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驚呼一聲,臉上帶著絕決,神色間竟有了死意,「浩兒,下面的路,我不能陪你了。」

「要我死?你們陪葬吧。」說著,小白雙手掐訣,以秘法激發全身潛能,臨死前,她也要替林除掉眼前的阻礙。

手掐道訣的小白凄美一笑,一手指天,身上頓時散發出瑩瑩光芒,周身彷彿有雪花紛飛籠罩天地,一股彷彿天地之威的恐怖氣勢,從小白體內爆發。

三柄小刀進入雪花瀰漫的區域,立刻傳出咔咔之聲,其上居然凝出一層厚厚的冰霜,最後砰砰聲響起,盡皆墜落。

「她是……這不可能?」

他們五人感受到這股威壓,驚駭欲絕,呆立當場。

此時在秦之大界一處靈山聖地,四處鳥語花香,靈花仙草遍布的山谷中,檮杌,貔貅,紫金蟾蜍化作人身,圍著一石桌,吃著仙果品著佳釀,好不舒適。

「檮杌兄,你可真會享受啊,在秦之大界居然還擁有這麼一處靈地。」貔貅將一金黃果子塞入口中,讚歎道。

「呵呵,貔貅兄見笑了,這些事情還好說,但是數日以來,大王交代的事情一直沒有著落,我心中很是焦急啊。」檮杌面露憂色,上次的事情大王雖然沒有責怪他,但他心中總覺有些事情放心不下。

「檮杌,你擔心什麼,如今我們調動萬妖。區區一個秦之大界,就是挖地三尺也不是不可能,聖祖大人的子嗣一定會找到的。」紫金蟾蜍勸慰道。

「希望如……」檮杌強顏歡笑。

可未等檮杌說完,他立刻怔住了,緊接著臉色大變,跪倒在地。


片刻之後,他眼中凶光死溢,周身泛出可怕的威勢,此處的靈地都承受不住他的威勢,頓時天塌地陷,山巒碎裂,河流倒卷,萬獸泯滅,一副世界末日般的場景。

如此大好靈地,居然頃刻間被毀掉。

「檮杌,怎麼了?」貔貅環顧四周驚呼。

「發生了何事?」紫金蟾蜍亦是焦急喝問。

「快跟我走,去五嶽派鎮魔洞,聖祖大人的子嗣有危險。」檮杌恢複本體,探出巨大的手掌嗤啦一劃,它的右手瞬間暴漲將虛空破開,穿梭萬里距離,直接將方圓萬里內的小妖一同擒拿。

那些小妖都是聚集在靈山附近的妖魔,它們本來在洞中喝著美酒,看著美艷妖獸起舞,十分愜意。

幾乎是在同時,這無數妖魔的頭頂,有一龐大的黑色大手直接從虛無中探出,直接將它們抓住后,眨眼消失不見。

跳舞的妖魔,喝酒的小妖頓時連連驚呼,「大王被抓走了,大王被抓走了……」

「嘩!」

檮杌收回右臂,只見他巨大的手掌中托著無數妖魔,臉色驚駭欲絕,當它們看清面前的檮杌后,連忙跪倒在地,恭敬參拜,「我等,拜見大王!」

「不要啰嗦,快點告訴我,五嶽派鎮魔洞在哪裡?」檮杌隆隆的聲音響徹天地。

「五嶽派?大王問那個小門派幹嘛?」

「大王我知道,據說在白雲山脈。」

「大王,你要去滅了那五嶽派的嗎?你要您一句話,我自當為您剷除。」

「是啊,如此小事,還要大王親自出手?」

……

眾妖魔你言我語,亂成一團,檮杌心中焦急,剛才那位王者可是說了,若是聖祖大人的子嗣有所差池,讓自己小心性命!

「聒噪!」

檮杌怒吼一聲,直接將那妖獸震昏過去,翻手就要往嘴巴里塞,竟是氣急想要將它們吃掉。

「檮杌,住手!」紫金蟾蜍見此,張口一吐,猩紅的舌頭立刻彈出,將之前說知道地點的小妖卷著拉到身前。

檮杌見到紫金蟾蜍的動作,剛要怒喝,只聽紫金蟾蜍吼道,「用搜魂不就行了,檮杌,你的的心亂了!」


檮杌一聽,頓時大喜,連忙道,「還不開始,若是那位小祖宗的性命有失,我等三人的性命不保啊。」

「什麼?」紫金蟾蜍渾身一哆嗦,也不遲疑,雙手摁倒小妖的頭頂,搜索出鎮魔洞的方位后,立刻破空而去,「跟我來!」

在三大妖王火急火燎的前往鎮魔洞的時候,有一批人卻已經進入了鎮魔洞,而且穿過了青色罡風區,來到血煉谷的黑霧前。他們不是旁人,正是將五嶽派屠戮乾淨,練成血丹的神秘黑衣人,蘇靈兒,蘇魔,林青陽,智玄,悟玄。

「靈兒小姐,前面就是血煉谷了,也就是我們魔煞在秦之大界的傳送點。」黑衣人指著前面黑霧瀰漫的血煉谷,笑道,「為了幫你血族祭煉上好的血丹,這幾年,我那幾個徒兒沒少賣力,若不是怕泄露了我們此行的行蹤,恐怕早已將五嶽派的修士屠戮一空了,也不會留到今天。」

「恩,辛苦你了。」蘇靈兒眉頭蹙起,冷淡說道,只是她神色中卻有著深深的厭惡。血丹雖然對血族來說是大補之物,但煉製太傷天和。

煉製血丹需要將修士活活祭煉,將其渾身血肉,靈魂凝聚在一起,而血丹的品質與修士生前的戾氣有直接關係,這也是血煉谷為何折磨那些修士的原因。

為了將修士生擒到血煉谷,黑衣人的那幾個弟子幾乎無所不用其極。

赤玄真人便是因為妻子被黑衣人的抓到血煉谷,被血煉谷以他妻子的性命相逼迫,才暗地裡擒拿五嶽派的高手,供黑衣人煉製血丹。

為此赤玄真人日夜忍受良心折磨和譴責,最後實在承受不住,才與葯老一醉之後,前往血煉谷想要救出自己的妻子,卻發現妻子早已死亡。他發狂大鬧血煉谷,最後還是黑衣人的師傅,出手將赤玄親自擊殺。

「不好!」就在黑衣人帶領蘇靈兒他們踏進黑霧的瞬間,小白恐怖至極的威勢橫掃四方,被其感知,「好大的膽子,竟敢在血煉谷撒野。」

黑衣人怒喝一聲,身體居然憑空消失不見,再次出現時已然來到小白面前,將小白要將對面五人斬殺的恐怖攻擊擋了下來。

「師傅!」

「師傅來了!」

「老天,師傅在來晚一步我們就魂歸黃泉了!」

那五人見到來人,心有餘悸的連忙參拜。

「廢物,一群沒用的東西。」黑衣人怒喝他的五個弟子,當其看到五個弟子渾身顫抖的狼狽樣子時,更是氣不打一處來,袖袍一掃,一股磅礴的氣浪頓時掃向五人,五人不敢躲閃,生生承受連連噴出數口鮮血。

做完這一切,黑衣人的怒氣才稍稍緩解,他抬頭看向對面凝神以待的小白,喝道,「你是何人?為何要擊殺我的五個徒兒?」

小白渾身氣勢澎湃,卻是露出苦笑,剛才那黑衣人隨手將自己的攻擊擊潰,她就知道自己絕非此人對手。

她心中焦急,暗自撤去秘法,身上的氣勢緩緩消散,暗道,「若是浩小子不知死活,她激發全部的秘法,她還能夠幫助他逃離,只要他能夠活下來就好。」

「你是魔煞的什麼人?為何來秦之大界?」小白眯眼問道。

「哼,區區妖靈也敢來喝問老夫?」黑衣人臉色一沉,雙手出現一把閃爍著駭人黑芒的寶劍,「快點說出來,我能夠讓你死的痛快一點,要不然,嘿嘿……以你的容貌,雖然是妖靈之體,我有一萬種辦法讓你生不如死!!」

小白聞言,渾身一顫,臉色更是白了三分。

「誰?」突然,那黑衣人轉身爆喝,在場的眾人一同看去。

「嗖」的一聲,只見一道人影從黑霧中如同閃電般竄出,他雙目赤紅,口鼻儘是鮮血,如同野獸般掃視全場,與他對視的人都被那一雙瘋狂的眼神所懾服,就連黑衣老人的內心也是一顫。


當林浩看到小白的時候,嘴角立刻盪出無限的驚喜,他連忙奔到小白面前,眼中含著淚水,一把將小白抱在了懷裡,緊緊地,「你還活著,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

感受到林浩真切的關心,小白臉上露出笑容,輕輕拍著林浩的後背,滿心的甜蜜和滿足,她是多麼希望時間能夠停留在這一刻,永恆! 「小子,你又是什麼東西?」黑衣老者大怒,喝問。

林浩聞言,抬起頭看向黑衣老者,瞳孔立刻收縮,下意識的將小白拉到了身後。

「師父,就是他破壞了陣法,擊殺了護陣靈獸。」五人對林浩已經恨極,若非是林浩,他們怎麼會被師父責罰。

「什麼?」黑衣老者臉色漸漸沉了下來,「那頭護陣靈獸體內蘊含一絲上古猙獸的血脈,老夫本想帶回師門,將那猙獸真血抽出,使猙獸復活恢復往昔威能,你小子竟敢將其斬殺,你是想死嗎?」

林浩看向黑衣老者,感受到老者帶給自己前所未有的危機感,他剛要開口解釋,卻驀然發現小白的身子漸漸冰冷,生命氣息急速流失。

彷彿想到什麼,他的臉色瞬間變的慘白,身子震了震,焦急問道,「小,小白……你,你怎麼了?」

「小白不能陪你了,浩兒,對不起……」小白的目光透著說不出的柔和,她死死握住林浩的手,似有萬般不舍,千般的不願,她嘴角含著世間最溫柔的笑,微抬腳步,吻向林浩的額頭,柔聲道,「我強行施展秘法,若非……是活不了了,稍後我幫你擋住那黑衣人,你趕緊走吧。記得,要活下去!!」

「活不了了?活不了了??」

腦海中轟然一陣作響,隱隱有個聲音在呼嘯,仿若天雷在腦海回蕩,林浩的身子,晃了一下,又晃了一下,周圍的一切都開始剝離,彷彿整個世界開始坍塌,只剩下自己。

「她要死了?為什麼?為什麼??」

平日里的點點滴滴,匯成記憶的湖泊大海,在內心翻騰,可這一切都將消逝。

嘴角的余香依舊清晰,眼前的人兒早已深深的刻進了靈魂,上天為什麼要把她帶走!!為什麼?

一個聲音在腦海中急速擴大,幾乎成了林浩的全部,那種生命的全部即將失去的痛,那種所愛的人兒,在眼前消散的苦,匯成了海,已然滔天!!

「既然你死了?我活著又有何用?何用!!」


他的心在怒吼中,竟就這麼漸漸沉了下去,那麼的深,那麼的深,濃郁的血腥戾氣從心底深處徹底爆發。

「浩兒……」小白緊緊抱住林浩,她感受到了他的痛苦,他的憤怒,他的不舍,他那劇烈顫抖的身體,忍不住低呼。

「小白,等著我!!哈哈哈!!」

凄厲的慘笑聲陌生而冰涼,動人心魄,彷彿地獄深處竄出的惡鬼獰笑,冰冷的石劍不知何時被他緊緊握住,忽地抬起了頭,那是一雙完全赤紅,如血一般的眸子,帶著令人毛骨悚然的冰冷和恨意。

「我要讓所有傷害你的人死!死啊!!」

血紅的眸子有鮮血緩緩流出,滴落在石劍之上,石劍突然有了無數紋絡橫生,密密麻麻如同猩紅的觸手,千萬年以來,石劍斬殺的無數怨靈惡鬼被徹底激發,一同憤怒的咆哮,凄厲的哀嚎,絕望的嘶吼,匯聚成磅礴的浪潮一同湧入林浩的胸膛。

「小子,裝神弄鬼!」

黑衣人看到林浩的模樣,內心莫名的一顫,他緊皺眉頭,隨手揮出一道黑光,直奔林浩而去。

「你!們!都!去!死!!!」

林浩從牙縫中,生生吐出這五個字,他面色扭曲,猙獰可怖,如同修羅地獄中走出的魔煞,渾身殺氣瀰漫,面對實力滔天的黑衣人的攻擊,竟迎了上去。

半空中,石劍彷彿活了過來,通體赤紅,如同握著一條血河,濃郁的血氣瀰漫將林浩遮掩,面目也看不清楚了。

「轟」的一聲,林浩手持石劍與那黑光撞在一起,恐怖的氣浪激射四方,夾雜著林浩野獸般的嘶吼,還有小白擔心的驚叫,爆開。

天塌地陷,整個鎮魔洞的大地都是顫了一顫,巨大的裂紋如同蜘蛛網般蔓延。

小白心中焦急萬分,剛要上前救援,正在此時,一道人影從爆炸的中心拋了出來,竟是林浩。

他渾身浴血,雙目赤紅,仰天長嘯,他渾身的鮮血順著傷口汩汩滲出,彷彿受到某種牽引,詭異的流入他手中的石劍,緩緩滲入。

「浩兒!!」

小白躍身而出,扶住林浩,顫音道,「不要犯傻了,為了我快走,快走好嗎?求你了!」

此時林浩凶戾之氣在腦海中肆虐,一種毀滅殺戮的yuwang在腦海翻騰,小白的話他根本沒有聽到,此時他只想將眼前傷害他心愛之人的敵人殺死,與她共赴黃泉!

那黑衣人看到林浩以元丹期的修為接下自己一擊,臉色忽地變了,他雙目眯起,越看越是心驚,此子肉身居然強大如斯,就算是魔煞中的妖孽天才也不過如此,可惜了,他不是我們魔煞的人。

黑衣老者身後的五人更是看的目瞪口呆,彷彿白日見鬼般指著林浩,口不能言,驚駭欲絕。旁人不知師傅的厲害,他們可是知道自己師傅的手段,那小子居然接下了?

黑衣老者暗嘆一聲,卻轉瞬露出堅決和狠厲,此子若是放任下去,日後定是我魔煞的大敵,絕不能留下這絕世禍患。

第一次,黑衣老者抬起了手中的黑色寶劍,剎那間如同黑色光柱破開雲層,轟然而響,震動天地,如同神靈怒吼般,化作驚天巨劍,對著林浩打來!

似是感受到黑衣老者的殺意,林浩下意識的用力推開小白。

只是剎那間,未等那黑色巨劍落下,林浩四周地面就傳來轟然巨響,狂風呼嘯而起,將他籠罩而下,如此奪天地造化的一劍,威力竟恐怖如天神降世,無可匹敵。

林浩瞪紅雙目,他心中悲憤欲絕,瘋狂掙扎,但那恐怖的劍勢將他籠罩,使他身不能動,口不能言,他只是眼睜睜的看著那巨劍急速落下,憤怒的咆哮。

「啊啊啊啊啊!!!」

凄厲的哀嚎,如同野獸絕望的咆哮,帶著不甘和憤怒,他手中的石劍也越發明亮,血紅之芒剎那大盛。

「咔咔咔!」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