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表現那麼明顯.他們做生意的都是人精.怎麼會發現不了.肯定早就盯著呢.只是你那一眼讓他心生警覺.以為被發現了.所以才沒有找准機會就逃了.」

墨無塵解釋道.

夕月垂下頭.「塵哥哥.幸好我不是官府中人.否則那些小偷什麼的.肯定都跑光了.」

「乖.吃飯吃飯.」

夕月點點頭.坐了下來.隨意一撇.卻發現坐在最角落的那個人消失了.

「塵哥哥.那人不見了.」

雖然不是她的目標.可她覺得那人一定非比尋常.所以也特別注意了一下.

「我知道.他剛才就離開了.」

「我說你背後長了眼睛嗎.怎麼沒看都知道人不見了.」

「沒辦法.本公子武功比你高.」

夕月垂頭不爽. 淳風記之天地無疆 .從而每天運功療傷.

可這樣一來.他的內力就漸漸被消耗.所以在幫夕月解除封印時.趁他不注意.夕月將她的內力灌給了他.

現在的墨無塵.只能用一個詞形容.

深不可測.

夕月也不知道.她當初得到的是什麼.那時的她暈了過去.醒來后就被師傅帶回去了.這麼多年.只有下山的時候.師傅叮囑過.若遇到性命攸關的時候.才可解除封印.但不可全部解除.

否則性命不保.

所以她曾在青雲城解開過封印一次.那時的她就傷得極重.

而上一次在登天台上……

她以為她會死的. 夕月知道.都是因為眼前這個男子.她今生最愛也是命中注定的那個人.她才能再次來到這個世間.所以她很感激他.

「哼……」

夕月小姑娘冷哼一聲.向外走去.

「嗖……」

一把長劍橫在魏仲奇和何仁面前.兩人都後退了幾步.

「我說.你們真夠無聊的.本姑娘吃個飯都吃不安寧.想打架呀.誰來.」

眾人皆無語.這姑娘真是閑得慌.

何仁對她的印象還是很好的.雖然人家不領情.但看起來就是一愛玩之人而已.

「我說你呀.來找人就好好找人.態度不能好點嗎.」

未等他武器說話.夕月便開始數落他.指著對面的魏仲奇道:「人家是什麼人.青雲城少城主.知道是什麼人吧.」

「一看你這呆樣也知道不明白.來.我來說給你聽.就是在青雲城.他就是天.說一不二.明白了嗎.」

「無論你是什麼人.既然來到這裡.就等遵守人家的規矩.知道.」

她邊說.邊對著何仁使眼色.何仁雖然一根筋.但人卻不笨.當下拱手道歉.「在下確有急事.剛才有些魯莽.還望少城主見諒.」

額.

魏仲奇心想.他還能說什麼.

夕月將他拉著向客棧走去.對著眾人說道:「都散了吧散了吧.看別人打架多沒意思.你們可以自己找對手打架嘛.那才有意思.重要參與明白.」

魏仲奇臉黑得都不用上墨了.她這是做什麼.還嫌這青雲城不夠亂嗎.鼓勵別人打架鬧事.這丫頭……

夕月回來時.發現那夫妻二人還未離開.桌上的東西都已經吃得差不多了.夕月讓座給他.

「何公子.要不要請本姑娘吃點什麼.」

何仁一愣.看著桌上空著的盤子.心想.你怎麼這麼能吃啊.

「小二……」

小二麻利的跑來.滿臉堆笑.「大爺有何吩咐.」

「隨便點吧.姑娘.」

夕月嘻嘻一笑.「把姑娘剛才點過的再上一份來.」

何仁點點頭.小二一溜煙跑走了.

「這做生意的就是長眼色.」

夕月感慨.道:「請問公子.我能知道你是什麼人嗎.」

她坐在墨無塵旁邊.剛好對著那雙夫妻.她的聲音並不小.聽聞此言.那男子的背部突然變得很僵硬.

夕月心下瞭然.看來是錯不了了.


「英雄不問出處.」

墨無塵替他回答.

夕月不滿.墨無塵看向何仁.「在下蕭塵.永夜人.這位是在下的夫人.年紀尚淺.說話有不到之處.還望海涵.」

夕月目瞪口呆的看著他.不打草稿的說謊.心裡暗自佩服.

「蕭公子.蕭夫人.在下身份特殊不便多說.還請兩位見諒才是.」

「你們倆個真無聊.有什麼好問的.這樣.我來告訴你.你只要告訴我.你是不是江湖中人就行了.」

夕月傻愣愣的開口.倒把何仁問住了.她這是什麼意思.難道她知道自己的身份.

「不是.」

不過他還是沒有騙她.

「啊.你確定你不是嗎.可是你使得的槍法很正宗.害得人家還以為你是江湖哪個隱世門派的呢.」

夕月無力說完.看著墨無塵.心裡要多不爽有多不爽.為什麼塵哥哥就能看出來.她就沒發現呢.

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在下從不騙人.」

何仁很不解.她為何執著於自己的身份.

墨無塵點點頭. 再嫁,盛世暖婚 你輸了.」

「哼.我知道.」

夕月無精打採的說完.突然起身大喊道:「姜雲飛.還不快跑.」

她突然大喊.把所有人都驚了一下.當然反應最快的就屬那對夫妻了.男子刷的一下.從窗口一掠而出.何仁反應過來.連忙追了出去.

「塵哥哥.你說他能追到那人嗎.」

「能.」

「你說他們到底誰是壞人.」

「當然誰是叛徒.誰就是壞人.」

夕月咬著手指頭.沉思.「我怎麼覺得這何仁看起來不像表面那麼愣呢.」

「那是你看走眼了唄.」

「啊.」

「啊什麼啊.還不快追.管閑事就要管到底.」

墨無塵起身. 了不起的唐伯爵 .

兩人並沒有花多少時間.便在城外的小道上發現了何仁他們.

白衣男子慘白的臉更加透明了.狼狽的躺在地上.惡狠狠的看著何仁.道:「有本事你就殺了我.不然我一定會找你報仇的.」

「交出令牌.我給你個痛快.再說.你死了不要緊.不是還有瓊華郡主嗎.」

這一刻的何仁.雖然還是那個人.可無論從聲音還是氣質表現上都像換了個人.

他的長槍早已不知被扔到了何處.手裡拿著一把長劍.輕挑的挑起白衣男子的下巴.道:「瓊華郡主.你也不在意嗎.當真不在意.」

白衣男子神色不斷的變幻著.最後終於崩潰.他大吼著.「有本事沖我來.不要動郡主.她什麼都不知道.你不要傷害她.」

「咦.郡主.他們是朝廷中人.」

夕月此時也明白過來了.只是這何仁實在是太陰險了.竟然拿一個女子威脅人.肯定不是什麼好人.

「塵哥哥.我們要不要救他.」

「你又想多管閑事.」

墨無塵寵溺的看著她.這丫頭無論經過多少事.多大的傷害.她內心都是純真的.依然保留著對弱者的同情.


雖然白痴了一些.他卻更加喜歡了.

他想清楚了.無論年少的他們是什麼感情.他喜歡的人從來都不有她.動心的也只會是她.

今生能與她相守.是他最大的幸福.


夕月白了他一眼.「見死不救會遭天打雷劈的.」

「先看看再說.」墨無塵摸了摸她的秀髮.低笑的說道.

「那就要看你的誠意了.」底下.何仁冷笑的說道.眼裡充滿了不屑.

一個將死之人.還想與他談條件.

「如果我給了你.你發誓會放過郡主.」

姜雲飛還是不死心.不過被人抓住了軟肋.他也無能為力.只是不能為爹娘報仇.卻是心中難過不已.

何仁突然開口大笑.「哈哈哈哈……」

「啊……」

姜雲飛突然大叫一聲.捂住右腿.原來何仁大笑之時.一劍削掉了他腿上一塊肉.鮮血直流.瞬間染紅了他的褲子.

「說.令牌到底在哪裡.」

「啊啊啊.你做夢.」

姜雲飛知道.自己必死無疑.而郡主他也無力保護.只能死撐到底.不把令牌交出去.這樣說不定還有機會活著.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