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當然沒了,這條神龍在龍族的聲望可是最高的,再說它們也知道一些魔靈之心的事情,所以並沒有反對放一點水。

“那開始吧,你可不要大意了,我始終也曾是神龍。”說着所有的神龍都散開了,留下了大殿中間的空曠地方。

小龍都還沒答應呢,就這樣被逼着去挑戰神龍了,雖然是龍精魂,但也只是力量小一點而已,這個小龍當然清楚得很。


最前面的那條神龍已經走到了大殿中央,看了看小龍,然後瞬間從身上射出了一道金光直指小龍,小龍避無可避地被射中了。

不過出乎凌風意料的是小龍竟然沒事的站在那裏,等金光慢慢退去的時候還向大殿中央走去:“謝謝您治好了我的傷口。”

那神龍並沒有回話,而是向上面看了看:“還是明天再挑戰我吧,現在你也累了,我不想佔後輩的便宜。”說完立刻就不動了,而其他的神龍也跟着變成了剛來時的樣子。

看着這又恢復了冷清的大殿,凌風都差點以爲自己在做夢了,要不是這些傢伙已經移動了位子的話,凌風還真會以爲自己剛纔的要麼是幻覺要麼就是夢。

“睡了吧,明天再挑戰。”凌風也是很困了,加上渾身的傷,還真得休息一下。不過,凌風還得抱怨一下那條“吝嗇”的神龍,既然都可以治小龍的傷,幹嘛不順便把自己的傷也給治了呢?

有小龍在就是方便,金瘡藥和帳篷一下子就出現在了凌風的面前,順便再來兩塊牛肉乾,這也是享受嘛。

不過“`凌風也在開始擔心拉夏他們找不到自己怎麼辦了,只好明天快點上去,不然他們可能還會以爲自己被魔獸抓來吃了呢!

第二天早上(凌風猜的)起來的時候那些神龍們已經圍上來了,看那架勢簡直是在逼婚似的,一個個直盯着小龍移都不移一下眼睛。


看着那一顆顆夜明珠似的眼睛,凌風的頭皮都開始發麻了,如果是那些“不識貨”的傢伙看見的話,不嚇死纔怪呢!

“可以開始了。”小龍瞬間又變成了十來米高的個子,到是和那些神龍(龍精魂)有得一拼,如果只是看個子的話。

“我只試試你法術掌握的技巧是否合格,畢竟你現在還沒什麼力量,那樣比較吃虧,等你的封印解開之後就沒事了。我不知道上一位神龍爲什麼會封印你,也不想去知道,你自己的心中是有答案的,來吧。”說完那條神龍又一次渾身金光大放,然後身體竟然變成了金色半透明的了,簡直和幻龍一模一樣嘛!

僅僅只是比法術的話,凌風到是對小龍挺有信心,畢竟在他看來,小龍的法術雖然威力不是最強的,但是卻是用得最好的。在使用相同靈力的情況下,彩虹的法術的威力和速度簡直沒法和小龍的比,這就是技巧和熟練度方面的事了。

小龍也不說什麼了,一開始就使用了大威力的龍炎彈,那速度簡直可以和彩虹使用靈力球的速度相比了。

凌風在一旁根本就受不了那種熱浪,趕緊跑遠點,躲在了其他神龍的身後,不然還真有可能被烤熟了。

對於小龍的龍炎彈,那神龍到是挺欣賞,速度和威力都還不錯,不過這並不能對它造成什麼傷害。這時的神龍已經開始圍着小龍旋轉了,小龍的速度雖快,但仍然無法擊中神龍。

那神龍只一會兒就尋找到了小龍的破綻,迅速來了一個真龍波,只見空間瞬間激起一圈金黃色的波紋,在神龍發出的一剎那就已經到達了小龍的面前。

避無可避之下,小龍被真龍波震飛出去二十多米遠,連它剛纔所站的地面也被震得粉碎!凌風簡直不敢想象這種法術的威力,要是自己挨一下“`還是別想的好。


見小龍被打飛出去,神龍也沒有動手,只是等着小龍站起來,畢竟它是來試試小龍的實力的,又不是來殺它的。 其實小龍還挺委屈的,自己根本就不能使用那個法術,那是神龍纔可以使用的法術,威力自然是大得驚人,這對它就不怎麼公平了。不過,這也算是種考驗吧。

掙扎了兩下,小龍又站了起來,不過它的口中已經開始吐血了,凌風可是看得很清楚,只一下就把小龍打得吐血,真夠強的!

見小龍起來了,神龍又開始發出些奇奇怪怪的法術,凌風根本就沒見過這些法術,但是它們無一不是威力強大的法術,當神龍將這些法術使用個遍的時候,小龍也不行了,連站都站不起來。

其他的神龍見小龍站不起來了,也跑過去幫它治療一下,這時和小龍打架的那條神龍也累得不行了,轉頭看向其他的神龍:“怎麼樣?可以通過了吧?”

其他的神龍也仔細分析了小龍剛纔的表現,雖然被打得幾乎沒什麼還手之力,但是還是很不錯了,他們當然知道這位神龍的厲害:能和萬魔之祖打成平手的,在這裏就只有它了。雖然它已經死了,但是這龍精魂的力量也差不到哪裏去,再加上小龍的力量被封印了的,所以所有的神龍都沒什麼異議。

“我覺得可以了。”

“我也覺得算通過了,畢竟它的力量還沒釋放。”

“我沒什麼意見。”

“““

“既然大家都同意了,那我們就送他們一程吧。”說着那條神龍就再次發出了耀眼的金光。

凌風已經猜到那是它們使用法術是的現象,但是這次又是什麼法術啊!正當凌風和小龍在猜測它要做什麼的時候,那金光竟然瞬間射向了凌風和小龍,然後凌風就覺得像飛起來的那種感覺,在清水城的時候,小龍也使用過這個法術。

一片金黃,刺得凌風都睜不開眼了,正在這時,那條神龍的聲音在凌風和小龍的耳邊響了起來:“站在法陣上面,能得到多少靈氣就看你了。吸收完之後它會送你們上地面的,不要向外人說這裏的情況,否則會天下大亂的。”

金光漸漸散去,凌風發現自己和小龍竟然在一片金色的雲彩上面不斷下落,四周是巖壁,而下面什麼也看不見,即使是現在擁有夜視的凌風也看不見,可見這到底有多深。

“這下面就是龍族命脈嗎?怎麼那麼深啊?”凌風等了好一會也沒見到達地部,這種失重的感覺好不爽!

下降大概幾千米深的時候,凌風終於看見洞底有金光閃現了,不過看這個樣子,可能還得下降幾千米,凌風想到這裏不禁疑惑起來,這要是一直下去的話“`會到達哪裏呢?這還真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又過了好一會兒,凌風和小龍纔到達洞底,這裏是一個天然的洞穴,整個發着金黃的光芒,正中間有六根火紅色的巨石柱,而它們中間則是一個圓形的石臺。

小龍謹慎地走了上去,希望這個東西不會讓它很痛苦,不然還真是自找罪受。

當小龍站到石臺的正中間的那一剎那,六根石柱頓時紅光大放,石臺也是發出了耀眼的金光,上面依稀可見一些奇奇怪怪的圖形和文字,當然,凌風是看不懂的,而現在的小龍也閉上了眼睛專心地吸收靈氣。

漸漸的,凌風看見洞壁上飄來了一縷縷金色的“霧”狀的靈氣,緩緩地向小龍飄去,然後將小龍包裹起來,漸漸變成了一個巨大的金色光繭。

凌風雖然不會什麼法術,但是還是能很清晰地感覺到這其中所蘊涵的龐大力量。雖然凌風沒法吸收,但是還是在一旁揀到了便宜,畢竟這裏不僅僅只是龍族命脈的靈氣,凌風的身體在如此龐大的靈氣裏當然會受到潛移默化的影響,當然,這只是身體上的影響。

凌風也沒什麼時間觀念,也不知道在地上盤坐了多久之後,小龍的光繭開始慢慢變小,然後全部被小龍吸收了。這是的小龍渾身都散發着淡淡的金光,不過和那黑色的皮膚不怎麼搭配。

凌風走上去看了看,那些金光竟然真的是小龍身上散發出來的,如果是這樣的話,它算不算神龍呢?“你現在可以解開封印了嗎?”凌風還是比較關心這個。

嘆了口氣,小龍看了看自己現在的樣子:“除非我擁有我父親以上的實力,否則沒法解開封印。現在“`還差得遠“`”

“沒關係,反正等拉夏聚齊圖騰的時候就可以爲你解開了。”凌風剛說完,立刻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縛得絲毫不能動彈,連開口說話甚至眨眼都成了奢望。

見凌風慌張的樣子,小龍的聲音立刻傳到了凌風的腦海裏:“別擔心,法陣要送我們出去了。”

凌風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送”法,居然連動都動不了。不過凌風也十分好奇,這到底要怎麼才能送出去呢?這裏離地面至少有上萬米了吧?

正當凌風在那苦思的時候,凌風只見眼前金光一閃,然後他又開始失重了!說實話,凌風特別討厭這種感覺,不過當他發現自己竟然在萬米高空的時候,也就什麼都忘了。

“啊——我不會飛啊——”伴隨着一聲長長的慘嚎,凌風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向地面落去,幸好小龍來得及時,不然凌風可就不用別人埋了,直接就砸個大坑把自己埋了。

安全地掉在了小龍的背上,凌風這才擦了下頭上的冷汗:也太恐怖了點,那些傢伙怎麼不考慮考慮我呢?他也不想想,人家龍族哪個不會飛?要是傳送到地面的話,很容易被人類發現的嘛!誰知道會有個連凌空術都不會人類去那裏啊? “這裏是哪裏?”凌風看了半天也沒認出來這裏是哪裏,反正不是拉夏他們那裏。看來凌風和小龍還迷路了,不過沒多一會兒,小龍和凌風就敏銳地發現前方的森林裏就一羣人類,雖然不知道他們來這裏幹什麼,但是還是要去問問這裏是哪裏,不然怎麼回去啊?

在山的另一面悄悄地落下,凌風假裝一個迷路的探險者走了過去,不過越走得近,凌風就越覺得不對勁,但是又說不出哪裏不對勁。

那羣人整整齊齊地站在那裏一動不動,也不說話。凌風是從後面走過去的,爲了不引起誤會,凌風很遠就開始打招呼了,可是他們全都沒聽見凌風的話似的,仍然一動不動。

凌風這下就奇怪了,連忙走過去看個究竟,不過剛靠近他們,凌風立刻就感覺到了濃重的死亡氣息,這是隻有噬血的巨獸纔會擁有的死亡氣息,凌風實在是太熟悉這種氣息了。二話不說,凌風先將劍拿好了再說。

“請問你們知道這裏是哪裏嗎?”凌風是很少這樣恭敬的說話的,可是他可不想惹這些傢伙生氣,免得又是**煩。

仍然是一點動靜都沒有,凌風都快以爲他們是死人了,要不是這麼強烈的死亡氣息是他們發出來的話,凌風還真的要以爲他們死了。

見還是沒反映,凌風乾脆走上去看看,結果一看之下才發現他們竟然都是慘白色的臉,雙目無神地盯着前方。


正當凌風要用手去試試他們是怎麼回事的時候,凌風前面的那個人突然動了,那速度快得簡直不是人!即使凌風早有防備,也在胸前留下了五道爪印。

在這個人攻擊的一瞬間,整個人羣同時動了,個個都想凌風猛衝過來,幸好凌風的速度也不是一般的快,不然還真要被圍住了,不過情況仍然很不好,或者說更糟糕:當凌風轉身跑開的時候,後面竟然也衝出了無數魔獸,而且它們都不是一般的魔獸。

雖然很不願意,但凌風還是陷入了重圍,就在這時候,那些魔獸的揹走走來了幾個黑色的影子,凌風當然知道他們是誰了——操控者!

“小心了,他們是高級的操控者,和上次的相比要強大得多了。”小龍立刻提醒了凌風,避免凌風大意,他們擅長的可是魔化人類的,要是凌風被魔化了的話“`他就會成爲他們的奴隸。

當然,魔化有兩種方式,一種是殺死目標之後再將他魔化,並不會有意識的存在,這羣人就是這樣。第二種就是直接魔化,先將目標的精神擊潰(使其恐懼是很好的方法),然後在魔化他,魔化之後的目標將成爲一個低級的操控者,是施術者的奴隸,如果施術者死了的話,他將獲得自由——自由的操控者。

凌風也仔細打量了一下前面的那幾個操控者,還是可以很明顯地看出中間那個的地位要高出許多,看來其他的操控者應該是他的奴隸了。既然這樣,中間那個的實力就要高得多了,凌風把大部分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這裏居然會有人類,看來是那羣人的族人吧?”一個尖利的聲音從中間的那個黑影傳來。

“主人,看這個人的實力不弱,乾脆別殺他,您把他魔化怎麼樣?這樣我們又多了個不錯的助力。”一旁的黑影不懷好意地打量着凌風。

“喂!什麼魔化不魔化的,當我不存在啊!要魔化還得我同意了再說!”聽小龍解釋了一下魔化是什麼之後,凌風不禁開始豎起汗毛了,轉頭看了看後面的這些人,或許他們就是神牛部族的人,所以凌風才憤怒地指着他們大叫起來。

“喲,小東西,魔化的事情可由不得你哦。”中間那個傢伙看來真的“看中”了凌風。

聽着那不男不女的聲音,凌風的雞皮疙瘩掉了一地,直接舉起劍衝了上去。那些黑影也沒有託大,畢竟他們剛纔也見到了凌風的身手,能從魔奴的偷襲中逃脫的人類他還是第一個。

就在凌風的劍瞬間砍到中間那個黑影的頭上的時候,那黑影竟然用一根黑色的“木頭”擋了下來,凌風還是第一次見到有木頭這麼硬的。

正在凌風驚訝之際,那黑影已經一爪向凌風抓來,凌風連忙用劍擋了下來,那傢伙的手竟然死死地抓住了凌風的劍!

要不是凌風深知這把劍的鋒利,他恐怕就要懷疑這劍是不是變鈍了。這時那黑色的“木頭”已經砸到了凌風的頭上了,雖然凌風極力躲避,但還是被砸中了右肩。

那種巨痛差點就要讓凌風暈過去了,凌風手中的劍都差點掉到了地上。凌風趕緊退開,這時小龍也是驚訝不已:“凌風,他使用的是妖木法杖,被擊中會很痛苦的,要小心了,如果你痛苦得暈過去的話“`就要被魔化。找個機會讓我出來,我帶你離開,現在的你還不是他們的對手。”

如果僅僅是一個的話,小龍也會讓凌風去和他較量一番,但是這裏還有幾個傢伙和一羣魔奴以及魔獸在呢,凌風肯定討不了好,自己也沒機會出去。

“怎麼又要逃啊?”雖然凌風停討厭逃的,但是仍然得找機會逃,他相信小龍說的,自己一定討不了好。


稍微甩了兩下右手,凌風又開始突圍了,這次凌風可是計劃好了的:先是一個破雲掌擊出,然後再用幻龍絕殺將他們逼開,逃出包圍之後就是小龍的事了。

不過在凌風擊出破雲掌的時候還是出了點差錯,那傢伙竟然用妖木法杖輕而易舉地擋了下來,只掀起了點風而已“`

雖然有點出乎意料,但是凌風還是繼續用出了幻龍絕殺,四條金龍發出了長嘯,分別向四個黑影襲去。

中間那黑影見有這麼大仗勢,還是沒有去硬擋,而是想躲開,這下可正中了下懷,那四條金龍竟然一直追着不放。 凌風迷迷糊糊地聽見鳥兒的叫聲,然後慢慢睜開了眼睛,他驚訝地發現自己竟然在一個帳篷裏,凌風當然知道有人救了自己,不過這帳篷裏沒有人。

凌風正在打量四周的時候,突然一個熟悉的聲音在凌風的腦海裏出現:“你醒了!太好了,你知不知道你居然昏了差不多一個月啊?”

“小龍?你沒事了!?”凌風記得當時它中了一支黑色的箭,然後立刻就昏過去了的。

“沒事了,當時只是痛得暈過去了而已,那是一個高級法術暗魔箭,由妖木法杖發出來就會十分疼痛,這就是妖木法杖的特性。”說起這個,小龍也是有些懼怕,那種疼痛簡直不是能受得了的,這對於操控者來說,實在是件再不能更好的寶貝了。只要有這法杖在手,想魔化誰還不容易?

聽小龍說自己沒事了,凌風這才放下心來,正想要坐起來,可是渾身都沒有力氣,凌風掙扎了一會兒,還是放棄了。

正這時候,帳篷外走進來一箇中年大漢,見凌風醒了,十分興奮地向外喊:“快去叫族長來,小兄弟醒了!”

說完便趕緊過來把凌風扶起來坐好:“哎呀,小兄弟,你可真是能睡啊,居然就這樣睡了快一個月!”

“這裏是那裏啊?”凌風摸了一下自己的胸口,傷口都好得快差不多了,渾身的傷也都好了。但是爲什麼就是沒力氣呢?連呼吸都覺得很困難。

“這裏是龍魂山,你們大巫師帶你來是要爲你找解藥的。據說你是被什麼噬魂瘴氣侵入體內,根本沒法驅除,所以你們大巫師想到帶你來這裏尋找什麼火龍洞,具體我也不怎麼清楚,我只是負責照顧好你。”說着那大漢還憨厚地笑了起來。

大漢這麼一提,凌風纔想起小龍好像中的那箭和噬魂瘴氣怎麼很像呢?

這時神牛部族的族長也走了進來,見凌風還有精神和那大漢說話,心中也是十分高興,連忙給凌風解釋起這些天的事情。

聽他這麼一說,凌風才知道蘭欣還爲自己哭了好久呢!現在他們和大巫師去尋找傳說中的火龍洞了,要晚上或者過兩天才回來。

等族長他們走後,凌風才問小龍是否也中了什麼噬魂瘴氣,小龍也沒隱瞞他,把自己的情況說了出來。

凌風聽着不禁皺起了眉頭,怪不得小龍不和他們一起去找解藥,原來是這樣。

“那“`如果治不好的話“`我們就會死嗎?”說實話,凌風在冷靜的面對死亡的時候,總是不自覺有些害怕,如果是在和別人拼命的話,凌風根本不會去想死的事,可是這樣子去面對死亡“`太痛苦了。

“死到是死不了,不過“`”

“不過什麼?會終身殘廢,像現在這樣?”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凌風寧願去死!

“我們會被魔化,變成喪心病狂的妖魔,而且還要受到冥焰的控制。”魔化他們的操控者已經死了,可是他們仍然是冥焰的奴隸。

“如果真要變成妖魔的話“`小龍,答應我:一定要殺了我!”凌風可不想變成妖魔,然後再來危害別人。

“殺你?到時候我也成魔獸了“`呃“`很大的魔獸,可以作你的座騎,我們當魔龍騎士的組合怎麼樣?呵呵,還真是很好的組合呢!”小龍居然還笑了起來,而凌風也不禁被逗笑了,不過卻使不上勁,笑聲和小龍的一樣難聽。

不過在外面聽到凌風“淒涼”笑聲的傢伙卻搖頭嘆氣起來,他還以爲凌風接受不了打擊呢!他心裏還盤算着要弄點好吃的東西讓凌風好好吃點,可能以後還真的沒法吃了呢。

且不管外面的傢伙在想些什麼,現在凌風正想起那天的事情:“小龍,你那天用的那個法術不是說是神龍纔會的嗎?”

“以前的確是這樣子的,不過他們既然認定我是下一個神龍,那麼教我點法術也沒什麼吧?那天你也看見了,那傢伙把所有的法術都用了個遍,原先我還以爲是要教訓我呢,後來覺得要教訓我也不用這樣子吧?所以我認定它是在教我,所以也認真學了啊,它故意用得比較明顯,就是好讓我學的,憑我的聰明“`看一次就夠了!”小龍是越說越得意,而凌風則比較鬱悶了,自己怎麼就不能像小龍那樣呢?

“哦,對了!那天在遇到金甲死士的時候,你給我吃的什麼啊?差點就燃起來了似的,渾身一陣火辣。”想起那種感覺,凌風就開始渾身不舒服起來。

“龍精血,可以強身健體、延年益壽、增加真氣,還有獲得龍族的一些特殊能力,比如那天的夜視,還有,你可以學習一些龍族特有的法術,和人類的法術不一樣哦。”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