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幾個人一起外出吃了一頓便飯,因爲下午還要上班,幾個人都沒喝酒,喝了點茶水,就當“以茶代酒”了,氣氛也是頗爲融洽。

吃過飯,當魏大剛開車把幾個人一同帶到黃江邊上的別墅區,來到說的那棟別墅面前的時候,張元一一眼就相中了。

臨江而立,宛如玉帶爲腰,好風水!

魏大剛的親戚客氣的迎了出來,“家裏做,家裏做,王媽,泡茶!”

“元一老弟,這是我親戚,魏叔”

“魏叔,這是張元一張老弟,就是他要看看您這棟房子”

在魏大剛介紹完後,張元一客氣地喊道:“魏叔好,來看看房子”

“沒想到,張老弟你這麼年輕就有如此財力”魏叔也是深深地看了一眼張元一,然後哈哈笑道。

站在一旁的黑天佑也驚訝地看了一眼張元一,儘管中午吃飯的時候,在聊天的過程中,魏大剛和胖子也說了一些張元一的近況,比如學校股神大賽啊,當了一回操盤手啊,但他沒想到張元一已經有了購買別墅的實力。 當然,黑天佑也沒有想到這短短几個月時間,張元一會發生這麼大的變化,特別是他在股票方面展現出來的才能,最讓他大爲驚訝。

幾個人再客廳喝了一會茶,魏叔領着大家上下參觀了一番。

張元一看過後很滿意,他非常喜歡這棟別墅的裝修風格,簡約大方,而且格局佈置讓他感到非常舒服!

心裏暗想:如果成立一個公司,初期人少的話就可以在這辦公,把一樓其中一個大一點的房間改造成盤室。

白天交易,晚上覆盤,這麼多房間晚上就一人一個房間在這休息,這樣工作和生活都在一起,兄弟們還能增進感情,想想都美!

“那好,張老弟,你要是滿意咱們就準備合同,最近就去房地產交易所辦手續,不過說清楚,一次性全款!”

魏叔把張元一他們送出了門,站在別墅外再次強調了一次,要付全款。

“魏叔,那就準備合同吧,放心,全款!”張元一再次看了一眼別墅,微笑着,肯定地說道。

黑天佑這下更驚訝了,剛纔他還以爲張元一要貸款什麼的,沒想到全款付現!

他像看外星人一樣看着張元一,最近半年張元一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難道買彩票中大獎了?

他有點看不清楚張元一了。

下午的盤面相對走勢平穩,而黑天佑推薦的三二重工最終以上漲五個點的漲幅收盤。

收盤後,黑天佑就竄到張元一的貴賓室,來找張元一和胖子聊天。

三個人一起圍着茶几,胖子也開始有模有樣底泡起了功夫茶。

麥斐已經把新買的一套茶具給拿了過來,正好給了胖子練手的機會,儘管他的動作還不嫺熟,但卻樂此不疲。

“一哥,你還有多少祕密,是我不知道的?”

“額……”張元一有點無語,心想,我祕密多了,但有些不能告訴你啊,比如說重生,說了你丫也不信啊,算了,還是別嚇着這黑炭。

於是,張元一就把能說的一些事情說出來,包括暑假拜師林丹青、以及在林丹青指導下參與9月棉花期貨的事情,也簡單的說了說。

當聽到林丹青這個名字的時候,他驚呆了!

“林丹青?曾經的傳奇股王啊!”

“一哥,你的際遇真好,我咋就沒遇到這樣的高人呢?怪不得你現在的水平這麼高,現在有這樣的實力,盡然都可以買別墅了!”

黑天佑連連砸吧着嘴巴,感嘆着。

“黑仔,你也讓我很驚訝啊”張元一微笑着看着黑天佑,這傢伙是愈發的黑了,簡直就像從非洲回來一樣。

“我有什麼讓你驚訝的嘛”黑天佑也笑了,“是說我越來越黑嗎?我也不想啊”

胖子看了眼黑天佑,我操,這傢伙是真夠黑的,晚上躲貓貓好,不齜牙還真難發現!


“黑仔,你這就謙虛了,你不知道,我看到股吧裏的‘漲停板’推薦股票那麼準,可崇拜了,短線股神啦,沒想到是你啊,你就是我心中的‘大神’!”胖子興奮地說着,配上誇張的表情,簡直不要太可樂了。

“就是,上午胖子告訴我這個‘漲停板’的神準的時候,我還不太相信,以爲哪又冒出一神棍,我還真沒想到是你,就憑這一點,你就夠讓人驚訝的了!”

“就我那點雕蟲小技……還行吧”黑天佑本來想謙虛一下,後來話鋒一轉,開始自我肯定和表揚了。

“哈哈哈哈,你啊”張元一和胖子都被黑天佑給逗笑了。

“當然也不是每次都準,以前也有失手的時候,就最近準確率高,這次沒想到五連中!”黑天佑談起最近的表現,也是有點自得。

“你總體的準確率有多高?”張元一樂呵呵地看着黑天佑問道,他也爲自家兄弟的進步高興。

“總體來說大概維持在65%這樣,我做過統計”黑天佑喝了一口茶,放下杯子,擡頭看了一眼張元一和胖子說道。

“這麼高!高手!”胖子不由得伸出大拇指,他很清楚,這個市場裏的參與者勝率能達到60%多些就算高手了,已經把絕大多數散戶甩在了身後。

“這個勝率的確不錯!”張元一高興地看着黑天佑。

“一哥,你也知道,我就喜歡短線,長線沒有耐心,所以這兩年我就拼命鑽研短線盈利模式”黑天佑嘿嘿笑道:

“本來,我打算畢業之後就自己創業,想成爲一個獨立交易的超級散戶!可是,沒什麼本錢,只能先找份工作幹着,先攢點錢,現在本錢太少,不過癮……”


“怎麼你要創業?”張元一微笑着看了一眼黑天佑,然後和胖子相視一笑。

“是啊,我不喜歡被拘束,工作太拘束,總被人管,不自由,以前找幾家公司,朝九晚六,不是我喜歡的,現在好點,證券公司還相對自由點,但人際關係我處不好,我說話太直”

黑天佑還知道自己的缺點,說着說着就自個搖起頭來,還嘆了口氣。

“吆,你丫還有自知之明啊,不錯嘛”張元一看着黑天佑哈哈笑道。

“一哥,你就別笑我了,我現在苦惱着呢,本來覺得證券公司還不錯,沒想到遇到那麼個小白臉,總和我作對,又讓我在這覺得沒意思了”黑天佑說着說着就有點氣憤起來。


張元一和胖子都知道黑天佑說的是趙雲飛。

“那小子不是個好東西!”

“下次那小子再刁難,咱們兄弟一起削他”胖子也是看不慣趙雲飛的嘴臉。

“得得,胖子,同事之間要團結,又不是什麼多大的事,別動不動削誰”張元一朝胖子一瞪眼,他發現胖子兩個月不見,喜歡開始用武力解決問題,這可不是個好苗頭。

“不過話又說回來,咱們有底線,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要犯我我必犯人,今天能報的仇就不要等到明天……”

張元一端起茶杯,輕輕晃動着,緩緩說道。

“額……”胖子一頭黑色問號,你特麼的剛纔讓我別衝動,好嘛,你更狠!

“嗯,就是!”黑天佑對此非常贊同,他和張元一兩個人打小就秉持這樣的觀點。

“黑仔,你剛纔說你想創業,現在有個機會,不知道你願不願意?”張元一衝黑天佑微微一笑,繼續說道。

wωw.тTk Λn.¢ ○

“什麼機會?”黑天佑猛地擡頭,眼神特別期待。

“和我們一起幹!”

“你們?一哥,你是說你和胖子?”

“對!”胖子也興奮地點點頭,“我已經入夥了!” 205

張元一也期待地看着黑天佑,如果黑天佑也加入的話,那麼他們就如虎添翼,他自己是趨勢投資風格,但這並不妨礙有時候也做下短線,而黑天佑擅長的就是短線,這樣在風格上還可以互補。

“我準備這幾天就去註冊一個工作室,如果黑仔你願意加入,那就太好了”張元一也很興奮,眼睛裏放着光。

“哈哈,一哥!”黑天佑一臉興奮地站起來,激動地忙不迭地說道:“我願意,願意!”

“真是應了那句話,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黑天佑的一句話把幾個人都說樂了,是啊想着創業呢,就遇到了創業的夥伴。

“來,乾一杯,以茶代酒!”

張元一很高興。

“幹!”

三個人一同舉起小茶杯,一飲而盡,然後哈哈大笑起來。

“黑仔,你現在住哪?”

“就在旁邊后街租了個房子”

“后街?”張元一和胖子臉色變得古怪起來。

“咋了?”黑天佑疑惑地看着兩人。

“后街的風景不錯吧”胖子看着黑天佑猥瑣地笑了起來。

“這個啊,哈哈,嗯,那地方髮廊比較多,有很多美女哦,不過就是打扮太妖豔了,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額……”張元一和胖子快憋不住了,“我艹……你還想找她們做女朋友咋滴?”

“尼瑪,黑仔,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她們是什麼人?”胖子實在是忍不住。

“什麼人?”黑天佑一臉無辜的看着張元一和胖子。

“看來,你丫真是一個象牙塔青年啊”張元一嘆了一口氣,然後有點猥瑣地笑道:“那可是傳說中的‘紅燈區’哦”

“噗”黑天佑剛喝進口的茶水一口噴了出來。

張元一和胖子往旁邊一讓,幸虧讓的快,不然就被洗臉了。

“你們是不是去過?”黑天佑一句反問,然後嘿嘿笑道:“不然你們怎麼知道?”

“額……我們只是路過!”兩個人斬釘截鐵地說道。

正在這時,張元一的電話響了起來,“浪奔,浪流,萬里滔滔江水永不休……”

“元一哥,晚上在哪吃飯?”電話那頭傳來莉莉輕柔好聽的聲音。

“晚上就在學校門口的一品江南吧,聽胖子說那不錯”

“哦,那好啊”

“正好我一個兄弟在這,晚上一起認識認識,吃晚飯後咱們去唱歌”

“好啊,好啊”沈莉莉在那邊歡欣鼓舞起來。

一聽到張元一說吃完晚飯去唱歌,黑天佑和胖子同時嘴角抽搐起來,看來晚上又要被折磨了。

“你倆嘴角咋了”張元一掛完電話,沒好氣地問道。

“額……剛得了間歇性癲癇”黑天佑趕緊找了個理由。

胖子一聽,真特麼神理由,差點又笑噴了。

“莉莉是誰?”黑天佑趕緊轉換話題。

“美女哦”胖子嘿嘿笑道。

“一哥,晚上介紹介紹唄”黑天佑一聽到是美女,就滿臉期待。

“那是大嫂哦!”胖子看着黑天佑提醒道。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