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屍身在哪裏?”凱勝問道。

在你身後!

凱勝一回頭,就見身後一個巨大無匹的爐子佇立在虛空中。

“你把我的屍身煉製了?”凱勝道。

“呵呵,別忘記了,我是煉屍派的祖師,我只是借屍還魂而已!”那蒼老的聲音哈哈大笑道。


“你!”凱勝大怒,打出死靈龍氣,毫無意外,那白玉王座之上的白骨噗嗤一聲碎裂開來!

“那具身體只是破皮囊而已,亡靈統帥的屍身不愧是絕世寶藏,不枉我當初身受重傷,拼死搶奪!”


轟隆!身後的巨大爐子陡然打開,一個帥氣無比的,皮膚古銅色,臉色棱角分明的青年男子沖天而起。

最終卻是傳出那蒼老的聲音。

“哈哈,小傢伙,我去五上界等你了,我現在要去報仇,當年我失去的,現在我都要拿回來!”那身影大聲笑道,一拳轟開虛空,那天地的規則居然不能阻止他分毫,消失在原地。

啊!!

凱勝一聲大吼,全身死靈龍氣暴動,數十條龍氣幻化出的巨龍憑空出現,向四周肆虐而去。

轟轟轟!

第九層的空間之處,像是引發了一場地震,無數的落石掉落下來。

凱勝暴怒後,把目光盯在那絲毫不受影響的巨大爐子上,嘴角突然微微一斜。

“哼哼,煉屍?我也可以試試……” 凱勝飛近那巨大的爐子之上,之間那爐上雕刻着無數神龍,還有各種修者爭鬥的畫面,栩栩如生,爐璧上寫着三個鎏金大字,煉屍爐!

“那亡靈統帥的屍體就在其中煉製成那煉屍派祖屍的肉身了嗎?”凱勝手掌撫摸過那三個字,喃喃自語。

他已經知曉自己的前世,亡靈統帥的一縷不滅的靈所寄託的身體,嚴格上來說,他只是亡靈統帥的一部分而已。


亡靈統帥神滅,三魂七魄具散,一縷不滅之靈輪轉天地,轉世重生,十世爲人,只爲來尋找這前世肉身。

沒想到最後還是遲了一步。

凱勝並不沮喪,因爲他在剛纔領悟神則天賦的時候突然覺悟到,過去只是往日塵埃,人所追求的應該是新。

他當初帶領億萬生靈伐天,逆天,最終身死神滅,只是留下一縷不滅殘魂,企圖尋找往日的輝煌,曾榮曾辱,似乎已經無人記得,亡靈統帥之名只是成爲傳說中的傳說。

“爲何逆天?天道無情!爲何滅世,人道滄桑!”

他於無盡的歲月掙扎中終於再次重生,不再追憶,繼往開來。

煉屍老祖,你終生煉製屍,但是依舊沒有脫離屍本身,這樣執着於形式,縱然有驚天實力,也難以達到天道巔峯。凱勝仰頭,心中嘆息。

最強不是一具軀體,而是天地本身吧!

倘若,現在那具屍身放在他的眼前,想必他也不會選擇融入了吧。

不破不立!凱勝的眼神中閃過一絲的堅定。

他在死亡塔中的最後一層中尋找,除了那具煉屍爐,沒有發現別的東西,他再次走進這個煉屍爐。

死靈召喚師煉屍派,作爲遠古時代死靈召喚師的一脈,本身就是神祕無比。而凱勝這一路走來,斬殺的幾個活死人,更是顯示出這一脈功法的神奇。

走的不再是召喚亡靈生物,和亡靈生物合一的道路,反而是煉製死去的人,讓其爲自己所用。

巨大無匹的煉屍爐似乎可以放進去兩三人都不會擠。

在煉屍爐的前面有一個掌印,凱勝試着把手掌放上去,慢慢的輸入他的死靈龍氣。

隨着他的動作,他感覺到煉屍爐中升起一股奇怪的氣體,這股氣體在煉屍爐中上下翻滾,似乎要找個地方鑽進去。

凱勝隨手把之前的那個半神級骷髏,阿呆丟了進去。

阿呆在巨大的煉屍爐中顯的格外的瘦弱,幽靈眼睛閃爍着飄逸的光芒,一動不動。

那股煉屍氣,觸及到阿呆的身體,就像是水遇到了海綿,不斷的往裏面鑽,不一會,煉屍爐中的煉屍氣就蕩然無存了。

而凱勝則是無比的狼狽,自從阿呆開始吸氣那神祕的氣體後,他身上的死靈龍氣就如同泄閘的洪水,往那煉屍爐中瘋狂的涌入,不斷的轉換爲那神祕的煉屍氣。

他拼命的想把手往回拿,但是那手掌似乎黏在爐子上面,動彈不得。

只當他的死靈龍氣快要乾涸的時候,那股聯繫才斷開,而他也彷彿是被吸成了人幹,全身都是冷汗,大口的喘着氣。

“真是邪門,這個哪裏是什麼煉屍爐啊,簡直是吸氣爐嘛……”凱勝咒罵着。

就在這時,那煉屍爐通體一震,發出一陣黑光。

頂部的蓋子轟隆一聲的打開,一道黑芒沖天而起,只見一個全身漆黑無比,閃爍着黝黑光芒的骷髏沖天而起。

這是阿呆?凱勝看到眼前的一幕,目瞪口呆,驚呼道。

阿呆當初可是一堆破碎的骨頭平湊而成,被一羣修士抓分的七零八落,後來被凱勝收集,然後又聚集了靈魂火,使他重生的,雖然實力也勉強達到了半神級別,但是全身骨骼的裂縫看的卻是無比的清晰。

而現在,那骨骼猶如精鋼製成,一股幽冷陰寒的氣息自上面瀰漫開來。

雖然還是半神級實力,但是無論從形象還是從氣勢上都給人一種強烈的衝擊力。

阿呆懸浮在空中,對着遠處的牆壁處一拳轟出。

轟隆!!堅固無比的死亡塔被轟出了一個可以容一人通過的大洞,而這一下,也只是凱勝指揮着阿呆隨意打出的一拳。

凱勝看向眼前那爐子的眼神陡然變得火熱起來……

好東西啊!!

若是在這之前,阿呆使出全力,也能造成這樣的傷害, 擁有和逝去的愛

他的心中嘿嘿直笑:“那煉屍老祖得了亡靈統帥的屍體,把自己的靈魂轉嫁到上面去,興奮的居然忘記帶走了這等寶物,倒是便宜了我。”

“你們煉屍派就知道煉製死人,但是怎麼沒有想一想,煉製一下骨頭呢?那些亡靈騎士,骨龍……的死靈生物,要是在這裏面煉製出來實力肯定會得到很大的提升,那個時候,我再以亡靈統兵術統領,那威力豈不是翻了一翻!”

凱勝想到這裏,心中雀躍不已,恨不得立刻去亡靈空間招兵買馬,大肆煉兵。


雖然他知道自己的身世是亡靈統帥的一縷靈識轉世,但是完全沒有亡靈統帥的記憶和戰鬥經驗,他還是凱勝,只是有着一個曾經輝煌的過去而已。

所以縱然他知曉了過去,還是不能改變現在的分毫,他下面還有一關要闖。

到時候他就知道那所謂的見證者究竟是誰了,又掌握了什麼歷史的祕密。

天殤河,凱勝看向了立於死亡塔最低端的一個藍色的傳送陣,心中涌起一股激動,這麼久了,終於要走出這裏了。

無名從他的身上解體,化爲黃金骷髏,看向凱勝的眼神有着幾分奇怪,用手摸着下巴想了半天才悠悠的說道:“亡靈統帥靈識轉世,怎麼我感覺不到絲毫的熟悉感?”

凱勝眼睛瞪圓:“你不相信?”

“不是不是,我只是想亡靈統帥的真識在哪裏……”

“那是什麼?”凱勝不解。

無名頓了一下說道,“附帶着亡靈統帥全部記憶的那抹靈識,一覺醒後就有覆壓天地的實力!”

凱勝咂舌,原來自己只是一小抹靈識,雖然和亡靈統帥扯上了關係,但是貌似關係一點也不深。

他原本有些興奮的心情頓時低落下來,“或許,自己也只是真正亡靈統帥爲了真識復活而佈下的一個棋子……真真假假,假假真真……這就是亡靈統帥的手段嗎?”

無名似乎是看出了凱勝的心思,走過去一拍他的肩膀道:“呵呵,亡靈統帥當初鎮壓四方,一聲號令,億萬亡靈,有些手段也是正常的。”

凱勝點點頭,看向滿臉坦誠的無名,心中輕鬆不少,也許做一個棋子也不錯,若不是亡靈空間,若不是戰天無名,自己早就成爲一具冰冷的死屍了。

無名嘿嘿一笑,指着那巨大的爐子說道:“我們是不是去煉製一批亡靈帶上?”

凱勝也被激發出興趣,兩人對視一眼,進入亡靈空間。

而亡靈空間中,巨大的宮殿處,一個白衣男子正端坐在一個巨大的祭壇之上,全身散發出如威如獄的氣勢。

隨着他的呼吸,虛空處,一個透風出無盡黑芒的世界之門也若隱若現。 亡靈空間之中,灰濛濛的天空是永恆不變的色調,凱勝自從領悟了天地一體的境界後,終於可以攜帶着自己的身體進入這片空間,而在以前,他也都是精神力在其中化爲形體而行走,天地一體後身軀可以和天地融爲一體而,自然也就可以和這片小小的亡靈空間融爲一體了。

無名全身金燦燦,在凱勝的旁邊罵罵咧咧。

“哎,這個該死的,今天怎麼一個亡靈生物也沒看見,偌大的亡靈空間成鬼蜮了不成!”

凱勝剛想說話,突然眉頭一皺,看向那最遙遠處那一地平線的一角,正是那亡靈空間中死亡祭壇的地方,也就是妖龍建立的宮殿的所在地,他感覺到一股讓他心悸的力量,似乎在慢慢的覺醒,猶如一個太古巨獸在甦醒。

“這……”無名似乎也感應到了那巨大的威勢,眼眶中幽靈火直跳,驚疑不定的看着那個角落。

“似乎是出了什麼狀況!”凱勝仰頭看了那地方,一聲低沉的呢喃聲從其嘴中緩緩道出。

在那地平線處的上空,沒有一片雲彩的亡靈空間上空慢慢的變得黑了起來,似乎要世界末日一般,巨大的風聲從那邊傳出,在凱勝那難以置信的眼睛中,一個巨大無匹,連天接地的龍捲風緩緩形成。

在那天空的最黑暗之處,似乎有萬獸在裏面奔騰,巨大的轟鳴之聲不絕於耳,震撼人心,突然,伴隨着一道巨大的閃電,那漆黑的天幕猶如被一雙巨手所撕開,一個散發着幽冷孤寂的死亡之門出現在那裏。

“這是死亡世界的門戶?難道那個蠢龍要成神了嗎,真是不知死活啊!”無名見此,不由得大罵道。

凱勝聽聞無名的話,喉嚨處輕微的咕嚕一下,看向那死亡之門的目光陡然變得火熱無比,興奮的道:“死亡世界的門戶,也就是成神的入口吧!”

無名白了他一眼,毫不客氣的打擊道:“你就別想了,若是在千年之前還是有可能,只是後來不知道怎麼回事,天地規則發生了改變,成神這件事情機會成了不可能的事情,這蠢龍也是天縱奇才,在這亡靈空間中憑藉着濃厚的亡靈氣息以及死亡祭壇的獨特優勢,硬生生的是修煉到了這種蓋天逆天的實力,不過,他若真的想憑藉自身的實力,突破這千年來無人突破的界線,那麼他,一定會付出慘痛的代價的,因爲世間無神,這是天地規則!”

“難道就不能逆天而行嗎?”凱勝不服氣的道。

“呵呵,除非你有那太古第一人的實力,言出爲法,身行爲則,舉手投足,打開一方天地,那這所謂的規則,對你自然是形如擺設。”無名也是一臉嚮往,認真道。

凱勝不禁變得有些興致闌珊,那太古第一人的實力他也是後來從記憶中得知,自然覺得沒有辦法和他比,不過他的這狀態也是持續了片刻,便是眼睛發亮的擡起了頭,舌頭輕輕的舔了下嘴脣,嘿嘿的笑道:“既然成神這麼困難,那這妖龍肯定會失敗吧,我們在這裏躲起來,見機行事,如果他成神了,那死亡祭壇無人佔領,我們正好可以復活戰天,若是他失敗了,那我們不介意痛打落水狗一番,我的聖龍入體術,可是正缺少一條聖龍呢!”

“日那個仙人闆闆的神王神皇了,原來你纔是最奸詐的!”無名見凱勝的如意算盤打的乒乓響,笑罵道。

“嘿嘿!我哪裏有啊”凱勝一臉無辜,但是他的眼神看向那遠方的樣子怎麼看都是得意。

正在這時,那在下面一直安靜無比的巨大宮殿中,一個全身白衣的男子沖天而起,一步踏入那層層的黑霧之中,猶如出世的蓋世兇魔,正是凱勝當初見到的那妖龍摸樣。

“沒想到,他居然達到了這種實力!”無名看到那白衣男子在龍捲風暴中堅挺的身影感嘆道,想當初他可是被這妖龍追殺的上天無門的。

咔嚓擦,虛空都承受不住那天地的威勢,要裂開,破開一條條巨大無匹的裂縫。

“亡靈空間不會因爲這樣爆開吧?”凱勝冷吸一口氣,擔心的道。

“放心好了,這個亡靈空間可是當初亡靈統帥親自構造的,以一種三角模式構建在異空間裏面,堅固無比,再大上兩層這樣的威力也是如此。


黑霧中突然冒出了一道一道的雷光,一層接着一層,似乎是雷龍在裏面覺醒了,巨大的雷電之力四射,使得每一層的黑雲都變得金光燦燦,華麗無比。

“天怒神罰,紫電狂雷!”無名仰頭看向那雷電,眼神中也是閃過一絲恐懼之色,以他的見識自然是知道這雷電的可怕。

天地之威,最是恐怖,他當年身爲亡靈統帥手下的無名戰將的時候,最強橫的實力的時候也不願意去嘗試的,因爲這天地之力是根據着你的自身實力來調整的,你越強而這個雷電也就越強,所以,只能是被蹂躪的份。

轟隆!

無名的話音剛剛落地,一個水桶粗細巨大的金色中帶着紫色的巨雷當空劈下,而在那下面正是一個高聳無比的巨山,不知道什麼年月形成,上面堆滿了皚皚白骨,被這一劈之下,天崩地裂一般,那巨山直接從中間之處,裂成兩半,無盡的雷光四射開來,上面的白骨全部拋飛起來,尚在半空之中,就嘭的炸成了碎末。

“呃……”凱勝本來還想問問這個紫電狂雷究竟有何等厲害,見到這樣的場景,那張開的嘴巴,卻是說不出話來。

天空之上那白衣之人,眼睛中透露出無盡的深邃之色,臉色也是堅毅無比,對着那死亡之門爆射而衝了過去,一道紫色的雷電直貫而下。

轟!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