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陽城的周圍,爆炸聲連續不斷,在進行著一場大屠殺。※%

場面幾乎呈現出了一面倒的趨勢,修羅地獄的五百餘頭惡魔幾乎所向無敵,加上有葉陽殺頭陣,更是殺得盤魔地獄的惡魔丟兵卸甲。

數之不盡的惡魔屍體,惡魔屍首,被葉陽吸進了吞噬領域深處,對他的生命力進行壯大。

「不可能,這不可能,這不是真的。」

看著衝殺到哪裡,哪裡的惡魔大軍就死傷一片的葉陽,奪天少爺瘋狂的搖著頭,幾乎快要發瘋了。

他做夢也沒有想到,冒著罵名聯合黃泉宗的人打開盤魔地獄的通道,本以為會就此成為神州大陸的統領,誰想消失一段時間后的葉陽再次出現,居然獨自一人力挽狂瀾,擁有的強大力量甚至讓他都沒有任何反抗之力。

不僅奪天少爺,南宮月的臉色此刻同樣是要多難看有多難看。

本來她以為布置下來天羅地網,用數億惡魔大軍,困都能將葉陽困死,更別說還有一抓一大把的長生境惡魔。

但她實在沒有想到,連超凡劫的惡魔都不是葉陽的對手。

看著葉陽在惡魔大軍里所向無敵廝殺的一幕,南宮月就知道一切都完了,俏臉變得無比慘白,她並沒有逃跑,知道在葉陽的天使之翼下,根本沒有任何逃跑的可能。

不過她還抱有一絲希望,希望來自身旁的奪天少爺。

只要有奪天少爺在,她就覺得葉陽就算再強,也拿自己沒辦法。

「奪天少爺,你勾結黃泉宗餘孽,更是打開盤魔地獄的通道,放出惡魔大軍,實在罪不可赦。」

葉陽大吼一聲,沉悶的聲音震得奪天少爺雙耳發懵:「今天我葉陽就代表全天下,將你斬殺在此,不知道死到臨頭,你可知罪?」

「葉陽。」奪天少爺大吼起來:「你以為你擊退了所有惡魔,就能萬事大吉了?想殺本少爺,大概你不知道本少爺什麼來頭?實話告訴你,本少爺來自一個高級位面,叫做兜率天位面,像你這種土包子,估計連什麼是兜率天都不知道。」

「兜率天,不是大羅天的附屬位面么?」葉陽眉毛揚了揚,「怎麼,奪天少爺,難道你是兜率天位面的人?」

「大羅天,你是怎麼知道大羅天的?」奪天少爺臉色一變,隨即又恢復了滿臉的傲色:「沒錯,本少爺就是兜率天的人,本少爺之所以來到這裡,是來完成家族的歷練任務,如果本少爺在這裡有個什麼三長兩短,別說你葉陽,就是整個神州大陸,整個飄渺位面,全部都要因為你的連累而滅門,所以本少爺奉勸你,不要做出那種自取滅亡的事情。」

「兜率天,記載在古典中的傳說中的位面。」

聽見奪天少爺聲音的人,全部神色大驚:「奪天少爺,居然來自兜率天?原來如此,難怪此人天賦如此逆天,原來來自傳說中的位面,這下一切都能說得通了。」

「奪天少爺如果真的來自兜率天的話,那他在這裡有了什麼三長兩短,我們所在的位面還真有可能受到連累。」

「奪天少爺做出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情,勾結黃泉宗餘孽不說,還打開了盤魔地獄的通道,殺死了不知道多少人類,難道就因為他來自兜率天,我們就要把他放了?」

「殺,葉陽,把他殺了,我的父親就是死在了奪天少爺手裡,你一定要把他殺了,幫我報仇啊。」

一名乾天學院的學生大吼起來,「奪天少爺已經發瘋了,所有反抗他的人全部都死在了他的手裡,魔天邢師兄,龍天嬌師兄,楊雲飛師兄,你大概還不知道他們怎麼死的,他們因為反駁了兩句,就被奪天少爺抽筋扒皮生生折磨致死,你們說這種惡魔,還有什麼存活的資格?」

「哼。」一聲冷哼突然響起,是從南宮月嘴裡傳出來的。

她掃了眼周圍那些恨不得把她和奪天少爺殺之而後快的人群,冷冷一笑道:「真是一群愚昧無知的人,實話告訴你們,奪天少爺不僅來自兜率天,更是兜率天的少主,不然你們以為他的天賦為什麼那麼高?奪天少爺來到這裡,是完成家族歷練,只要不在家族的幫助下統治一個低級位面,就能成為下一任兜率天主人的候選人,奪天少爺可是兜率天的少主,誰敢殺他?」

此言一出,很多人沉默了。

如果真如南宮月所說,奪天少爺真的是兜率天位面的少主,那奪天少爺死在這裡,到時候兜率天遷怒下來,整個飄渺位面都要遭殃。

看著沉默的人群,奪天少爺和南宮月臉上都露出了笑容,但是笑容剛剛出現,就又凝固了。

「南宮月,你是不是以為有兜率天這個保護傘,我就拿你們沒辦法了?」

葉陽大手一抓,上千丈的魔神之手猛的探出,一把將奪天少爺抓小雞般抓在了手裡,「我管他什麼身份,就算再有來頭又如何,在我手裡照樣一個死字。」

「葉陽,住手!」

唰唰唰,十餘道身影突然從天邊閃現而出,居然是乾天院長和雲頂天宮宮主一行人。

「乾天院長,我沒有聽錯,你叫我住手?」葉陽面無表情的看著乾天院長等人,指了指被魔神之手擒拿的奪天少爺道:「這個人勾結黃泉宗餘孽,打開盤魔地獄的通道,讓整個大陸淪陷在惡魔手裡,不知道有多少人類死在他手下,我好不容易擁有了力挽狂瀾的能力,你現在讓我住手?」

「葉陽,住手吧。」雲頂天宮的宮主道:「 惹婚成愛1總裁上司,請留步 ,你如果殺了他,整個飄渺位面都要遭殃,你可以不管自己的死活,總得為其他人為你宗門的人想想吧?」

出現的十餘名長生境巨頭,居然都在為奪天少爺求情,這一幕讓南宮月笑了起來,她大喝道:「葉陽,你還不趕緊把奪天少爺放了,難道真的想冒天下之大不韙,把奪天少爺少了?」

「葉陽,快點放了我。」奪天少爺大吼道:「再不把本少爺放了,等事情到了沒有任何緩和餘地的時候,所有人都要因你而死。」

咔擦。

就在奪天少爺話音一落,一桿光明長矛從虛空中刺殺出來,將奪天少爺的胸口洞穿出了一個大洞。

奪天少爺眼睛一瞪,獃獃的看著手持光明長矛洞穿自己胸口的葉陽,難以置通道:「葉陽,你,你真的敢殺我?」

「大羅天我都去過,兜率天算什麼?」

葉陽長矛一震,奪天少爺的身體,就在所有人那驚恐的目光下被震了個粉碎,奪天少爺的身體化為血雨,灑落到了每個人的臉上。

全場寂靜。

眾人實在難以相信,在知道奪天少爺大有來頭的情況下,葉陽居然還敢把奪天少爺殺死。

在奪天少爺死的那一刻,很多人雖然驚恐,但更多人發出了歡呼的聲音。

「哈哈哈,奪天少爺,終於死了。」

「管他奪天少爺什麼來頭,我們所有人被他當成奴役對待,和死了沒什麼區別,就算他背後的人找上門來,也不過一死而已,我就不信兜率天再強,還能把我們所有人滅了不成?」

「只要奪天少爺死了,我們就算死也沒什麼,至少有他給我們陪葬。」

Boss快穿︰男神,我罩了 葉陽,你,你真的敢殺奪天少爺?」


南宮月滿臉驚恐,他距離奪天少爺最近,奪天少爺身體炸裂的那一刻,她全身上下幾乎都沾染上了奪天少爺的鮮血,整個人變得鮮血淋淋,樣子要多凄慘有多凄慘,「奪天少爺是兜率天的少主,難道你就不怕兜率天的人找上門來?」

「殺了就殺了,有什麼好怕的?」

葉陽冷冷一笑,笑容森然,殺機畢露。


他有魔修符在手,只要他境界再有所提升,將魔修符完全煉化,到時候控制修羅地獄的本源之力,就能間接將修羅地獄的所有惡魔掌控在手,掌控了令人聞風喪膽的修羅地獄,還怕什麼兜率天?

如果是大羅天,葉陽還所有忌憚,但兜率天是大羅天的附屬位面,他就沒什麼好怕的了。

修羅地獄甚至能入侵大羅天,小小的附屬位面兜率天真的不足為懼。

「葉陽,別殺我。」南宮月看著葉陽臉上那毫不掩飾的殺機,知道葉陽對自己動了殺心,白著臉連連後退道:「我是仙人轉世,擁有無數的仙人經驗,只要你不殺我,我就成為你的奴僕幫你做事怎麼樣?你要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甚至和你雙修也願意,要知道越到後面,突破起來越苦難,只有和道侶進行雙修以兩人之力才能快速提升,我是仙人轉世,如果你和我雙修,肯定能進展神速,天下無敵。」

「雙修?」葉陽滿臉淡漠,「小賤人,你連跟我提鞋的資格都沒有,還想跟我雙修,死吧,還是去黃泉路上找你的奪天少爺。」

咔擦。

葉陽光明長矛一捅,捅穿了南宮月的心臟,然後無盡的九幽之火席捲而出,將南宮月的身體燃燒成了灰燼。 南宮月死了,徹底死在了葉陽手裡,在九幽之火下魂飛魄散,再也沒有任何投胎轉世的可能,永久的從這個世界消失了。

奪天少爺也死了,在場的長生境惡魔,不是死在了葉陽手裡,就是被葉陽的神魔封印奴役。

幾乎不到半盞茶的功夫,之前那還十分混亂的場面,就變得井然有序,數億頭惡魔全部被葉陽奴役了。

至於之前那些歸順奪天少爺攻上炎陽宗的人,葉陽並沒有去理會,知道這些人也是走投無路,並沒有深究。

一場大陸毀滅的災難,就這樣被葉陽輕鬆化解。

神州大陸遭到盤魔地獄的入侵,已經變得滿目蒼夷,葉陽把那些奴役的惡魔大軍充當苦力,分配到四周進行大陸的重建。

幾乎不到半個月時間,神州大陸又恢復了和諧的氣象,但此次元氣大傷,不知道多少萬年才能再次恢復。

雖然神州大陸的危機渡過去了,但所有人都知道,還有一場更大的危機在後面,那就是奪天少爺背後的兜率天位面。

如果被兜率天的人知道葉陽殺死了奪天少爺,如果奪天少爺真的是兜率天的少主,那兜率天有極大的可能會殺上門來。

現在他們只能祈禱奪天少爺在兜率天的身份並不起眼,這樣兜率天總不至於為了一個地位低下的人遷怒整個位面。

葉陽管不了那麼多,殺了就殺了,大不了到時候兜率天的人殺上門來,帶著炎陽宗亡命天涯就是了。

何況他身上還有魔修符,只要兜率天的人短時間內不找上門來,他就能將魔修符徹底控制,到時候把修羅地獄掌控,還用得著怕什麼兜率天。

炎陽宗也得到了重建,此次大陸雖然受損嚴重,但是炎陽宗因為有諸多陣法守護,並沒有出現傷亡的情況,雖然有弟子受到了驚嚇,但也恢復了過來。

將一切事宜安排好后,葉陽來到了南域的玄祖遺迹深處,來到了盤魔地獄的通道旁。

那陰森森的裂縫深處,一座巨大的府邸將盤魔地獄的出口擋住了,轟隆隆的聲音時不時響起,顯然盤魔地獄的人,還在對玄府進行攻擊,想要破開玄府,讓更多的惡魔大軍降臨。

「啊,可惡,實在是可惡,阿摩修他們怎麼沒有消息了,幾乎每天都有消息傳回來,怎麼這半個月一點消息都沒有了,到底神州大陸上發生什麼事情了?」

盤魔地獄的通道另一頭,有一個聲音正在大吼:「該死,該死啊,小賤人,我就看你能堅持到什麼時候,玄府又怎麼樣,小小的奪生死境界,能發揮出玄府的幾層威力?」

地底裂縫的深處,方妙音還在苦苦堅持,但從她那微微發白的面色來看,她已經堅持不了多久了。

「妙音師妹,我來了。」

就在這時,一個響亮的聲音傳入了方妙音耳里。

「恩?」方妙音緊閉的眼睛猛地睜開,就感應到了空空如也的外界,突然有一個人影一閃而現,不是他的師兄葉陽又會是誰?

「妙音師妹,這段時間辛苦你了,如果不是你堵住了盤魔地獄的通道,神州大陸就真的沒救了。」

葉陽降落到地底深處,看著那破損的封印符籙,道:「妙音師妹,你可以休息了,這裡交給我吧,大陸上的危機已經得到解除了一切仇敵全部死在了我的手裡,現在我就用無上手段,將這些破損的封印重新修復,並且再加幾道其他封印,讓外人永遠也沒有破開的可能。」

「好,葉師兄,這裡就交給你了。」

方妙音縱身一躍,身軀從玄府內閃爍出來,而玄府化為一道流星,沒入了她的眉心。

就在玄府被方妙音收走後,盤魔地獄那黑漆漆的通道頓時顯現出來,葉陽在後方看見了數之不盡的惡魔大軍集結在那裡,比之前的惡魔大軍更為恐怖,居然全部都是長生境組成。

「這麼多長生境惡魔如果全部降臨到神州大陸,到時候就算有我,也回天乏力啊。」

葉陽暗暗吃驚,沒有任何遲疑,連忙催動九轉龍神訣, 秦爺寵妻:甦二小姐要上天

「小小的元氣劫,也想修復封印,把通道堵住?真是白日做夢,給本魔去死。」

轟隆隆,盤魔地獄的深處,一頭三頭六臂的惡魔滿臉猙獰,在大吼之間想要從通道的另一端衝殺過來,這是一頭長生境第九劫寂滅劫的無敵惡魔,如果被這樣的惡魔衝過來,到時候葉陽立馬就是一個死字,而神州大陸,又會生靈塗炭。

嗡。

葉陽身軀一震,一道青光從眉心如流星般射出,化為一座流光閃爍的寶塔,堵在了通道中間,堵住了那頭長生境寂滅劫的惡魔的去路。

關鍵時刻,葉陽將龍王塔祭了出來。

轟!那長生境寂滅劫的惡魔見到葉陽催動龍王塔攔路,本來十分不屑,龐大的身軀一個撞擊,似乎想要把攔路的龍王塔撞飛,但是當他的身軀撞在龍王塔上,龍王塔紋絲不動,而他自己則是被反彈回來的力量震飛了出去。

「啊,該死,這是什麼寶物,走了一件玄府,怎麼又出現了一件比玄府更厲害的寶物,難道又是神器?」盤魔地獄中有震怒的聲音不斷響起:「為什麼,為什麼這樣一個小小的人類位面,會出現這麼多神器,到底這個飄渺位面,有什麼特殊的?該死,實在是該死,難道好不容易遇見的良機,就這樣毀滅在了這個人類小子手裡?不甘心啊,早知道通道打開的時候,就將所有惡魔大軍全部遷移進去……」

聲音傳遞到這裡,已經時隱時現,是因為破損的封印,已經被葉陽徹底修復,並且葉陽從龍王塔第十層的空間,找到了一種名為『囚荒印』的封印。

這是一門上古封印之術,共有七七四十九道符籙,葉陽將所有符籙煉化之後,便布置出了囚荒印。

囚荒印一出,就算不朽境王者前來,也難以破開。

加上葉陽還布置了各種禁制,讓盤魔地獄的通道消失在空間深處,最後葉陽還把通往盤魔地獄通道所在的空間的白骨祭壇毀掉,這樣若非神仙降臨,就沒有任何人能在無窮無盡的空間中,將盤魔地獄的通道找出來了。

這種情況下還能找出盤魔地獄的通道,已經和仙人沒什麼區別,仙人哪裡還需要找什麼通道,直接找到盤魔地獄的坐標,將整個盤魔地獄奴役都行。

盤魔地獄的危機,算是徹底被葉陽解除。

嗖嗖。


兩道身影從虛空中閃現出來,是從玄祖遺迹離開的葉陽和方妙音。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