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池子里的金色小魚,對突然掉下來的少年十分好奇。紛紛遊了過來輕咬著少年的手腳。少年感覺一癢,終於徹底忍不住張口喝了幾口水!

池水冰冰涼涼,從少年的口鼻處灌了進去,使他腦袋一震。眼前完全陷入了黑暗。

渾渾噩噩中。少年似乎看到了一個曼妙的光影出現在了眼前。在自己耳邊說了一句不知是什麼話,然後便感到肌肉鬆弛,深深吸入了一口濃郁的靈氣。周身暖洋洋的。

猛然睜開眼睛,少年發現自己仍在池底,一群一群的金色小魚圍繞在自己身旁打轉。小魚身上的光芒照亮了池底的世界,這裡光潔無比,散布著各色晶石,並沒有土壤存在。

奇怪的是池底沒有少年想象中的泉眼,那些蓮花也並非紮根在池底,整個池子就好像是由靈氣濃縮而成,可以任人呼吸,而且在這裡反而感覺身體輕鬆了許多。

少年不想浪費時間,趕緊在水底盤坐起來,閉目冥心,逐漸進入了最基礎的聚氣狀態,感受著那清涼的靈氣液體透過周身毛孔被吸入了丹田之中。

同時,那丹田之下的業火隨著身體狀況的改變,好像變得更加精純和旺盛,就像是一朵五色蓮花在不斷地運轉著。少年的身體表面不斷地排出污漬,被池水洗凈,皮膚變得愈加的晶瑩剔透。

「達到神門境巔峰后回來!」

少年突然想起了光影中那身姿風韻的女子對自己說了什麼,猛地睜開眼睛,意識到現在距離神殿祭壇開啟的時間已經所剩無幾。

想也不想地迅速游上岸,少年驚喜的發現在寶蓮燈的威壓之下,自己居然能夠站立起來了,雖然身體依舊沉重,但是卻可以緩慢勻速的向著洞口前進。

來到洞口,少年終於是鬆了一口氣。轉身鄭重的向著寶蓮燈行了一個禮,繼而一個大步跨出了洞穴。眼前一陣流光飛影, 總裁離婚別說愛

這一天所發生的事情就好似虛空夢幻一般!

邁步飛奔,少年感覺到自己的力量又增強了不少,身輕如燕,一步能跨出十數丈。這時,他並不打算再折回自己的住所,而是直接趕往妘希神殿的中央祭壇。

因為三天的時間已過,按道理他早該等候在祭壇的大門前,於限定的時間內進入其中。如果錯過這一時間,那麼就得等上一年才能再次辟穀沐浴后開啟。

雖然年少,但是他可沒有那麼多時間呆在這裡,一年中可以發生很多事,少年爭分奪秒,想要早一日解決自身元力的問題。

轉過幾個高大雄偉的廊道,少年終於看到了在一個百丈高的大殿中央坐落著一個圓盤形的封閉式金屬建築,建築周圍銘刻著眾多紛繁複雜的紋路和符文。

在少年的腦海中顯示,這個建築就是妘希神殿的中央祭壇。圓盤形建築此刻閃爍著各種光芒,顯得絢爛無比,一陣嗡嗡的聲音響徹大殿,好像在與少年體內的傳承符印發生共鳴。

少年飛快地掠進大殿,抬眼一望,發現那圓盤建築的中央部分有一道光門早已打開,而且正在慢慢的合上!

「該死!」

少年不顧一切地沖了過去,將速度提升到了自身的極限,只見在大殿里,一條黑線劃過,猛地撞入了那已經合上了大半的光門內!

轟!

那道光門徹底合攏,整個圓盤形的祭壇建築隨之騰起一陣白霧,將大殿籠罩起來,讓人無法看清其中的狀況。

一切又再度恢復了平靜。

(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未完待續。。) 緩緩從那軟綿綿的綠草地上爬起來,楊瑞看到了一池聖水或者可以說是一個潔白無瑕,清澈見底的寬廣的湖泊。這裡青山環繞,陽光和煦,竟然自成空間,另有一番天地!

不死人族在遠古時代絕對算是一個強大而另類的種族,原本所崇拜的神靈九天玄鳥絕對是屬於風火之神,其所釋放的九天玄火可以瞬間驅散天地間所有陰霾。

而同時這一族又崇拜水文化,鳴蛇、白矖和騰蛇等都是與水文化有關,而在傳說中妘希大神就是在水邊以水元素和土元素為基礎為人類再造軀體,從而恢復了元蒼界如今的繁榮景象。

這是一個循規蹈矩,謹遵祖制的種族,卻又在三界大戰之後廢掉了舊神而改尊新神。到處設置符文禁制,族規繁瑣,卻不排斥外族人的加入,甚至還有邀請外族人做為族長的先例。

這是一個高尚而且驕傲的種族,從服飾的華麗上就可以看出來,然而在兩性的問題上卻好像十分開放,因為不論在哪裡你都能看得到全裸或者半裸的雕塑,線條天然而完美,體現了不死人族對生活的至高追求。

也許是擁有無盡生命的緣故,不死人族在生活上極度奢華,對各種工藝力求精尖,特別是雕刻藝術和鍊金術達到了一個無法超越的高度,同時他們又保持著內心的質樸和對自然的親近。

鄉村小農民

坐在草地上,感受著那股帶著清香的涼風。少年心中感嘆,在這一萬五千丈的岩漿世界中開闢出這樣一塊空間,如此大的手筆,大概也只有遠古八族能夠做得到吧!

。。。。。。

此時,在地表之上,妘王城周圍的沙漠中, 種田妻主有點錢

原本晴朗的天空逐漸被烏雲所籠罩,各種鳥獸早已感覺到了大地的異動,開始大批大批的返回巢穴。

頃刻間,烏雲如潮水般撒下。風沙如紗幔般騰起。雙方在高空中對接融合,形成了一個龐大的護罩,將整個妘王城及其周圍的原始森林一起包裹在其中。

從天到地,這裡的空間開始出現扭曲。遠遠望去。偌大的沙漠古城忽隱忽現。猶如海市蜃樓,變得遙不可及。

這是不死人族的護族大陣開始成形!

地表之下,妘希神殿與通天塔相連的大殿中。妘九、童軒、小玄女和小白各守一方,不斷地將元力注入到身前的三顆五彩晶石中。張老則神情嚴峻的站在陣法中央,不斷變換手印,口中念念有詞。

聳!

忽然一股強風平地而起,將眾人的衣袂颳得呼呼直響,分處於四個木盒中的十二顆五彩晶石拔地而起,沖入了大殿頂部那不斷旋轉的黑洞里。

通天塔上光芒萬丈,磅礴的氣勢瀰漫開來,猶如海底火山爆發,激起千層巨浪。

下一刻,光芒徒然收縮,化為十二個光點分別射向了四方天柱!

轟隆!

四方天柱被五彩晶石點亮,從頂端的浮島上騰起四根光柱,直插雲霄!

雷鳴四起,烏雲翻滾,空間不斷變幻。一道低沉而蒼老的聲音在天際中迴響,好像是在誦讀某段經文,雖然朦朧,卻好像蓋過了所有的聲音,連綿不絕。

所有的鳥獸皆是佇立在了當場,靜靜地注視著天空,在它們的血脈里還保存著上古的記憶,對此天地異象心存敬畏。


忽然,妘王城的天空中有強光碟機散了烏雲,雷聲消逝,和煦的陽光揮灑在大地上,一切好像又恢復了常態。

而同一時間在西域沙漠中央,那遼闊的沙漠古城及其周圍的原始森林再一次從人們的視線中消失而去,只留下茫茫無盡的沙丘,以及炎熱乾燥的戈壁。

這裡不時颳起黑色颶風,讓人迷失方向。而伴隨著黑色颶風到來的,還有那些兩眼空洞面無表情的乾屍,拖著手中銹爛的兵器,四處遊逛,搜尋著一切有生之物。

「好了,護族大陣已經再次成功支起,辛苦大家了!」張老鬆了一口氣,站在陣法的中央,笑眯眯地對眾人說道:「接下來的就要看小徒弟的了。」

。。。。。。

休息了一會,少年從草地上一躍而起,嘴裡咬著一根小草,悠閑地沿著一條溪流走上了湖泊邊的一座小山。按照傳承符印的信息,真正的祭壇就在這座山上。

一路上綠樹清風,鳥語花香,流水潺潺,魚翔淺底,雙手捧起溪水嘗了一口,冰涼甘甜,沁人心脾。

「這回真的是水啊!」少年喃喃自語,因為在金光洞寶蓮燈座旁的那池潭水乃是由靈力濃縮而成,並非是真正自然的水源。

而這裡的一切則是自然天成,並非由人工雕琢。極有可能是不死人族的先祖運用神能將一片天地封印在了這裡,不然在這地底下怎麼會有這樣的青山綠水,晴空萬里?

轉過了一叢矮木,少年來到了一處石台,石台上木樁錯置,上面皆是色彩斑斕的刻畫著各種圖案。少年饒有興緻地仔細觀察,木樁上所敘述的大概是妘希大神補天造人的事迹。

看著這些既陌生又熟悉的木樁,少年知道,終於來到了聖地祭壇。

果然,穿過林立的木樁,再往上走了沒有多久,少年便遠遠見到了一尊高約三丈的神女雕像,髮髻高聳,體態豐盈,花草為冠,薄絹蔽體,斜躺在一個十幾丈寬,由漢白玉堆砌而成的圓形水池邊,觀其面容居然與妘姬有幾分相似。

在其左右分別是一男一女兩個人身蛇尾的雕像,線條優美。手裡各自拿著一個陶罐在往池子里注入清水。看樣子這裡就是山下大湖的水源地,兩條蛇尾剛好將池子里的水引入了溪流。

「這應該就是妘希大神和她的兩大護法式神吧。」少年驚嘆地看著那雕琢完美的神像,腦海里不禁浮現出了在金光洞蓮花池底看到的那個曼妙的光影。

「那果然是妘希大神留下的寶蓮燈,也許金光洞是她曾經修行過的地方。」少年自語,現在他可以確定自己之前確實是找到了屬於妘希的傳承。

水池的下游處建築有一座小巧精美的廟宇,在裡面僅有一個大廳和幾個房間,用於存放祭祀所用的器具和服飾等。按照傳承符印的記憶,少年需要在這裡再次沐浴更衣方能進入上方的聖池中進行儀式。

讓少年感到意外的是,那精美的廟宇里居然有一池露天的地熱溫泉。舒服地躺在熱氣騰騰的溫泉中,少年眺望著遠方的美景。徹底將身心塵勞散盡。

「這不死人族還真會享受。」少年微笑著說道。沐浴完畢神清氣爽,換上了一套祭奠用的白色大袍,緩步走上聖池。

「那麼,接下來該為那刁蠻公主解開封印咯!」少年從懷裡拿出那串金色的水晶項鏈仔細打量。搜索了一下腦海中的信息。不禁苦笑了一聲。心跳有些加快。

以他的悟性,再加上這樣的陣勢,回想起當初在古墓聖地中喚醒公主的一幕。少年汗顏,大概地猜到了張老眸子里的意思。自己怎麼總是遇到這樣的事呢,待會指不定又會被公主追得滿山跑!


「張老頭一定是知道的!」少年向空氣中揮了一拳狠狠地說道。

當初張老在將這個任務推給少年的時候,並沒有詳細解說。對於一個十三歲的少年來說,除了心中那種原始的悸動外,更多的覺得這是一件刀架脖子的苦差事。

「哼!做就做,誰怕誰啊!」少年紅著臉一把將那白色大袍給脫掉,拿著那金色的水晶項鏈游向了水池中央的一個平台。

這處長方形的平台,周邊刻有精美的花紋,在四邊正中各鑲嵌著一塊磨盤大藍色水晶。平台剛剛好被池水沒過,是平時祭祀時用於放置祭品以及法器寶具的地方。

將水晶項鏈放在平台上,少年盤坐下來,長出一口氣,恢復了平靜,按照傳承符印的指示,手中結出一道道手印,口中誦讀著古老的經文。

在這一刻,少年的意識好似穿越時空來到了遠古,竟然連那古老繁雜的上古文字和語言都能一一理解。整個身心都沉醉在了經文之中,感受著上古留下的龐大信息。

不知不覺中,白矖和騰蛇的雕像手中的陶罐開始由細流變成了水柱,水池中的水位一點一點的漲高,很快就沒過了少年的膝蓋。少年對此渾然不知,一味地閉目念經。

嘩!

水位沒過了少年是胸膛,滿溢出來,從圓形水池的四面八方流向山下。平台上的藍色水晶發出幽藍色的光芒,其中好似有符文遊動出來,順著水流遍布整個山體湖泊。

誦經之聲好似來自遠古,響徹這片天地,整個聖地中的山河湖泊皆是散發出微芒,儼然形成了一個龐大的陣法!

陶罐中的流水倏然停止,水面變得猶如鏡子一般平靜。

整個山頂聖池此刻光芒大盛,就好像這池子是被聖潔的光液所充滿了一樣。原本放置在平台上的水晶項鏈漂浮起來,吸收著聖池中的光與熱。

在少年閉目誦經的過程中,天地能量不斷地向著祭壇匯聚,從那水晶項鏈中散發出無數金色的光芒,好似開始在勾勒著一個年輕美麗的人類軀體。

隨著時間的流逝,那光潔蘊香,曲線完美的嬌小身軀逐漸凝實。

芊芊玉手,凌波玉足,丰姿卓越,傾國傾城。櫻唇微翹,鼻子高高,鳳目微閉,長長的睫毛,歷歷可數,濃密的銀髮,略呈捲曲,散垂在肩后。

一串金色的水晶項鏈帶著那落雁般的玉頸之上,更添一分美艷。猶如水中望月,雲邊探竹,顧盼生輝,撩人心懷。

然而這一幕少年完全沒有見到,不死人族的傳承已經開始,此刻他獨自遊盪在時間的長河之中,誦經悟道,與不死人族的先祖們交換各種心得。


這是一個從太始時代流傳至今的種族,擁有無限底蘊,用心體悟不死人族的傳承,這讓他受益頗深,甚至隱約要感悟出一套自己的武道來。

少年俊逸的臉上,嘴角上翹,神情陶醉。

他雖然只有十三歲,但是已經開始長個,再加上那異獸體質,不比公主矮多少,上半身露出水面,皮膚晶瑩剔透猶如出世靈童,雖然不顯肌肉,卻蘊含著無比強大的力量。

道聲陣陣,連綿不絕,在那清澈耀眼的池水中,公主終於完全解封而出,被溫暈包裹漂浮在少年的身前。

一張綠葉飄落水中,盪起一圈漣漪,鳳目微動,水中美人緩緩睜開了眼睛!

(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未完待續。。) 妘姬的臉上朦朦朧朧,好像剛剛還在和妘霧風激戰,卻突然受困陷入了黑暗。以為自己已經身死,在渾渾噩噩中遊盪,終於在前方看到了一線光明。

徐徐睜開眼睛,看到了一個晶瑩剔透仿若童子般的模糊身影,正閉目盤坐在自己身前。

「小色狼!」

妘姬睜大眼睛,看到了那張俊逸而堅毅的俏臉,心中一動,終於是回過神來。發覺自己正飄在水中,想要坐起來,卻周身酥軟,一時難以行動。

公主雙拳緊握,櫻唇輕咬,只能任由自己那丰姿軟玉展露在少年的面前。幸虧少年一直緊閉著雙眼,好像與那道音相合,正在體悟不死人族那浩瀚的信息。

沒過多久,公主的手腳終於可以動了,艱難地站起身,目光凌亂地望著眼前的少年,任由那池水從其身軀上滑落。水珠順著發梢雜亂地滴在那如鏡的水面上,盪起無數細小的漣漪,與她此刻的心境相符。

噌!

公主隨手拿起那把與她一同出現的水淵大劍架在了少年的脖子上,劍刃上寒光閃閃,只需稍稍吐力便可斬下對方頭顱!

這個可惡的小色狼三番四次的沾染自己那聖潔的軀體,還一副吃了虧的樣子,讓她心中無比惱怒。如果是平時,在族裡乃至在外族面前有誰個敢對自己不敬?

按照不死人族的族規,如果發生了這樣的情況,就只有兩種解決方式。一是殺掉他,二是嫁給他!

所以才會有了古墓聖地中那驚險的一幕,才會有了西域沙漠中的追與逃。從小被國人仰望,以公主的性格怎會如此輕易地屈服在一個少年手上?

「殺了他?」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