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接戰士頂尊忙附和道「二三四突擊,二小姐只管朝狂殺神招呼!」

恆毅給予的壓力太大。說話間又有兩個頂尊戰士被兩劍震的吐血拋飛!

恆毅,金天使他們此刻滿懷焦慮。很清楚即將面對的嚴峻形勢;而九個頂尊戰士們同樣神經緊繃,他們的經脈負荷越來越重,內傷越來越沉重,再這麼下去,他們有信息擊殺金天使和索里亞,誰都沒有把握在恆毅一次次的劍威之下支撐到下一次範圍殺傷絕技能夠施展的時刻。

可是他們作為戰士頂尊類型,殺傷力的法術絕技手段有限,面對恆毅的神書九絕瞬斬和紛飛亂戰和平時就超越他們三成的飛移速度,根本難以形成有效的限制性圍攻,唯一儘快擊倒恆毅的指望就是六星頂尊並且修鍊殺傷性法術絕技的二小姐。

敵人的想法同樣是恆毅一行的擔心。

九個頂尊戰士在後退,恆毅明知敵人衝鋒絕技發動在即偏偏不得不後撤防守。

遠遠躲藏在後面的索里亞早已經飛趕上來,恆毅擋在金天使面前,天意劍橫舉面前,暗暗凝聚的紛飛亂斬就是為了這一刻做準備。

金天使法劍上的天使守護樂章的金光凝聚已久。

頃刻,卻尤其的漫長,除了悠然自得的二小姐外,每一個人都在壓力下汗流滿面。

雙方的法術絕技,可能的手段彼此都清楚,可能的應對全都計算的過來。

唯一無法結算的就是,當進攻和防守的瞬間,到底誰更快!

頃刻,卻讓恆毅覺得尤其漫長。

無論怎麼計算,當九個頂尊戰士一起發動突擊法術絕技衝過來的時候,金天使必然會把天使守護樂章給她自己;索里亞的無敵魂珠不到萬不得已不能發動,否則就會打斷戰神守護力量的附加;恆毅計算自身法術絕技的時間,無論怎麼算最多只有把握擊飛六個,那就是他的極限。

還有三個,這三個人的壓力他或許能夠勉強承受,金天使卻難以承受。

最危險的卻是二小姐,恆毅對她的法術絕技一無所知,根本不知道精修的是什麼,但從法器看絕對是殺傷力強大的類型,紫系領導星依家出身,大多走的都是殺傷力強悍的那類,對金天使和索里亞都絕對有瞬間致命的能力,對他自己同樣極具威脅。

最該先擊敗的本是二小姐,但恆毅在圍攻下根本沒有機會,竭盡全力的十息拼殺才得以勉強保住金天使和索里亞不被敵人的戰士頂尊近身威脅,哪裡有時間去對付一直躲在後面等待時機的二小姐?

這一關,過不去。

要過去,只有一個可能……


一面面金光的能量盾一層層的環繞在九個戰士頂尊的身體周圍,那是戰士強大的防禦法術絕技,配合戰甲和頂尊神精靈的戰神守護能夠做到化解敵人九成殺傷力的防護能力。

來了!

九把重兵器一起如流星般疾飛出手,為首的卻不是薩丁族神那把最沉重的巨劍,而是一把直徑足有十厘米的合金重槍!

細微的變化立即被恆毅捕捉到,從始至終薩丁族神一直特別活躍,總在前面,可是此刻他的出手明顯落後,他偷窺下的臉色看不見,可是恆毅已經捕捉到薩丁族神在遭遇他打擊最多的情況下萌生怯意,自然是因為傷勢造成的底氣不足!

九把流星般疾飛的重兵器後面連接著各色的能量光線,頃刻之間穿越五百多丈的距離,飛停在恆毅,金天使,索里亞身邊。

能量線的強大吸扯力量帶著九個頂尊戰士速度極快的飛閃過來——

其勢,根本不可阻擋。

眨眼間,九個頂尊戰士已經包圍了恆毅,金天使和索里亞三人。

兩把重兵器高舉過頂,從兩側直取索里亞;三把長槍毫無花俏的直刺金天使;一把長柄斧頭,長柄大鎚,兩把雙手巨劍齊攻恆毅!

環繞恆毅身體的黑色能量怒龍旋動中伴隨威震天下爆發的白光驟然伸長,四面八方的蔓延開去,巨大的身軀擺動中頓時將九個突擊過來的頂尊戰士盡數撞飛!

可是,層層圈圈的金色能量光盾化解了絕大部分衝擊力量,九個頂尊戰士的僅僅被震飛數丈,就又一起把兵器揮舞的眼花繚亂,夾雜縱橫飛射的氣勁飛沖圍攻上來!

發動紛飛亂斬的恆毅化作白色疾光,帶出道道殘光飛快撲上一個又一個頂尊戰士,天意劍毫無花俏,快如閃電的一劍震飛個紅色龍王甲戰士,瞬間又撲到索里亞身旁的另一個戰士面前,環繞在天意劍上的黑色能量怒龍隨劍呼嘯飛出,頓時將那戰士連人帶長柄大斧一併震的如流星般拋飛出去;旋動的鳳翼上百師的力量催動到極限,選快的旋身中恆毅一劍刺入個黑色龍王甲戰士的胸口,劍入四寸,破體及骨,卻被那戰士下壓的長槍抵住天意劍,衝擊的真理頓時將他震飛出去!

恆毅接連震飛四個戰士頂尊,原本圍攻他的四個揮舞的劍勁驟然改向,分取索里亞和金天使!

霎時間,圍攻變成二三之數。

長柄大鎚舞動中的氣勁直震的金天使面具下嘔出的鮮血不斷滑落,握劍的手分明都已經開始發抖。

可是,天使守護樂章仍然在她法劍上凝而不發。

大鎚幾乎砸上金天使閃避不及的頭頂上時,化作白色殘光的恆毅一閃擋在面前,人頭大小的巨錘在天意劍劍身砸出爆炸的火焰能量,恆毅一聲低喝,龍魂之力發動,騰飛的怒龍爆炸中形成的黑色涌動的能量頃刻間將火焰金屬吞沒,強勁的衝擊力量震的那戰士頂尊長柄大鎚險些脫手飛出,口中吐血不止的徑直飛墜落地。

兩把長槍,兩把雙手巨劍,從四個角度,壓到金天使後背,腰腹;壓到索里亞前胸,後背!(未完待續。。) 四把兵器,四個角度,同時攻向索里亞和金天使。

剛替金天使擋下長錘重擊的恆毅如何分身乏術應付這四擊?

根本不可能全部擋住!這是四個頂尊,每一個的出手速度即使運用重兵器都不在他之下的頂尊!

金天使法劍上的天使守護樂章的金光飛閃覆上索里亞的身體。

可是進攻索里亞的兩個頂尊絲毫沒有意外,一槍一劍突然變招,直向金天使過去!

戰鬥經驗豐富的戰士頂尊們早就料到金天使留而不用的天使守護樂章會在關鍵時刻施展,她救自己,攻擊則全追索里亞;救索里亞,攻擊則全指向她。

但這一刻,進攻的四個頂尊還是有些意外。

人都有怕死自保的本能,所謂的配合必然是在自身沒有致命危險的前提下,但金天使卻做出不惜犧牲自己的選擇。

因為恆毅可以在這一刻失去她,卻絕對不能失去索里亞的戰神守護!

沒有戰神守護力量提升的真氣精純度,恆毅就會變成九分頂尊,殺傷力將會大幅度下降,比任何人下降的幅度都更大!

金天使救的是索里亞,更是恆毅。

『傻女人!』薩丁族神的劍落在最後,因為他不想在前面承受恆毅救護的重擊。漫長的人生中他這種頂尊見過太多傻女人,傻男人,為了別人犧牲自己,那種衝動最終在漫長的時間中會被證明是愚蠢。

自己死了,成全的人即使還活著。除了記憶和緬懷,什麼都沒有。

而在他眼中最愚蠢的就是資質頂尖的這類人。

如此刻的金天使。

沒有憐憫,這是關鍵性的一劍。

擊殺金天使。而後索里亞。

在後面等待時機的二小姐應該出手了。

天意劍看看在一把巨劍劈落到金天使肩膀上的戰甲時架住,爆發的龍魂之力毫無懸念的震飛了握劍的戰士頂尊。


來不及,恆毅的救護已經發揮到極限,天意劍已經不可能來得及再擋下任何一把扎向金天使的劍。

除了——

恆毅的左手。


他把僅僅來得及把左手伸到金天使胸口擋在桿長槍寒光閃閃,燃燒著火焰能量光的槍尖前。

儘管這也許根本毫無作用,但此時此刻恆毅除了用手去抵擋那桿槍,再沒有任何辦法為金天使承擔壓力。

金天使本該把天使守護樂章留給自己。索里亞一定會發動無敵魂珠自救。

可她沒有,因為她知道發動無敵魂珠的時候戰神守護的力量會中斷,恆毅的真氣精純度會驟然下降一半。無論殺傷力還是防護能力,都將會大幅度下降。

槍尖貫穿了恆毅的手掌,刺進金天使胸口的女神戰甲……

重劍砸開了金天使橫封的金色法劍,力量猶自充沛的壓凹、砸裂了金天使的金色戰甲。血。在飛濺……

長槍,刺穿了金天使後背的戰甲,刺進她的肉里,鮮血,在噴射……

剎那,猶如漫長的永恆……

剎那,恆毅想起了很多。

自在說過,宇宙生存只講結果;很多年前在東太星系基地的時候紅道別時說過。也許再也不會見, 錯惹總裁大人 。強者也不例外。

許許多多曾經在恆毅劍下倒下的面孔,剎那間紛紛飛閃而過……

死亡,在別人身上總是很遠,發生在身邊的時候又總是太近。

眼中那張寒冷的金屬面具泛動著一如往常的光,總是讓人不知道面具下那張清純的跟成熟身形不相配的臉上的神情,傷的時候在面具下獨自痛苦,笑的時候被面具掩蓋在只有她自己品味的孤獨中。

只是因為那面具下的眼睛擁有讓她厭惡卻無法改變的魔力。

曾經恆毅想過,促使金天使能夠在長年雪藏中沒有改變心志的力量,他自己是因為自幼的夢,不,是自幼夢裡的前世,因此一直堅信不疑,他就是那樣的人,也只會是那樣的人。

金天使是因為什麼?

但恆毅在希拉星系的時候就已經找到答案,因為殘魂那孤獨的記憶。

面具下的金天使始終孤獨,所以,她早就習慣了孤獨。

『我不會讓你死!』恆毅按在金天使心口位置的手掌在被長槍貫穿的同時,驟然發勁!

他來不及擋,但不等於再沒有任何辦法。

推力讓金天使原本振翅疾飛的速度更快,刺到的槍和砸到的劍,同時喪失原本的準頭!

加速的金天使沒有徒勞的逃離圍攻,而是加速撞向握槍的頂尊戰士!

長槍貫穿了金天使的身體,卻不是要害!

從她胸口穿出的長槍恰好撞上薩丁族神因為恆毅推力加速移動而錯位落下的重劍劍刃上——

碰撞的力量震動的長槍,讓金天使貫穿身體的傷勢更重,卻也讓長槍和重劍在對碰撞剎那喪失力量,長槍後續灌注的真氣因此剎那受阻,薩丁族神的重劍喪失力量來不及回抽的傾斜一旁。

穿過恆毅左手手掌的那桿槍因為這一推之力和恆毅忍痛蓄意的拉扯偏離,直接落空!

絕地,必殺之局!

僅僅因為情急中不容思索的一推,逆轉乾坤!

可是這僅僅讓金天使多活了瞬間。

薩丁族神的重劍不等提起,直接運勁灌注真氣,藉助加速前沖之勢,只等提劍自下而上的劈開逃過一劫的金天使;那桿穿透金天使身體的長槍驟然顫動,伴隨真氣的灌注,瞬間就能夠把金天使身體攪的四分五裂!

穿透恆毅左手手掌的那桿槍根本不管恆毅,強大的真氣灌注進去。頓時將恆毅左手震成團血霧,氣勢洶洶的直追金天使的面門過去!

恆毅揮動的天意劍直刺那把貫穿金天使身體的長槍槍尖,那是必然能夠一擊讓金天使喪命的威脅。可是,另外兩把殺氣騰騰的兵器怎麼辦?


這一刻,還能指望什麼奇妙的應變改寫結局?

沒有,沒有可能再有任何奇招改變金天使的命運。

『別管我,殺了他們!』歷練珠中清晰的傳出金天使的聲音。

別管她,把握這一刻的機會儘可能殺死哪怕一個頂尊戰士,這才是她犧牲自己渴望為恆毅增加創造生存奇迹的心愿。

『我不一定能做到。但我一定會做!』可是,歷練珠中金天使得到的,是恆毅這句不容勸說的回應。

是的。他不一定什麼都能做到,就如此時此刻,根本看不到能夠救護金天使的希望,但他必須。也一定會竭盡全力去保護。

因為他就是這樣的人。

天使守護樂章覆體的索里亞背後的精靈翼急速拍動。一次次想用金光附體的身體替金天使抵擋敵人的致命攻擊,可是她飛的再快也沒有頂尊戰士的出手快!

焦急而徒勞的一次次渴望做些什麼,卻竭盡全力也做不了什麼。

宇宙生存只講結果,因為生與死,勝利與失敗,得到與失去,總是那麼現實又殘酷。

如此刻的竭盡全力卻仍舊無能為力,無論如何情感涌動。無論如何燃燒自己,無力就是無力。期望並不能因此改變不願意發生的冰冷現實。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