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句話本身沒什麼錯誤,但就是因為時間地點說的都太明確了,反而讓張青峰震驚不已!

其他人也一樣,幾人第一反應就是:他知道我們是二十一世紀的人?

而張青峰幾乎是下意識就做出決定,即便冒險,也要拿下拿破崙,問問他到底是什麼意思!

不過還沒等他動手,就發現拿破崙面露微笑,似乎自言自語道:「別那麼緊張,我當然不會欺負幾個小孩子,呵呵……」

隨即周圍一陣恍惚,幻象再次消失!

幾人目瞪口呆,張青峰立馬扭頭問阿瑟:「到時間了嗎?這次幾分鐘?」

阿瑟搖頭:「沒到,剛過了八分鐘。」

張青峰也一直在暗自計時,即便沒阿瑟那麼準確,但大體上還是有譜的,問一句只不過是為了確定。

聞言,他眉頭一皺。

拿破崙在消失前最後一句是什麼意思?是和誰說的?

還有,拿破崙也知道自己這些人的來歷?是巧合還是其它原因?張青峰很想隨便找個定時出現的幻象試驗一下,給他個嘴巴,等過一小時重置后,再問問這人是否還認識他。

但他知道,這想法不太現實,主要就是時間問題,至今為止,他們還沒見到過重複發生的事,也就是說即便下一次發生的事開始重複,他們也需要再等2-3個小時。

但他們能等嗎?答案當然是可以等,但結果未知。

別忘了他們前面還有居心叵測的朗斯和謝伊呢,這浪費兩個多小時,誰知道這倆貨會幹出啥事來?萬一他倆捅個天大的婁子,雖說這裡是巴黎,張青峰和龐大海可以一臉無辜的站邊上,但總會覺得過意不去不是?

再有,張青峰有種感覺,他覺得這裡的幻象就到此為止了,就算再等下去,一個小時后,這裡也不會再出現幻象了,或是說即便再出現,也不可能得到什麼有用的線索了。

而這個判斷,連推斷都算不上,純粹是猜測,就好比玩遊戲時,某個場所的關鍵npc想要留給玩家的提示已經被發現了,那麼這個地點就已經失去作用了。

所以他決定不坐等,而是問朱斯特:「距離這裡最近的下一個最著名歷史景點是哪裡?」

朱斯特說:「當然是巴黎聖母院了,喏,從這裡就可以看到。」說罷一指西南方那座巴黎最著名的建築。

張青峰說:「那好,我們去聖母院。」

朱斯特說:「聖母院?那裡可沒出現過什麼特定的歷史事件,大革命期間那裡只是作為糧倉。」

張青峰說:「糧倉也行啊,正好咱去試試能不能吃。」其實張青峰還有個想法,那就是放把火把聖母院燒了,看看有什麼後果,不過估計朱斯特得跟自己拚命,所以即便想辦也得偷著點火。

其他人都沒意見,一行七人很快抵達了聖母院外,由於距離近,離下次幻象出現最起碼還有半個多小時。

這裡的聖母院已經被損壞了一小部分,但整體來說還算完整,門也沒關,裡面堆著不少糧食,主要是一些穀物裝在麻袋裡,還有秸稈之類的草料放在大車裡,張青峰嘗試著用手指捏出來一些放在嘴裡咀嚼,可以吃,味道和正常糧食沒什麼兩樣。

但他總覺得有些怪異的感覺,就好像這糧食確實是被自己吃了,也進肚子了,但吃了卻沒什麼用似的,也許是由於吃得少?

不過人不是騾子,生糧食不敢多吃,想試試到底有用沒用,等幻象結束了煮鍋粥就知道了。

如果這裡發生什麼事,在聖母院裡面最有可能,為了防止剛才市政廳那種「混不進去」的情況發生,幾人分散開來,分別藏在聖母院大廳內的幾個角落裡,準備守株待兔,看看這裡有沒有發生過什麼事。

張青峰藏身的地方是二樓側面,一個乾草堆內,可以完整看到一樓大廳的景象,後面還有一個房間,有通向外面的窗子,龐大海就在他對面二十米開外不遠處,躲在一個木櫃里。

他倆選擇這裡的原因,一是視野開闊,二是龐大海有槍,真要阿布再次出現,可以讓龐大海動手先擊傷他,萬一事敗被發現,身後的房間還可以當成退路,立馬就跑從二樓破窗而出就行了,也不至於摔死或是連累阿瑟和趙軍等人暴露。

二十多分鐘后,重置時間到,張青峰腦子裡恍惚了一下:幻象又來了!

本來以為這地方就是個糧倉,即便有幻象也不會涉及到太多人,不過事實上明顯他想錯了,幻象出現后屋內屋外一片喧鬧,大廳內最少彙集了上百人,看樣子都是些生活優渥的小資,正中類似彌撒台的地方,一名牧師打扮的人正語氣莊嚴的誦讀著什麼,最讓他感到震驚的是,這名牧師脖子上沒戴十字架,而是戴了一條惡魔頭飾的項鏈!

鮑芙默神!聖殿騎士!?

張青峰四處打量,果然,整座聖母院的大廳內,分散著數十名身上穿著紅色八角十字架戰袍的衛兵,隱約還可以看到戰袍內精緻的鎖甲。

不了解法國歷史,所以張青峰也看不出現在是個什麼年代,只能按捺住好奇心繼續觀察。

大概一分鐘后,聖母院的正門被人推開,一名戴著兩角帽、穿著藍軍服的軍官進門。

張青峰頓時再次驚訝無比:怎麼又是拿破崙?

不過他仔細觀察了一下,發現此時拿破崙的軍銜還只是中尉,按照之前了解的推斷,現在應該是在1790年-1791年左右,可惜朱斯特沒在他附近,想找個人探討一下都沒有。

拿破崙進門后,一名高大威武的聖殿騎士隊長帶著兩名衛兵上前,跟他說了幾句什麼,從兩人的態度判斷,這名騎士隊長地位很高,最起碼拿破崙說話前得先行禮,但距離太遠,聽不到兩人說了什麼。

然後騎士隊長一招手,帶著兩名手下,一前兩后夾著拿破崙開始向二樓方向走。

張青峰有些疑惑:按時間點算,拿破崙救過身為兄弟會成員的阿布,大概也就是一兩年前的事,還抓過以聖殿騎士為靠山的羅伯斯庇爾,也就是兩三年之後的事,這兩點都說明他不太可能是聖殿騎士團的人。

但他現在卻和聖殿騎士走到了一起,那麼這裡會發生什麼?這讓張青峰嗅到了一絲陰謀的感覺,隱隱還有些小期待。

讓他高興的是,幾人移動的方向正是二樓,也就是自己這邊,如果想說點什麼悄悄話的話,無疑自己身後的房間最為合適,這讓他無比佩服自己的先見之明!


聖殿騎士顯然也不是十分相信拿破崙,騎士隊長身後跟著的兩名衛兵沒收了拿破崙的刀和手銃就能說明這一點。

走上樓梯后,一名衛兵站在了樓梯邊守著,顯然是要擋住其他閑雜人等上來,剩下的三人則走上了二樓,而且此時張青峰也已經隱隱能夠聽到兩人的對話。

不過還沒等他豎起耳朵仔細聽,餘光瞥到樓梯口人影一閃,再次看過去時,樓梯口守著的衛兵居然消失了!

怎麼回事?隱身術?聖殿騎士居然還會忍者的招數?

張青峰揉了揉眼,確定自己沒有看錯,那名衛兵就是消失了!頓時有些發懵。

但還沒等他想明白,騎士隊長帶著拿破崙已經走進了他身後的房間,隨手關上房門,另一名衛兵守在門口,距離張青峰不足兩米!

由於周圍環境比較嘈雜,而且還隔了一扇門,張青峰根本聽不到裡面說什麼,這讓他有些著急,正琢磨著要不要幹掉這名衛兵,然後霸王硬上弓去逼問口供,樓梯口人影一閃,那名「消失」的衛兵居然又出現了,而且腳步飛快的向二樓走來。

張青峰下意識的多看了兩眼,隨即發現了一絲端倪:這名衛兵已經換人了!而且衣領上還有一小塊暗色的污漬,很明顯是被人幹掉、隨後迅速掉包了!

而且掉包這人張青峰也看出來了,赫然就是阿布!

阿布走上二樓后,門口站崗的衛兵並未第一時間發現他,只見阿布右手一抬,衛兵太陽穴已經被一支短箭射穿,隨即阿布如閃電般衝到衛兵身邊,扶住傾倒的屍體,順手拖進旁邊的糧堆下,然後腳尖挑起兩個大麻袋將屍體擋住,動作行雲流水,從頭到尾沒發出一點兒聲音!

張青峰膛目結舌,此時他唯一的感覺就是:厲害!真他媽厲害!這比電影里演的那些殺手要專業多了……

藏好屍體后,阿布輕輕推開屋門,閃電般衝進去,由於他追求速度,並沒有來得及關閉屋門,所以張青峰看的一清二楚,那名騎士隊長聽到門響剛扭頭,臉上的驚愕表情還沒來得及做出,便已經被阿布一掌推在了耳側!

一觸即收,但騎士隊長的耳朵已經變成了一個血窟窿,滿臉不可思議的倒地身亡,依舊沒來得及發出任何聲音!

張青峰甚至覺得,如果阿布願意的話,他甚至可以將拿破崙一起宰了而且毫不費事。

拿破崙也是一臉驚愕,隨即憤怒的低吼道:「阿布!你在幹什麼!」

拿破崙的這句話最起碼證明了一件事,那就是張青峰的推斷沒錯,這名一直出現在各個劇情,充當了大多數分鏡頭主角的青年,正是阿瑟和阿雅的祖先,阿布?拉阿哈德! 阿布沉聲道:「當然是阻止你犯錯誤,波拿巴,你不應該玩這種危險的遊戲,這會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拿破崙似乎也冷靜下來,看著阿布說:「兄弟,事情沒你想象的那麼簡單。兄弟會已經到了最危急的時刻,放棄那套古老而又固執的守則才能使我們繼續生存下去。」

「正是因為守則的存在,才能使我們延續數百年,而你現在所做的,才會毀掉兄弟會……不,兄弟會不會毀掉,你只是在毀掉你自己!所以作為兄弟,我必須阻止你繼續錯下去!」

由於只能看到個背影,張青峰看不到阿布的表情,可以聽出他的口氣極為堅定而且虔誠,而拿破崙的眼神卻是有些飄忽,他說:「事實會證明我是對的,世界在發展,你們奉行的那一套古老法則卻無法解決問題,最起碼你應該在動手前多動動腦子!」

阿布語氣依舊堅定:「所有聖殿騎士都必須死,拉塞爾閣下的血不能白流!」

此時張青峰有些猶豫,兩人對話內容完全不是他想聽的,他開始琢磨著是不是衝出去把這倆人抓住逼問一番,但此刻最大的問題卻是即便衝出去,他也打不過……

沒錯,張青峰對自己身手挺有信心的,但也要看跟誰比,揍龐大海屬於信心爆棚狀態;揍趙軍的話就得換成小心翼翼了,因為一不小心就得翻船;如果對上斯內克那樣的,他唯一需要考慮的就是「怎麼跑路」;而看到剛剛秒殺三人的阿布,他的感覺就是自己真要被發現,沒準兒連跑路的事兒都不用操心了,直接考慮擺個什麼樣的pose挨宰比較有范兒最實在……

猶豫只在一瞬間,最終他決定還是不能出去,上一次的經歷已經表明,阿布不想和他們交流,而且阿布似乎有中止幻象的能力,衝出去的結果很有可能是不但問不出什麼,反而再次導致幻象中止,那樣的話還不如多看一點。

不過這事兒好像由不得他了,拿破崙突然說道:「好像有人來了,看來我們得離開這裡了。」

阿布轉頭看向門外,他戴著斗篷本來應該看不到鼻子以上,但張青峰卻可以清晰的看到,阿布隱藏在陰影中的雙眸似乎燃起了一團銀白色的火焰,還沒等他細想,阿布抬手對著他藏身的糧包就是一箭!

緊接著抽出腰間的彎刀,朝著張青峰的藏身處猛撲過來!


手弩疾如電光石火,瞄的正是張青峰隱藏在麻包縫隙中,一直在偷看的左眼!

張青峰也是反應極快,此時根本來不及思考阿布是如何發現他的,而且弩箭速度極快,他在麻包中藏著騰挪的空間極小,只得大吼一聲將麻包掀翻。

手弩力量不大,穿不透裝滿穀物的麻包,但緊接著阿布撲至,一刀刺入麻包間的縫隙,朝著張青峰肋下切入!

張青峰奮力扭腰躲閃,同時用麻包擋開刀鋒,但依舊被傷到,與此同時他右側二十米開外的木櫃內槍聲響起,正是龐大海見勢不妙,瞄準阿布開槍了!

二十米距離想要躲開突擊步槍子彈,在普通人看來無疑是天方夜譚,但張青峰下一刻就體會到了親眼目睹奇迹的感受!

阿布好像動了,又好像沒動,在一瞬間,張青峰覺得自己好像看到了四個阿布,他馬上意識到這不是腦血栓後遺症,而是動作太快留下的殘影……

危急時刻小命最要緊,他立馬大喝一聲:「等等!我們不是……」

阿布的下一刀已經將將切到張青峰肋下,聞聲一頓,寒聲道:「是你們?為什麼還不離開?」

此時其他人也已經察覺情況不對,紛紛現身,朝張青峰所在的位置衝來。

張青峰看了眼樓下,發現此時樓下的幻象雖然還沒消失,但卻對幾人的作為充耳不聞,身上隱隱冒起一層白光,就像是城市中充斥的那種白色光團般,給人一種很不真實的感覺,就好像這些幻象在一個維度,而自己等人卻在另外一個維度,此刻雖然交叉,但卻又被一層無形的膜隔開一樣。

但還沒等他仔細體會,下面的幻象瞬間消失,與此同時阿布飄飄乎乎的聲音傳進他耳中:「立刻離開這裡,否則……」

「那你也得告訴我們怎麼離開啊!」張青峰趕忙趁著他沒說完立刻發表意見,因為他已經看到阿布和拿破崙的身影開始恍惚,估計說完這句就又會消失了。

似乎是這句起了作用,阿布身影驀地凝實,拿破崙的身影卻是依舊恍惚中消失,但在他消失前,卻飄飄忽忽的傳出一句:「沉緬於記憶這麼久,你還不膩么?其實我早就想說了,我早就知道……」可惜沒說完就完全消失了。

張青峰一愣,腦子裡某根弦兒似乎被觸動,就聽阿布說道:「去地下墓穴,從那裡走到終點,就能回到地面。別在這裡逗留,這個世界隨時有可能崩塌……」

這時龐大海第一個跑過來了,聞言急道:「崩塌?這裡有炸彈是怎麼著?我說你孫子的孫子的孫子,也就是你重重孫子可也跟我們一起呢,不顧別人你也得顧著點兒他們啊……」

張青峰也急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還有,我們需要……」

可惜阿布根本沒有回答他們的意思,再次消失。

少頃,其他人也跑到這裡,問:「怎麼回事?」

張青峰簡單敘說了一下,然後說:「出去的路阿布告訴咱們了,應該不是騙人。你們怎麼想?」

阿雅說:「我被感染了x物質,出去也是死路一條,找到感染源是唯一的希望,所以我肯定不會走。」

阿雅這麼說,阿瑟理所當然的表示要救妹妹。

柳夢瑤略帶興奮:「太刺激了,跟體感遊戲似的,即便沒感染這碼事我也不想中途退出!」

龐大海說:「沒想到你一軟妹子膽兒還挺肥,我喜歡。阿雅不出去,我當然也不會出去了,好不容易有個大洋馬要以身相許,還是個富婆,讓我半途而廢我可捨不得。」

朱斯特也表示不會出去,他對這裡發生的事很感興趣,即便死在這裡也不後悔。

趙軍則是無所謂,不過也是好奇心佔上風。

讓張青峰這麼不上不下的半途而廢,他也不甘心,最主要還沒找到朗斯和謝伊呢,這倆孫子當時可是想幹掉他和龐大海的,不打回來、或是不見倆人死,他不甘心。

商量一番得出的結論就是:留在這裡,徹底揭開幻象的根源,找到感染源的同時盡量保住這座「十八世紀古城」不被損壞。

龐大海嘟囔道:「得,還得拆彈,憑黑火藥想把這麼大一個地方炸塌,得多大量啊?」

張青峰搖頭:「他所謂的崩塌,也許沒那麼簡單……」

龐大海興奮:「你又想到啥了?說說看!」

張青峰說:「想到吃飯了。」

其實他心裡也沒啥頭緒,他一直覺得這個世界不是真實的,但偏偏一切卻又真實無比,自己剛肚子上被劃了一刀還疼呢,這些建築也都摸上去質感十足,一切的一切都表明,這不是幻象,幻象不可能如此有質感!

但為什麼就這麼不真實呢?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