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璃本就眉目如畫,肌膚雪白,容貌更是羅天所見少有可比,唯有木靈赤蓮兩女可與其比肩,此刻的墨璃面含桃花,隔著晃動的火焰更是似幻如夢般美麗動人,最主要的還是墨璃正瞪著一雙迷離的眉眼,眸中一絲絲迷離瞧著自己。

羅天暗叫一聲『糟糕』,不由的想要站起來向墨璃移動。


這情況羅天一眼就看了出來,一準是麝淫~香之毒發作了,一路上兩人只顧潛逃所有都沒有將這事想起來,羅天這也是看到墨璃的表現才記了起來。

本想前去查看墨璃的情況,卻發現自己的雙腿也是一軟,竟然沒能一下子站起來,然後眉頭便皺了起來,感覺自己的身體也有些不對勁。

體內一股燥熱不知從哪裡冒了出來,然後逐漸蔓延至全身。

「不是吧?這麝淫~香藥性竟然如此強?我只吸了一口,竟然也有發作的跡象?」羅天不敢大意別說去查看墨璃了,倒是自己趕緊盤膝而坐運功逼毒。

麝淫~香說起來根本就不是毒,而是一種可以幫助修行的奇葯,只不過其藥性特殊,便被人為的看成了毒藥。

不是毒藥,自然羅天想要憑藉修為逼毒的打算也就落空。

不但如此因為羅天行功,體內經脈靈息加速運轉,反倒加快了麝淫~香藥性的發揮,不但沒有將逐漸強烈的欲~念壓下去,反倒使得體內熱浪越來越滾湯。

一番嘗試羅天再也不敢行功,不但如此甚至迫不得已暫時自封了經脈,將靈息運轉的速度強行將至最低,意圖以此阻止麝淫~香藥性的發揮。


經脈被封羅天體內升騰的熱浪這才稍稍減退,但卻並沒有徹底散去,只是發揮的時機被延遲了而已,如果一旦受到刺激不或者羅天不小心衝破了封印,到時候欲~念將會來的更加洶湧難以自持。

羅天這邊剛剛平靜,墨璃那邊卻又出了狀況。

剛才墨璃還只是面色發燙紅暈,而現在已經靠在了洞壁上微微喘息起來,似有似無飄飄裊裊的呻吟從火焰對面傳來,讓羅天一聽之下差一點岔了靈息險些使自己的努力付諸東流。

如今這狀況很明顯就是兩人同時毒發,要是兩人一起失去了意識,被慾念佔據理智肯定是要出事的。

羅天艱難的走到墨璃身側,然後發現墨璃竟然已經昏迷了過去。

「這該死的麝淫~香……」羅天看著昏迷的墨璃,不有的罵出了聲。

麝淫~香不是毒藥,所以就沒有什麼解藥之類的東西。而且這東西還一場的珍貴,乃是雙修仙侶都極其渴望的東西。

如果羅天和墨璃是一對,那什麼都好說。

羅天可能不但不會想殺了魁拔邯,還的謝謝對方的『美意』。

關鍵問題出現,如今他和墨璃的關係,別說親密的關係就連朋友羅天都不知道還是不是,兩人如今關係之複雜羅天想一想都頭疼。

在羅天糾結與如何處理這件辣手的事情時,墨璃忽然睜開了雙眸。

這是怎樣的一雙眼睛……

迷離中帶著清澈,清澈中卻又充實著一股火辣辣的情愫。

羅天一剎那便愣在了哪裡。

只是一個愣神,墨璃便如八爪魚一般的纏了上來,一把將愣神中的羅天推倒,柔軟而滾湯的身子便趴伏在羅天身上廝磨起來,那雙不安分的小手甚至開始拉扯兩人身上的衣物。

「墨璃!醒醒…快壓制體內經脈靈息……」

羅天話還沒說完,忽然唇畔便是一陣柔軟,雙目猛地瞪大眼中只有墨璃那雙迷離的雙眼,剛張開口打算說一句『墨璃,不要!』,卻是一條濕滑的小舌滑了進來,接著沒等他回過神來便已經與自己的舌頭纏繞在了一起。

「我去!」

羅天的神智只來得及吐槽一句,然後便在墨璃的攻勢下徹底的蒙掉了。

幾乎是在瞬間羅天的神智就徹底崩潰,好不容易壓制的麝淫~香藥性,更是徹底爆發了出來,比之之前更是強了數倍不止,最原始的慾念與懷中的可人相疊加,徹底粉碎了羅天所有的理智。

洞內篝火熊熊燃燒,熱烈的氣浪也在洞頂不同的升騰。

羅天與墨璃在這樣濃烈的氣息中交織在一起,兩人都被麝淫~香徹底激發出原始的本能。

不知過了多久,一聲悶哼的痛楚在山洞內迴響拉開了一陣高過一陣的漣漪。

麝淫~香不愧是雙休奇葯,兩人哪怕失去了理智,也本能的開始運行功法。只見緊緊相擁的兩人,個體的體表都漫起代表自己功法顏色的靈霧。

靈霧外放正是麝淫~香輔助下,功夫徹底運行不受障礙的表現。

在這種狀態下,雙休的仙侶便能夠快速修行,修為增長之快絕不是一般的輔助靈藥可以比擬的。

不知道過去多久,兩人原始的蠕動還未停止。

但兩人體表的靈霧卻漸漸的各自隱入體內,只是而來的卻是兩人被一股五彩靈光包裹,靈光漸漸融合將兩人徹底包裹,看去兩人在沒有一絲蹤跡,只剩下一團彩光形成的彩蛋。

虛空中無數的天地能量,從虛空中引出然後直接融入彩蛋之中。

彩蛋中的兩人緊緊的融合,已經停止了那追求原始快樂的挺動,而是顯然一種沉寂,只有兩人的體表流傳著一股莫名的氣息,兩人相擁便形成一道循環往複的通道,那股氣息便在兩人之間不停的循環變強。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終於當某一刻跨過。

洞中虛空忽然響起破碎的聲音,一片片空間忽然裂開細紋,密密麻麻遍布空間看上去詭秘異常。

一道道羅天最為熟悉的混沌氣息,從裂縫中洶湧而出。

不同於羅天在破碎空間看到的混沌氣息本源能量,而是如涓涓細流一般流淌而下,融入彩蛋然後融入蛋內,溪流般的本源能量沒有如破碎世界那般散發著恐怖的破壞氣息,相反卻是溫暖愜意似春風暖泉。

不過眨眼的功夫,暖泉細流便充實彩蛋內部。

羅天與墨璃緊緊相擁懸在蛋內,就像連體的台內嬰孩。

兩人都失去了意識,所以並不知道兩人的身體正經受著天地本源能量的改造,而那彩蛋也不是一般的彩蛋而是天地胎盤。


說起來也是讓人難以置信,墨璃竟然是至上三天都難得一見的玄妙之體九天玄體。

據記載九天玄體乃是九天玄界形成之始,殘留的九天玄液所化。

說白了其實就是構成九天玄界的本源之初。

九天玄體極為罕見,在哪怕遙遠的遠古時代,各種仙體靈體紛紛現世之時,也從未有人見到過九天玄體,只有最古老的傳說里有九天玄女皇封印九天玄界,將九幽魔域永隔深淵的傳說。

可以說如今的九天玄界,便是以此神話為背~景構成的。

由此可見便知九天玄體的強大之處。

不過,傳說畢竟遙遠。

誰都沒有想到墨璃竟然就是九天玄體之身,更是在麝淫~香藥性下與羅天水乳~交融后,竟然將天地胎盤召喚了出來。

天地胎盤乃是孕育造化之物的根本,水行靈猴的悟空為什麼被稱為造化之靈,便是因為其就是從混沌中天地胎盤內孕育而成。


自然存在的天地胎盤本就極為罕見,能夠將天地胎盤自虛空中召出更可見墨璃九天玄體的恐怖。

有天地胎盤孕育,再加上胎盤自混沌中取來的混沌靈液,兩人在這種難以置信的機緣下,體質被改造修為更是恐怖的提升。

羅天和墨璃兩人本就是一步抬入聚靈境的化身極限修為,經此機緣徹底跨入了經無數修士艷羨的聚靈之境,正式跨入了仙修行列。

不但如此在混沌靈液的滋潤下,不但沒有絲毫障礙的突破了聚靈境,更是直接跨過窺視期,體內靈力直接轉化為仙靈之力,修為再次提升一直以驚人的速度沖入聚靈巔峰,兩人的修為這才漸漸穩定下來。

五色彩蛋漸漸碎裂,然後化作細碎的光彩隱入兩人體內,**的兩人緩緩落下接觸到冰涼的地面。


羅天沒多多大一會便醒了過來,醒來的羅天目光閃爍著金芒,金芒中夾雜著五彩之色。目光在墨璃**雪脂的肌膚上掃過,嘴角微微抽搐目光中的無奈之色難以掩飾。

羅天身側綠意閃動,木靈從玉簡空間中出現,看著**的羅天和墨璃神色也是複雜非常,但那雙帶著綠意的眼神中,卻也閃爍著一抹炙熱。

剛才發生的事情木靈雖然不是非常清楚,但那麼大的動靜多多少少的她都有感受,而且她一直追隨哪位三天大能,所以知道很多至上三天一下玄界所不知道的東西。

恰好九天玄體和天地胎盤便是其中之一。

「你照顧墨璃!」

羅天縱使心中有萬般無奈,奈何事情已經發生,一切都不可能在倒回,而且突然間的發生的事情,也讓羅天的身上發生了變化,他也根本沒有時間去思考這件『尷尬』的事請。

沒有半分猶豫,羅天便盤膝修鍊,神魂直接進入到了破碎空間。

墨璃也沒有閑著看到羅天進入修鍊狀態,自己也立即召出幾件衣物幫墨璃穿了起來,更是幫墨璃喂服了幾粒珍貴的丹藥,然後以自身特殊的氣息幫助墨璃行功煉化。 羅天神魂再次進入破碎世界,驚訝的發現這片世界竟然已經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雖然空間內仍然還在崩裂,但肆虐的風暴卻已經小了許多。

風暴雖然小了,但每一道仍然可以將聚靈境的仙修泯滅,但相對於以前就連金丹大能也得完蛋的情況看來,確實好了很多。

令羅天意外的是穩定的荒漠雖然沒有擴大,但卻有一處生出了一汪仙泉,流出的泉水竟然是散發著混沌氣息的混沌靈液。

雖然那靈泉甚小隻能滋潤周遭不到一平的方位,但卻孕育出一小片的青綠,綠意竟是如此的盎然生機勃勃。

最讓羅天興奮的還要屬這片世界崩碎的程度!

羅天發現如今的世界,竟然已經開始自我修復,而且哪怕他將九天玄塔圖移走,也只不過讓修復的速度更加緩慢而已,特別是那本源核心羅天可以清楚的感應到,本源核心的損缺某種程度上得到了修補,比起之前那種千瘡百孔的感覺要完美許多。

不過羅天再次進入破碎空間並不是為了看這些變化,而是因為九天玄塔圖和自己的識海中的變化。

空洞之下的玄塔圖此刻微微撐開,可以從縫隙中看到一層塔樓,樓上紋飾的花紋正是更天界的畫面,精細細密且散發著大玄機,古樸神秘莫測。

以往的經驗告訴羅天,每一次玄塔圖開圖都是一次巨大的機緣。

這一次也不例外。

羅天以神識探入其中,然後轟的一下便失去了意識。

當他醒來卻發現自己正在一處山洞之內,山洞內除了他之外還有另外一道身影,那是一名女子背對著他。

那裝扮羅天從未見過,但卻不知為何對那衣著卻極熟悉,甚至習以為常,就連他自己也是這麼的穿伴。

女子身穿白色短袖,下身是一件牛仔褲,面對面前的一副神秘壁畫,女子伸著白嫩的手臂,蔥白的纖指在上面緩緩移動。

忽然那女孩轉過了頭,羅天的大腦瞬間陷入停頓。

潔白的臉頰,可能因為山洞外照進的光線,泛著一抹乳白色的光昏,一雙清澈透亮的雙眸清新純潔,嘴唇微微翹起一個弧度,將臉上的表情活躍起來,如此美麗的女孩羅天竟不知道用什麼辭彙來形容。

女孩的表情很真實也很爛漫,讓人一看之下就明白對方想要表達的意思。

羅天想女孩背後的壁畫看去,雖然那壁畫因為年久而有些模糊,但仍然可以模糊的看清楚,那是一副九層寶塔的壁畫。

「九天玄塔圖!」羅天一下子就叫了那壁畫的名字,可卻發現那聲音似乎並不是自己發出的。緊接著自己便從背後拿出了一副畫卷,畫卷緩緩展開正是羅天記憶力最深刻的玄塔圖畫卷。

女孩臉上的微笑更加燦爛,手指在畫卷上指指點點訴說著什麼,可羅天卻什麼都聽不清。

突然,畫面一陣晃動。

兩人同時看向洞口,一男一女黑衣人沖了進來,並且抬手就用手裡的某種武器打出了金屬法器,接著畫面開始旋轉模糊。

最終出現的畫面是玄塔圖在爭奪中,被分裂成了四分。

最大的一分落在女孩手裡,僅次的一份在自己手裡,剩下兩份合起來約佔全圖五分之一的不分,被那兩名衝進來的黑衣男女搶到,可能是鮮血噴洒道壁畫上的緣故,壁畫開始綻放出點點金芒。

金芒大盛之時,所有人都被籠罩。

一個柔軟的小手抓住了自己的手,然而最終還是被某種無法抗拒的力道所撕裂,無形的吸力將羅天帶入一個恐怖的漩渦。

畫面轉動羅天出現在了一處黑雲遮天的區域,然後看到了衝天而起的白色劍芒和紫霧籠罩的巨大手掌。

劍芒與手掌,羅天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那劍正是墨家功法發揮到極致展現出來的墨家劍鋒,那掌正是紫雲訣修鍊至極境展現出的紫雲遮天。

畫面變幻的極快,白衣中年人,灰白中年人都是一閃而過。

但羅天都清楚的將兩人的容貌看得清楚。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