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BOOS的刷新時間呢?不會太長把,那樣的話套裝的集齊可就費勁了。”聽到了李易解釋無畏也就明白了,也就是實力強的BOOS沒有精英怪,而弱一些的則是有精英保護。

“嗯時間不短,20級的BOOS怎麼也要3天,這類強大的估計要4天才會刷新,反正現在沒事給你弄一套,這樣你就更能抗了。”

無畏聽了後臉色一下子苦了下來,看來以後的日子要衝在前面了,但是沒事,我就喜歡這樣。嘻嘻。

李易兩人在森林裏尋找着黑豹的BOOS,但是十分倒黴,找了很長時間也沒有找到,天色漸漸的黑了下來,兩人的視線內也就附近幾米可以看清,其他的地方就黑漆漆的一片。

而且森林裏發出十分古怪的聲音,讓人聽了十分的陰森。

“老。老大。不會有鬼吧。”無畏聽到聲音脖子縮了一下,小心的問道。

“鬼有啊。你看那個。”李易聽到無畏的聲音,在看看他的樣子,就想嚇他一下。

“啊。”無畏看到前方一個朦朧的身影,一下子跑到了李易的身後,

“老、老、老大大怎麼辦?”無畏嚇得不敢探頭。渾身直哆嗦,趴在李易的背後磕巴的說道。

“你呀,出來吧,怕什麼不過是鬼而已,殺了就沒事了。”說完將無畏在身後拉了出來,並且向前方推了過去。

無畏一聽一下子不害怕了,也是啊這裏是遊戲的世界,鬼有什麼好怕的,就壯着膽子走了上去,一邊走一邊咽口水。

李易在後面跟着,防止無畏遇到危險,心裏確實想到“鬼魂類的怪物晚上出現得機率不小,但是那是30級以上的地方纔會有的,這不過是20多級的區域怎麼會有鬼呢?”李易十分的不解。

等走的進了,才發現那是一個人,只不過是生氣了火堆,在遠處看去朦朦朧朧像是鬼一樣,走的更進了無畏說道“擦,嚇我一跳,人嚇人嚇死人啊。”

無畏是放心了,可是李易的心卻是懸了起來,因爲他看到了那人的服裝和樣貌。

只見那人十分的壯碩,坐在火堆旁也十分的高,估計站起來有兩米左右,而且渾身上下穿着土黃色的道服,頭戴黃巾,背上有一個古怪的圖案,圖案的中央是一個大大黃字,是用古文書寫的,估計除了李易外沒有幾個人認知。

“兩位小朋友,不嫌棄的話過來坐坐。”那人一說話名字就顯露了出來,竟然是金色NPC張樑。


“我擦,金色NPC啊,老大我不是做夢把。”沒等李易發話無畏就衝了上去,坐在了張樑的身旁,以爲是接到了什麼隱藏的任務呢,十分的興奮。

李易看到無畏的動作想了想也坐了過去。

“哈哈,兩位小朋友真是好膽量,實力也是不俗,不知可否加入我黃巾教,共創大業。”張樑的話剛說完,李易兩人就等到了系統的提示。

“叮。黃巾教三教主張樑,邀請您加入黃巾教,是否加入。”


在聽到系統的提示前,李易就給無畏發了信息,讓他不要輕舉妄動,等他的指示。

無畏照着做了,聽到了系統的提示後並沒有立刻選擇,而是看着李易。

“不知竟然是黃巾教的三教主張樑大人,我倆兄弟真是孤陋寡聞啊。”李易並沒有選擇而是和張樑聊了起來,並思考着加入黃巾後的發展,初期的話會獲得很多的優惠,但是後期的會人人喊打,並不是很好,一時間不知道如何選擇了,想套套張樑的話,如果能給他更多的獎勵之類,他不介意改變一下小劇情。

“哦,你知道本教。 遮天 ,沒錯我就是張樑。只要兩位加入我教,可直接升任中級教衆。”張樑聽到李易的話很是驚訝,沒想到李易竟然認識他,但是李易兩人並沒有選擇加入黃巾教,也沒有放棄,看來是向看看有沒有什麼利益可圖。

“叮。張樑做出改變,只要加入黃巾教可成爲中級教衆。請選擇。”

聽到了張樑的話,無畏忍不住了問道“不知黃巾教中中級教衆是什麼身份,還有黃巾教是幹什麼的?”

步步毒謀:血凰歸來

“哈哈,我教的等級十分嚴明,分爲初級、中級、高級教衆。教衆之上是渠帥,之後是大渠帥,在之後就是我們三教主了。”張樑不想放棄李易兩人,看到李易兩人還沒有選擇,只好出言解釋道。

聽了張樑的話無畏接着問道。“不知道黃巾教是幹什麼的?已什麼爲主?”

張樑聽到無畏的話臉色一下子不自然起來,黃巾教乾的可是造反的事情,如今事情還沒有開始,不能泄漏機密,可是李易兩人是第一個和第二個轉職的異人,大哥張角吩咐要將他倆引入黃巾教,好增加黃巾教的實力,可是看到李易兩人那弱小的實力後,張樑不以爲然,但是大哥的命令他會認真的執行,只好說道“我黃巾教衆爲黎民百姓造福,爲天下蒼生祈福。”

“哦”無畏聽了張樑的話簡單的答應了一聲,暗地裏給李易發信息“老大,怎麼辦啊咱們是加入還是不加入啊?我感覺加入的話還不錯,直接越過了初級進入了中級,怎麼選擇啊?”

看到了無畏的信息,李易接着問道“不知我倆入教後可否有什麼賞賜。”

張樑聽到了李易的話心裏十分的憤怒,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異人,還向要什麼賞賜,看來是和我教無緣了。冷着臉說道“賞賜沒有,讓你們入教已經是很大賞賜了,不要得寸進尺。”說完也不看李易兩人,閉上了眼睛。


無畏看到張樑生氣了,說的話很不中聽就給李易發信息“老大,咱倆宰了他,金色的NPC怎麼也能爆好裝備,說不定能出金色裝備呢。”

李易看到無畏的信息臉色一下子變了,趕忙發信息“不要輕舉妄動。”

發了一條後怕無畏攻擊張樑有發了一條信息“張樑是80級金色超級BOOS,人家吹一口氣你就掛了,還什麼想殺他。”

無畏本來看到李易的第一條信息就打消了念頭,李易可是從來沒有坑過他,也就是給他鍛鍊了幾回。但是看到李易的第二天信息,嚇了一大跳。幸虧沒衝動啊。

李易看到無畏沒有衝動,放心了,看到張樑並沒有給他倆更多的獎勵也就放棄了加入黃巾的意思。

“拒絕。”

“叮。您拒絕加入黃巾教。張樑對你的好感度-1”

同時也給無畏發了信息,讓他拒絕。

就在李易和無畏拒絕後,張樑睜開了眼睛,十分不善的看着李易兩人,如果不是主神不允許無故攻擊異人,他早就滅殺了李易兩人了。

“哏。既然不想加入我教,就離開吧。”張樑說完後,收回了目光,繼續閉起了眼睛。

李易看到這一幕趕忙拉着無畏向回走,他可不信張樑不準備動他倆,就算不主動攻擊,使些絆子也是可以的。

就在李易兩人走遠後,張樑的嘴角動了一下,如果離得進的話會聽到。“蒼天已死,黃巾當立。黃巾祕法,驅獸術.哈哈,看你倆怎麼辦。”唸完了咒語,張樑就消失了,就連那個火堆也沒了,好像從來沒有人來過一樣,十分的怪異。 仙門開啟的縫隙越來越大,順著其中不斷流出金光萬道,虹霓滾滾,瑞氣千重!

而法相破碎開來之時,爆發出的光華,更是如一粒粒光雨,甚至生生壓住仙門開啟的光亮,充斥在天地之間,猶如血淚,懸浮於虛空,叫人莫名感傷,又帶著一股說不出的詭異!

而姚廣孝法相揮舞的拳頭,更是在虛空中牽動出陣陣波紋,每一擊都像是要破碎虛空,霸天絕地,威力驚人無比,可謂絕倫。

不得不說,姚廣孝那句『外力終究是小道』,的確不是隨口說說,單純打壓林白的氣勢那麼簡單。他這數百年以來,的確是將自身的法相,修習的猶如純銅鐵塊般,堅不可摧,牢不可破,甚至比起那些經過多年滋潤的法器,都有過之而無不及。

自古至今,還從來沒有過這樣的先例,還從來沒有人將自己的法相修習的猶如法寶般堅固,這種法子雖然艱苦,所要付出的雖然多,但是只要能臻至巔峰,達到大成境界,的確是什麼所謂的法器,所謂的兵器都不再需要,法相一出,一切都能盡數粉碎。

「小輩,這都是你自找的!」接連幾拳得手,姚廣孝只覺得心神舒爽到極致,眼中的精光愈發熾熱,法相散發出的罡氣更是無與倫比,裹挾著更恐怖的威勢,向著林白攻襲而去。

威壓一觸及,林白的法相頓時土崩瓦解,無數組成法相的元氣,猶如光雨般,向著四下飛舞而去,而且法相各部位之間裂開的縫隙也越來越大。

噗!法相與肉身休戚相關,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法相遭受如此重創,林白的身體哪裡能承受得住。雖然有不死葯生機的滋養,但五臟還是遭受重創,一口鮮血從口中猛然噴出。

但即便如此,林白卻是連眉頭都沒皺一下,甚至仍舊不躲不避,執拗的操縱著法相向著姚廣孝法相襲來的拳頭迎去,似乎是篤定主意,要讓法相在威壓下悉數破碎。

那慘烈的模樣,看上去就像是林白已經抱定了必死的心態,想要捨身成仁。

但林白的模樣越是如此悲壯,姚廣孝心中便越是覺得痛快,而且在這漫天光雨的刺激下,法相揮出拳頭的威勢愈發逼人,刺眼的光華幾乎將他的法相完全覆蓋。

「最後一拳,小輩,既然你求死,那我便讓你喪命於此處!」姚廣孝仰天一聲怒吼,手上印訣迅疾變化,在他的操縱之下,法相猶如一道流光,向著林白的法相便撲了過來。

耀眼的光華變動之下,猶如一條龍形的白芒,而且順著那道法相匯聚出的光華,散發出的威壓,更是一時無兩,猶如能將這世間徹底洞穿,能將天上的星宿都轟擊下來!

砰!一道奪目的光芒閃爍而過後,空中頓時爆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而光華閃耀之間,更是看到林白原本就已經凋敝無比的法相,此時更是徹底碎裂開來,變成一塊塊的碎片,瀰漫在虛空之中,猶如席捲空中而過的狂風暴雨,那光芒異常的耀眼奪目!

望著虛空中的那畫面,姚廣孝放聲狂笑不止,在他看來,林白即便是再強悍,就算是真的在那三顆朱果滋潤下,得到了一些造化,但也絕對無法承受這樣的轟擊!他剛才的哪一擊,已經窮盡了法相所有的威能,甚至蘊含了滅亡的秩序之力,足以摧毀所有的生機!

場內寂靜一片,只剩下術法殘餘波動,在場內勾起一陣陣烈風,吹拂天宇大地。

「小輩,你可曾想到過,自己會有這樣的一天!」姚廣孝仰天長嘯,彷彿心中塊壘盡數消散,獰笑著盯著林白,淡淡道:「法相盡毀,就算再有不死葯滋潤,你也活不過三刻。」

「是么?」但讓姚廣孝沒想到的是,遭受如此重創,林白竟然還有力氣回答他的話語。而且最叫人驚詫的是,林白雙眸綻放出的光華甚至比之前還要強烈幾分,這模樣哪裡像是法相剛剛被擊碎的人,倒像是剛剛服用了一劑補藥,將體內所有頑疾都祛除的大病初癒之人。

「不對勁……」看到林白的面容,以及他臉上掛著的淡淡笑意,姚廣孝心裡驟然一緊,覺得事情似乎有些不對勁,而且回過頭來回想剛才的畫面,更是透著一股說不出的古怪。

按理而言,經過朱果的滋潤,經過生之大道的衍化,林白的法相就算無法抵達之前全盛之時的地步,也不至於完全落入下風,處處受到壓制,被自己敲打的像一塊破銅爛鐵一樣。

而事情之所以如此,便只有一個可能,那便是林白故意要讓他的法相處於被動的狀態,故意要讓姚廣孝去肆意破壞,讓法相徹底崩潰,徹底彌散在這天地之間。

可是他這麼做究竟是為了什麼?!但凡是抵達化神境界的相師,法相與身軀之間,便會產生一種玄之又玄的感應,兩者看似風馬牛不相及,但實際上卻是相依共生,一榮俱榮,一損俱榮。法相受到重創,勢必會讓身軀的生機也遭受滅頂之災。

如果像林白這樣去做的話,就只能落得一個下場,那便是死!

但姚廣孝焉能不知道,林白篤定了心思打算阻攔自己開啟仙門,但凡是有一線機會,都不會放棄,而且林白在世間更是有許多牽絆,他又怎麼可能會去做求死這種蠢事。

而且看林白眼下的情況,儘管法相被毀,化作光雨彌散在天地之間,但他的身軀卻像是完全沒有受到干擾一般,面色仍舊紅潤,而且身軀的氣息更是沒有半點兒減弱。

可如果不是為了求死的話,那林白這麼做是為了什麼?!饒是姚廣孝自詡聰明絕頂,但在此刻,心中卻也是疑雲密布,完全想不明白,林白眼下做這些是為了什麼……

但不知為何,望著林白此刻的模樣,他心中莫名有一種忌憚之感生出,而且那感覺越來越強烈,甚至叫他的道心都為之而感到不平靜,原本覺得已將一切都掌握在手的感覺,此時此刻,也是蕩然無存,只覺得未來遙不可知,擁有無窮無盡的變數。

「凡人之神,半動於晝而陽明,半靜於夜而陰昏。陽如生,陰如死。修鍊之人,必定因為昏昧而為陰,所以要漸漸消而去之。消一分陰,添得一分陽。去二分、三分、四分、五分陰,則添二分、三分、四分、五分陽,可以算是純陽。漸漸逐分掙到消盡十分陰,添足十分陽,稱之為純陽。純陽到無陰睡,稱之為胎全神全。所以分陰未盡則不為化神。」

像是在為姚廣孝解釋他心中的疑惑,又像是在自言自語,林白目光無比平靜,向著開啟了一線的仙門望了眼后,輕笑道:「身與運交合,方能生神,此神是性之真神與命之真神二合一,化有形之我,猶如那漫天的雲朵,本質為水,散則為氣,聚則成形。」

「你究竟想說什麼!」姚廣孝心中不妙的感覺越來越強烈,他隱隱覺得,林白如今的話,雖然講解的是有關化神之說,但話語背後卻是直指一個他未曾觸碰到過的領域。

「我在說什麼,如今的世上,恐怕除了你之外,再不會有其他人更清楚。」林白淡淡一笑,向著姚廣孝望去,眼眸中精光閃爍,緩緩道:「我想問你一句,化神之上,是何物?」

「化神之上,自然便是羽化飛仙,步入仙門,踏進永恆。」姚廣孝冷笑一聲,不屑出口,但說出來的話,怎麼聽怎麼色厲內荏,而且話語之中疑慮頗多。

化神之上,又有何物?!這是每一個抵達化神境界相師心底深處的疑問,即便是修為智慧猶如天人,甚至比智慧近半妖的諸葛武侯還要更勝一籌的劉伯溫,都曾在遺留下來的下這幾個字,以此來排解自己心中對化神之上境界的憂思。

別說是劉伯溫,姚廣孝又何嘗不是如此,在黑獄之中的那些年,何嘗有一日,他不是在思忖這件事情。但不管他如何去思忖,如何去揣摩,卻根本想不到,化神之上,會有何物!

所以他便如所有人想的那樣,化神境界再往前一步,便是踏入仙門,羽化升仙,成就無上偉業。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他才會費盡心機,謀求仙門的開啟。

「錯!錯!錯!」林白聞言冷然發笑,目光森寒無比的盯著姚廣孝,淡淡道:「曾幾何時,我也以為,但凡是到達化神境界之上,便可羽化為仙,但如今想來,卻是謬之千里。」

「小輩,別想用這些胡言亂語,來禍亂我的道心!」姚廣孝聞言先是渾身一顫,而後眼眸中露出狠毒之色,緊盯著林白,手上印訣猛然掐動,緩緩道:「法相破碎,你已沒有任何生路可尋,現在我便斷了你的生路!你這些話,留到九泉之下,與你那六代祖師去講吧!」

說著話,姚廣孝一咬牙,手上印訣猛然掐動,將法相的威勢提升到最巔峰,而後操縱著法相,便向林白撲了過來,想要畢其功於一役,將林白的生機徹底斬斷。

「愚笨之人始終是愚笨之人,原本你是最有可能觸摸到化神之上境界的人,但可惜你卻走上了一條歧路。」對姚廣孝的動作,林白恍若未覺,嘴角露出一絲淡淡嘲諷,又像是略帶憐憫的笑容,緩緩道:「今日我便讓你看看,化神境界之上,究竟是什麼!」 茗記茶樓,有著百年的歷史了,這裡來得都是達官貴人,消費高,食品美味,每天都是限量銷售的,有人為了吃上這裡的食品,早早就來排隊了。

墨昊靳已經連續了這裡的老闆給他留位,他之前一直想收購這裡,不管出什麼條件就是沒有買,答應他只要他來這裡都給他留好位置,他最後也沒有繼續繼續收購了。

他們再門口這裡的經理等著了,宋經理馬上上來與他打招呼,沒有錯過和他十指緊扣出塵的女子:「墨先生,歡迎你的光臨,這位是」誰不知這個男人不近女色,現在大早的和一個女人出現這裡很是普通關係嗎?

墨昊靳認定了她:「我太太,這是宋經理」墨昊和洛夢櫻介紹他,他身邊的人知道都感覺恐怖更不要說別人了,他結婚的消息就幾個人知道,不過能當這裡經理的人,不能被這些不知的事情給影響的。

「墨先生,墨太太,請跟我來」宋經理帶著他們進入了一個包間,墨昊靳照顧著她,拉開凳子讓她坐下。

「我太太,第一次來,麻煩你把這裡菜單給他介紹一下」洛夢櫻知道了他帶她來這裡吃早餐的,其實她想說她不是第一次來了,她這是第二次來這裡了,第一次是在她六歲那年吧,這過太久了。

「宋經理,你把菜單放這裡,我們點好叫服務員送進來,你去忙吧」洛夢櫻不用介紹也知道。他聽到洛夢櫻這樣說就出去了。

他們點了好多,像是在試吃,因為限量銷售有好多種類已經沒有了,新進來的是一個女服務員,看著洛夢櫻這樣點就想過暴發富一樣,只是攀上了墨昊靳的無知女人,他們茗記有規定,每樣食品4個,最多只能買12樣稱「茗記十二式」,沒有人可以打破這個規定。

女服務員看輕的眼神怎麼可能讓他們錯過呢,她怎麼是他的妻子怎麼可能讓別人欺負呢,在他生氣之前,洛夢櫻再次按了服務鈴說:「麻煩幫忙換個服務員」洛夢櫻的話讓她不可能再留下來了。

她從輕視到跪在洛夢櫻面前了,茗記能存在這麼多年,招人的條件很嚴格,出了問題就得離開,門再次被打開,來者是為40多歲的業務員,她在這裡工作十多年了,後面還跟著兩個安保人員:「把她帶下去,尊貴的客人打擾你的用餐了」。

人被拉走了,洛夢櫻再次點了店裡的所有食品,她知道問題出在哪了,從來沒有人能一次吃到這裡的東西,她知道這裡每天的第一份食品都不是買出去的,所有的款式都有十多年來沒有人動過,一直放到準備好新的食品。

曾經有人把裡面的食品賣出去了,被發現茗記把人趕出去被在行業內封殺他,在那之後沒有人再敢動那盒食品。 難道仙門的開啟,終究還要再來一次波折?!而且這小子究竟是有著怎樣的依仗,他所做這一切,究竟是打算在幹什麼,難道他真的已經觸摸到了化神境界之上的秘密?!

但不管這些問題會有什麼答案,姚廣孝都明白,若是任由時間繼續下去,林白很有可能會再次崛起!若不是事實就在眼前,他甚至都有些不相信這個推測是從自己心底生出的,一個法相已經被擊碎,一個周身生機都曾被斬斷的人,竟然會再次崛起,這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不管他得到了什麼,都不能再將他留在這世間,一定要殺了他!姚廣孝眼中殺機畢露,雙拳緊捏,牽動法相,便想要對林白的身軀發起致命攻襲,一擊斃敵!

「所謂化神,便是神已純全,胎已滿足,必不可久留於胎。再用遷法,自中下而遷於上丹田,以加三年乳哺之法」。此中「上丹田名泥丸宮,陽神歸伏之本宮也。歸伏本宮,神未壯健,如嬰兒幼小。倘拘神於上丹田之小境,則失還丹之義旨,大悖乳哺之法矣。」

「其法兼存養之全體,出收之大用而言者也。蓋存養之功,不著意於上田,亦不縱意於上田。惟一陽神寂照於上田,相與渾融,化成一虛空之大境,斯為存養之全體。乃為乳哺之首務也。存養功純,自有出神之景焉。出神景現,神可由矣。」

「當出而不出,則不超不脫,難入聖階。故出神之景,在所當知也。當其存養功純,忽於定中見空中六齣紛紛,即出神之景也。斯時也,即當調神入殼,一出天門而旋收焉。」

沒有理會姚廣孝的動作,林白緩緩盤膝坐於地面,雙手搭在雙膝之上,掌心向天,猶如老僧坐定,口中默念玄之又玄的咒訣,隨著咒語的念誦,他的身軀開始一種難以言說的蛻變。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