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王麒麟說話同時,一指點出,浩瀚冰源力洶湧,瞬間穩固了天霜幻境的崩潰。旋即他光芒一閃,身軀驟然浮現在了李元道,秦然兩人面前。一步步緊逼過去。

「不妙了,眼下天霜幻境已經被那大傢伙掌控,化為了它的領域之地。我們二人已經無法掙脫出去了。難道真的要喪命在此了么?」秦然俏臉蒼白,即便是面對冰王精魄強勢壓迫,她依舊沒有絲毫膽怯,一雙美眸直視對方。

「咳咳……千算萬算還是算漏了一環。該死的,那上古冰王也是個蠢蛋傢伙。人都已經掛了,還為神元大陸留下這樣一個大禍害。依照這冰王精魄的性情來看,一旦脫困而出,必將會掀起一番驚世殺劫。」李元道吐了一血沫,艱難從地面上站起來,咒罵道。

此時他對於這所謂的上古冰王沒有一絲好感。

「小子,你找死!」李元道一番咒罵,讓冰王精魄臉色瞬間陰沉下去。當下一步踏出,風起雲湧,一道幽藍色麒麟爪瞬間蔓延開來,抓向了李元道脖子。瞧著架勢,絕對是想要將後者脖子給捏碎!

「老傢伙你想殺我!即便是死老子也要拉你墊背!」被一股恐怖氣勢壓迫,李元道渾身動彈不得。這時候他心頭也是發狠。丹田深處一直未曾動用的一大團爆陰玄雷隨時準備祭出,引爆出來!

那可是一整團爆陰玄雷之力!並不是先前他所煉化的一絲力量而已。這若是真要徹底爆發出來。絕對能夠重創一名半步宗師級高手!畢竟這可是天地間最為暴戾,恐怖的玄雷力量。

當然這一爆後果,作為爆陰玄雷的主人,李元道也不能夠倖免,必將會化為一團灰燼。

而就當李元道不惜一切,想要將丹田深處爆陰玄雷祭出的一剎那!

整個天霜幻境驟然一顫,旋即一股浩瀚的意念,直接穿透了幻境隔絕,降臨下來,極其強大!


「老夫一生光明磊落,縱橫天下,一世英明,流傳千古。想不到死後卻還要遭受到如此罵名,實在讓人無奈。」

轟轟轟轟!滾滾天音浩蕩八荒,氣吞山河,這股意念太過浩大,磅礴。彷彿凝聚了一方天地大勢。在這等突兀降臨的意念震懾下,李元道,秦然兩人渾身都在顫動,即便是連靈魂也都充滿了一股顫慄與惶恐。

「天啊,這股意念究竟是何人所透發出來的,為何這般強大!太過不可思議了。」李元道滿臉駭然,太強了!這等氣息強度,絕對要超過了他所遇見的任何強者。強如天絕老人,青雀宗主等人,跟這道意念主人相比起來,簡直連提鞋也不配!哪怕是在那武王墓地中那位武王級強者,在氣息比拼上,也都要弱上幾分。


絕世武王!這時候,四個大字不由自主浮現在了李元道腦海之中,讓他大腦嗡嗡作響。

此時不要是他,他身旁的秦然也比他好不了多少。在這股浩瀚意念的震懾下,她嬌軀都在顫動,一道道銀色光芒不斷從她體內暴掠而出,竭力守護著她。不過即便如此,她此時也都處在了一種崩潰邊緣。

「啊啊!這股氣息……怎麼可能?是是你!都已經過去萬古歲月了,你這個老鬼怎麼可能還活著。」另一邊冰王精魄的反應比李元道兩人更加劇烈,甚至說是瘋狂!

此時他渾身哆嗦,彷彿遭遇到了極其不可思議的事情,猙獰咆哮道。恐怖的冰源力猶如山洪一般從它體內爆發而出,將整片天地都近乎給攪翻了。 「哎,紫麟!萬年歲月匆匆而過,想不到你依舊未曾變化,看來你我再次相見,也是冥冥之中氣運釋然。」浩瀚意念震蕩,悠悠而來,彷彿劃破了時空長河,無聲息間,天霜幻境中央,一道朦朧青影浮現,渾身被一層淡淡的光暈籠罩,氣息神秘。

「不!不!這絕對不可能。」見到這道青影浮現,原先不可一世的冰王精魄猶如見鬼了一般,倉惶後退,大聲咆哮,陷入了一種癲狂狀態。

這等景象讓李元道兩人頭皮一陣發麻。能夠讓冰王精魄都如此失態的神秘存在,在這冰王遺迹內,貌似也就只有一位了!接下來後者一番話,也證實了他們的猜想。

「呵呵,紫麟苦海無邊,回頭是岸。昔年我親手將你鎮封,就是因為你本體太過殘暴,邪惡。因此在我坐化之際,我才會以我一生冰王精魄將你鎮封在這遺迹深處。期待有朝一日,你能夠藉助我冰王精魄內所蘊含的的本源力,來洗滌你本體中的暗黑力量。不過可惜……現在的你似乎……」朦朧青影輕聲道,語氣之中充滿了落寞之色。

「哈哈,老鬼。你少在這啰嗦,歷經了萬載歲月,我已經將你一身的冰王精魄都給融合了,現在的我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將你冰王精魄與我天麟藍金徹底合二為一。憑你現在區區一道殘影,你能夠奈我何?」好半響后,冰王精魄才堪堪從那種癲狂狀態中恢復過來,大吼道。

「哎,天命不可違,紫麟你註定還是無法擺脫。也罷今日我就讓你徹底解脫吧。」朦朧青影嘆息道。這一刻,他豁然轉身,目光瞬間鎖定在了秦然身上,旋即贊聲點了點頭。

「不錯,小女娃不簡單啊。難怪能夠有膽氣深入我冰王遺迹內來奪寶。」朦朧青影讚歎道。隨後這才將視線挪移到了另一側李元道身上!朦朧青影眸光閃動,在李元道身上來回打量,充斥著一股高深莫測的味道。這一刻李元道彷彿感覺自己渾身上下一切秘密都被前者給看透了一般!

「小傢伙,膽子倒是不小,在老夫遺迹之內,還敢如此咒罵老夫。數萬年來,你還是第一個!」

不過接下來朦朧青影的話語,但卻讓李元道一陣頭皮發麻。我勒個去的,上古冰王!一個死去萬載歲月的老古董,剛剛被自己咒罵的蠢蛋傢伙,就這般活生生出現在了他面前。

這一刻,李元道想死的心都有了。當著一位絕世武王的面,這般咒罵對方,這等極品的事情都讓自己給撞上了。

「咳咳……那個冰王前輩…小子一時糊塗,心直口快,那個您老人家別跟我一般見識。眼下還是辦正事的要緊。」李元道使勁乾咳,半響才憋出一句話來。


「哈哈,有趣的小傢伙。你們兩個能夠達到這裡,也說明與老夫有緣。今日也罷,老夫便送你們一場造化。是禍是福就看你們自己的了。」冰王虛影淡笑,渾身被霧靄包裹著,散發著一股神秘味道。此時他緩緩轉過身來,一對眸光鎖定在了不遠處冰王精魄身上,一股冷冽的肅殺之氣頓時從他體內爆涌而出。

「老傢伙,你真以為自己還是昔年那個縱橫天下的絕世冰王,眼下的你不過一縷殘影罷了,居然也敢這般大言不慚。今日我就讓你見識一下本座手段!」感受著幻境內那股強烈的殺氣,冰王精魄眸光閃爍,滿臉猙獰道。這時候他雙臂一震,一道恐怖的冰源力瞬間釋放出來,在他面前凝聚成了一桿幽藍戰矛!

鏗鏘!恐怖的元力波動浩蕩,猶如一片瀚海席捲開來。下一刻,冰王精魄大吼,手中幽藍戰矛通體放光,猶如一桿滅世戰矛一般,橫掃而下。無數空間在這一恐怖戰矛之下,猶如豆腐般被切割出來。天地間無窮毀滅力浩蕩,無比駭人。

「王階法寶!這冰王精魄內的絕世凶兵竟然已經達到了這等程度!」李元道,秦然兩人心顫,駭然道。此時他們若非有冰王虛影守護,恐怕早就被劈殺成渣了。王階法寶,毀天滅地,蘊含有絕世大恐怖!那可是真正的毀滅兇器。一旦顯世,必將會掀起一場滔天血劫。

自上古時期以後,王階法寶已經成為了傳說,不顯於世。

「哈哈,老東西。今日我就用你昔年的絕世戰兵來滅殺你。」冰王精魄大吼,滿臉猙獰。一桿幽藍戰矛壓塌天地,恐怖無邊。眼看著這桿滅世戰矛即將要將冰王虛影劈殺之際。

後者體內便是一顫,旋即一股紫銀光芒驟然爆發,猶如一輪熾烈驕陽般,騰升而起。

「天麟,來吧,隨我一同去吧。」冰王虛影光芒璀璨,此時他氣勢不斷攀升,磅礴的元力波動沸騰,直欲衝破這片天穹束縛。此時在一陣滔天的光芒之中,冰王虛影緩緩消散,逐漸化為了一道數丈符篆。恐怖的氣息不斷從符篆深處滲透出來,駭人至極。

「太清聖冰符!老傢伙你……你這道虛影內居然還藏有這樣一道秘符!」冰王精魄大吼,臉龐上滿臉震撼。原先他手中那一桿毀天滅地的戰矛。在觸及到那符光力量后,彷彿遭遇到了莫大的壓制。最終整桿戰矛劇烈錚鳴,徹底掙脫了前者掌控,被吸入了符篆之中。

「冰王禁術,冰封乾坤!」銀符劇烈顫抖,光芒更加凌厲,這時候一道蒼老意念驟然傳出,使得整張符篆威力提升到了極致旋即,它直接穿透了空間,一下子變浮現在了冰王精魄頭頂,將它當空籠罩而下。


「啊啊啊!該死的老傢伙,你不能夠這樣對我!你這個老雜碎……我跟你勢不兩立……」在這道冰王符篆壓制下,任憑冰王精魄如何防抗,掙扎都無濟於事。最終在一道驚天震動下,他也被吞入了符篆之中。

轟轟轟!天地間,無數的冰源之力洶湧,肆虐八方。整個天霜幻境在這等狂暴力量沖騰之下,隱隱間也開始龜裂,一道道巨大的空間裂縫迅速蔓延開來。

「就這樣結束了……那冰王虛影,以及冰王精魄也都消散了?」望著天地間一片混亂洪流,李元道有些口乾舌燥道。之前發生一切,對於他來說,猶如夢幻一般。上古冰王,天麟戰矛,冰王精魄等一切,都猶如電光一般不斷在他腦海之中回蕩著。

「不好,這裡面的力量太強橫了,整個冰王遺迹都開始毀滅了。我們要趕緊離開這。」好半響后,李元道徒然一個激靈,大喝道。同時他大手一抓,拉著秦然飛速向著幻境外奔逃而去。

「兩個小傢伙眼下冰王遺迹絕陣已經被激發,禁封一切,憑藉你兩人實力根本無法掙脫出去的。」天際上空一道符文閃爍,繚繞紫銀色光芒。這時候一道蒼老意念驟然從符篆內傳遞出來,充滿了一股疲倦感覺。

「啊!冰王前輩……你你居然還沒消散?」李元道渾身一個哆嗦,一臉緊張死死盯著正前方那光芒繚繞的符篆,駭然道。

「呵呵,也快了。為了將那精魄與戰矛都封入了符篆之中,老夫已經耗盡了符篆中僅存的一點靈識。眼下在我煙消雲散之際,還有最後一樁心愿未了。現在還得靠你們兩位為我達成。」符篆中意念波動越發微弱,似乎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程度了。

「冰王前輩,您有任何吩咐,儘管開口。晚輩二人只要能夠活著離去,必然會竭盡所能為你完成。」秦然俏臉一正,上前恭敬道。她這番話,讓身旁李元道心頭大讚。眼下冰王虛影已經開口,遺迹內部絕陣開啟,依照他們兩個的力量根本無法逃出去。現在冰王前輩既然有事相求,他們絕對會答應下來。但卻有一個前提,他們兩個都必須要安然無恙的走出這片絕地。

不然的話,人都死了,還履行個屁的承諾。

「呵呵,好一個聰慧過人的丫頭。也罷,老夫一生縱橫天下,睥睨八荒,被世人尊稱為上古冰王。但此生最大遺憾就是未曾真正尋覓到一位傳承者。眼下老夫即將魂消魄喪,你們二人的出現,正好彌補了老夫最大心愿。今日我便將我冰王精魄本源盡數澆灌入你二人體內。他日是禍是福,就看你二人機緣了。」說完,符篆猛烈一陣,一股浩瀚的冰源之力瞬間洶湧而出,化為了深藍色洪流,源源不斷洶湧入了李元道,秦然兩人體內。

轟轟轟轟!漫天的冰源風暴席捲,震蕩八荒。在這股巨大洪流灌輸之下,李元道,秦然兩人體內氣勢驟然攀升,一股無法想象的浩瀚冰王精魄之力徹底融入了他們兩人體內。

當中秦然最是特別,在她體內彷彿某種神秘力量被激發了,釋放出了一道神秘的銀色光團,加速吸收冰源精魄。短短片刻間,近乎有著六成左右的冰源精魄都被她吸納入了體內。

李元道則僅僅汲取了四成左右。不過他們兩個誰也未曾發現,當冰源精魄灌輸即將完畢之際,符篆深處徒然暴掠出一抹幽藍色光芒,在空中盤旋片刻后,瞬息間沒入了李元道丹田深處。

「冰王精魄,沉寂萬載,終於自主尋覓到了一位真正傳承者了。哈哈哈,老夫心愿已了,此生無憾了……」在一聲大笑聲之中,高空中符篆猛然一震,旋即迸射出一道刺目光芒瞬間擊穿了一條神秘空間裂縫,將李元道,秦然兩人強行推入了其中。旋即符篆一閃,徹底融入了冰王遺迹深處,徹底沉寂下去。

與此同時,空間裂縫深處,昏迷之中李元道丹田深處徒然爆湧出一團磅礴的神魂力量,瞬間將他體內那一道幽藍色光芒給吞沒,眨眼消失…… 十萬荒山中部地域,浩瀚山脈延綿,紅褐色的岩石聳立,覆蓋在無數山域之間。距離雪雲峰數十里的一處荒僻山峰上空,一道漆黑色空間裂縫驟然撕裂開來,旋即兩道黑影從空間裂縫之中墜落出來。轟隆一聲落入了山脈森林之間。

高空之上,一輪驕陽懸挂,照射出淡金色光芒。熾熱的氣浪滾滾流動在山脈間。時間一點一滴逝去。

「唔,我還活著?」好半天之後,李元道悠悠蘇醒過來,他艱難撐坐起來,略顯迷茫的打量著四方。良久,他才猛然醒悟過來。先前在冰王遺迹內,所發生的一切,猶如潮水一般從他大腦深處洶湧出來。

「上古冰王,遺迹傳承!嘶,難道說我真的得到了這尊冰王的傳承?」李元道輕聲道。意念一動,小心翼翼將神識力量滲透入丹田深處,旋即他便感覺到一股浩瀚的冰源力蟄伏丹田深處,流轉幽藍色光芒。

感應到這等變化,李元道心頭頓時狂喜,若是所料不差的話,應該就是絕世瑰寶冰王精魄了!此時李元道能夠真切感受到體內那一股磅礴冰源力的恐怖。這對他來說,絕對是一股磅礴到極點的能量寶藏。一旦他能夠將這股冰王精魄給煉化,那他實力必然突飛猛進!

「嗯?秦然!」當李元道回過神來后,瞬間也發現了不遠處秦然。此時後者渾身繚繞著一股銀紫色光芒,彷彿陷入了深層次的沉眠之中,濃烈的冰源氣息與她體內另一股神秘力量相互交融,非常玄秘。

「看來這次冰王遺迹內,她的收穫比我還大,真是一個神秘的女子。」李元道一嘆,起身向著秦然緩緩走去。

不過這時候異變突生,沉眠中的秦然彷彿察覺到了一絲異樣,驟然銀紫光芒大盛,猶如熾烈的紫銀火焰一般席捲而出,瞬間將她整個嬌軀包裹在內。同時一股強橫的元力波動震蕩而出,阻擋著李元道臨近。


嗖嗖嗖!近乎同時,李元道臉色一變,眸光豁然望向了不遠處山脈間某一個方向,在他的神識感應之中,最起碼有著不下於五道強橫氣息,在向著這裡飛速靠近過來。而且每一尊實力都達到了武師之境。

想到這裡,李元道咒罵一聲,目光又掃視了一眼身前那巨大的紫銀光焰,旋即不再猶豫,腳掌往地面上狠狠一蹬,整個人身子猶如旋風一般暴掠而起,幾個呼吸間便消失在了森林深處。

就當他離去的數個呼吸時間后,森林另一邊,幾道身影驟然飛掠而出。

「啊,你們看,天霜冥寒勁的氣息!大師姐果然在這!速速發送訊號,通知皓月師兄他們。我們已經發現大師姐線索了。」五道身影飛速降臨這片山林,瞬間就將注意力投放到了那熾烈的紫銀火球之上,其中一名黑衣男子臉色驟變,驚呼道。

「沒錯,這等特殊的天霜勁氣,唯有大師姐一人方才具備。看來此次十萬荒山之行,大師姐也獲取到了很大機緣了。」另一名男子點頭,沉聲道。同時他手掌一揮,一道碧綠色的符文閃爍,瞬間被他打向了高空,旋即轟然一下子炸裂開來。

「在這片山域深處,能夠找到大師姐實在太好了。現在荒山深處異變越發劇烈,隱隱間絕世異寶即將要破封而出了。諸多大勢力的人都已經紛紛抵達,我們必須要搶先他們一步,將那東西拿到手。這也是我們此行目的。」

說到這裡,五名年輕身影便不再多言,紛紛盤坐下來,組成一個特殊法陣,將中央那紫銀光焰牢牢守護起來。濃烈的冰源氣息涌動,化為一道道劇烈風浪席捲而出。

同時在距離此地,不遠處暗中地底深處,一對漆黑色的眸子正緊緊盯著這裡。

「這五人身上所流露出來的氣息好強大,雖然才武師二層境,但帶給我的感覺,卻比武師三層境的高手還要危險。不簡單啊!他們究竟是來自哪一方大勢力?」地底深處,一團淡金色光芒涌動,李元道催動御龍訣,釋放出一股渾雄元勁,將他自己守護在中心。此時他渾身氣息都被徹底收斂,正以神識力量密切監視著那一幫傢伙。

「算了,不管了。既然這幾人與那秦然是一路人。那我也不用擔心了。為了避免更多麻煩,我還是早點撤離這片是非之地。現在我能夠感覺到體內力量已經達到了極限,是該時候晉級突破了。」李元道自語,催動體內御龍元力,化為一道淡金色光影,緩緩向著地底方向挪移離去。

半天後,荒山深處,一座昏暗的山洞內,李元道盤坐在一塊大岩石上。此時他雙眸緊閉,口鼻之間,一道道氣浪噴出,散發著一股渾雄的氣息波動。這時候他身軀猛然一震,一股濃烈的冰源氣息驟然瀰漫開來。滾滾冰源之力浩蕩,被李元道強行催動起來。

僅僅這一瞬間,山洞內氣溫驟然降低,以他為中心,整個山洞頃刻間便被凍結成了一個巨大冰雕洞。

「嘶嘶,好恐怖的氣息。我才不過激發出一絲冰王精魄之力,就能夠達到這等效果。」感覺到四周環境變化,李元道心頭也猛然一顫。在他神識感應之下,天地間冰源之氣都彷彿受到了牽引,瘋狂朝著李元道匯聚而來。

轟轟轟!澎湃的冰源力量轟鳴,化為一股最為狂暴的寒冰風暴蔓延開來。在這等狂暴力量的衝擊下,李元道甚至感覺到連通自己神識,靈魂都將要被凍裂了。浩瀚冰源力太過強橫了,已經超出掌控,這是一股極其危險的徵兆!

當下李元道不敢有絲毫大意,調動全身元力竭力去鎮壓體內這股狂暴冰氣。同時另一邊,他心念一動,將丹田深處那一縷被煉化的玄雷之力引動出來,化為一條細小雷蛇飛速在他經脈之間穿行著。

嗤嗤嗤嗤!山洞內冰寒之氣噴吐,凍結一切。李元道渾身上下覆蓋著一層厚厚的幽藍色冰甲,猶如一座冰雕般橫亘那山洞內。

此時他體內御龍決功法,爆陰雷力都被催動起來,霸烈的御龍法決與暴戾的玄雷力量,一左一右,牢牢守護住了李元道軀體,與那股冰源之力爭鋒相對。彼此間隱隱間形成了一股微妙平衡。

在這三股力量對持之間,一縷縷幽藍色冰源力與玄雷之力都被彼此消磨著,化為一股股精純的紫藍色霧靄,飄蕩在李元道經脈之間。最終在李元道一縷神識力量牽引下,被御龍訣功法徹底煉化,化為一股最精純的元力徹底融入了丹田之中。

察覺到這驚疑的一幕,李元道心頭也是一震,當下一股狂喜之色瞬間湧上心頭。爆陰玄雷,冰王精魄兩大力量,一陽一陰,一剛一柔。現在兩股力量並存他體內,兩股力量爭鋒相對,彼此廝殺。最終兩股強橫力量都奇迹般的被御龍訣給煉化,化為了最精純的元力擴充著李元道丹田氣海。

轟隆!這種驚人變化,整整持續了三個時辰。原先爆陰玄雷,冰王精魄兩者都縮小了一圈。而此時李元道的肉身力量已經攀升到了極限。就在這一刻,李元道身軀猛烈顫動,渾身血液開始沸騰,轟鳴起來。

最終一股極端強橫的元力波動,猶如狂暴火山一般,猛然從李元道體內澎湃而出。在這股可怕力量衝擊之下,李元道身上那層層幽藍冰甲盡數碎裂,化為一道道幽藍碎冰飛濺開來。整個冰洞此時彷彿遭受到了猛烈轟擊一般,劇烈顫動。彷彿隨時都將要崩裂了。

在冰王精魄,爆陰玄雷兩大力量的灌輸之下,李元道實力終於再做突破。一舉衝破了武士七層境的束縛,成功邁入了八層境!

此時他整個人軀體也發生了驚人蛻變,濃烈的生命血氣澎湃,丹田深處氣海元力更是整整提升了三倍。眼下李元道的積蓄太過渾雄了。在他這具身軀內已經匯聚了武王之心,悟道神魂,冰王精魄,爆陰玄雷四大絕世瑰寶。

尤其是此次突破,他體內爆陰玄雷進一步提煉一絲,這讓他對於前者掌控更加嫻熟了不少。

這是一種可喜驚變。

嗡嗡!昏暗山洞內,李元道一躍而起,渾身滾滾血氣震蕩,漫天的冰寒之氣呼嘯,在這一刻都生生被他那旺盛血氣給衝散了。

武士八層境!這股力量太強橫了,此時李元道能夠清晰感覺到體內那如海一般的渾雄元力。

武士九層,一層一蛻變。尤其是到了最後五層,境界上每一層提升,實力都會成倍暴漲。尤其是眼下李元道力量積蓄如此龐大之人。一旦突破,實力增幅更是難以想象。

同時李元道也更是深切體會到了武師級高手的強橫之處。先前他之所以能夠跨階大戰,最主要的還是過於依靠武王之心,爆陰玄雷的力量。並不是他真正戰力的體現。

眼下他已經成功跨入八層境,肉身,神識力量再次提升。他心頭底氣更加充足了。若是一般武師五層境高手,他有信心將之戰敗。哪怕是再次遭遇到百河這等強者。他也能夠有一拼之力。雖然不能說穩勝,但最起碼他也有了一定保命資本。

不過凡事都有例外,倘若是遭遇上了像秦然這等妖孽級人物,即便是在同境界作戰情況下,李元道心裡都有些沒底!這也促使他對力量的瘋狂渴望!

「八層境已經達到了。接下來目標便是九層境!我要變強,儘早跨入武師領域。到了那時候,我才能有與那些妖孽級天才叫板的資本!」李元道雙拳緊握,自語道。 轟隆!山洞之內,李元道大手一召,體內渾雄元力盡數內斂。此時當他心神再度沉入丹田之際,猛然愣住了。丹田深處,不知從何時起,一青一藍兩道光團浮現,彼此對峙,散發著濃烈的元氣波動。

冰王精魄,武王之心!感受著這兩股光團內所滲透出來的氣息,李元道心頭猛然一驚。他沒想到自己突破八層境后,這兩股王級力量居然會對峙上了。不過好在讓李元道鬆一口氣的是,武王之心與冰王精魄這兩大王級力量雖然彼此爭鋒,但此時卻都保持著一股微妙平衡。

「呼,居然會演變成這樣?還真是傷腦筋!」李元道臉色凝重,小心翼翼將一縷神識力量探入丹田深處,好半響后,他臉龐上浮現出了一抹苦笑。這次冰王遺迹內雖然收穫巨大,但卻也為自己埋下了一個大隱患。

對於一般人來說,能夠得到冰王精魄澆灌入體,這是一件驚天機遇,無數高手夢寐以求的事情。在這等巨大誘惑下,哪怕是那些宗師級超級高手,也得瘋狂去拼搶。

可惜世事無絕對!眼下李元道就是一個最明顯的例子。

在他體內本來就蟄伏著悟道神魂,武王之心,爆陰玄雷等神寶級力量,現在冰王精魄入體,瞬間將他體內力量平衡給打破了。

尤其是武王之心,這東西本就是一尊武王級高手所遺留下來的武王精華之力,與那冰王精魄一個級數的可怕力量。

而今這兩大王級力量共存於李元道體內,就好比兩大狂暴火山一般,隨時都有爆裂的趨勢!

現在李元道就好比在高空中走鋼絲,稍不留神,恐怕就得粉身碎骨了。除非有朝一日他實力足夠強大了,能夠真正煉化這兩大武王級力量,如此一來才能夠徹底化解這巨大隱患危機。

「呼,算了。不管了,既然事情走到了這一步,也只能夠硬著頭皮撐下去了。」李元道嘆息道,旋即腳掌重重一踏,整個人猶如炮彈一般,直接飛掠而出。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