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我來到了我重生的地方,也就是那片森林,同樣也是臨近黃昏的時候,我站在樹下,仰頭看著那棵樹,我就是從這地面里莫名其妙的冒出來的。

接著我發現了一件很奇怪的事,很多動物來來去去,但是它們看到這棵樹的時候都充滿了敬畏,原本跑得很快,但看到這棵樹卻會繞道走! 接著我發現了一件很奇怪的事,很多動物來來去去,但是它們看到這棵樹的時候都充滿了敬畏,原本跑得很快,但看到這棵樹卻會繞道走!

難道這棵樹里另有玄機?

我敲了敲樹榦,發現裡面居然是空心的,然後我在下面看到了一個樹洞!

我慢慢爬進去,剛一鑽進去,身子一輕,我就跌進了一個無窮無盡的黑洞中……

迷迷糊糊的我好似做了一個夢。

夢裡我滿身是血,躺在君無夜懷裡,儘管我清晰的知道,那是個夢,可是我仍然介懷。

我的手指頭,我的唇,連帶著我的身體一直在抖動著……我好怕……

我感覺到自己的氣息正在遊離,清晰的看見了君無夜眼中的驚恐,那麼的清晰,那麼的無以名狀!

有淚水從我的眼角劃過,「不能死……我不能死……」

我不知道上天能不能聽到我的聲音,可是我真的不能死,然後夢醒了,我睜開眼,打量著眼前的這個世界,一片瑩綠,有很多綠色的螢火蟲飛來飛去……

當真是一個很美的世界,美的讓人醉心。

我站了起來,一步步朝著前面走去,沿路中,突然我一驚,腳下似乎有什麼東西絆住我了!

我嚇得尖叫起來,也不知道哪兒來的勇氣,然後一把將腳下的東西扯斷了,我低下頭,看著,這才發現居然是一些綠色的藤蔓,同樣跟螢火蟲一樣,上面有一些盈亮的粉,然後我把它扯斷了。

又站了起來,想到君無夜,我渾身上下突然充滿了勇氣,我繼續往前走,最後看到了一個女子,一個不知是死是活的女子,她跟我長得一模一樣,簡直就是另一個我,她閉著眼,被籠罩在一片詭異的綠色光芒之中。

眼睛緊緊閉著,不知是死是活,我大著膽子,走上前,準備用手摸一下她的手,然而那周圍似乎有結界,我還沒有靠近,就被電給震了一下。

我不再盲目向前,靜靜的看著她,用溫柔的聲音說道,「你到底是誰,你是死是活?」

「你終於來了……」突然響起的聲音,就跟**********聽到的聲音一模一樣!

我瞪大眼睛,「是你!」

「我就是她,她就是我!」

我靜靜的看著冰棺中的少女,「你到底是誰?」

陰沉的聲音開始彌散在周圍,「三千年前,我被封鎖在此處,我一直在找,尋找一個赤誠的心,能夠讓我的魂魄附著,可是一直沒有找到,直到我看到了你!和我一模一樣的軀體,完全的契合,於是我安排你重生,將你的魂魄附著在狐妖上,我要讓你的七情六慾全部蘇醒,然後再讓你的魂魄把你的肉體喚醒,這樣的話,我就可以完全佔據你的軀體!」

我瞪大眼睛,「原來什麼完全愛上一個人,就會死去,全都是騙我的,對不對?」

她陰沉沉的笑,「是……然而你現在已經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

嗤嗤嗤——四面八方的,無數藤條延伸過來,朝著我攻擊而來! 嗤嗤嗤——四面八方的,無數藤條延伸過來,朝著我攻擊而來!

我撿起幾塊石子,然後朝著那些藤條扔過去,可是它們跟人就不一樣,根本就不會滲血……

於是我變成了半狐狸狀態,仍舊是人身,然後,手變成了狐狸的爪子!

「唰唰唰——」我的爪子鋒利無比,頃刻之間,就將那些藤條給斬斷,然後變成一地的斷裂藤條,然而這還不是結束……

那些斷裂的藤條噴出的綠色枝葉,濺在了我的身上,臉上,我的身體就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腐爛……

我疼得直叫喚,可是那些斷裂的藤條仍舊沒有放過我,它們將我緊緊纏住,讓我無法呼吸!



尤其我的爪子也被那些汁液給噴了,然後開始融化……

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一個白衣的身影從天而降,他的劍如同雷電一樣,飛快的揮舞著,斬斷了藤條,然後,直接將我緊緊抱在懷中。

「小離——」他看著我,眼神專註,「我都知道了,全部的事,小離,你原來一直過得這麼辛苦,這麼掙扎,而我卻一點都不知道……」

他親吻著我的額頭,我的鬢角。

我趴在他的身上,開始嚶嚶哭泣起來,長時間積蓄的壓力和傷心都如同開閘的洪水,傾瀉而出!

然後一個紅色的身影,猶如絢爛的花朵,從天而降,他的降落都是那麼完美無缺!

我看著他,「花叔——」

他的眉頭又再度抽了抽,「我原本是不會告訴君無夜真相的,但是我覺得這一次,我也應該像烈焰一樣,大嘴巴一點。」

「花叔——」我叫了一聲,哽咽了一下,卻是破涕為笑。

「今天,我就要抽走你的魂魄,你們區區幾隻小螻蟻也想攔我?」那陰沉沉的聲音彷彿從地底發出,勢不可擋!

花非語笑得陰邪,我從未見過他那麼張狂的一面,我這才知道,原來我就覺得他氣勢無敵,其實他真正氣勢無敵的時候,是他戰鬥的時候!

他帶著一種睥睨天下的霸氣,沒有人能夠阻攔他!

「區區一隻樹妖,我要將你打得永世不能超生!」

他一句話就讓那陰沉聲音沒底氣了三分,沒想到他居然能一眼就看出它的真身,它頓時怒不可竭,然後那藤條就直接朝著花非語攻擊而去,卻是正好達到了花非語的目的,他就是要這樹妖不攻擊我們,一心的怒火只攻擊他!

他一面朝著那冰棺走去,一面阻擋著這些藤蔓,然後這些藤蔓濺出來的汁液,被他的手一彈,緊跟著就濺到了那冰棺附近,被結界給吸收了,結界則是越來越脆弱!

等到他走到結界跟前,那結界已經稀薄得不堪一擊!

我不禁大聲叫好,「花叔好厲害……」

他直接震碎結界,然後將手伸向結界中那和我長得一模一樣的女人!

那女人猛地一睜眼,眼睛卻是紫色的,她猖狂大笑,「你上當了!」

花非語挑眉,臉上掛著似笑非笑的表情,「誰上當了還不知道呢!」 花非語挑眉,臉上掛著似笑非笑的表情,「誰上當了還不知道呢!」

他用手把那攻擊他的藤蔓一擋,正好和那女人攻擊他的匕首短兵相接!

這一次,響起慘叫,卻是比之前都爆發的要更猛烈,因為那女人用的兵器可不是一般的兵器,而是天下神兵,傳說中的神器!

花非語趁勝追擊,順勢把那藤蔓一扯,接著大地動蕩起來,有如地震!

君無夜緊緊的抱著我,讓我的身體連帶著心都是溫暖的,整個心都安定不已!

然後大地破裂,開出了一個好大的豁口,我看到一個黑乎乎的東西被從地底下拔出來了,有如章魚一樣,很多隻腳,但是它的腳都是藤蔓,一面彎曲著,一面運動,它黑漆漆的眼,直視著花非語,眼裡寫滿驚恐,「為什麼,你會發現那女人根本不是我的真身?」

花非語笑,「因為你實在是太笨,誰也不會把自己的真身曝露在那麼明顯的地方!」

緊跟著花非語拽著那藤蔓,我第一次感覺到了他的力氣竟然那麼大,他拽著那樹妖一直甩,一直甩,都要把它給甩暈了,然後再被它重重扔在地上!

他突然跳到天上,手中一把長劍,直接貫穿了它的頭頂,與此同時,君無夜捂住了我的眼睛!

我沒有親眼所見,但是我可以想見那場景一定很慘烈……

因為那樹妖竟然連叫聲都沒有,等君無夜鬆開我的時候,我只能看見鋪天蓋地的綠色小點,然後整個樹都開始震蕩起來!

花非語出聲,聲音難得的焦急,「快走,這裡要塌了!」

君無夜連忙擁著我,飛快的往前跑去,我跟著他竄上竄下,看上去危機四伏,但是心裡卻是無比安寧的……

我知道艱苦的日子都過去了,從此以後他就是我的天,我的地,我的丈夫……

————————————————————————————

重新見到光明,我這才發現他的身上全是灰,胳膊上都受了傷,這都是他剛才護著我,所以才受的傷,我心疼不已!

我看著他,「你怎麼樣?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他搖頭,緊緊的抱著我,我這才發現他的心跳好快,快到彷彿隨時都會無法負荷!

「只有你陪在我身邊,那我便死都不怕了……」

我用手摁住他的唇,「不許亂說話!」

花非語在一旁輕咳了幾聲,我們這才意識到他還在!

「謝謝花叔——」兩人的手堅定的握在了一起……

我看著他們兩都笑了……我也情不自禁的笑出聲來……

…………

回去之後,烈焰對著我們一陣數落,「這麼有趣的事居然不帶我和小甜心去!花花,你真是太不夠意思了!」

花非語面無表情,要是帶他們去,一定會被拖後腿的,一定!

我看著烈焰,突然忍不住給了他一個擁抱!

他茫然的看著我,「救你的人又不是我,是花花啊,你為什麼要感謝我?」

我搖頭,「不,正因為有你,才有這樣的花叔,他才不會袖手旁觀!」 我搖頭,「不,正因為有你,才有這樣的花叔,他才不會袖手旁觀!」

烈焰笑出聲來,得意而傲嬌的看著花非語,「哈哈哈……原來一切的功臣都是我啊!」

花非語感激的看著我,要不是有我這一句話,他今晚恐怕難逃一劫,要聽烈焰念叨一晚上了!

當晚,君無夜看著我,甜笑,「我們終於可以生個孩子了……」

我詫異的看著他,「你……」

「我都看見了,你對小甜心還有雅兒的特別,我知道,你真的很想擁有一個屬於我們的孩子……」他彷彿看穿了我的心,我淚流滿面,能夠得到一個這麼愛我的人,這一生已經足矣。

我們相擁而眠,彼此親吻著,慶祝著劫后重生,彷彿怎麼親吻都親吻不夠……

我們的氣息彼此痴纏著,融化著彼此!

第二天,我們遇到的第一個人居然是烈焰,他指著我們的黑眼圈,笑得沒個正形,「我懂的!」

我們對於這樣的烈焰也是頗有些無奈……

——————————————————————————————————


我們手牽著手,繼續往前走去,從來沒有覺得自己這麼快樂過……

然而當我們看到了君無夜的母后,一切就變得不一樣了!

她鬱鬱寡歡的坐著,顯得十分形單影隻,她目光空洞的看著前方,彷彿又在思念君無夜的父王……

我清晰的聽到君無夜在我身邊嘆了口氣,他父王等待的那十年,他也是這麼陪他父王走過的,而現在又輪到了他母后!

我為他感到心疼,緊緊的握住了他的手……

他回頭看著我,眼神里有絲徹痛,然後我們一起朝他母後走了過去。

本來有些憂傷的表情,君無夜卻在見到他母后時全都換成了面無表情,只有用這樣,掩飾住自己,才能不讓他母后擔心……

我也學著他的樣子,將所有的情緒掩藏在心底!

「母后——」

若是在乎別人的人原來都有著一樣的方式……他母后看到我們之後,原本的表情蕩然無存,也換上了滿滿的笑容!

「小離啊,你這孩子,我真是越看越喜歡……你們什麼時候成親啊?對了……你們成親了,要是生個小娃娃出來,我豈不是歷史上最年輕的奶奶了,天吶……都要記入吉尼斯大全了吧?」

我臉微紅著,「八字還沒一撇呢……」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