憑什麼秦風擔任戰狼的隊長,而自己就要擔任暗狼的隊長,韓影認爲自己比秦風要強。

如果不是再上次的挑戰中秦風使詐,自己絕對是第一名。

韓影放肆!

楚風暴喝,眼神凌厲,怒斥道;“上次的挑戰你已經輸了,秦風有資格擔任戰狼的隊長,你還有什麼不服?!”

這時葉寧揮了揮手,打斷了楚風。

“你不服?”

葉寧眯着眼,擡頭饒有興致的看着這個美麗高挑一臉倔強的女孩。

“是的戰神,我韓影不服這個安排,再上次挑戰中秦風使詐才勉強贏了我,所以我要求在和他比一次。”

韓影一股不服輸的樣子。

“秦風怎麼說?”

葉寧微微偏頭看向劍眉星目的青年。

“屬下全聽戰神安排!”

秦風挺胸擡頭,看樣子沒有任何的不滿。

我給你們倆個機會挑戰我,誰退後的步數多誰輸。

葉寧嘴角噙着笑容道。

向戰神挑戰?

韓影和秦風頓時一驚,倆人都沒想到會是這個結果,還以爲戰神會讓自己倆人再打一次。

其他的戰狼隊員也是興奮的議論着。

而韓影則皺了皺蹙眉,她也想掂量掂量戰神的實力,想看看這個和自己年紀差不多的年輕人究竟有什麼了不起,竟然就是無敵的北荒戰神。


年輕人都是有自己的傲氣和脾氣的,即便作爲女孩也一樣,韓影自認爲自己不輸男人。

所以她一直都對秦風不服!

“怎麼不敢挑戰我?”

葉寧諷刺的看着韓影和秦風。

我先來!

面對戰神輕慢的態度和不屑的諷刺,韓影站了出來

動手吧。

葉寧負手而立,笑吟吟的看着這個倔強的女孩。

嗖!

韓影沒有多說廢話,俏臉冷酷,剎那間揮拳衝向了葉寧。

這種敏捷的速度讓其他戰狼隊員望塵莫及。

但在葉寧眼裏卻比蝸牛還慢。

轟!

葉寧紋絲未動,直接站在原地揮動右拳。

砰!

雙拳碰撞,勁氣四射。

蹬蹬蹬!!!


韓影美眸急劇收縮,高挑柔軟的嬌軀猛然一顫,右臂都一陣發麻,纖細的指骨更是刺痛,忍不住倒吸口涼氣,連退六步再地上滑出一道長長的痕跡才勉強穩住腳後跟。

可怕!

此刻韓影心裏只有這兩個字。

戰神紋絲未動,而自己卻暴退六步,感覺手臂都快要裂開,這個年輕的戰神究竟有多強?

韓影默默的退了回去。

戰神屬下得罪了!

秦風抱了抱拳,而後腳掌跺地,如一頭猛獸竄了出去。

呼!

拳風怒吼,氣勢凌厲,比韓影似乎還要強上一點。

轟隆!

葉寧依舊紋絲未動,同樣是一拳。

砰!

秦風直接橫飛,但很快就穩住了腳步,手臂都在微微的哆嗦,他只比韓影少退了一步。

“韓影服了嗎?”

楚風冷漠的看向一旁的韓影。

秦風本就比韓影強上一絲,只不過先前的挑戰中故意隱藏了而已。

韓影微微低下頭沒有吭聲,俏臉露出一抹緋紅,算是代表服了,她剛剛其實也看出來了,秦風的確比自己強。

既然認輸那這件事就到此爲止。

楚風喝道。

戰神親自出場,讓韓影輸的心服口服,也不能再去爭論什麼。

葉寧看向所有戰狼隊員,冷漠道;“給你們一刻鐘的時間去收拾自己,遲到者接受懲罰!”

散了!

是!!!

頓時所有的戰狼隊員一鬨而散,全都衝向了洗澡的地方。

由於戰狼女孩子也不少,所以後來又再男浴室的不遠處臨時加設了女浴室。

“戰神決定要動身前往省城了?”

楚風站在一旁,畢恭畢敬的問道。

“就在下個月初吧,我離開江陵後,由你主持大局。”

葉寧淡淡的說道。

“戰神放心,我不會辜負您的期望!”

楚風單膝跪地低着頭道。


“王家和展家不掃除始終是禍患。”

葉寧摸着下巴若有所思,他現在之所以沒有動王家,主要是考慮到孟天縱這個老頑固。

一旦王家被滅,孟天縱勢必會跳出來,那麼到時候就會打亂葉寧的計劃。

所以才一直拖到現在。

“是時候把省城的水攪渾了。”

葉寧冷冷一笑。 爲了確保清水河畔的安全,葉寧特意讓韓影帶着暗狼前去保護林淺雪和岳父岳母,並且把楚風也調了過去,同時讓青龍還調了一個團的士兵暗中埋伏。

當葉寧帶着戰狼離開訓練基地的時候已經到了晚上。

陰沉的天空烏雲密佈,不時夜空上劃過刺眼的閃電,絢爛奪目。

喀嚓!

雷電震耳,撕裂夜空,漸漸掛起了刺骨的寒風。

一場暴雨即將來臨。

距離市區十幾公里以外的郊區,再一座枝繁葉茂的區域,一座獨棟別墅聳立,周圍都是參天大樹,伴着電閃雷鳴,這裏看上去格外的陰森恐怖。

轟隆!

雷霆震耳,獨棟別墅只有微弱的燈光閃爍。

這裏是王家以前出資購買的一棟別墅,後來不知爲何遺棄,一直荒廢到現在。

別墅內有幾道人影閃爍。

黑暗中微弱的燈光閃爍,伴着低沉的交談聲。

“十殿子,何時動手?”

一個眉毛粗重的青年看向對面處於黑暗中的一道消瘦黑影問道。

此人正是森羅殿的十殿子。

森羅殿最高的統治者是森羅神,而再森羅神的下面有十大殿主,在這十大殿主下面則是十位殿子。

每一位殿主各爲其主,明爭暗鬥,內部經常發生摩擦。

這次來江陵市執行任務的就是森羅殿的十殿主之子夜冥,而王家一直和森羅殿保持聯繫的也是十殿主這一脈,王家主爲了報仇不惜壓上家族底蘊,森羅殿一直想染指江陵市,妄圖插手江陵市地上的圈子和地下圈子,之前森羅殿的十大殿主就一直和八大家族有聯繫,只不過因爲利益問題都沒談攏。

後來也就王家和十殿主這一脈暗中保持着聯繫。

不僅僅是江陵市,東海省也是一樣的,森羅殿是一個培養殺手組織的地方,即便是東海的十三王族對其也是極其忌憚。

避其鋒芒。

而這所謂的十殿字並不是十殿主的血脈,都是從外面收養或者偷來的孤兒從小培養成殺手。

每一位殿子都是從死人堆裏爬出來的惡魔,他她們殺死自己的同伴和隊友,吃起肉喝其血,每個殿子腳下都是白骨累累,雙手站滿了鮮血。

而夜冥作爲十殿主的未來繼承人,自然要拿出像樣的成績給殿主看。

不然他很有可能隨時會被新人取代!

“那個葉寧老婆的資料調查清楚沒有?”

夜冥深邃幽冷的眼睛閃過寒光,蒼白的臉色有些病態,像是縱慾過度似的,瘦的跟竹竿一樣。

“稟報十殿子已經調查清楚,這個葉寧背景簡單,就是一個上門女婿,毫無來歷,檔案乾淨的像一張白紙,他的老婆是林氏集團的總裁,他的岳父是林氏集團的董事長,岳母是一個家庭婦女,除了那個上門女婿葉寧,這三個人都可以獵殺."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