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哈哈……」魏天碩欣然大笑,他終於找到了自己想找的人,陳風的實力加上天賦,是他這麼多年見過最好的一個。

陳風放下刀具,默默的凝視著那個寶塔,頭又開始疼了。對於為何雕刻一個寶塔,他都沒有任何思緒,就是無心為之。但是,看著這個寶塔,卻又十分熟悉,一時間又讓他的記憶碎片凝聚了起來。

一見陳風又開始頭疼,魏天碩急忙從旁邊把自己的太師椅搬了過來,事宜陳風不要多想,坐下休息,同時還給陳風倒了杯香茶。

這番舉動,要是被聖水閣其他人看到,非得驚訝的下巴掉到地上。魏大廚何時伺候過別人,就連吳海成,都沒有這份待遇。

能得到這份待遇,也是陳風自己換來的,他現在已經被魏天碩默認成了繼承衣缽的弟子。

中午時分。

今天聖水閣的客人特別多,而且還有幾桌極有身份的人士,就連吳海成,也都出面去敬了一圈酒。

在聖水閣二樓,一個最為奢華的包廂內,大桌面上擺滿了價格不菲的菜肴,酒香飄逸,六個衣著華貴肥頭大耳的中年人,舉杯換盞,好不熱鬧。

為首的一人,正是聖水城城主,李琦。

「李城主,這次旱災,皇室撥來的一萬斤皇糧,可要分到災區,切不能出紕漏啊。」一個頗有官威的中年人,正色說道。

李琦一身肥肉,麽樣就好似李昊的放大版一樣,說話的時候,露出一嘴金牙,滿臉的皺紋,好似要擰在一起似的。

「霍大總管,你放心,我老李辦事,你還不了解。」

李琦說罷,抬眼示意了一下坐在他旁邊的財政大臣,那財政大臣悄然的從袖袍里取出一個信封,裡面裝了幾張金票,偷偷的遞給了霍大總管。

霍大總管滿意一笑,順手接過,放進了自己的口袋裡,然後將杯中酒一飲而下。

「來,霍大總管嘗嘗,這聖水閣的廚藝,可是東域聞名。」李琦客氣道。

霍大總管吃了幾口菜,連聲稱讚,隨意聊天,自然是問到了李昊的事情。「貴公子近況如何?想來年紀也二十齣頭了吧,還沒完婚嗎?」

李琦苦笑道:「本來在五大院修行,可誰知這兩年五大院麻煩事諸多,學員的安全得不到保障,所以就棄學回來了。現在天天在家閑逛,都這麼大歲數了,也不定性,我拿他也是沒有辦法啊。」

「呵呵,男孩子都這樣,爭強好勝。等結婚以後,就自然會穩定許多。怎麼?這聖水城難道就沒有合適的?要不然我去帝都給你找尋找尋,看看有沒有門當戶對的?」

「算了,就不勞煩霍大總管了,我在這邊給他尋尋,也是該找個婆家了。」李琦感激的說道。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霍大總管看了看天色,便起身帶著自己的人馬告辭了。李琦迎送到門外,送走了客人,面色冷漠的返了回來。

… 李琦和財政大臣重返包廂,關上包廂的門,財政大臣悄悄的問道:「城主,這一萬斤皇糧,可是救災用的啊,你真要拔出一半送到落雲宗啊?」

「這件事你還不會做,我只說撥出一半,也沒說全都撥出去啊。你把那五千斤皇糧熬成粥,不就能多分一些了嗎。只要保證每個災民都有糧,管他多少,誰知道?」李琦眼睛一瞪,不滿的說道。

在紫荊王朝,糧食的產量可是非常低的,如果趕上哪年鬧飢荒,更是價格高昂。對於普通老百姓來說,鬧飢荒就等於天災,有膀子力氣的人去狩獵,沒力氣的人,就只能等死。當然,皇室也不會看熱鬧,各個城池的城主都會將事情上報,換來皇糧,他們自然會剋扣一部分,再把這部分糧,送到糧店,高價賣出,換取好處。

不過,像李琦這般直接敢榨乾一半的,還是非常少見的,這也是財政大臣頗為疑惑的地方。

「據我所知,落雲宗並不是很卻糧啊,他們要這麼多糧食給誰吃?」財政大成不解的追問道。

啪~

李琦一拍桌子,氣憤的叫道:「管那麼多閑事幹什麼?這些年你跟著我,所撈的好處還不夠多嗎?讓你怎麼做就怎麼做。」

「是,是。」財政大臣趕忙點頭應是。按理說,一個城池的財政大臣和城主,各自管轄不同,城主管理一切城內瑣事,而財政大臣,則是要打理財務。不過,之所以財政大臣會對李琦卑躬屈膝,是自己太過貪婪,撈了不少好處,也有把柄在李琦手中,所以後者發怒,他也不敢頂撞。


咚咚咚~

就在二人又交談了幾句,準備起身離開的時候,包廂外,忽然傳來的敲門聲。

「誰呀?」李琦開口問道。

「呵呵,李城主,是我,吳海成啊。」吳海成的聲音,在門外傳來。


「哦,海成啊,進來吧。」

吱嘎~

房門開啟,吳海成朝二人拱了拱手,又看了一眼滿桌子的菜肴,微笑說道:「李城主,飯菜吃的可滿意?」李琦點點頭,帶著官腔說道:「滿意滿意,你聖水閣的飯菜,那當真是東域一絕。」

「呵呵,那就好。」吳海成藉機說道:「你看今天財政大臣也在場,城主府欠下的半年飯菜錢,是不是能給我結算一下。」

聞聽此言,李琦和財政大臣的面色一變,貪婪者最煩的就是要債,可吳海成在聖水城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在自己理虧的時候,也不能斷然不給其面子。

「那個……老吳啊,你也知道,今年咱們聖水城周圍的幾個村子鬧災,我這不一直在忙碌這件事嗎。你放心,我們欠的飯錢,肯定會還,等我忙完了這件事,就找人把錢給你送來。」

「哼,官越大越賴賬!」

就在李琦說完話的時候,吳海成身後,忽然傳來了一道倩聲。

吳爽露出一個可愛的小腦袋,朝裡面二人吐了吐舌頭,調皮的躲在了吳海成身後。

「這孩子,真是沒大沒小,快來見過城主和財政大臣。」吳海成眉頭微皺,本來還想和李琦對付一番,但吳爽突然插嘴,打亂了他的想法。

李琦多聰明,急忙順勢誇讚道:「是吳爽吧。這孩子,幾年不見都長這麼大了,真是女大十八變,越變越漂亮啊。」

財政大臣也是附和道:「誰說不是,我看這小女娃和李昊少爺蠻般配的,倒不如你們兩家結個親家,到時候在聖水城,還有誰能相比。」


聽了他這話,李琦倒是有些上心,再仔細看看吳爽,確實機靈可愛,不說閉月羞花,但也是亭亭玉立,配李昊那五短身材,著實配得上。更何況這些年聖水閣生意火爆,吳海成的家底也不比他薄,結這親家,划的來。

「正巧昊兒最近閑來無事,有空讓他來你們這裡坐坐。」

吳海成自然明白前者是什麼意思,李昊他也見過,那肥的跟酒桶一樣的體型,加上霸道的性格,著實不是個令人滿意的乘龍快婿。

「小女頑皮,還沒有這份打算,來日方長,來日方長。」吳海成一陣煩怒,李琦這傢伙果真是老狐狸,自己有理來與他要賬,結果卻反被他將了一軍,自己反倒尷尬了起來。

「年輕人嘛,有感覺自然就快了。那個……我們還有事,就不逗留了,就此告辭。」

「兩位慢走。」

吳海成迎送出門,望著二人遠去的背影,忍不住長嘆口氣,心中暗罵李琦這王八蛋不是個東西。


「爹,我才不要嫁給李昊,那個矬胖子,沒個正型,整天就知道欺負弱小。我不會武技,我要會武技的話,早就揍他了。」吳爽憤憤然的說道。

吳海成聞言一笑,不愧是父女,兩人心中的看法倒是極為相似,當即調侃道:「那我大姑娘喜歡什麼類型的啊?」

吳爽想了想,面色微紅的悄聲道:「我喜歡無知那種類型的,呆呆傻傻的,關鍵時刻還能出手保護我,和這種人在一起有意思。」

吳海成聞言一驚,旋即苦笑道:「人家只是失憶了而已,你怎麼知道他呆傻。不過,論長相氣質,他倒真算得上一流。而且還得到了魏大廚的親睞,我覺得這小子似乎並不簡單。」

「現在不忙,我去看看他和魏叔在幹嘛。」吳森一說就來了勁,當即蹦蹦跳跳的跑向了后廚。

……

聖水閣后廚,魏天碩的隔間里,忙完了中午一大波飯菜,魏天碩絲毫不感覺累,正饒有興趣的跟陳風講解著各種調料的味道和搭配方法。

陳風的記憶力也是極為驚人,每品嘗一種味道,聽著魏天碩的講解,都能在第一時間牢牢記住。以至於後者想交他十種,結果一轉眼就交了三十幾種。

這般天賦,簡直令魏天碩如獲至寶,自問在廚藝方面很有天資的他,相比陳風來說,也不由得黯然無光。

「魏叔,我能進進來嗎?」門外忽然傳來了吳爽的聲音。

「進來吧。」對於可愛的吳爽,魏天碩也是十分喜歡和溺愛,聖水閣所有的規矩,在她面前,都形同無物。

… 吳爽拉開竹簾,走了進來,然後又快速的將竹簾拉好,她自然也明白這間隔間的規矩。

看到陳風和魏天碩在調料架子旁站立,吳爽自顧自的東瞧西看了起來,很快,便是被案板上的那兩個栩栩如生的胡蘿蔔雕塑給吸引了。

「好精美啊,這簡直就是兩件藝術品,魏叔,你可是好長時間沒做這東西了。」吳爽輕輕的用手指撫摸著胡蘿蔔,絲毫不敢用力,生怕將上面的紋理壓扁。

「那可不是我一個人的作品,看到那個玲瓏塔了嗎,那是無知做的。」魏天碩出言示意道。

「無知……」吳爽看向陳風,櫻桃小嘴驚訝的張大,這意外救下的小子,帶給她們的意外還真是一件接著一件。

最初,吳爽只認為陳風是個被猛獸攻擊的雇傭兵,雖然後者失憶了,但在短短的接觸以後,她們都發現,這個二十齣頭的少年,似乎並不簡單。

「這傢伙,究竟是什麼人呢?」吳爽心中開始抱有疑惑,這種神秘莫名的感覺,極其的富有吸引力。讓向來對同齡異性排斥的她,漸漸的產生了一種好感。

「魏叔,你該不會是想將他收為徒弟吧?」吳爽笑問道。

魏天碩之前還只是想看看陳風的能力,但是在見識了他的刀工,以及對各種調料的超強記憶以後,對這個問題,早就確定了下來。

「我是有這個打算,不過,還需要徵求他的意見。這件事也不急,慢慢來。」

吳爽聞言,也是一喜,如果陳風答應,那豈不就是說,他也就正式加入聖水閣了,每天都能看到這個傢伙了。

「魏叔,你看今天客人特別多,中午剛剛忙完,晚上的訂餐就已經不下十幾桌了。您這個年紀,不能太過操勞,趁著這段空閑時間,應該休息一下,這樣才能精神百倍。」

魏天碩眉頭一挑,笑問道:「你這丫頭,還會說這等好話?到底有什麼陰謀?」

吳爽俏臉一紅,嬉笑道:「我想帶他出去逛逛街。你看,他現在也算是你的半個徒弟了,總不能像小夥計那般寒酸。而且他早上還救了我一命,作為報答,我準備給他買件像樣點的衣服。」

「你還會給別人買衣服?你該不會是喜歡上他了吧?」魏天碩笑的像花一樣,吳海成的這個寶貝女兒,在魏天碩眼裡,也跟自己的女兒一般。

「才沒有呢,哼,不跟你說了,陳風,咱們走。」吳爽臉紅得像蘋果一樣,好似被人戳中了心頭一般,轉身行了出去。

陳風木然聽話,一邊往外走,一邊回想著之前二者的對話。

喜歡,喜歡。

他自己心中呢喃,腦海里的記憶碎片,卻忽然出現了兩道倩影,一個黃衫裹體,一個白衣賽雪。兩個人,皆是背影,那種感覺異常熟悉,就是看不到她們的長相,記不起她們的名字。

兩人從前門出了聖水閣,作為地理位置最好的大酒樓,聖水閣門前,便是聖水城最為繁華的主幹大街。

在這大街上的每一個店鋪,裡面售賣的東西,都是最好且最貴的。甚至還有一間專門賣妖獸毛皮所作的衣裳的,那價格簡直恐怖至極,屬於一年不開張,開張吃一年的店。吳爽就在那裡買過兩次衣服,後來被她父親指責她太能花錢,方才就此作罷。

「吳小姐,逛街啊,來我店看看,裡面又到新貨了。火焰狐狸的絨毛輕衫,若是穿在你身上,那簡直美無方物啊。」

在陳風二人路過那家店的時候,倚靠在門口椅子上盤核桃的老闆,瞬間坐了起來,笑容滿面的打招呼道。

這條街的商家,沒有一個不認識吳爽的,在他們眼裡,吳爽就是個移動的儲錢罐,進了他們的店鋪,他們的春天就來了。

「哼!」

吳爽腦袋一昂,根本不理那老闆。其實她自己也不是很喜歡那家店的衣服,雖然華麗好看,但實在是太拉風了,一上街眾人都圍觀她,弄的她好像稀有妖獸似的。

「天品成衣,咱們去那家。」

一路走過繁盛大街,在最把頭的一家名叫天品成衣的店鋪門口,吳爽停住腳步,與陳風招呼了一句,然後大跨步的走了進去。

「歡迎觀臨,吳小姐。」

門口的兩個高挑的服務員,趕緊鞠躬打招呼,她們這一嗓子,直接是把內屋的老闆給喚了出來。

這家店的老闆,五十多歲,身體有些發福,但長的並不老,皮膚白皙,鬢髮烏黑,一看就保養的很好。

「吳大小姐,今天這麼有空,來買衣服啊?」天品成衣的老闆莫天品,賠笑說道。


吳爽點點頭,指了指陳風,問道:「給他買件衣服,挑好的來。」

莫天品聞言看了一眼陳風,後者長得俊朗,眉宇間英氣逼人。只不過,那左手,卻有很嚴重的傷,連手骨都裸露了出來。而且,身著一身破舊的粗布衣,看上去有點老土的味道。

雖然不知道這傢伙是什麼身份,但有生意做,莫天品還是高興的。當即從防塵的衣櫥里,取出了幾件天蠶絲的薄衫,入手順滑無物,造型古典且溫文爾雅,並不很拉風,但仔細觀瞧,卻能看出其價值不菲的做工。

「這幾件都是新款,天蠶絲的,全都出自大師之手。吳小姐若是喜歡,我肯定會給你打折,以最實惠的價格賣給你。」莫天品正色說道。

吳爽翻看了一番,滿意的點點頭,指著陳風道:「讓服務員帶他去試試吧,如果得體,就買兩件。」

在服務員的帶領下,陳風進入試衣間,在眾多不同顏色的衣服中,自行的挑了一件淡藍色的長衫。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