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葉搖搖頭:「不會。」

「所以呀,而且你害我們對你並不會有什麼好處。我留你在這裡是為了達到我的目的。我們幾個姐妹想要變瘦,而你剛好有這方面的經驗。就算你對我們抱有什麼目的我也是不害怕的。如果你真的有所圖,我反而更開心接納你。」趙明玉從小學習經商,管理商號。在除了曲浮生的事情之外,她一向是秉承著無利不起早的想法,所以蘇葉有所圖她反而更加放心。

陰陽先生

蘇葉聽著她的話,忍不住露出了微笑。

「我很喜歡你的處事方式。」

「謝謝誇獎。」趙明玉微笑,隨即話鋒一轉道:「不過,我這個人眼睛眼裡揉不得沙子,容不得背叛,如果你哪天……」

「放心,不會的。我因何而來我很清楚,這事結束之後,我就會離開了。」蘇葉直接道。

說完之後,她紅著眼睛看向了倒在地上的蘇老大:「不管如何,我身體里都流淌著他的血,我不可能會不管他。」

「你要回家一趟?」趙明玉挑眉問道。

「不,」蘇葉苦笑著搖頭,然後看向了旁邊一直眼眶紅紅的趙明月道:「大小姐,有件事情想要麻煩你,不知道你能否給我幫個忙。」

「什麼忙?」趙明月疑惑地問道。

她現在對蘇葉很心疼,力所能及之內的忙她是很願意幫助她的。

「和我一起去小叔那裡一趟吧。我才來到鎮上,除了趙府和藥局之外,對其它的地方都不是很清楚。我想要將……」蘇葉說著看了一眼躺在地上昏死過去的蘇老大皺眉道:「他,送到小叔叔那裡,讓小叔叔送他回家。」

蘇葉這會兒已經無法將蘇老大稱作父親了,乾脆用「他」來代指。

趙明月聞言點頭,對於蘇葉那複雜的情緒很是理解。

原本還不知道用怎樣的理由去見蘇戟的趙明月聽到蘇葉的拜託之後,心中還有些小雀躍,又能夠見到他了呢……

趙明玉瞥了一眼掩飾不住自己眼中情緒的大姐,在心中暗自搖頭。

她大姐呀,真是栽死在了蘇戟那個黑煤球身上,也不知道他到底有什麼好的!

不過她轉念一想倒也覺得釋懷了,他們趙家的人好像各個都是情種,一旦喜歡上了就再也無法轉變自己的心意了,一條路走到黑……

爹娘都遇到了自己喜歡的人,就還好。

大姐是這樣,她也如此。

明珠現在還沒有遇到喜歡的人,風眠也不知道以後會如何……

「好,那我們這便去武館吧?我叫人備轎。」趙明月看了一眼還倒在地上的蘇老大詢問道。

蘇葉也是看了一眼蘇老大,朝著趙明月點點頭。

「我也要去!」趙明珠舉手道。

蘇葉來了之後她就好像個小跟屁蟲一樣,整日在蘇葉的身後寸步不離,這會兒聽到蘇葉要去武館那邊便要跟著過去。

雖然原本她就是要和她們一起去的,但是剛剛發生了這件事情,她又只詢問了大姐,她擔心蘇葉不想帶著她一起了。

蘇葉聞言看她一眼,淡淡道:「隨你吧。」

「嘿嘿,蘇葉你也不要傷心嘛,爹娘從小就跟我們說,不能因為不值得的人難過的……」趙明珠抓著蘇葉的胳膊小聲安慰。

蘇葉聞言笑了笑,沒有說話。

趙風眠也抿了抿唇,看向蘇葉:「三姐說得對,沒必要為了這種人往心裡去,開心點兒。大不了以後我不找你麻煩就是了……」

蘇葉聞言,有些詫異的看他一眼,嘴角微揚沒有說話。

「既然如此,那大姐你們便去吧,我等會兒要去藥局那邊,就不和你們一起了。」趙明玉和蘇戟撞在一起十有八i九會吵起來,她也懶得和蘇戟打照面了,而且今天的場合也不合適。

「好。」趙明月點點頭。

趙明月原本想叫人去背蘇老大,卻不成想蘇葉直接自己一個人就把他提了起來,然後攙扶著他往外面拖。

「誒?蘇葉你等會兒,我等會兒再找輛馬車送他吧……」

「不用了,先把他放在一個房間,等會兒讓小叔叔來領吧。」蘇葉頭也不回的說著,然後將蘇老大提回了自己休息的房間。

幾個人離開之後,趙風眠看向了趙明玉:「二姐,你沒事兒吧?」

「我能有什麼事兒?剛剛我們來之前都發生了什麼?」趙明玉搖頭,瞥了一眼蘇葉等人離開的背影朝著趙風眠問道。

趙風眠聞言蹙了蹙眉,道:「也沒什麼,只是父女爭執罷了。說的和之後蘇葉說的話也沒什麼差別。」

「可是我看她父親的情況好像不怎麼好,腦子不怎麼清明……」

「哦,你說這個啊。原本她爹一直罵罵咧咧的,嘴巴髒的很,我聽著都氣。不過整個人還正常的很,那後來呢?為什麼變得不正常了呢?」趙明玉追問。

「好像是在蘇葉說完一句話之後。」

「什麼話?」

「她說,從前的蘇葉已經死了,現在的……」趙風眠將蘇葉的話原封不動的轉述給了趙明玉。

「!!!」 離開趙家,蘇葉三個人一起坐著馬車到了武館。

不知道是不是三個人加起來實在是過於重了,馬車到了武館之後就趴在了地上死活都不起來。

蘇葉下了馬車,看著武館門口的匾額。

揚威武館。

趙明玉一看就是常客,剛走到門口,一個人便朝著趙明月打招呼道:「明月小姐又來啦,不過今日還真是不巧,蘇戟不在……」

「你得了吧,每次我大姐來你都是這套話,騙子,蘇戟明明就在。」趙明珠直接出言打斷男人的話,戳穿了他的謊言。

她來的次數相比趙明月要少了不少,但這種情況她都遇到不下十次了,知道這些都是蘇戟吩咐的,就是因為不想見趙明月。

她的話一出男人的臉色白了白,沒想到趙明珠居然會這樣的直言不諱,直接拆穿了他的謊言。

不過這樣傷的卻是趙明月的面子。

他有些忌憚的看向了趙明月,一轉眼便看到了她臉上的苦笑。

趙明珠向來心直口快,沒有想到自己的話會傷害到自家大姐,甚至還因為拆穿了男人的謊言而有些得意。

蘇葉看著幾個人臉上的深色變化,暗暗在心中搖頭。

雖然如此,但她還是上前一步道:「您誤會了,今日明月小姐是我陪我來的。」


「您是?」男人聞言有些吃驚的看向了她。

能夠讓趙明月作陪,這人得是什麼來頭?

「我是蘇戟的侄女,我今日來找他有些事情。」蘇葉禮貌的說道,雙目通紅的樣子讓人忍不住放輕聲音。

「哦?蘇戟的侄女兒?」男人聞言很是驚詫的看著她。

他和蘇戟共事也有幾年了,可是沒聽他說過自己還有侄女的事情,只知道他有個老娘。

「好,你且等著……」男人見自己的謊言已經被趙明珠給拆穿了,便也不再偽裝,怕是蘇戟真的有什麼要緊的事情便對蘇葉說了一句之後就進了武館。

不一會兒,就有人邀請他們進了武館。

進去之後,蘇葉就發現了,這裡不僅僅是普通的武館那麼簡單。

這裡的感覺更像是一個娛樂的場所,有人打拳對擂,還有人下注賭輸贏,裡面有些吵鬧。

蘇葉和趙明月她們被迎到了二樓的一桌。

雖然現在是一大早,裡面卻有很多人很熱鬧。

要是真說起來,這裡似乎也不是什麼好地方。

「真不知道大姐你喜歡他什麼,這裡亂死了。」趙明珠又一次「心直口快」的吐槽。

趙明月聞言臉色一白,抿著唇沒有說話。

如果不是因為那個喜歡的人,她怎麼會無緣無故的涉足至此呢?

蘇葉看著她暗自在心中搖頭。


她無法i理會趙明月這種喜歡一個人讓自己變得卑微的模樣,如果她喜歡一個人說了也沒有得到回應甚至被拒絕,那麼她一定會幹脆的轉身離開,死纏爛打這種事情絕不會發生在她身上。

不過她對趙明月還是佩服的,畢竟不同的人追求不同,選擇也不同。

「哇,蘇葉你快看,下面那個人!」趙明珠突然驚呼。

蘇葉聞言循著她的目光看向了那個站在台下一身白衣帶著銀白色面具的男人,微微眯眸。

這人看起來好生眼熟。

突然,她腦海中閃過一道白色的背影。

是他!

「感覺好酷哦!」趙明珠碰著臉眼睛亮晶晶的看著台下的人說道。

蘇葉微微蹙眉,看向了趙明月:「他站到那個擂台上是……」

「站到那上面肯定是為了對擂的,不過我不太清楚是要怎麼對。」趙明月搖頭道。

「對擂台還有什麼不同的方式嗎?」蘇葉不解的詢問。

「對呀,對擂台有很多方式的。可以是單獨的赤膊相鬥,也有用武器的,很多種的。」趙明月一邊四處張望著一邊解釋著。

眼睛四下觀望也沒有尋到自己想見那人的身影,趙明月的眼底儘是失落。

他就那麼不想見她嗎?

「站在那台上的人,都是武館的人嗎?」蘇葉又詢問道。


「當然不是了!」這時候一個人坐到了她的身邊說道。

這是一道女聲,女人的聲音嬌俏清脆,好聽的就如同銀鈴兒一般。

蘇葉忍不住側目看了過去。

這是一個模樣很美的姑娘,身姿挺拔,發育極好,容貌生的更好,一身紫衣看起來很是貴氣。

她在看女人的時候,她也在打量著蘇葉。

「姑娘是……」蘇葉微微蹙眉出聲詢問。

這樣一個突然出現在自己桌上的人,怎麼都覺得怪異。

「啊,別誤會,我只是覺得這桌視野很好,看你們這裡還有空位便坐了過來。」女人挑眉一笑,對著蘇葉解釋道。

「你介意?」她剛說完就朝著蘇葉問道。

蘇葉還沒說話,趙明珠邊嘟著嘴不悅的說道:「都沒有徵求別人的同意就坐過來,你這人怎麼能夠這樣……」

「這位置好,我便坐過來了,不行嗎?」女人也不是個省油的燈,直接對著趙明珠挑眉說道,語氣很是凌厲霸道。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