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衍這次算明白了,系統是按照時間來計算,確實如此,如果是強者,萬米距離也只有一息時間而已。

“小全,你能掃描到他是誰嗎?哪個仙王?”姜衍問道。

“對不起宿主,這個系統無法做到,而且需要您升級系統後纔會有這項服務。”系統提示到。

“嗯,知道了知道了,每次都是升級系統,我存在這點家當容易嗎。省着點花,纔是王道。”姜衍放鬆心情吐槽道。

他感覺每次和系統吐完槽,心情都會好的很多,他也明白系統這是爲他好,雖然他喜歡裝X,但是生命更重要。

做完這些後,他也是無聊,直接躺在石牀上睡了過去。

萬妖界萬妖大殿附近

“你那裏找到了嗎?”阿鼻使佛撒冷問道。

“沒有,但是我發現了他之前的蹤跡。”守護大天使希爾薇說道。

兩個人自從來到萬妖界,就將整個萬妖界都掃了一次,就連一隻螞蟻他們都沒有放過。

“在哪裏?”阿鼻使佛撒冷問道

“應該在這宮殿的下方,因爲我的神念已經掃過這條地宮,發現下面有很多兇獸,我們是否下去尋找?”希爾微說道。

“走去看看,如果真的抓到那小子,我們佛陀界一定幫你們天使神族。”撒冷說道。

希爾薇只是淺笑,對於她來說,一切都不是那麼重要,只要世間存在愛與守護,天使存活,她就會很滿足。

當兩人來到地宮時,希爾薇拿出一枚法環,輕輕一丟,姜衍的路過的影像瞬間出現。撒冷在一邊也是好奇起來,因爲這一招他們佛域都是靠的法力加持,而希爾薇竟然靠一個法環就能做到。

“走吧,跟上看看。”希爾薇說道。

兩人看着姜衍之前躲避狂蟒,也是感到驚訝,因爲一個凡人能製造出遮蔽斗篷,這也算有悟性之人。而旁邊的狂蟒嗅到兩位強者的氣息,全都龜縮在巢穴之中。

他們來到中心點的時候,發現姜衍竟然還帶着一位血族,兩人只是感覺越來越有意思。

此時希爾薇發現這人族小傢伙手段還真多,雖然那位血族已經被斬斷四肢,但是他能清晰的感覺到這血族是六翼天使等級。

“你看,這小子進了這個通道。”撒冷指着腥臭的通道。

“跟上去看看。”希爾薇說着,翅膀瞬間刮出一道聖光,通道內的氣味也變得好聞起來。

當兩人看到姜衍竟然拿着奇怪的照明設備,又拿出奇怪的瓶子對抗噬魂蠱蚊時,兩人都好奇了起來。



“你看這小子的東西,你不覺得很奇怪嗎?”撒冷問道。

“嗯,雖然我見過很多科技產物,但是這小子的東西好像並不是高等科技流傳下來的。”希爾薇說道。

“你快看,他竟然敢抓這些噬魂蠱蚊!”撒冷驚訝的說道。

“看來這次我們也要小心一些了,雖然這東西傷害不到我們,但是我們的肉體還是需要防備一下的。”希爾薇說道。

兩人跟隨姜衍的影像來到大門之處,看着他直接打開大門,隨後影像就消失不見。

“怎麼了,無法探測到了嗎?”撒冷問道。

“嗯,這裏的氣息太雜,影響了法環的作用。”希爾薇解釋。

兩人走出通道,站在一座小山之上,看着下面已經荒涼的挖掘場,兩人也是一陣苦笑。

希爾薇擡頭看着天穹,她總感覺有一雙眼睛盯着她,而且那道目光看的她特別不舒服。

“你怎麼了?”撒冷問道。

“沒什麼,我們走吧。正好這裏是中心界,我們去周圍的幾座城池看看。”希爾薇說着,一步踏出,朝着元城飛去。

撒冷也是沒辦法,也跟在後面。

靈界血族古堡

科魯茲和路易斯分別回到古堡之中,兩人也坐在內廳互相交換着信息。

“兩位神族已經召喚他們的強者仙降附身了,我們是否也要這樣做?”科魯茲問道。

“哈哈,我看還是算了,召喚誰,我們都付不起這代價。”路易斯微笑說道。

科魯茲也是點了點頭,如果說仙降的代價,那他們血族的代價是最高昂的,弄不好,自己的小命都要搭上。

“你那裏辦的怎麼樣了?”路易斯問道。

“已經完成任務,至於後面的事情,那就不是我們可以管的。”科魯茲說道。

“嗯,既然已經這樣,那我們明日動身去福城看看。”路易斯邪笑道。

科魯茲站了起來,他只想回到自己的星域,對於這種戰爭,他很不喜歡。 路易斯看着科魯茲離開,他臉上卻出現得意的笑容,拿出一塊黃品玉髓。

“事情已經辦妥,按照您的契約,你應該知道怎麼去做。”路易斯說道。


黃品玉髓瞬間出現一道信息:“放心好了,既然你想坐到那個位置,就必須要利用他們。”

路易斯收回黃品玉髓,端着酒杯站到窗戶面前,欣賞着風暴的來襲。

中心界福城密室中

姜衍醒來,這才發現,自己就睡了一個多時辰,醒來的他也是無聊,想出去看看,但是又怕暴露自己的行蹤。

索性就讓系統開始整理物品好了,正好自己也該升級一下功法。

人物屬性:姜衍,當前系統等級7級,聖靈引聖期巔峯。

修煉決:萬融決七級,煉神決MAX,九天涅槃盛典二級。

技能:風馳電掣1級,心念通仙法1級,空手入白刃MAX,御雷劍法MAX。

他看着一欄欄的信息,他只是說道:“小全,幫我把風馳電掣點滿。”

“請問宿主您是需要將技能,升級到什麼境界?”系統問道。

姜衍看着自己的技能熟練度1.0422億,在看着技能升一級才1萬點。

“先那給我升級到凡階滿級吧,我想試試威力如何。”姜衍說道。

“好的,正在幫您升級中,建議宿主不要在這裏使用此技能,以免引人注意。”系統提示到。

“嗯,好的,知道了。”姜衍說着又開始逛起系統商場,他之前購買了分影儀和小型迷霧器,這次他打算多購買一些逃跑的工具。

“叮~恭喜宿主風馳電掣已經升級爲凡階滿級,請問宿主是否提升?”系統提示道。

姜衍點開一看,這技能熟練竟然要3000萬,也是傻了眼。

“小全,你告訴我,你給我推薦的到底是什麼東西,怎麼升級到聖階就要3000萬熟練度?”姜衍驚訝的問道。

“宿主,此技能非常特殊,它達到仙階威力時,能和您的九行滅相提並論,而且需要的靈氣也特別少。”系統提示。

“但是你告訴我,我現在就8283萬熟練度,夠仙階嗎?”姜衍吐槽道。

“宿主您忘了,您收集的萬妖一族功法了嗎?”系統回覆。

姜衍這纔想起來,之前讓小泥鰍和慕容曄把蒼狼府寶庫給掃了一圈,而且自己還把拍賣樓給端了。

“小全,你回收吧,把所有沒用的功法都回收了。”姜衍說道。

“系統正在回收中……請稍後。”系統提示。

姜衍也沒了心思在逛系統商場,直接站了起來,從一堵牆看向外面。

此時的獨院中,正有兩名護衛把守,他也知道,這是鯤達給他安排的,是爲了不讓別人進來。

他現在也不能進入到修煉空間中,因爲每次進入都需要冷卻時間,如果出現意外情況,那修煉空間就是他最後的保命手段。

與此同時,虎王戰嘯披着黑色的斗篷已經來到福城,他站在一家客棧樓上,看着遠處倒轉的祭壇,他很清楚九靈就在那裏,只是不知道具體的情況是怎樣。

“這位客官,您的酒菜已經備齊。”一名兔妖店小二說道。

“嗯,你先下去吧,有事我再叫你,這是給你的賞錢。”戰嘯說着掏出兩塊段靈石放在桌角。


兔妖店小二看到這麼豪爽的客人,也連忙收起兩塊段靈石。


“客官看您這行頭,應該您是外面來的吧?”兔妖店小二問道。

“嗯,有什麼事情嗎?”戰嘯問道。

“瞧您說的,最近福城不**靜,北湖的那羣猴妖也被關押在臨時陣法中,聽說好像要被祭祀,估計仙尊大人這次真的要生氣了,所以小的建議您別亂跑,等風聲過了,您在辦您的事情。”兔妖店小二說道。

虎王戰嘯擡頭看向兔妖,他能聽動兔妖的意思,這是在提醒自己呀,但是想想不應該呀,袁菲肯定會覺得自己已經死了,不能發出通緝令纔對,戰嘯脫下斗篷,輕蔑的看着兔妖。

此時的兔妖看到虎王戰嘯時,哆哆嗦嗦的一pi股坐在地上。

“虎,虎王大,大人,小……”兔妖被嚇的結結巴巴。

“啪~!”虎王戰嘯一巴掌抽在兔妖的臉上說道:“好好說話,你緊張什麼!”

“咕咚。”兔妖直接吞嚥了一下,他現在真的後悔了,因爲他看到這麼豪爽的客人,就想多敲點賞錢,可是自己這是撞到鐵板上了。

“虎王大人,小的知錯了,我不應該把主意打到您老的身上,這錢小的不要了,請您拿回去吧。”兔妖說着,直接將賞錢放回桌角。

“這錢就給你了,既然你知道這麼多福城的事情,那我問你幾個問題,如果回答的讓我滿意,這塊錦緞靈石也送你。”虎王戰嘯直接將一塊晶瑩發亮的錦緞靈石放在桌角。

兔妖看到這塊錦緞靈石眼睛都發光了,連忙點頭。

“我問你,你知道遠處的祭壇是怎麼回事嗎?”虎王戰嘯問道。

“虎王大人您可算問對人了,前幾天幾位靈鯤族人在本店吃飯,正好聊天被我聽到,關於這個倒轉祭壇其實就關押一個人,而那人好像被封印在一個金棺之中。”兔妖說道。

“那你知道金棺位置在哪嗎?”虎王戰嘯急迫的問道。

“我聽他們說,好像已經沉到底部,具體的位置我沒聽到,估計這事,也只有幾位靈鯤族的高層知道。”兔妖解釋。

虎王戰嘯點了點頭,然後擺了擺手,兔妖笑呵呵的走到桌角,連忙將賞錢手下。

“虎王大人,如果您還有事情要問我,您只管吩咐,小的只要知道的,就一定會告訴您。”兔妖說着就退了下去。

虎王現在已經知道九靈被大概位置,但是這祭壇有這麼多靈鯤強者看守,如果自己強攻,沒等走到祭壇自己也要殞命當場。無數的思緒和想法都在他的腦中運轉着,一次次的遐想嘗試,讓他也沒了心思吃飯,只能看着遠方的祭壇。

“叮~恭喜宿主回收妖族功法獲得4.25億技能熟練度。”系統提示到。

“我去,多少呀?就抄了一個蒼狼府和拍賣樓能回收這麼多技能熟練度。”姜衍驚訝的說道。

“宿主,妖族功法都是聖階上品和仙階低品,所以回收經驗就多。”系統回覆。

姜衍也是點了點頭,他這次也是發現一個驚喜,等完成任務,自己就在這裏給他們來一次大清掃,什麼神族,血族,妖族的,統統給小爺等着,讓你們見識一下樑山好漢的威力。 就在姜衍想着怎麼打劫這羣百族時,石門被敲響。

“人族小子,你準備好了嗎?我們可把一切都搭在你身上了。”鯤達說道。

“嗯,放心好了,等我一會,我會讓你們安全的離開,對了劇本研究明白了嗎?”姜衍回答道。

“嗯,我們已經按照你說的做了,估計這次鯤天能氣個半死。”鯤達說道。

“那行,你先出去,我需要弄點東西。”姜衍說道。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