命的部位,他射擊的地方是胸腔,他對這一槍的要求只是擊傷而非是擊斃敵人。一個擁有動物本能的強大覺悟者,在危險逼近時,體內的神經系統自然而然會作出超感官的靈敏反應,因此通常能夠避開對要害部位的致命一擊,而偏離目標進行阻擊還說不定能取得意想不到的成果。

但是無論傑克遜是怎麼想的,這一槍都落空了,便如泥沉大海,點瀾不驚地消失在空氣中。

事實上,在他扣動扳掣的那一刻,目標物的身影就在這顆子彈的射擊軌跡上消失了,再出現時,目標物變成了三個。

傑克遜沒有再開第二槍,因爲那三個人重新現出身形的地方已經是在莊園中,其中一個明顯是猛禽屬性覺悟者的英俊青年大聲表露了身份:“我們是洛杉磯超人特攻隊,立即停止攻擊,否則將你們通通當作****論處,格殺勿論。”

白癡,這是傑克遜對維蘭特得出的第一個評價。自己真要是****早就對準這個牛氣烘烘的傢伙一梭子掃了過去,只不過,帕特里克家族只是一個地方幫派,不管怎麼說,只要以後還想在洛杉磯這塊地盤上生存下去,跟官方正面作對都是愚不可及的行爲,所以他只得理智地按下這個衝動。

“很熱鬧啊。”維蘭特又大驚小怪地叫起來:“你們在搞大型燒烤晚會麼?嘖嘖,有錢人就是不一樣,出手不凡,弄個燒烤就可以把自己的房子給點了,真是了不起,看來我趕上了一場好戲。”

帕特里克家族的人都死盯住提着**發射裝置的那個鬼麪人,沒人搭理他的風言風語。

“是你?”老帕特里克從掩體後站出來,眼神兇狠得似乎要將遊子巖活活吞進肚裏。

遊子巖輕描淡寫地點點頭。

“殺手先生,你也是超人特攻隊的成員?”老帕特里克再問。

遊子巖微一搖頭。


“那麼。”老帕特里克這才面向維蘭特,尖銳地道:“就是超人特攻隊變更爲恐怖組織了。”

維蘭特眨着眼道:“您在說什麼?我不明白您的意思,能不能請您說得淺顯一點?或者是直接一點?”

老帕特里克氣得想咆哮起來,極盡努力才使得自己沒有發作,厲聲道:“尊敬的長官閣下,您身邊這個殺手,這個****,他兇狂地襲擊了我們,完全毀了我的家,而您,卻在一旁袖手旁觀,對此,您難道覺得不應該作出一些什麼解釋嗎?”

“呃。”維蘭特搔搔頭道:“您就是洛杉磯大名鼎鼎的帕特里克先生是吧?失敬失敬。帕特里克先生,您可能有所誤解,實際上,這位您稱之爲殺手和****的先生已經在我們的控制之中。”

“您說什麼?”老帕特里克氣極反笑:“長官閣下,您是想告訴我,這個還用**對準我們的****已經被您控制了麼?”

“事實正是如此。”維蘭特理所當然地點點頭,轉又正色道:“帕特里克先生,請原諒我的冒昧,您必須更正對這位先生的稱呼,在事情未調查清楚和犯罪罪名未成立之前,您不能口口聲聲毫無根據地指認他爲殺手或是****,他也許會因此控告您誹謗他人……哦,您不必爲這點小事感激我,我有這個義務提醒您注意這一點,呃……帕特里克先生,您的氣色不大好,是不是需要休息?啊,我知道了,您一定是剛纔吃多了燒烤身體不舒服?嗯,燒烤食物含有的強致癌物質過多,很不利於人體健康……。”

帕特里克家族的成員和幫衆們都聽得面面相覷,目瞪口呆。

這個白癡傢伙絕對是超人特攻隊中的敗類,傑克遜得出了第二個評價。

遊子巖冰冰冷冷的黑眸中微微露出些許笑意,這隻大笨鳥個性還真是憎惡分明,僅聽了一面之辭就絲毫不顧及身份,旗幟鮮明地站到自己一方陣營上,還不枉當初順手救了他。

“維蘭特。”克勞迪婭實在是聽不下去了,喝阻住滔滔不絕的維蘭特,正容對氣得已經有些發抖的老帕特里克道:“抱歉,帕特里克先生,我是超人特攻隊的克勞迪婭,容許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同僚維蘭特,這位先生,嗯,請原諒,我不是很方便透露他的具體身份,只能告訴您,他跟超人特攻隊有某些聯繫,您可以稱他爲遊先生。”

看着聞言後臉色陰陽不定的老帕特里克,克勞迪婭其實心中也十分惱火,但是這個時候她不得不跟已經明確表露了風向的維蘭特保持一個立場,並且還要把這個場圓下去,瞪了一眼面露詭笑的維蘭特,繼續道:“帕特里克先生,我能肯定您遭到了暴力襲擊,我也能體會您現在的心情,不過,您爲什麼會受到攻擊呢?我想詳細瞭解一下其中的內情,請您能夠誠實地配合調查,以便我們能夠公正地處理這件事情,您有什麼意見嗎?首先請您回答我一個問題,遊先生有確鑿證據證明他一位遭人綁架後失蹤的朋友現在在您的府上,您能告訴我是怎麼回事嗎?”

老帕特里克的臉色立即陰鬱下來,很明顯的,這兩個超人特攻隊成員在袒護那個毀去自己家宅的殺手,但是他根本無法表示抗議。對擁有各種敏銳感官異能的基因覺悟者來說,這個莊園即使再大上幾倍,要找出幾個大活人來亦是易如反掌,而這個時候再想祕密地處理掉韓浩等人已經是時不我與了。


該怎麼辦?老帕特里克腦中迅速轉動着念頭。

“帕特里克先生。”遊子巖適時道:“如果你不反對,我仍然願意跟你談談,如果你說不,那麼。”他的聲音陡轉森寒:“帕特里克家族將永無寧日。” 從來就無人敢如此狂妄地挑釁過帕特里克家族,而且這一次還是當面**裸的恐嚇威脅,老帕特里克終於抓狂,咆哮道:“該死的,你知不知道?只要我現在一聲令下,立即可以把你踩成一灘肉泥。”

遊子巖擡眼環視莊園中起碼超過一百名滿面激憤,狠狠獰視着自己的精悍大漢,點頭冷漠地道:“不錯,你可以辦得到,但前提是首先得把我踏在腳下,不過,帕特里克先生,你見過一百頭綿羊踩死過一頭獅子麼?”

他的眼光在傑克遜、小帕特里克、辛克勒及幾名氣勢兇悍的大漢身上略停了一停,續道:“嗯,我可能說錯了一點,你們不全是綿羊,其中還有幾匹狼,但是可惜的是,他們的爪牙並不是怎麼鋒利,任何一頭強大的猛獸都不會畏懼幾匹軟弱無力的狼崽子。”

“大言不慚的可惡傢伙。”傑克遜忍不住跳出來,怒吼道:“我可不是隻會在暗中偷襲的卑鄙混蛋,如果你還有一點身爲強者的覺悟,就接受我光明正大的挑戰,你敢應戰嗎?”

遊子巖面上的鬼面怪異地扭曲起來:“強者?我從來就沒有認爲自己是一個強者,我只是一個退役的殺手而已。光明正大?可笑,一個黑手黨家族的人竟自稱光明正大,你們綁架我的朋友是光明正大麼?剛剛向我放冷槍是光明正大麼?那麼,如果我說現在是白天,應該也沒有人會反對了?是麼?”

“我不反對。”維蘭特無視克勞迪婭的眼神,立刻舉手嘎嘎地怪笑。

傑克遜愕然,黝黑的面龐在火光中浮現出一片暗赤,張着嘴吭吭哧哧,難堪得無言以對,興師問罪的洶洶氣勢全無。

“既然你對自己很有自信,好,我可以免費爲你上一課,來吧。”遊子巖的語氣又陡然轉冷,傲然踏出一步,高速提運體內源力,一股凜冽森寒的煞氣遽然間噴礴而出,若一陣疾風急掠而過,周邊獵獵燃燒的激烈火焰都爲之一抑。

清瑩的皎潔星光與不停跳躍的血色火光交相投印在漆黑的猙獰鬼面上,森凜、冷酷與熾烈、狂暴矛盾而和諧地結合在一起,此際的遊子巖,便如一座隨時有可能噴發滾滾熔漿的冰雪火山,巋然峙立,每個人都能清晰地感受到一股無影無形、卻沛然悍厲得不可抵禦的巨大壓力籠罩在整個場中,不禁盡皆變色。

迎面直衝的傑克遜更是臉色大變,他自認勇猛過人,卻也無法凝聚出如此浩大強橫的迫人氣勢,心裏明白上前動手多半隻是徒取其辱,一時騎虎難下進退失據。

什麼叫威風?這才叫威風。

看着遊子巖單憑威凜的氣勢就震懾住全部帕特里克家族的人,維蘭特一臉的羨慕,暗自臆想,自己若是也有如此威猛的話,泡妞的時候只需擺出一個架勢,稍稍散發一點這樣的‘王者之氣’,那些靚女美嬌娘們還不得搶着喊着往自己身上撲?

老帕特里克面色鐵青,這個殺手展現出來的實力出乎他的意料,憑自己現有的人手雖然已經足以殲滅這個兇狂到極點的傢伙,卻沒有把握就一定能阻止他全力突出重圍。而且,就算自己孤注一擲下令圍攻,邊上兩個超人特攻隊的成員也會參與進來百般阻撓,將其當場格殺的可能性更低,一旦被這個行事肆無忌憚的傢伙脫逸而去,以後必定會更瘋狂地進行報復,帕特里克家族勢必得日日惶惶枕戈以待,從此之後的確會永無寧日。

“這位遊先生。”看到老子的臉越來越青,小帕特里克這時咳嗽了一聲,走上前很有誠意地道:“對您談一談的提議,我深表贊同,我也認爲我們之間的問題只是緣於一個小誤會而已,完全用不着以暴力的方式來解決……。”

其實誰都可以看出來,遊子巖氣勢雖然凜烈,卻無殺機,並無心現在就與帕特里克家族拼個你死我活,只是在展示自己的強硬態度逼迫帕特里克家族服軟罷了,當然,誰也不能肯定他被拒絕後就不會真的翻臉痛下殺手。作爲威名在外的家長,老帕特里克是拉不下這個面子示弱服輸,這個丟臉的擔子自然就要由小的出面擔綱了。

遊子巖收斂起外放的源力,擺手打斷他,無所謂地說:“題外話就不用多說了,把人都放了我就當作什麼也沒發生過。”

把人都放了?老帕特里克的臉色頓即又變了顏色,悶哼道:“我記得這並不是你之前的要求,不可能,你只能帶走你的朋友。”

遊子巖不說話,只是側頭掃了維蘭特一眼。不僅是因爲敬佩韓天望爲了華人社團的利益甘願犧牲親生兒子的高風亮節,他自己身爲一個華人,也應該稍盡一份義務將韓浩救出來。

維蘭特會意地高聲嚷起來:“帕特里克先生,我聽到了什麼?你是在承認自己綁架囚禁他人麼?”

見鬼,老帕特里克滿是皺紋的臉頓時難看得象是有人狠狠在他臉上抽了幾個大嘴巴。

小帕特里克亦幹瞪着眼無話可說,該死,老頭子真是老糊塗了,怎麼就忽略兩個超人特攻隊成員所代表的身份,直接承認自己犯下了非法的勾當?

氣氛一時古怪起來。

這下可不大對勁了,帕特里克家族所屬都犯起了嘀咕,一個說不好就得與超人特攻隊正面衝突,除了純粹的****外,從來就沒有哪個黑道幫派敢這麼幹過,看來今天帕特里克家族要開創先河了。

最終還是克勞迪婭出面打圓場道:“好了,帕特里克先生,我並沒有聽到什麼,不過,在警方趕到之前,請您快點作出決定,否則,有很多事情都可能無法得到妥善的解決。”

基於追究下去之後,遊子巖使用重武器攻擊他人私邸的嚴重暴行也必須得緝捕治罪,而對他感激在心的維蘭特勢必不會同意這麼做,克勞迪婭唯有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揭過這件事,讓雙方私下和解。這個世界,在很多時候,很多事情上,黑與白都不是絕對分明的。

老帕特里克面上的皺紋忽然間又多出了幾條,萬般無奈地扁扁嘴說:“辛克勒,把客人們都請出來。”

經此一來,帕特里克家族不僅要面對負棄盟友越南幫的種種後果,而且在其家族在洛杉磯的名譽和威望也必然大跌,實在是賠了夫人又折兵,遊子巖也算是無意間爲華人社團助了一臂之力。

站在一個角落裏望着韓浩從一處房子中安然無恙走出,遊子巖發現他身後的三個女孩子中除了東方曼之外,另外兩個竟然亦是跟自己算得上半個朋友的顏絲衣與姬絲,心中不由微感訝異。

“哇,都是美女。”維蘭特探出腦袋,極盡目力瞻望着,衷心傾羨道:“樣貌身材都一級棒,巖,你這次可是典型的英雄救美,嘖嘖,說不定三位美女都會因此對你以身相許,你的朋友是哪位?你怎麼不過去見她?”

遊子巖微微搖頭,他來營救東方曼只是不想聽任自己曾經的女人身陷危難,根本不存有一絲重續舊歡的意念,至此他已經可以安心離去了。

“遊先生。”克勞迪婭轉動着心思,蹙眉道:“你這一次的行爲太過火了,我們很難向有關方面作出解釋。”

遊子巖不在意地說:“我看不出你們有什麼解釋的必要,爲這件事頭疼的應該是帕特里克家族的人罷?”

“是啊。”維蘭特嘻皮笑臉道:“我們根本就沒來過這裏,需要向誰作解釋?”

克勞迪婭氣惱地向他瞪了一眼,不得已直接說道:“遊先生,作爲一個能對社會造成極大危害的危險因素,我們不能再這樣放任你自由行動。”

“那你們想怎麼處置我?”遊子巖淡然道。

“我有一個設想。”克勞迪婭盯着他道:“我希望你加入超人特攻隊,否則從現在開始,我們必須將你置於安全部門的監管之下。”

見識到遊子巖展現的強大實力後,克勞迪婭就想將他招攬進超人特攻隊來,這樣不但消彌了無形的社會安全隱患,還能大大增強超人特攻隊的戰力,可謂一舉兩得。

遊子巖一愕,轉即明白到她在打着什麼主意,搖頭道:“抱歉,克勞迪婭小姐,我只想自由自在地生活,所以只能拒絕你的好意了。”

不等她說什麼,遊子巖又道:“謝謝你們這次的幫忙,請放心,我很快就會離開美國,這樣,我想你們就不會有什麼困擾了罷?”

克勞迪婭微覺失望,還在沉吟時,維蘭特訝道:“你要去哪裏?”

遊子巖微一遲疑,正要回答,天空中遠遠傳來尖利之極的轟鳴聲,刺人耳膜隱隱生痛。 帕特里克家族的成員皆是驚弓之鳥,聞聲色變,紛紛仰頭望去,只見夜空中數點微光流星般急射而來,轉瞬間大家都已經看清是一架小型噴氣式飛機,飛行的高度離地僅有數百米,低得令人咋舌。

噴氣式飛機的速度原本可以超過幾倍音速,此時卻保持着普通飛機每小時數百公里的低速,如一頭碩大的巨禽急掠而至。

“見鬼,有人跳下來了,一共有三個人。”維蘭特是鷲屬覺悟者,視力極爲敏銳,大聲叫嚷道:“竟然在這樣的高度跳傘,真見鬼,他們是想自殺麼?”

噴氣式飛機從莊園上空低低地一掠而過,劇烈的噪音如海嘯般洶涌席捲而來,音浪衝擊得地面還在激烈燃燒的火焰倏地一暗,又即猛然蓬起,噼啪尖響。


夜空中驟然盛開了三朵妖詭的黑花,以驚人的高速墜下,迅速在衆人眼前擴大。

遊子巖的眸孔驀地緊縮,爆出令人心悚的寒光。

超低空定位降落—-這是他在聖戰軍基地中極之熟悉的一個基礎訓練科目。

黑花愈來愈大。

“蓬蓬蓬。”

三聲沉悶的重物墮地聲,即便有降落傘減速,但在這種高度降落着陸也無異於從數十米的高空直接跳落地面。

當中一人恰巧落在一簇熊熊火焰中,火苗登時勃然大熾,星星點點的火星四處飛濺,那人只是輕輕一拂手,米許方圓的一大簇蓬勃燃燒的火焰倏然間無聲無息便熄滅得乾乾淨淨,唯餘嫋嫋黑煙。

那人負手施施然踏出被燒焦的地面,舉手投足間的儀表優雅得無可挑剔,雍容大度,便如一位尊貴的君王在自己的領土上信步倘佯,面上的微笑一如春風般和煦,讓人望而心折。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