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芸兒回我說不急,我看信息的時候是躲着柳筱婷的,深怕被柳筱婷知道我在跟蘇芸兒聯繫。

其實,我本來要把與蘇芸兒冰釋前嫌的事情告知柳筱婷,但柳筱婷一天都不跟我說話,我沒機會。

而現在,畢發達又在身邊,我不好說這事,擔心畢發達會多多少少吃醋,覺得我如果跟柳筱婷解釋,肯定認爲我們倆是處對象。

我不想傷害畢發達,他是我的好兄弟。

在醫務室,我被咬的胳膊塗抹了消毒液,醫務人員給我開了些消炎藥,還說我左眼都腫了,非得塗抹藥品給我左眼上貼了個藥罩。

這樣一來,我就成了‘左眼瞎’,被藥罩遮擋住了左眼視線。

我覺得醫務人員小題大做,從醫務室出來的路上,我想摘掉藥罩,但被柳筱婷一瞪眼,嚇得我趕緊打消了念頭。

“既然你沒啥大礙,我有事先走一步。”

畢發達跟我打過招呼,急急忙忙走了。

我知道,畢發達不願意看到我與柳筱婷在一起,他雖然知道柳筱婷不喜歡自己,但畢發達心裏還是多多少少喜歡柳筱婷。

畢發達走後,柳筱婷也不記得跟我賭氣不說話了,她非得陪我回家,我好幾次要說蘇芸兒的事,都被柳筱婷打斷。


“你住口,什麼話都別說。”

柳筱婷相當的霸道,根本不給我說話的計會,她陪着我往校門口接近,正色道:“如果你真的喜歡我,就不要去招蜂引蝶,我這人很容易當真。當然了,如果你不喜歡我,就當我沒說。”

我急忙說向琳琳是我表妹,並不算招蜂引蝶,而且我當然喜歡你了,暗戀你都好幾年。

柳筱婷這才露出一絲甜笑,我看到機會來了,正欲給她談及蘇芸兒,沒想到柳筱婷又叫我別說話。

她說:“我想通了,你有你對待朋友的看法,我不應該把我的思想強加給你。”

我知道,柳筱婷指的是畢發達,我們倆對畢發達的看法不一致,沒想到她竟然想通。

我忙說那最好不過,筱婷,我越來越喜歡你了。

柳筱婷羞紅了臉,說句討厭,她的害臊神情,看得我瞬間傻掉,真是太可愛了,想……

還沒輪到我深想,我傻癡癡的竟然跟着柳筱婷走到了校門外,直到我看到對面街道站着的蘇芸兒,我纔回過神來。

戀愛的滋味,真的讓人慾罷不能,還能把人變成傻子。

而我,就被柳筱婷的害羞給迷成了傻子。

“蘇……”

我想開口叫蘇芸兒,卻看到她原本朝我微笑的表情,在因爲見到我身旁的柳筱婷那一刻,突然間消失不見,換來了蘇芸兒的黛眉一緊。

於是,我含在喉管裏的後兩個字,怎麼都發不出聲,因爲我同時也看到柳筱婷神色一緊。

此時,柳筱婷看到了蘇芸兒,要想一眼不注意到傾國傾城的蘇芸兒,真的太難了。

蘇芸兒的美,就是渾然天成,她一身火紅的連衣裙更加奪目,每一個從二中出來的學生,無論男女,都齊刷刷的看向了蘇芸兒。

“她,怎麼來了?”

就在我張嘴說不出話的時候,身旁的柳筱婷語氣生冷的問了我一句。

我忙使勁甩甩頭,在蘇芸兒皺眉看我的時候,連忙呼出一口濁氣,給柳筱婷說:“剛纔我一直要給你說這事,我要跟蘇芸兒回家住,但你沒給我時間與機會說。”

柳筱婷沒吭聲,她的美眸直盯盯的看着蘇芸兒。

此時此刻,兩大美女四目相對,她們倆誰都沒再看我一眼,我察覺到空氣彷彿都被她們倆的目光給凝結了。

以前,柳筱婷也見過蘇芸兒,不過那都是初中時期,那會兒的蘇芸兒還稚嫩,完全沒有現在的美色,同樣的,柳筱婷那時候也青澀,沒擁有現在足以媲美蘇芸兒的姿色。

故而,她們以前見面,絕不會出現今天的狀況。

今時不同往日,兩大超美絕倫的女生,她們對視的目光充滿了敵意,沒錯,就是敵意!

我從來不知道,她們倆有一天出落得亭亭玉立之際,看彼此的眼神會如此直接與敵對,仿似彼此都覺得自我是這個世界上最美的女人,但偏偏對方卻美得冒泡,這讓她們倆心生不服。

於是,蘇芸兒與柳筱婷就像水火不相容似地,死死盯着對方,誰都不願意眨眼,好像誰先眨眼睛,誰都輸了氣質一般。

“哇塞,兩大美女對視,爽的一筆啊!”

“那個紅裙子的美女,是哪裏來的,竟然美得與柳筱婷可以一決高下。”

“我喜歡柳筱婷,柳筱婷,我愛你……”

“紅裙美女,我支持你,用眼神殺死柳筱婷啊……”

這個世界,永遠不缺乏好事者,見到兩大美女對決,不少男生開始了大吼大叫,唯恐天下不亂。

我站在她們倆之間,更加是尷尬不已,我肯定不願意看到她們如此仇視對方,馬上用肩膀輕撞了一下身側的柳筱婷:“筱婷,她是我姐!”

我機敏的提醒柳筱婷,害怕她是因爲吃醋死瞪着蘇芸兒不放,趕緊告知柳筱婷知道,我跟蘇芸兒的關係是姐弟。

“對噢,她是你姐。”

讓我鬆口氣的是,柳筱婷竟然聳聳肩,先行把視線從蘇芸兒身上挪開。

我剛想說筱婷你真好,哪曉得對面街道的蘇芸兒徑直走了過來。

她邁着大長腿,引來學校門口男生們一陣躁動,各種口哨聲響徹,但蘇芸兒根本不在意他人。

她朝我招手,絕美的臉頰上浮現出一抹微笑:“楚思麒,跟我回家!” 一聲跟我回家,讓我心中一暖。

但同時,蘇芸兒這話,也引來了周圍人羣的羨慕嫉妒恨。

這裏除開柳筱婷之外,沒人知道我與蘇芸兒的關係,不少男生含恨的目光看着我,讓我覺得被一羣狼給嫉妒了。

蘇芸兒笑呵呵的走到我跟前,她真的很香,香風撲面,甚至就連柳筱婷都忍不住嗅聞了一會。

“走唄。”

與我近在咫尺,蘇芸兒朝我溫柔一笑,她看向了我左眼的藥罩,又問我:“怎麼回事?”

我忙說等下解釋, 走狗 ,得到柳筱婷點頭同意,我這才邁開步子,也不管其他人鬨鬧,我直接抓起蘇芸兒的胳膊就走。

身後,噓聲一片,許多男生說好白菜居然被豬拱了,還有人說狗日的那小子是誰,真是羨慕死個人。

我沒敢停留,蘇芸兒也沒掙脫我的手,她被我抓着走離了二中所處的街道,蘇芸兒才含笑問我是不是可以放手。

我連忙鬆開手,見到蘇芸兒調皮的在笑,我說你今天過來也穿着太惹眼了,紅色很容易讓男生着迷。

蘇芸兒說沒辦法呀,姐魅力指數太強大!

我笑着說你少臭美,蘇芸兒也沒生氣,這是我們倆以前絕對不可能見到的。

感覺一切都變了,我與蘇芸兒相處得很好,在與我一起回家的路上,蘇芸兒問我眼睛是咋回事?

我就說了下樓太急,撞翻向琳琳的事,聽到向琳琳打了我,還咬我一口,蘇芸兒咯咯笑着說你活該。


我一臉憋屈的說還不是擔心你久等,才莽撞的撞翻了向琳琳,蘇芸兒就繃着臉說:“是你自己的鍋,心急吃不了熱豆腐,還怨我啦?”

我忙說沒怨你,蘇芸兒這才釋懷,她又嚴肅的問我,柳筱婷跟我現在的關係。

蘇芸兒知道,以前柳筱婷是我初中班長,她問的是現在的關係,而且問得正經八百。

我沒敢多想,實話實話:“柳筱婷跟我現在一個班級,不再是班長。”


“別給我繞圈子。” 誰都不能碰我的季老師 ,她糾正道:“我想知道的是,你是不是喜歡柳筱婷,或者柳筱婷是不是在跟你交往?”

我眼軲轆飛速轉動,心想不能說實話,今天剛跟蘇芸兒冰釋前嫌,還是別讓她覺得有人搶走了她的棒棒糖,換位思考,要是我知道蘇芸兒喜歡他人,或者她在跟誰交往,我同樣很鬱悶。

就像前段時間,我誤以爲蘇芸兒與冷半城同居,當時我難過得一筆。

想到這裏,我忙扯淡的說:“我不喜歡柳筱婷,只跟她很好的同學關係,你想呀,人家柳筱婷可能看得上我嗎?”

蘇芸兒就定睛看着我,仔細從頭到腳打量一番,看得我一陣惡寒,她隨即搖了搖頭,說道:“確是,怎麼看你都不帥氣,以柳筱婷那種絕色,她不可能看得起你。”

我裝作一臉鬱悶的模樣,但心裏卻在發笑,說你蘇芸兒也有看走眼的時候吧,人家柳筱婷偏偏喜歡我,筱婷喜歡的是我的品性!

“別鬱悶了,柳筱婷不喜歡你,姐喜歡你。”

蘇芸兒淡淡一笑,隨口的話,聽得我驚得目瞪口呆,好半晌我都沒回過味。

我們回到家裏,蘇芸兒打開房門的那一瞬間,我突然感動得想抱住她。

只見,客廳裏的牆壁上,掛着一張很大的相片,竟然是我與蘇芸兒的合照。

這張放大的照片,我記得很清楚,是蘇芸兒來到家裏的第一年春節,我媽逼着我與蘇芸兒同框照相。

當時,我苦着臉,雖然與蘇芸兒並肩站在一起,但我的眼神卻瞟着蘇芸兒很不友好,充滿了不屑。

反觀蘇芸兒,她穿着新衣,扎着小辮子,可愛的臉蛋上洋溢起幸福的笑容,她直面鏡頭,還給當時拍照的攝影師比劃哦耶的手勢。

我們倆的表情神態相差太大,以至於後來我長大再看這張照片,都覺得自己特傻,不應該在拍照的時候呈現出那種表情。

時隔多年,我都快忘記這張唯一與蘇芸兒的合影照了,沒想到今天剛回家,就看到了它放大被精裝在牆壁上。

而且,牆壁上還有一條紅色的橫幅,寫着歡迎楚思麒回家,另外下方還有一行黃色的字,寫着:“從今往後,我們是一家人!”

我們是一家人!

突然間,我就感動得稀里嘩啦,伸手要想抱住蘇芸兒,但伸出去又馬上縮回來,我顫抖着聲線,給笑臉迷人的蘇芸兒說:“我……我好感動,我們是一家人!”

嗯!

蘇芸兒狠狠點頭,讓我意外的是,她竟然主動伸臂,將我抱住。

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被蘇芸兒抱緊,她的嬌軀彈柔十足,令人眩暈的香味撲鼻,她輕拍着我的後背,一字一句道:“從今往後,我們永遠不分開了!”

我也狠狠的嗯了一聲,感激遇見之中,伸臂也抱住了蘇芸兒。

以蒼天大地的名義發誓,我與蘇芸兒抱在一起,絕對沒有半分邪念,我只想用報緊的肢體語言告訴蘇芸,我在乎她,我與她永遠不要再分開。

我們倆足足擁抱了好幾分鐘,蘇芸兒才輕輕推開我,她面色有一些紅潤,指指我的臥房說:“你走以後,我就沒動過你的任何物品,臥室還是老樣子,我幫着清掃過幾次,進屋看看吧。”

我朝着蘇芸兒笑了笑,大步走回我的臥房,剛進去,我又感動得不要不要。

屋子裏,煥然一新,我的牀單與被褥,全部換成新的粉色,就連窗戶上的玻璃紙,都被蘇芸兒換成了我喜歡的粉色。

一眼看去,就像走進了粉色的天堂,這完全是女孩子的閨房才該具有的粉色。

“還滿意嗎?”蘇芸兒含笑站在房門口。

我說非常滿意,我就找不到不滿意的理由。

蘇芸兒也很滿意,她說句喜歡就好,然後轉身走向了廚房。

我這才嗅聞到廚房裏有一股香味,忙走過去一看,見到燃氣竈上燉着一鍋雞湯,蘇芸兒正用勺子在品嚐雞湯的味道。

見到我跟進來,蘇芸兒說今天下午她請假沒去學校,就在家裏幫我佈置臥房,還專門買了一隻烏骨雞,燉了一鍋雞湯。

“你以前,最愛喝雞湯,特別是見到我只要喝雞湯,你就非得鬧着必須喝。”

蘇芸兒回憶往事,呵呵笑着說:“我記得有次,你鬧騰得厲害,被你媽媽打得躲在了衣櫃裏,我不知道你躲在裏面,結果拿衣服的時候,嚇了我一跳……”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