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想要弄清楚東極夢蝶到底是怎麼回事,但她卻根本不理會自己。

這位神宗聖女的修為實力強橫的可怕,葉楓唯有憑藉造化爐的力量才能夠與之抗衡一二,但是他目前的修為境界太低,連續催動了三次造化爐,渾厚的修為變幾乎消耗殆盡。

無奈之下,他只能選擇暫時離開。

但是東極夢蝶卻並沒有打算放過他,一條冰晶大道在虛空顯現,她玲瓏起伏的妙曼身姿,邁步在冰晶大道上,速度之快,竟是比葉楓還要快上一籌。

東極夢蝶乃是武尊境界,冰神之力一經展開,便會演化出一片域場。

武聖的域場,一般都是百丈到四百丈之間,武尊境展開的域場,則範圍更加的廣闊,可達到千丈!

葉楓此刻與東極夢蝶之間的距離,不過是五百丈左右,依然還在她的域場範圍籠罩之內。

這樣一來,他根本無法施展大虛空遁術來拉開兩人之間的距離。

「遁隱秘術!」

心念一動,葉楓的身形消失在空中,沒有一絲一毫的痕迹氣息留下。

但是東極夢蝶的眉心處卻有光華閃爍,像是一隻豎眼,照射出一道霞光。

以遁隱秘術將自身與虛空融為一體的葉楓,一瞬間就被霞光鎖定,無所遁形。

周遭的冰寒氣息涌動過來,猶如一張大,要將他這條池中的錦鯉抓住。

葉楓一瞬遠去,影子天賦催動,再次消失。

東極夢蝶略微蹙眉,旋即嘴角露出冷笑,眉心處光華閃爍的豎眼變幻,化作一道符文的印記。

這符文印記,並非是陣法之道煉製的符籙,而是一種武道神通,道的體現。

出現在東極夢蝶眉心處的符文印記,讓葉楓的瞳孔驟然一縮。

破法符文!

當初在亂古塔中,他曾經得到過這枚破法符文,乃是荒古強者燭九陽開創出的一種武道神通,參悟其中的奧妙,可修鍊出破法之力,號稱可以破解克制這天下絕大多數的秘術與神通。

後來,這枚破法符文落入了神宗的手中。

因為破法符文是燭九陽所留,葉楓被其算計過一次,心有忌憚,所以也一直都沒怎麼去參悟破法符文中的神通。

東極夢蝶顯然是將破法符文中的神通修成了,無往不利的遁隱秘術竟是無所遁形,足可見燭九陽開創出的破法之道,也並非是浪得虛名,頗有獨到之處。

以往之時,遁隱秘術與影子天賦的結合,可謂無往不利,當初面對何太上時,以對方強大的神念,也無法看出他的行蹤。

但是東極夢蝶的眉心閃現出破法符文的那一刻,以影子秘術與遁隱秘術結合隱匿虛無中的葉楓,卻感受到一股無形的氣息,將他給鎖定了。

「嗡!」

東極夢蝶凌空邁步,手掌直接朝著葉楓隱匿的虛空拍去,冰神之力凝聚到極致,演化出一隻冰晶大手。

葉楓當即將陣台祭出,陣紋排列演化防禦陣法。

嘭!

陣法形成的防禦護罩被頃刻間拍碎成了齏粉,葉楓的身形倒飛出去,嘴角剛有血跡溢出,便被凍結成了血色的冰晶。

如琉璃翡翠般的光華在葉楓的身上閃爍,長生天賦的再生能力,幾乎是在一瞬,便將他受創的身體傷勢恢復過來。

葉楓很清楚,自己根本不是東極夢蝶的對手,即便是想要弄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以他現在的實力還無法做到。

他的眸子凝起,深深的看了東極夢蝶一眼,不論如何,他早晚會弄明白的!

伸手一拍腰間乾坤袋,一座空間瞬移陣台飛出,這是當初柳逸老人送給他的,可以在關鍵的時刻,強行破開空間,瞬移到萬里之外。

轟!

空間瞬移陣台被他啟動,煌煌如柱的光華衝破虛空,開闢出一個漆黑的門戶,猶如漩渦黑洞,將葉楓的身體吞噬。

就在這時,東極夢蝶的攻擊也接踵而至,一道冰藍光束射中了葉楓手中的空間瞬移陣台。

葉楓剛剛進入空間縫隙,空間陣台便陡然四分五裂,瞬移的傳送過程,被強行打斷。

如此一來,他便相當於被困在了空間重疊的縫隙之間。

武者一般達到武帝境后,大多數人都能夠強行破碎空間,但是想要從內部將空間破開,卻一般只有武尊境才能夠做到。

這其中最關鍵的,還是空間縫隙之間,虛空重疊,武者很容易迷失在其中,即便是武尊境,可以強行將空間打破,或許也有可能永遠找不到離開空間縫隙的出路。

不僅如此,空間縫隙間,還充滿了很多的兇險,譬如空間風暴,空間黑洞,虛空之炎,空間撕裂……

在距離青海城數百裡外的某處,東極夢蝶蹙眉邁步虛空,一道被陣法力量撕開的空間縫隙正在的癒合,轉眼就只剩下了肉眼難以看清的細小痕迹。

她最終出手還是沒能將葉楓留下,神色間仍舊是面無表情,身影一晃,化作一道冰晶長虹,消失在天際。

與此同時,在空間瞬移陣台被擊碎,葉楓被困在空間縫隙之間的同時,狂化后的力量逐漸在的體內消褪,身體漸漸變得虛弱,戰龍變的形態也無法保持,細密的龍鱗消失,逐步變化回本尊的模樣。

更加不幸的是,他即將因為狂化的後遺症而陷入虛弱的階段,附近的空間突然動蕩不安起來,一道如龍捲般的空間風暴,向著他所在的區域洶湧而來。

葉楓想要避開,但是空間風暴覆蓋的範圍太大,他還未來得及完全躲開,便被呼嘯的風暴捲起,消失在空間重疊的縫隙深處。 空間重疊的縫隙之間,黑暗與冰冷並存,就像是沒有星辰閃爍,古老而又枯寂的宇宙。

巨大的風暴撕裂一切有形之質,葉楓在狂化后陷入虛弱狀態,可怕的空間力量,不斷的撕扯著他的身體,幾乎要將他撕裂成碎片。

所幸,他的肉身足夠強橫,且所處的空間縫隙,只是低等位面世界的空間,再加上長生天賦的再生能力,他的身體一旦受創,便會極速恢復,倒也不至於粉身碎骨,死在這裡。

空間風暴肆虐無盡,他只是被捲入了風暴的邊緣地帶。

但是在空間縫隙之間,空間風暴並不是最可怕的,還有空間亂流,空間風刃,虛空之炎……

葉楓的身體恢復速度堪稱變態至極,狂化后的虛弱狀態僅僅只是持續了大概一日,消失在體內的磅礴力量,便再次如泉涌般出現。


在他被困在空間縫隙中的時候,青海城中響徹起一聲高亢的龍吟,黃金戰龍盤旋在城池的上空,憤怒嘶吼,震天動地。

魔道三宗的諸多強者都被驚動,誰也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對於這頭在空中盤旋的黃金蛟龍,所有人都知道,它是葉楓的坐騎。

葉楓與東極夢蝶會面時,小龍並沒有在他的身邊,直到後來,它與葉楓之間的心神感應突然消失,處於沉睡中的它,陡然便被驚醒,這才發生了這樣的一幕。

柳逸老人從閉關之地走出,卻發現葉楓不在青海城中,以神念與小龍交流,即便是這頭坐騎,也不知道葉楓到底去了哪裡。

消息很快傳到了魔尊那邊,這位在最前線始終都在制衡沐龍妖王的上古強者當即趕了回來。

最終,所有的線索,都指向了東州神宗的聖女,東極夢蝶!

因為葉楓是在與她會面后,便突然消失的。

魔尊與斬龍道人當即趕往東州,但是神城卻開啟了仙級大陣,將他們兩人拒之門外。

神城的仙級大陣非同一般,乃是二級頂尖的仙陣,非仙王不可破,即便魔尊與斬龍道人實力強橫,想要強行破開這座仙陣,也絕無半點的可能。

魔尊懷疑是神宗的人,讓東極夢蝶將葉楓給擄走了,消息傳開后,整個天下,都因為此事而鬧騰的沸沸揚揚。

但是很快,神宗便有仙境強者站出來聲明葉楓並不在神城中,且拿出了一塊玉簡,其中記載了葉楓遁入空間縫隙,陣台被毀的一幕。

一個武帝境的武者,被困在了空間縫隙之間,這讓所有人都震驚莫名,同時還有些惋惜。

在空間縫隙之間,迷失在其中,並不是最可怕的,空間風暴,空間亂流,空間風刃,還有虛空之炎,哪怕是仙境的強者,都未必能夠全身而退,何況是一個武帝?

有人幸災樂禍,有人鬆了一口氣,有人惋惜長嘆,短短三年的時間,葉楓橫空出世,如彗星般崛起,絕世天才的光環,遮蔽了五大聖地那些所謂頂尖天才身上的光輝。


現如今,這個將諸多頂尖天才壓的喘不過起的天才少年,只怕將會永遠消失在歷史歲月的長河中,沒有人認為他能夠從空間縫隙中活著回來。

但是一個事實,卻也同樣擺在世人的眼前,是神宗的聖女,要將葉楓強行擄走,他試圖以空間瞬移陣台逃脫,這才被擊碎了陣台,困在了空間縫隙中。

魔尊震怒,將魔道三宗的數萬武者,調往東州,要向神宗討一個說法。

這件事情沒有過去多久,南荒又有震驚世人的消息傳來,九陽世界與畢方妖界之間的虛空大陣被修復,數之不盡的妖界大軍,通過空間大陣,進入了九陽世界!

戰火在頃刻間席捲了整個南荒,有了妖界大軍的不斷補充,與南荒接壤的東州與西原,也都遭受到了妖界大軍的侵襲。

黑暗與冰冷的空間中,不知歲月流江。

度過虛弱狀態后,葉楓便擺脫了空間通道,藉助造化爐的威能,強行破碎虛空。

但是重疊的空間好似無窮無盡,他不知多少次的打破空間,周遭的一切,依然是黑暗無盡,始終都無法脫離出去。

他將這一處的空間打破,穿過之後,便不知又出現在了空間縫隙中的何處,如果運氣好,或許下一次便可以打通出一條通往外界的通道,但是運氣這種東西,有些時候,你越是期盼,失望就會越大。

在這個過程中,葉楓也遭遇到了多次的危機,又一次他打破空間,穿行而過後,險些墜入一片虛空之炎中。

虛空之炎,乃是空間力量凝聚而成的火焰形態,可以焚滅世間萬物,他也是依仗造化爐護體,這才逃出生天,否則定會被虛空之炎燒成灰燼,形神俱滅。

想要從空間縫隙逃離,只有兩條路可走。

一條路是寄希望於自己的運氣,一次次的去打破空間,運氣好的話,就可以在重疊的空間中,打出一條通往外界的通道。

還有一條路,就是參悟空間之道,若是能夠掌握空間的奧妙,便可以在重疊無盡的空間中,找尋到離開的方法。

葉楓以前的運氣很好,但這一次,運氣卻好像是背到了極點,他打破空間無數次,整個人都幾乎快要變得麻木,仍舊沒有找到離開的路。

於是,葉楓便想到了自己融入元神的虛空之魂。

所謂虛空之魂, 海賊之四海為家 ,在殞落坐化之際,將自身對空間的所有感悟,凝聚而成的一種寶物。

武者可以通過虛空之魂蘊含的空間感悟,更容易領悟空間之道的奧妙,若能全部參悟透徹,便可以達到與凝聚虛空之魂的仙境強者一樣的境界。

因此,在東州神宗,虛空之魂,也被稱之為通往仙境的契機,東極雲峰苦苦參悟成仙之法而不得,當初才會想要從葉楓的手中,將虛空之魂奪走。

在諸多武道之中,時間,空間,可以說是頂尖的武道,同樣境界的武者,掌握空間之道的武者,要比掌握其他之道的武者強大的多。


但,越是高級的武道,修鍊的難度也是數倍的遞增,有的人天才橫溢,或許可以將空間之道修鍊到武尊境,卻一生都無法達到仙境,倘若換做修鍊其他的武道,成仙的幾率,則要更大一些。

所以說,不論是在下界,還是在仙界,神域那樣的高等位面,修鍊頂尖武道的武者有很多,但真正能夠通過這條路登臨武道巔峰的人,卻都是鳳毛菱角,億萬年都未必能出現一個。

葉楓的武道,以奪天造化功為基礎,混沌煉體,殺道鍊氣,造化煉神,奪天則是一種另類的武道,是葉楓能夠崛起的依仗。

奪天造化功的修行,再加上煉丹,陣法方面也都投入了大量的心思,一個人的精力畢竟有限,所以葉楓一直以來,都沒有在空間之道上下什麼功夫。

在空間之道方面,葉楓也僅僅只有大虛空遁術,遁隱秘術的一些很普通的感悟,,根本談不上精深。

但是現在身處於空間縫隙之間,黑暗與冰冷的空間中,到處都是充斥著空間法則的力量。

這樣的環境,只要注意隨時都有可能出現的危險,倒是一處感悟空間之道的絕佳之地。

據葉楓所知,仙界和神域的那些武道天才修鍊空間之道,一般都會有老輩強者將他們帶入空間縫隙,在這樣的環境中感悟空間的奧妙。

葉楓有虛空之魂輔助,再加上他本身的悟性也不算差,於是便將造化爐收起,不再漫無目的的打破空間,而是尋找到一處空間風暴,直接邁步走入了其中。

他的思維與風暴中活躍的空間力量鏈接,融合在一起,用自己的神念,肉身,同時去感受空間的波動,跌宕起伏。

他所修鍊過的大虛空遁術,遁隱秘術,都是與空間融合的神通,所以他很快便能夠與空間融為一體,以這種方式,幾乎是沒有任何距離的,感受空間的奧妙。

原始的空間力量,都是很不穩定,狂暴,肆虐的。

在宇宙誕生之初,天地位面世界還未開闢之前,混沌迷濛,原始的空間便早已存在,混沌衍生萬物,同樣也可毀滅萬物,這其中的毀滅力量,便源自於狂暴肆虐的原始空間。

最原始的空間力量,與混沌並存,誕生於混沌中。

葉楓以混沌煉體,他的體質在潛移默化中,從平凡的體質,逐步的向著混沌屬性的體質蛻變,這是一個進化的過程,肉身的混沌屬性,讓可以與空間之力,更加完美的契合。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