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你別怕!她已經答應了,可以不等她的叔叔回來就跟我圓房。所以這次如果你哪天晚上厭倦了,我就找她!」郝仁知道,寒煙怕他那方面的功夫厲害,自己一個人吃不消,所以就給她畫了個餅。

「瞎說,我怎麼會厭倦呢!我是想給小萱一個機會!」寒煙吃吃地笑道。

郝仁放下手機,宣萱走了進來:「哥哥,我什麼時候答應你,不等四師叔回來就和你圓房?」

郝仁笑道:「我這是騙寒煙呢!她一個人應付不了我,就想讓我和你也早點有那種關係。這次去東瀛,其實就是她的主意。她讓我把你帶出去,趁著你在旅遊的路上對我放鬆戒備的時候把你拿下!」

宣萱誇張地驚悚:「呀,寒煙姐姐太壞了。今天晚上你一定不能輕饒了她!」

郝仁滿口答應:「行,我一定讓她連聲求饒!」

宣萱笑道:「哥哥,怪不得你的大弟子『紅牛』說你陰險呢,你連自己的老婆都兩頭哄啊!」

郝仁也笑道:「你沒聽人說,『會當家的兩頭瞞,不會當家的兩頭傳』啊!我這是會當家,你知道不!領會了這一招,老婆再多也能和和睦睦!」

兩人正胡扯,別墅的大門開了,寒煙從外面走了進來。 巫族境。

「什麼!」

「啊??」

「開玩笑的吧!?」

……

眾巫王瞪大著眼睛,駭然不已。

皆相議論,卻是為巫皇帝江剛才所言震驚,有些丈二摸不著頭腦。

「稟巫皇,屬下不明。」共工拱手,眉頭擰皺。

「屬下也不懂,為何我巫族佔據大好優勢,不趁此機會將妖族一鍋端了,反是打個回馬槍,直取南方域?」天吳巫王三條手臂揮舞而起,虎目灼灼,「區區人族何足為懼,根本毋須理會!」

「還請巫皇明示。」眾巫王齊聲道。

確實,眼下巫妖之戰已是在最關鍵時刻。

妖族守在最後一道關卡,負隅頑抗,只要巫族再加把勁,便能將妖族驅逐出內陸地區,自此回歸平靜。損傷慘重的妖族,再想要反攻一則士氣定然低落,二則元氣大傷,幾率微乎其微,很大可能便是修養身息,等待下一次機會。

第三次巫妖大戰,十之七八便能以巫族大捷順利落下帷幕。

屆時,巫族是進是退,盡在掌控之中。

但……

如此大好機會,巫皇帝江竟是不攻?

「哼。」重重的哼聲,彷如混沌氣流的出現,讓的眾巫王心之一顫。

單是這哼聲便夾雜著一股霸氣天成,強烈威壓,眾巫王無一弱者,自是感受得到巫皇帝江更進步的實力。

天弧掌控,第三階段!


「愚蠢!」


「一個個目光短淺!」

巫皇帝江目光冷冷一掃,眾巫王唯有後土,玄冥,蝕九陰及奢比屍面色未變,站立一旁。其中後土和玄冥為他結拜兄弟,真正嫡系,而蝕九陰則是下任巫皇繼承者,與其連成一脈,自是站在他這一邊,至於奢比屍,與蝕九陰關係甚佳,為蝕九陰馬首是瞻。

「唉。」心中輕嘆,巫皇帝江亦感無奈。

雖說蝕九陰並非他心目中接任巫皇之位的最佳人選,但相比其它巫王他確實更有資格。高傲,陰險,不擇手段,只是有些太自大,容易上火,蝕九陰稱得上『奸雄』,但配不上『梟雄』兩字,能放不能收,能收不能放。

如果滿分是一百分,那蝕九陰最多只有六十分。

可惜,其它巫王卻連五十分都打不上,唯是矮個裡拔高個。

「你來告訴他們,九陰。」巫皇帝江揮了揮手,面色冷淡。

「是,巫皇。」蝕九陰點了點頭,嘴角淡然划起,目光掃過眾巫王,那如鬼靈般嘶啞難聽的聲音響起在大殿之上,「百足之蟲,死而不僵,眾巫王莫要忘了妖族陰險,每次我巫族大軍眼看便是重創妖族,妖族總會有殺手鐧出現,倒打一把。」


嘩~一陣喧嘩之聲,眾巫王皆相議論,確實有這麼一回事。

「可聽說那人類『林烮地』已被妖族免職,驅逐,妖族再無軍師,四大妖皇不過有勇無謀而已。」

「就是,之前落巫山脈一役,聽說便是那林烮地耍的陰謀詭計。」

……

蝕九陰眼中精光閃過,寒聲道:「那你們可知林烮地如今身在何處?」

身在何處?

眾巫王一怔,交頭接耳,一時間卻有些懵然。

他們又怎會知道?

…目光掃過眾巫王,蝕九陰冷冷寒笑,「告訴你們也無妨,林烮地如今……已被『極』所吸收。」

嘩!~

一片喧鬧。

「不會吧?」

「天靈的『極』?」

「最強情報機構?林烮地怎麼會進入極?他只是人類而已啊!」

眾巫王露出驚駭之色,直感不解。

這消息,委實太震駭。

「人類?」蝕九陰面色淡然,「妖族大軍何曾任命人類為軍師?凡事總有例外,林烮地能先後在妖族,極中立足,自有其特殊能耐所在。而按巫皇推算,林烮地之所以能如此順利的進入『極』,其原因很可能是因為……」

聲音停頓,整座大殿寂靜無聲,所有巫王都是屏聲靜氣。

「林烮地,早在妖族任命期間,便與『極』狼狽為奸!」

蝕九陰聲音一出,眾巫王無不深吸一口氣。

太震駭!



一番會議,終是定下巫族大計。

事實上,在眼下的巫族,巫皇帝江是當之無愧的決定者,基本上他所定的便是聖旨玉律,誰敢反駁?之所以讓蝕九陰『解釋』一番,最重要還是想藉此奠定未來巫族大任基調。

他,過不了多久便將離去。

破碎虛空而走。

若非他一直強忍著不突破,恐怕眼下早已進入星辰世界,海闊天空。只是他放不下巫族,放不下這千千萬萬的子民,對巫皇帝江來說,這是他的職責,是他必須要去做的一件事!

「巫皇,南方域……不,那林風真的如此危險?」蝕九陰問道。

「對。」帝江的聲音鏗鏘落定,毫不猶豫。

「可…..他只是一個小小人類而已。」蝕九陰依舊有些難以置信,「就算他再厲害,實力頂多和妖族大聖持平那又怎樣?以一己之力,他所率領的南方域根本不足以和我巫族斗。」

「你錯了。」帝江目光聚來,淡然道,「我未曾在乎過南方域,甚至林風對我來說也算不得什麼。」

「那……」蝕九陰眉頭皺起,疑惑不明。

「我要的,是他的命格!」巫皇帝江眼瞳精亮,目光掃過十二祖巫,沉然開口,「皇者星座只要不殞落,歷經劫難,最終必能一統斗靈世界,之前有兩顆皇者之星所以毋須理會,任其相鬥,但如今只剩唯一的一顆,此子不除定成心腹大患!」

蝕九陰點了點頭。

他自是清楚巫皇帝江做過些什麼,當初為壯大巫族族運,強化自身,他甚至將人族九大聖主祭祀,絲毫不顧慮人類聯盟之情;連帶著古族三大神使在內,可以說為求目的巫皇帝江從來都是不擇手段。

人族?連古族都不過是他一顆顆棋子。

哪怕南部古域被滅,帝江都毫不在乎。棋子的作用就是棋子,沒有其它,只要巫族能勝利,能戰勝妖族,一統斗靈世界,所有棋子全部死光那又怎樣?

這本身,就是一盤深澀的棋局。

戰爭,必然有犧牲。

「皇者的命格……」蝕九陰眼瞳炯亮。


「只要將他煉成活死人,融入我巫族一脈。」巫皇帝江眼中透射著濃濃野心,「到時,天運將會降落於我巫族!他的實力有多強,我巫族之後的天運便會有多強!妖族?妖族算什麼,哼,就連那偷偷摸摸的『極』,屆時也將成為巫族一統斗靈世界的墊腳石!」

…「千年萬年之後,我巫族將真正稱霸斗靈世界!」

「一定!!!」

※※※

南方域。

「現今情況如何,爹?」林風問道。

「不好。」林嘯天道出兩個字,沉呼出一口氣,搖了搖頭。眉宇間多出幾分哀愁,面色微顯蒼白,顯然已是許久未曾好好睡一覺,他畢竟和舜,炎王等強者不同,功力全廢,儘管有許多靈丹妙藥幫助,然林嘯天如今才剛踏入星河級,實力仍未夠強大。

「這大半年來,人類八大域聯盟在巫族授意支持下,不斷騷擾試探南方域。」舜目光爍然,正色道,「儘管造神計劃已經很保密,然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巫族定是收到了一點風聲,故而如芒被刺,難受的很。」

林風點點頭。

自己也知,造神計劃瞞不了多久。

一開始造神計劃人數不過爾爾,但隨著計劃執行,牽涉人數越來越多,遲早會暴露。畢竟,每個參與戰神計劃的武者很多都有『家』,或是父母,或是妻子兒女等等,他們不泄露,不代表他們的親人不會泄漏,整個南方域如此龐大,被滲入一點姦細太正常不過。

該來的,始終都會來。

「不過……」舜頓了一頓,露出一抹淡然笑容,「知道歸知道,相信短時間內巫族還不會對我們動手,如今妖族鎮守最後一道關卡,怎麼看巫族都會竭盡全力將妖族打回海域,這段期間我們肯定安全。」

「拖不了太久。」林嘯天搖頭道,「妖族實力如今已完全被壓制,一旦妖族退卻,相信巫族下一個目標定會是我們。」

攘外必先安內!

內陸地域是巫族的大本營,他決不可能允許境內有第二股其它勢力存在。

「只希望妖族能再拖長一點時間。」舜眉頭微簇,輕嘆道。說實話,他之前也沒想過妖族會在如此短的時間內被巫族擊垮,這有點太過不可思議,但事實擺在眼前,也容不得他質疑。

短則數月,甚至個把月,長則一年半載,妖族定會被巫族打回海域!

屆時……

人類,麻煩就大了。

眉頭深鎖,林嘯天和舜頗感幾分不安,反倒是林風神色平靜,氣定神閑。或許在大半年前,自己會忌憚巫族,忌憚巫皇帝江,但現在……自己毫不在乎,甚至心底還有那麼一絲渴望,想要早一點見到巫皇帝江——

與其一戰!

自己,想要檢驗一下如今的實力,到底已經到達什麼樣的層次。

能否與巫皇帝江匹敵!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