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中有被斬首的無頭鬼,有被腰斬的,有被從身體中間劈開的,有剁去雙腿的,一個個都凄慘無比,繞著大漢鬼哭神嚎,

「侵犯皇庭者死,」大漢望著秦逸,眼中綠色火焰一閃,剎那之間,消失在原地,

頓時之間, 海軍之王 ,急忙向後躍去,

一柄巨斧,憑空出現,帶著詛咒的力量,萬鬼哭嚎,神魔亂舞,一下子就將秦逸剛剛站立的地方,給打得徹底粉碎,

大片的地面,露出蛛網一樣的裂紋,然後轟然塌陷,露出一個深不見底的大坑,

秦逸雖然及時避開來了,但是此刻依舊有種心有餘悸的感覺,只覺得全身皮膚,都陣陣刺痛,像是被針扎一樣,

「可怕的力量,這個傢伙到底達到了什麼境界,」秦逸目光緊盯著大漢,眼神裡面沒有恐懼,更多的反而是興奮,

秦逸現在達到了天神六轉的境界,實力上足以碾壓天神九轉,

眼前這個大漢是魔頭,秦逸無法看清楚對方的境界,但是對方剛剛那一斧斬落的力量,卻代表了對方絕對擁有不低於秦逸的實力,

「太好了,殺了這個傢伙,得到的晶核絕對能讓我大補,」秦逸目光凝聚,手腕一抖,赤離劍已經緊握在手,

赤離劍出現的剎那,金色的光芒,如實質一般流淌,給人一種朝陽在秦逸手中冉冉升起的感覺,

大漢的目光移動到秦逸手中的赤離劍上,眼神中微微閃現出一絲恐懼的神色,

很顯然,他對赤離劍有些忌憚,

至於他為什麼會感覺到忌憚,秦逸才不會詳細去管,

秦逸知道的是,赤離劍出現的剎那,這個大漢有了破綻,當即一劍橫掃而去,

「藏鋒玉劍,」

高牆一般厚重的巨劍,如同開山巨斧,狠狠砸下,

巨大的力量,就連已經成魔的大漢,都感覺一陣心悸,急忙揚起巨斧,朝著頭頂揮去,

巨斧和巨劍當空一撞,巨劍咔嚓一聲,盡數瓦解,崩潰,碎片如流光朝著四周怒射而去,

猛烈的撞擊,也讓大漢往後退了一步,腳掌都踩進了地里,身體出現了一剎那之間的僵硬,

秦逸早有準備,藏鋒步法運轉起來,身體化作道道虛影,一下子就到了大漢的身後,赤離劍猶如一道長虹,朝著大漢脖子掃去,

無敵的真氣,激射而去,形成筆直的神芒,就連虛空都彷彿要切割開來,

「萬魔戰甲,」

大漢口中一聲大喝,圍繞著全身的亡靈齊齊嘶聲尖叫,快速凝聚成一副黑氣繚繞的盔甲,覆蓋在了大漢的身上,同時也凝聚成一個猙獰黑色的頭盔,將大漢全身覆蓋,沒有一絲縫隙,

秦逸眼中神芒衝天,口中長嘯連連,整個人彷彿是戰神現世,大刀橫空,長劍上金光旋轉凝聚,破滅星空的大威力,狠狠橫切在大漢的盔甲上,

聲嘶力竭的慘叫聲中,大漢的身體一下子飛了出去,漆黑的盔甲上面,出現道道觸目驚心的裂痕,裂痕裡面,獻血像是不要錢一樣滾滾而出,

隨著鮮血的流出,他身上的盔甲全部炸碎、崩潰,在地上一滾,就全部消失不見了,

大漢從地上爬起來,眼中綠色的火焰,越發刺眼起來,甚至就連濃密的鬍鬚和頭髮,都像是要燃燒起來一樣,滾滾煞氣,甚至都凝聚成了實質一般的黑色,將地面都腐蝕溶解成了黑色的泥漿,

「你死定了,」

秦逸冷冷一笑,


剛剛那一擊,已經讓他徹底知道了這大漢被那氣勢掩蓋下的真正實力,

「我還有許多殺招沒有用出來呢,現在就殺了你,然後讓你的主子早點滾出來,」秦逸身形陡然之間,就在原地消失,就和大漢第一次朝他出手時候一模一樣,只是秦逸的速度比大漢快了至少十倍,大漢攻擊秦逸的時候,秦逸能夠反應過來,但是此刻換成秦逸出手,大漢根本來不及反應,腦袋一下子就飛了起來, 望著飛到遠處的腦袋,秦逸依舊保持著持劍的姿勢,眼神中的凌厲,絲毫沒有退散,

就和他預料的一樣,失去了腦袋的大漢並沒有立刻倒下,強壯的身軀反而慢慢地轉了過來,正面對著秦逸,

被秦逸砍飛的頭顱,這時候也飛上半空,如同慘綠色的太陽一樣,發出陣陣光芒,眼眸裡面,全是綠色的火焰,直勾勾朝著秦逸望過來,嘴巴一張一翕,吐出晦澀難懂的咒語,

陡然之間,大漢如山一樣的身體上長出一根根如鐵絲一樣的毛髮,整個身體轉眼之間,就變得好像是一個刺蝟,看上去叫人無比膽寒,

「殺了你……殺了你……」

頭顱在半空反覆說著三個字,像是念經一樣,聲音低沉,帶著無比恐怖的味道,

隨著頭顱的低訴,那長滿毛髮的身體,快得如同奔雷,朝著秦逸一下子沖了過來,

「藏鋒玉劍,」

秦逸早有準備,赤離劍向下一刺,城牆一般的巨刃破土而出,擋在秦逸面前,

砰,

大漢的身體狠狠撞在巨刃上,爆發出巨響,

巨刃微微一晃,隨即崩潰瓦解,而大漢前沖的趨勢,也就此一滯,

秦逸隨即上前,手中赤離劍金光爆射,如同烈陽金光,一下子就將大漢的身體撕得粉碎,五指再朝著天空狠狠一抓,

滾滾元氣的催動下,天幕都震顫一下,猛然下墜,

大漢的腦袋一下子墜落到地上,口中還在念念有詞,但是這一次還沒有來得及多說幾句話,秦逸一腳抬起,直接跺了下去,

砰的一聲,像是無形的巨腿狠狠跺在地上一樣,大地上一下子撕裂開蛛網狀的裂紋,大漢的腦袋碎得稀巴爛,一顆渾圓的紫色晶石,帶著神秘的味道,一下子從裡面滾了出來,

隨著大漢的腦袋被秦逸踩爛,遠處的皇庭裡面,終於傳來了憤怒、不甘的怒吼,

秦逸才不管這些,捏起紫色晶石,直接丟進了吞天大墓,

秦逸很清楚,自己即將面對的,將是那皇庭中最強大的存在,甚至很可能是自己到目前為止,遇到的最為強大的敵人,

雖然很危險,但是絕對也是一個突破的最好挑戰,

要想挑戰成功,那就一定要在現在的情況下,儘可能做好準備,


不僅是紫色晶石,包括大漢的屍體,秦逸都扔進吞天大墓里,

轟隆隆隆,

吞天大墓和遠處的皇庭一起顫抖著,

吞天大墓中大漢的屍體不斷消融,遠處的皇庭像是被一頭巨獸吞噬一樣不斷塌陷,

猛然之間,一副金色的棺材,從不斷倒塌的皇庭裡面冉冉升起,帶著一股宏大,光明的味道,

這種味道,根本不像是從邪魔身上散發出來的,

但是秦逸就算隔著這麼遠,都能看到那棺材上面,雕刻著猙獰的惡魔浮雕,

浮雕上面的惡魔,長著一對羊角,彎彎曲曲,長相極為恐怖,身上全是倒刺,腳下屍積如山,光是看上一眼,就讓人感覺像是要被拖入永痕的煉獄之中,

秦逸目光緊緊鎖定棺材,同時不斷汲取著來自那大漢的力量,

這個大漢不愧是這強大惡魔的得力幹將,將它煉化之後,得到的好處,簡直超過了秦逸之前斬殺的所有惡魔的總和,

就片刻功夫,秦逸的境界一下子就從天神六轉,提升到了七轉,並且距離八轉,也就一線之隔,

並且這個時候,大漢的屍體和晶石,還沒有全部被煉化完畢,

也就是說,只要再等哪怕幾個呼吸的時間,秦逸就可以提升到天神八轉,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遠處懸停在半空的棺材里,發出來了一陣指甲撓過的刺耳聲音,

一股強大的神念,帶著無上的威嚴和恐怖絕倫的氣息,一下子朝著秦逸打了過來,

立刻只見,秦逸就感覺自己腦子一疼,裡面像是被釘子劃過一樣,疼得腦子裡一片空白,幾乎當場就栽倒在地上,鼻孔裡面,也有溫熱的獻血流淌出來,

「好強的神念,」秦逸緊咬牙關,死死堅持,「要不是我的神念比過去強大了幾萬倍,這一下我恐怕就魂飛魄散了,」

這棺材中惡魔的神念,讓秦逸暗暗心驚,

不過心驚並不代表害怕,等深吸一口氣,那劇痛的感覺減弱了一點后,秦逸狠狠一咬牙,催動自己的神念,像是錐子一樣,朝著那棺材一下子刺了過去,

「咦,」

秦逸可以清楚感覺到,從那棺材的方向,傳來了一個疑惑的聲音,隨即就是滔天的怒火滾滾而來,

秦逸根本就不給對方反應的機會,他知道自己現在的境界實力是劣勢的一方,但是自己抓住了對方輕敵的機會,

對方剛剛一個神念攻擊過來,看到秦逸踉蹌,以為已經殺死了秦逸,但是沒有想到,秦逸的神念,遠遠比其他修道者強大得多,甚至境界比秦逸高出許多的,都不是秦逸的對手,

所以此刻受到秦逸的反擊,棺材中的惡魔,是猝不及防的,頓時就有些亂了陣腳,

既然對方露出了這樣子的破綻,秦逸自然就不可能放過,

秦逸根本就不管腦子裡如針扎一般的疼痛,神念攻擊連連刺出,感覺到對方因為自己的兇悍而產生退卻的時候,秦逸醞釀了許久的殺招,頓時猶如潮水一樣傾瀉了過去,

「星河爆裂,」

「龍牙利爪,」

「九木連環劍法,」

「怒龍神通,」

「無極星光斬,」

「炎龍波,」


「藏鋒玉劍,」

……

剎那之間,好大聲音,振聾發聵,從秦逸的身上爆發出來,仿若九霄雲外的天神,以他身體為圓心,處處都是神鬼難測的玄奧意志,澎湃的天河,神秘的武道真諦,在此刻化作數不盡的宇宙驚鴻,穿梭各個遠點,頃刻之間,就將整個棺材,連同棺材周圍的天空大地,全都吞沒覆蓋,


噼里啪啦,

叫人膽戰心驚的巨響,不斷從覆蓋棺材的元氣大河中爆發出來,震蕩得整條大河都在顫動,彷彿隨時都會截流一般,

猛然之間,砰的一聲,猶如山體崩塌,星河爆炸一樣的聲音傳來,天河一下子炸斷成好幾截,

爆炸的天河洪流中,棺材的碎片夾雜其中,從半空浩浩蕩蕩落下來,邪惡的氣息,不斷醞釀,

「該死的修道者,我一定要將你扒皮抽筋,」

刺眼的紅色光芒中,聲聲低吼,從四面八方傳了過來,聲音重疊,好像有無數人在重複這句話一樣,

PS:這個月底完本 「修道者,」

「修道者,」

「殺,」

「殺,」

「死吧,」

「死吧,」

一聲聲咬牙切齒,充滿怨毒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了過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