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囂張的小子本座要你的命。」

戰歌長老見這樣下去可不是辦法,古家跟龍家的人根本就制服不了青發少年,為了不讓那青發少年破壞剛開始的大比武,他必須要親自出手去阻止。

青發少年見一個滿頭白髮的老者出手了,力量之強大,遠在古千山他們之上,這個時候,青發少年可不會傻的繼續下去,將他那青色小型老虎頭一收,放聲大笑道:「無雙城的人,也不過如此小爺才沒時間跟你們玩,告辭了。」

青發少年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真當這無雙城是來去自由之地了

龍九這個時候從高空中掉落了下來,古千山他們根本就來不及去接他,砰……的一聲,龍九重重掉落在地,將地面上的石磚都給震裂了。

「小子,哪裡跑納命來。」

對付逍遙皓天,長老會不好親自出手,可像這種搗亂之人,既然古千山他們拿他不下,長老會自然是要出手的,畢竟這裡可是無雙城,如果讓他跑了,就顯的無雙城太沒本事了。

莫邪長老跟重陽長老同時出手,將青發少年給阻擋了下來,可青發少年的速度快如閃電,剎那之間,讓已經出現在了廣場的另外一個方向,並且大笑道:「就你們幾個老傢伙也想留下小爺,簡直是不知天高地厚哈哈……小爺我去也,有種就來追吧」青發少年直接朝無雙城的東邊城門飛了過去,這時,逍遙皓天覺得這個青發少年有古怪,他居然會師傅的殺招獸王拳,難不成,這青發少年跟自己的師傅有關係。

「你們呆在這裡,別亂跑,我去去就回」

「逍遙兄弟,要小心。」

「放心,他的獸王拳還不夠火候,傷不了我。」

龍九已經被王守一他們給扶了起來,可卻無一人笑話龍九的,畢竟,那青發少年的力量,王守一他們是親眼所見的,就算是換成自己,也沒把握全身而退。

「龍兄,你沒事吧?」


噗……

龍九突然噴出一口鮮血,看他這樣子,是受了重傷的,怎麼可能會沒事。

「混蛋!從哪冒出一個如此變態的人物!」

是,也太過變態了,一吼之間,就將龍九傷成了這樣,龍九甚至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如果不是古千山跟戰歌長老及時出手,恐怕,這高級比武還未開始,龍九就要先把命給丟了。

紀曉風這個時候已經來到了龍九他們這邊,拿出一顆丹藥,說道:「先把這個吃下去,能穩定你的傷勢。」

「多謝紀會長。」

「龍九,剛才那小子,你跟他有仇?」

「沒有,我根本就沒見過他。」

「哦!那就奇怪了!難道會是逍遙皓天的人?」

「不可能,他根本就不是無雙城的人而且,在場應該也沒人認識他的。」

紀曉風臉色微微一變,在場是各城的人都有,如果說,剛才那青發少年沒人認識的話,這是不是說,他根本就不是各城的人?

「先不要說這麼多,你今天還有重要的任務,本座先幫你療傷。」

大比武那邊只要不進入高級比武,就沒逍遙皓天什麼事,初級跟中級的比武,也只是無雙城四大學院的一般隊員參加,各城的人,絕對不會選擇在初級跟中級的時候上超那樣對他們來說一點意義都沒有,大來遠跑到這無雙城來,難道還真是為了參加這場比武不成。

剛才那個打龍九耳光,並且傷了龍九的少年顯的太過奇怪,他的力量很明顯在龍九之上,就連古千山跟樹兩兄弟,加上幾個長老都無法將他給阻擋下來,這等人物,不可能會是各城的人。

當然,逍遙皓天之所以追過去,是因為那青發少年所施展出來的獸王拳!

獸王拳這等殺招,也可以說是一項強悍無比的源術,在這界神聯盟,甚至整個界神聯盟,都是不可能存在的,因為它是來自另外一個空間的,是獸王師傅的殺招


一個青發少年,看外表也不太像是人類,怎麼可能會師傅的殺招,這就讓逍遙皓天很是鬱悶了,必須要追過去問個清楚,看看這個青發少年跟自己的師傅是不是有什麼關係。

逍遙皓天由無雙城的東城門一路追出,那青發少年化身一道黑光,速度之快,已經將幾個長老會的長老給遠遠甩在了後面,戰歌長老他們見青發少年已經逃跑,也沒有繼續追下去。

畢竟,無雙廣場上的大比武才是眼下最為重要的,要擊殺逍遙皓天,同時他們長老會還要薄預言是什麼,不能讓各城的人對預言是什麼造成任何的威脅。

青發少年出了無雙城后,甩開了戰歌長老他們幾個之後,並沒有一味的逃跑,而是調轉了方向,朝界神聯盟一座山峰飛去。

逍遙皓天一直跟在青發少年的身後,沒有太過拉近距離,也沒有將距離給拉的太遠,因為逍遙皓天不想直接跟青發少年正面相碰,在沒摸清楚對方的底細之前,逍遙皓天可不能亂來,以免在大比武之前,先跟一個不知的強者對戰一場。

青發少年很快就出現在了一座山峰之上,與此同時,在山峰的另外一邊,也出現了一個男子,這個男子身穿一見紅火色的大炮,一頭紅色的頭髮,跟青發少年一樣,兩個看上去都不太像是人類。

「地肺山,烈火護法沒想到,你們地肺山居然來的這麼快。」

青發少年見到烈火出現后,第一眼就認出了對付,而烈火也好像對青發少年並不陌生的樣子,說道:「逍遙山,夢雨軒怎麼就來了你一個人,星雲怎麼沒跟你一起?」

原來這個青發少年名叫夢雨軒,他居然是東南海域逍遙山的強者之一,還認識星雲

「哈哈,烈火,我可是知道的,你跟若伊,也是分前後來的雖說我們逍遙山也出動了三個人,但我們的目的不同星雲他們兩個,是來執行任務的,可我卻是來玩的」

夢雨軒對烈火很是不屑,難怪這傢伙能在無雙廣場上如此囂張,原來他是跟星雲一個檔次的存在,放眼整個無雙城,也就一個紀曉風能與星雲抗橫,夢雨軒自然不會將無雙城的那些人放在眼裡了!

「你們逍遙山的人跑過來,絕對不可能是單單為了幾件寶物吧。星雲他們兩個在各城上找到了四件寶物,唯獨梓玉沒帶走,但這梓玉又成為了預言是什麼,可預言是什麼又明明被我地肺山給軟禁起來了說吧,你們逍遙山,到底搞是什麼花樣?」

之前若伊也說過,預言是什麼在他們地肺山的控制之下,梓玉跟他們所控制的那個預言是什麼長的一樣難道這其中,有著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不成。

「哈哈,你們地肺山能提前知道預言是什麼,難道我們逍遙山,就不能製造出另外一個預言是什麼嗎。現在洪荒各城中,出現了兩個預言是什麼,一個雖被你們地肺山給控制住了,但另外一個,你們地肺山可得不到。」

「夢雨軒,你少跟我廢話東南海域三大,卻分為了兩大勢力你們逍遙山只不過是獨身一家而已,可我們地肺山卻跟青玉壇為一體,如果打起來,你覺得,你們逍遙山有勝算嗎?」

烈火根本就沒將逍遙山放在眼裡,真要打起來,他們兩大聯手,要滅一個逍遙山,也不是什麼難事。

「哈哈,我倒是忘記了你烈火護法,原本是屬於青玉壇的,後來因為不滿青玉老道的處事方法,才跑到地肺山,像你這種人,如果不是你們兩大聯合在了一起,地肺山怎會收你,能讓你成為了護法。」

頓了頓,夢雨軒又說道:「不過嘛,如果說到東南海域兩大勢力,三大,如果真要打的話,恐怕早就動手了吧。」

「你說對了,不單單是我們地肺山跟青玉壇,其他海域的,現在都已經派了強者來到各城,隨時都能開戰。

相信之前的星雲,絕對不可能是為了找幾件寶物才來到各城的吧?你夢雨軒也不可能是單單跑到各城來玩的吧。我們大家的目的都一樣,為何不聯手。」

「聯手?哈哈,烈火,我夢雨軒從不跟敵人聯手,既然你們地肺山跟青玉壇是我逍遙山的敵人,那就你們找你們的,我找我的,只要你不來破壞我的好事,我們相安無事可如果你敢在我面前插上一腳的話,就別怪我夢雨軒辣手無情了。」

「既然你這樣說,那我們就各找各的吧不過,現今的各城局勢已經在發生潛在的改變了,我們地肺山已經將各城所謂的五大絕世強者帶走,使的各城不再有任何的強大靠山。」

「各城並非界神聯盟的主體,你們想怎麼搞就怎麼搞,我們逍遙山不管。但我要提醒你一下,有些事情,不到萬不得以,最好不好做,否則會有什麼後果,你心裡應該很清楚。」

掠愛成癮:首席的心尖囚寵 ,夢雨軒也不跟烈火廢話,直接飛身離去。


烈火冷哼一聲,自己做事,難道還要夢雨軒來教不成,自然是知道,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事了。

烈火跟夢雨軒的話逍遙皓天可是在暗中聽的一清二逍遙,在他們兩個都分頭離開后,逍遙皓天從一塊岩石後面走了出來臉色顯的非常難看。

兩個預言是什麼,被地肺山控制住了一個,而梓玉這個,卻是由逍遙山造就出來的,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五大絕世強者,全部都在地肺山,兩個聯手,居然能滅了五城,如果這話是真的,那海外,到底存在著多麼龐大的勢力跟力量。

逍遙皓天自到達界神聯盟起,所了解的,單單是各城的勢力,就已經足夠強大了,所在的界神聯盟,無雙城,還是各城中勢力最為弱小的一方,如果海外的那些勢力進入各城,甚至說,逍遙皓天將來面對海外勢力時,那以現今的力量來說,豈不是送死的料嗎,這就更別說是那欲魔了!恐怕別人都不需要動手,單單的氣勢,就能將自己給殺個成千上萬遍。

「看來,在海外那些強者而言,我根本就是螻蟻般的存在。不管是之前的星雲,還是剛才那烈火跟夢雨軒,在海外的勢力中,都屬於小角色的存在。」

想到這些,逍遙皓天已經有了一種覺悟,自己在無雙城,實在是太過囂張了點,也好在,海外的勢力現在進入各城的強者並不多,而且應該還全部都是星雲那個等級的存在,如果來幾個比星雲還要高級別的,逍遙皓天真有打道回府的衝動了!

「不行,我必須在面對真正的強者之前,將自身的力量給提升上去。幾十個世界算的了什麼,至少有上百個,上千個,甚至是上萬個。」

逍遙山,地肺山,青玉壇,東南海域,且不管你們到底是哪方屬於哪方的勢力,在沒有實力之前,我是不會與你們正面發生衝突的,不然,死的一定是我。

看時間也不早了,無雙城那邊的大比武,估計已經進入了高級比武的階段,逍遙皓天要馬上趕回去。

可逍遙皓天沒想到,當自己離開之後,烈火居然又在出現在了山峰之巔,看著逍遙皓天離去的背影,不由驚嘆道:「各城中,什麼時候出現了如此了得的少年人物。來了這麼久,本座跟夢雨軒居然都沒有發現。還好本座在離開之前感覺到一絲氣息,不然,到時被這小子陰了都不知道。」

烈火像是有了什麼打算似的,心道:「龍九那小子不但靠不住,辦事也不利。看樣子,本座必須要另選一人,為本座辦事了。」

很明顯,烈火看中了逍遙皓天,想打逍遙皓天的注意,但他卻不能直接去找逍遙皓天,那樣的話,逍遙皓天一定會有所防備的。

「火靈出現?」

烈火話聲剛落,就見在他的身前出現了一道火焰,火焰中,一個女子現出身來。

「主人有何吩咐?」

「你立刻潛入無雙城,給本座盯好剛才那小子。本座要知道他的身份,跟他的舉動。」

「是,手下立刻就去。」

無雙城無雙廣場上,高級比武已經開始了,第一場,就是逍遙皓天的出場時間,所要對戰之人,居然是華雲龍。

馬滕雲站在擂台之上,對所有人說道:「之前兩個等級的比武,屬於我們無雙城四大學院之間的,也已經分出了勝負,最後的勝出者,將有著兩個選,第一,是選擇進入高級比武,第二,無雙城會拿出一種源術跟一顆提升力量的丹藥,可任選其一。」

那中級比武的勝出者說道:「我要提升力量的丹藥。」

「好,既然勝出者已經做出了選擇,那現在正式進入高級比武,也是大家最為期待的時段。不過,我還要重複一下之前的話。因為這次的大比武與往常不同,所參加的,除了我們無雙城四大學院之外,還有各城的各大學院,都派出了代表參加。所以,各家之間要交代下去,在高級比武場上,是不論生死在,凡上場的隊員,都要先簽下生死狀,如果死了人,跟任何一方都沒有關係,在大比武期間,也不得尋仇。」

本文來自看書惘小說 第607章戰歌跑了

「好了,現在高級比武正式開始。請第一場對戰的隊員上場,聯盟學院的華雲龍,對手同樣是聯盟學院的,逍遙皓天。」

呼……

馬滕雲話剛落,幾天不見人影的華雲龍直接飛上了擂台,但馬滕雲並沒有直接下去,因為他要等雙方都上場之後才離開。

這高級比武,不但不論生死,也是沒有任何規矩可言的,除了認輸分出勝負之外,就是以生死來分出勝負。

華雲龍的名聲早已經不復存在,現在見他上場了,還從紫陽學院改投聯盟學院,讓無雙城很多人都不屑,一陣陣的倒彩聲響起。

「華雲龍,你個勾引弟妹的混球,趕緊滾下去吧。」

「逍遙皓天,馬上上擂台,將華雲龍宰了。」

觀戰的群眾大喊大叫,這令的各城的人都在看笑話。

現在可是你們無雙城自己人對戰自己人,沒想到,剛一開始,就有熱鬧看來,這個華雲龍,還真不是個東西。

當然,各城的人自然是知道前幾天發生的事情,不過因為今天要聯合所有的年輕強者擊殺逍遙皓天,他們現在也不好多說什麼,否則,一定會添油加醋的,讓無雙城因為一個華雲龍在四方勢力面前丟臉。

「全部給我閉嘴。」

華雲龍已經忍不住了,被這樣大罵,他生平是第一次。

「逍遙皓天,你這個混蛋,給為滾上來。今天我要宰了你。」

華雲龍一聲大吼,逍遙皓天陷害他的事情,他已經知道了,自然要找逍遙皓天報仇,當然,華少鋒也別想跑!

華雲龍在擂台上喊了半天,可逍遙皓天就是沒出現,這讓所有人都竊竊私語了起來。

該不會是逍遙皓天怕了,玩臨陣退縮吧。

聯盟學院,葉浮萍說道:「你們趕緊去找一下逍遙皓天。這比武都開始了,他人跑哪去了?」

「葉導師,我們已經找過了。蘇光他們說盟主剛才出城去了,到現在還沒回來呢。」

「什麼!這個時候他跑出城去做什麼?」

「不知道。」

長老會那邊,紀曉風問道:「怎麼回事?逍遙皓天人呢?」

「啟稟會長,剛才有人見逍遙皓天出城去了,好像是去追那個打傷龍九的少年去了。」

「什麼?為什麼不早說。」

「剛才本座覺得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才沒事的。」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