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王和鎧甲男子俱都臉色陰沉,卯足了勁,發瘋一般追了出去。

不知過了多久,李逸繞着五雷山的外圍跑了一圈,又回到了天雷樹附近。

“啊!”


這時,忽然一聲驚叫傳來,李逸擡頭看去,只見一個黑衣少年一手抓向紫色“天雷果”,臉上都帶上了興奮的笑容。

不曾想,那紫色的“天雷果”忽然發出一道紫色的閃電,將黑衣少年劈成了焦炭,嚇得他身後一人發出了一聲驚叫。


所有人都停了下來,愣愣地看着那枚紫色“天雷果”,他們還從未聽說過天雷果還會主動攻擊人。


緊接着,更加震撼的一幕出現了,只見那紫色“天雷果”漸漸裂開,現出了本來面目。

那是……一隻猴子。

一隻巴掌大的紫色小猴子。

“天雷果變成了猴子?”

所有人目瞪口呆地看着這一幕,久久回不過神來。

小猴子被一道道天雷託在空中,伸出小爪子迷糊地揉了揉小眼睛,小腦袋在四處轉動,似乎在尋找着什麼。

忽然,它眼睛一亮,憑空一閃便消失不見,再次出現時,已經落在了李逸的肩頭,用小爪子親暱地捏着李逸的耳朵,吱吱地輕叫。

“哈哈,小傢伙你醒來的正是時候。”

李逸摸着小猴子開懷大笑,如今小猴子的實力提升到了什麼程度,李逸不知道,但他知道小猴子現在的實力恐怕不會比他低。

“臭小子,交出天雷果和那隻小猴子,我們可以饒你不死。”

人羣紛紛大喝,能肆意吸收天雷之力的小猴子必定不是簡單的妖獸。

李逸轉過身,見那說話之人正是天劍公子凌劍,不禁笑道:“原來是劍公子,果然夠賤。”

“你找死。”

凌劍大怒,身形一閃,出現在李逸身邊,一股毀滅的劍道意志降臨。

李逸只覺得自己的靈魂似乎出現在一片劍的世界,到處都充斥着毀滅的氣息。

自己的靈魂身處其中,似乎隨時都會被泯滅。

李逸冷哼一聲,暴風意境席捲而出,其中還夾雜着天雷之力,將凌劍的劍道意志強行驅逐出去。

“咦?居然也領悟了一重意志,怪不得這麼囂張。”

凌劍冷冷一笑,並指點出,一道毀滅劍氣凌空而來。

蟠龍刀在手,李逸猛地劈出。

“風雷斬!”

狂風怒吼,天雷滾滾。一道道白色天雷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強行牽扯下來,融入風雷斬中,向着天劍公子斬去。

“轟!”

毀滅劍氣被斬滅,風雷斬仍舊攜帶着無數的天雷向着凌劍席捲而去。

李逸的風雷斬雖然強大,但也不足以斬滅凌劍的毀滅劍氣,不過在這五雷山中,風雷斬的威力成倍增加,這也是李逸不願離開五雷山的原因。

看也不看衆人的反應,李逸便帶着小猴子快速離開。

毀滅劍氣本要毀滅一切,現在卻被風雷斬斬滅,凌劍臉色有些難看,怒喝一聲,向着李逸追擊而去。

“追!”

不知是誰吼了一聲,一羣人頓時跟着凌劍,再次朝着李逸追去。

“這樣跑下去也不是辦法。”

李逸皺眉沉思片刻,便對着肩膀上正滿臉疑惑地小猴子道:“小傢伙,你不是能吸收天雷嗎?你多吸收點,給我劈死那些傢伙。”

小猴子眨了眨眼,連連點頭,而後它猛地竄了出去,懸浮於半空,成千上萬道白色天雷噼裏啪啦劈向小猴子。

小猴子毫不畏懼,沐浴在衆多天雷之中,小猴子在空中手舞足蹈,吱吱亂叫,好不開心。

所有人目瞪口呆,這是什麼猴子?這麼強悍,那麼多天雷劈在它身上,若是一般人早就煙消雲散了,它倒好,不僅沒事,還露出一副滿臉舒爽的表情。 而後,也不見小猴子有何動作,只見一道紫光朝着衆人砸來,緊接着滿天的白色天雷也隨之而來。

看着那鋪天蓋地的天雷,所有人嚇得臉都綠了,頓時便一鬨而散,朝着四周狂奔而去。

“小傢伙,哪裏人多就往那跑。”

李逸的聲音響起,正在奮力逃跑的衆人一個踉蹌,差點跌倒在地。

太可惡了!

衆人大怒,卻也不敢停留,他們雖然有着強大的兵器護身,但也不敢面對如此多的天雷。

小猴子吱吱叫了兩聲,謹記李逸的教誨,哪裏人多就往哪去,搞得五雷山一陣雞飛狗跳。

有了小猴子的加入,李逸頓時便輕鬆了許多,不過,仍舊有許多人越過了小猴子,向着李逸殺來。

“小子,我看你能跑多久?”力王胡力陰沉着臉,快速追來。

李逸回頭一看,只有力王等少數幾人,頓時便停了下來,冷笑道:“誰說我要跑了?”

見李逸停下,力王等幾人愣了一下,隨即殘忍地道:“很好,殺!”

力王盯着巨斧,當先殺來。先前被李逸一掌擊退,力王可謂是丟盡了臉面。

他領悟了力之意志,從未有人在力量上勝過他,如今被一個七重中期的傢伙一掌擊退,怎能不讓他驚怒。

“去死!”

力之意志加身,力王全身鼓脹,竟然是漲大了一圈,肌肉高高隆起,一拳擊出,虛空都在微微盪漾。

跑了這麼久,李逸也憋了一股氣,是時候解決這一切了。

混元之力轉化爲天雷之力,以天雷之力使出神魔法相。

法相一出,便開始瘋狂吸收天雷之力,原本有些虛幻的身影變得凝實了些。

握拳,擊出,法相隨之而動。

砰!

兩拳相擊,發出一聲悶響,齊齊後退了一步。

力王滿臉震驚,若說第一次被擊退,他還心存僥倖,認爲自己輕敵所致。但這一次他可是全力出手,甚至力之意志都動用了,竟然仍舊被李逸一拳擊退,其力量不比他差,甚至更勝一籌。

李逸也是微微一驚,不過,此時情況緊急,來不及多想,連忙一步跨出出現在十丈之外。

情隨你動

數道劍氣擊打在地面上,碎石四濺。

李逸瞥了眼那巨大的窟窿,冷笑兩聲,不退反進,一步跨出便到了襲擊他的那幾人面前。

風元力凝聚,疾風斬斬出,四十道暴風斬凝而爲一,向着對面的幾人斬了過去。

這幾人都是人丹九重後期強者,不過都沒有領悟意志,感受到刀芒散發的狂暴意志,都紛紛躲避。

其中有兩個不知天高地厚,揮劍抵擋那比普通刀芒大了些許的疾風斬,被直接斬殺。

“風雷斬!”

李逸低喝一聲,不等那幾人站穩,便再次發動了攻擊。狂風與天雷齊聲怒吼,風雷之力凝聚成一道丈長刀芒呼嘯而去。

身後法相同樣揮刀,不過這一次他沒有斬出刀芒,而是引動了天空的雷雲,數道白色天雷從天而降,融入到風雷刀芒之中,讓刀芒猛然暴漲了一倍。

轟隆!

那幾人才剛站穩,來不及躲閃,只能揮劍抵擋,火盾,冰牆,土牆,所有能用的防禦手段都用了出來。

然而,風雷斬有天雷助威,威力奇大無比,破開一切障礙,剷除前方所有敵人,到死,這些人連慘叫都沒能發出一聲。

那些頂在頭頂的兵器也被李逸迅速收入囊中,而後毫不停留,殺向了力王。

此時遠處幾頭太古遺種飛快奔來,它們不是爲救力王,而是爲了殺李逸而來。


天雷果不僅對人類丹武者有用,對它們這些太古遺種甚至用處更大,可以幫助它們洗禮血脈,促進它們的進化。

“必須速戰速決。”

想罷,李逸心念一動,身後的法相開始急劇縮小,最後與李逸身體相融。

融合法相之後,李逸變成了三米巨人,與力王不相上下,這,便是法相金身。

一步跨出,出現在力王身前。

力王一驚,全身力量爆發,撕裂虛空,發出不堪重負的茲茲聲。

力王一拳擊出,力之意志融入拳勁之中,誓要轟碎蒼穹。

李逸冷冷一笑,同樣一拳擊出,拳頭上佈滿了炙熱的火焰之力。

“七殺拳!”

七殺拳雖然只是人級中等武技,但肉身戰的殺傷力一點也不必人級高等武技低。

砰!

伴隨着七聲細微的爆破聲,力王巨大的身體直接倒飛出去,口吐鮮血。頭頂的巨斧哐當一下掉在了地上,失去了巨斧的保護,白色天雷頓時劈在了力王身上。

不過,他肉身強大,並沒有像御風俠東浦青雲那樣被劈成灰。不過力王本就被李逸打成了重傷,此時被天雷一劈頓時便氣絕身亡。

李逸看了看快速接近的飛天虎和嗜血魔蚊,臉上露出一絲怪異的笑容。

腳一跺,身形沖天而起,而後攜帶着滿天白雷,向着嗜血魔蚊落去。

正想着李逸飛來的飛天虎和嗜血魔蚊俱是一驚,連忙向着一側躲避。

轟隆!

李逸落地,五雷山震動,而後一刀劈出,風雷斬向着嗜血魔蚊呼嘯而去。

嗜血魔蚊大怒,一股陰冷的氣息散發出來,魔氣滔天,籠罩向風雷斬,想要將其磨滅。

然而,加入了天雷的風雷斬剛猛霸道,本就是魔氣的剋星,它又如何能抵擋住,頓時被斬滅。

斬殺了嗜血魔蚊,李逸一步跨到嗜血魔蚊的屍體前,在天雷將其毀滅之前,探手一抓,頓時一道虛幻的嗜血魔蚊虛影沒入了李逸體內。

見嗜血魔蚊被李逸一刀斬殺,飛天虎也是一驚,張着虎嘴甕聲甕氣地道:“小子,有點實力,不過憑你的實力也保不住兩顆天雷果,不如你分我一顆,你我聯手殺敵,如何?”

李逸吸收了嗜血魔蚊的精魄,法相金身再次變大了幾分,聞言擡頭看着巨大的飛天虎,額頭一個大大的“王”字,撲扇着巨大的翅膀,凌空懸浮,當真威武不凡。

李逸是越看越喜歡,道:“聯手倒是一個不錯的選擇,給你一枚天雷果也不是不行,不過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