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葉並不死心,不斷加大著進入左手中的靈力強度,一邊感應著,一邊不由想道:「魔帝左掌是魔帝的軀體部分,難道是用靈力無法感應,只有用魔力才成?魔奴所說的七竅境第五層,莫不是指的是達到跟此境界相匹配的魔力后,才能激發魔帝左掌?不然不可能連一絲感覺都沒有。」

心中疑惑之下,張葉便要喚醒魔奴詢問一番。


就在這時,隨著張葉不斷加大靈力的注入,他忽然感到左手裡猛然產生一股極為猛烈的力量,這股力量剛一出現,便將湧入左手中的靈力幾乎全都驅除了出去。張葉臉色猛地一變,他心裡忽然生成一種極為怪異的感覺,他感到這股力量似乎帶著一種不耐煩的情緒,就像是在沉睡中被打攪而發怒了一樣。

與此同時,張葉整個左手忽然完全變成了漆黑色。

「有反應了。」張葉心裡一跳。

然而此時,本來金色波浪翻滾的靈眼池中,忽然安靜了下來,接著衝天的金浪猛然間排山倒海的出現,整個靈眼池好像沸騰了一般,而在這異變忽然出現的同時,一聲聲暴躁的怒吼隱隱從靈眼池中傳出。

而在同時,整個靈眼內的靈壓隨之陡然升高,本來就已強勁無比的靈壓,竟然在瞬間比方才高了數倍。

「噗!」

在石柱上盤坐的數人立即感受到這種忽然發生的劇變,全都驚駭的睜開雙眼,臉色大變。只覺身前的靈壓像是鐵幕一樣的向自己壓來,胸口就像是被鐵鎚狠狠的砸了一下似得,根本無法在石柱上堅持哪怕一息,在最後面石柱上的兩人,已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這劇變來的如此突然,眾人根本沒有時間來察看和詢問,幾乎全都立即放棄了修鍊,往後狂退。

同時,上空那狹窄洞口上方的空間內,也立即傳出驚叫和騷亂聲,接著破空之聲不斷傳來,顯然在峭壁中洞窟里修鍊的同門,全都感應到靈眼內的靈壓變化,衝出修鍊洞窟,向靈眼外飛去。

張葉也大為吃驚,也立即後退,不過他要比其他人好上很多,在靈壓突然的狂暴衝擊下,只是臉色略微一白。

而在後退的同時,張葉哪裡還顧得繼續向左手中注入靈力來探測魔帝左掌,湧入左手中的靈力立即迴流到丹田竅中,他本已變得漆黑的左手黑白相間的閃了一下,又恢復了原先白皙的模樣。

靈眼池內依然金浪洶湧,從裡面依然不斷傳出金麒麟狂暴的吼聲,而從靈眼池內散發的愈加濃郁的金黃色靈壓,更是如同實質金柱一樣的沖入到上空狹窄洞口中,以那洞口處的靈壓程度來看,即使是以張葉的修為和肉身強度,也以很難通過。

一時間,眾人全都退到了緊貼石壁處,驚駭的看著狂暴的靈眼池,一個個臉色慘白。

無法通過洞口逃脫之下,如果靈壓繼續猛漲,後果將不堪設想。


此時,只見從上空洞口處的金黃色光柱里,忽然沖入兩人來,一人身著黑袍,一人身著白袍,赫然是那守護靈眼的黑袍老者,還有剛回宗不久的掌教。

顯然,靈眼池剛一發生異變,立即便驚動了身在主峰的兩人。

黑袍老者臉上的陰沉和木然已經不翼而飛,他死死盯著靈眼池,神情間又是不解,又有些慌亂,而掌教則臉色凝重,如臨大敵。

「你們呆在原地,切莫亂動。」

掌教看也不看眾人,只是盯著巨浪翻滾的靈眼池,說完之後,周身忽然出現一層銀白色的厚厚光罩,然後緩緩向靈眼池內飛去。不過在這銀白色光罩剛一出現的同時,掌教凝重的臉色為之一白,顯然維持這光罩極為耗費靈力。

眼見掌教緩緩推進,飛到了靈眼池邊緣才停了下來,這時靈眼池散發的靈壓已經到了一種不可思議的地步,可以清晰的看到,那銀白色光罩雖然仍不斷抵禦著湧來的靈壓,但是外層已經開始微微顫抖了,而掌教的臉色也愈加蒼白。

嘴唇微微蠕動,掌教似乎在用神識跟靈眼池內狂暴的金麒麟交談著什麼。

過了許久,金麒麟暴躁的吼聲終於慢慢的弱了下去,靈眼池內的金色巨浪也不再瘋狂的湧起,沖入洞口處的金黃色靈壓隨之變得淡薄了下來。

整個靈眼內,又恢復了原先的狀態。

眾人感受著襲身的靈壓慢慢恢復了原先的強度,心知掌教安撫金麒麟有效,都不由大鬆了一口氣,臉上也有了血色。不過眾人全都心中極為奇怪,據他們所知,從天凈宗建宗以來,靈眼內好像從未發生過如此的狀況,金麒麟也從未如此暴躁過,剛才發生的一切,到底是什麼導致的呢?

「師兄,到底是怎麼回事?」黑袍老者立即迎上飛回的掌教,沉聲問道。

此時黑袍老者也大鬆了一口氣,神情間的驚慌已經消失,但是大惑不解之色卻愈加明顯。

掌教身周的銀白色光罩已然消失,但是臉色卻依然有些蒼白,不過他好像對自身的靈力消耗根本不去顧及,眉頭緊緊皺起,搖了搖頭,道:「尚且不知。不過好像金麒麟是感應到了某種東西,所以才不可抑止的發狂,但是我詢問這東西到底是什麼,金麒麟並沒有具體的答覆。」

「某種東西?」黑袍老者詫異道。

「不錯。」掌教臉色凝重,沉吟良久,道,「建宗以來,金麒麟雖然偶爾暴躁,但是從未如此狂暴過……」他忽然斷然吩咐道,「從今日起,靈眼暫且關閉,任何弟子不得進入修鍊。徹查整個靈眼,等找到讓金麒麟狂暴的真正原因后,再行開放。」

「是。」黑袍老者立即應道。

掌教點了點頭,忽然轉過頭看向眾人,目光準確的落在了張葉的身上。 掌教微微一笑,正待說話,忽然眼睛猛然睜大,道:「你已經是七竅境第二層?」

顯然,他一直還以為張葉是在第一層,猛見張葉竟然又加突破,難免很是出乎意料。

「弟子剛突破不久。」張葉臉色不變,點了點頭。

掌教怔怔的看著張葉,忽然一個念頭冒起,難道方才金麒麟的狂暴跟張葉的突破有關?不過他立即覺得這個念頭很是荒謬,當年自己突破到七竅境第四層也是在靈眼內,哪裡引起過金麒麟一點注意,當即將這念頭拋諸腦後。

「很好。」掌教凝注著張葉,緩緩道,「我本想待你修養一段時間后再行測試你的體質,現在看來已是沒有這個必要了。你現今就跟我前去靈體洞吧。」

頓了頓,又道:「如果你具備屬性體質,你便不再是內門弟子,而是天凈宗的核心弟子。」

靈體洞就在主峰之上。

「進去吧。」掌教指著普通之極的洞口,目光閃動的淡淡道。

但是張葉能感覺到,掌教聽似若無其事,卻好像有一絲緊張。

張葉臉上不動聲色,心裡卻很清楚,一個具備體質屬性的七竅境弟子,跟一個不具備體質屬性的弟子,對天凈宗來說是截然不同的。秘境之行讓天凈宗大半的精英弟子死於非命,掌教自然而然的對張葉此行充滿了希翼,當下看了掌教一眼,輕聲道:「是。」

緩步走到洞口前,張葉抬頭看了一眼上方石壁上刻著的「靈體洞」三個龍飛鳳舞的大字,邁開大步便走了進去。

走過十多丈長的甬道,張葉只覺眼前猛然變得一片空闊。

在外看來,靈體洞簡直沒有任何出奇之處,但是洞內竟是別有一番天地。不但面積霍然有數十丈方圓的空闊,洞頂也由方才的丈許高忽然也變高了數倍,而整個洞內的構造,竟然就像是一座建在山腹中的宮殿。

「宮殿」頂上的石壁上,鑲嵌著散發著淡淡白光的靈珠,將整個洞內照的一片光亮。

卻見在四周石壁上,鄰挨刻著數十個龍飛鳳舞的大字,從洞口左側繞著「宮殿」石壁一圈直達洞口右側。開頭緊挨的五個大字赫然便是「金木水火土」,而在後面有著「雷、電、石……」等等字跡。同時,在這些字跡下,還刻著如同刻度般的十個尺許長的橫線。

而在「宮殿」中央,則建造著一個齊腰高的青色石台。

張葉環顧一周,直接便向那青色石台前走去。

在路上,掌教已經向張葉述說過測試體質的方法,其實很簡單,只需向青色石台上注入一股靈力,靈力便會傳達到周圍石壁中,如果靈力具有屬性,那麼石壁上相應的字跡便會亮起,並且會隨著靈力跟相關屬性的契合度,散發的光亮強度也自不同。

也就是說,如果張葉是金屬性體質,那麼「金」字便會亮起,如果張葉的體質跟金屬性的契合度達到一成,「金」字下面便會亮起兩道橫線,如果契合度是十成,那麼十道橫線便會全部亮起。

不過修士只有跟某一屬性契合度達到三成以上,才可以說具備某種屬性體質。


青色石台上光滑潔凈,但是在正中央處,卻雕刻著一個手掌大小的凹印,顯然是將按在其中注入靈力的地方。站在石台前,張葉再度環顧了一下周圍石壁上靜悄悄的字跡,微微一笑,便將右手輕輕的按入到了手掌凹印中,目光一凝,一股靈力立即湧出,注入其中。

其實對於張葉來說,是否具備屬性體質,他真的並不是很在意,因為他深知自己真正的底牌並非人族功法,而是聖祖魔功!

所以他根本沒有任何的緊張之色,反而輕鬆的很,甚至臉上還帶著一抹感到非常有趣的微笑。

在注入靈力后,張葉饒有興緻的看向四周石壁上。

「不知我會是哪種屬性體質?」張葉微笑的喃喃道。

這時,石壁上的第一個大字「金」,忽然猛地亮起。

「金屬性?!」張葉睜大眼睛,笑道,「還不錯。」不過接著,他的微笑開始慢慢的凝固在臉上,變成了一種詫異和愕然。

因為只見那大大的「金」字下的十道刻線,先是亮起一道,接著迅捷的往上逐個亮起,只是瞬間,已是亮到了第八道。整個「金」字就好像一盞迅速變亮的金黃色油燈,此時已是耀眼奪目。

「這……」張葉已經愣住了。

據張葉所知,因為人體內含有諸多雜質,本不可能跟某一屬性完全契合,如果修士的屬性契合度能達到六成,已是極品之極的屬性體質了。

而自己的體質竟然跟金屬性達到了八成的契合度,這未免有些太高了!

靈體洞外。

負手而立的掌教忽然猛地睜開了雙眼,霍然轉頭凝注向靜悄悄的洞口。他似乎感應到了什麼,眼中全是難以置信的驚異,而緊接著,便變成了無盡的驚喜。

「此子……」掌教目光閃動,喃喃道。

與此同時,靈體洞內。

只見「金」字下的刻度在微微一停頓后,幾息后,第九道刻線忽然猛地亮起。


張葉完全愣住,獃獃的看著第九道刻線,忽然苦笑的喃喃道:「不會吧,我……」

他的話語忽然戛然而止,因為他看到,在第九道刻線亮起后,緊接著,第十道刻線竟然也一閃的亮起。

張葉徹底怔住。

自己的體質竟然跟金屬性完全契合?!

「這怎麼可能?」張葉喃喃道。據他所知,似乎還從來沒有人族修士能跟某一屬性達到十成的契合度,除非是此人的身軀完全是由金屬性物質組成!

就在這時,只見那十道刻線越來越亮,似乎如果有第十一道刻線的話,還會繼續往上攀升。轉眼間,十道刻線上的金光已是發出刺眼的光芒。

「蓬」一聲。

卻見那龍飛鳳舞的「金」字連同那十道刻線,竟然轟然炸開,石屑紛飛。

「怎麼回事?」張葉萬沒想到會出現如此事情,心中吃了一驚。

而就在張葉一愣之際,只見緊鄰「金」字的「木」字,忽然也開始亮了起來,而其下的十道刻線迅捷無比的挨個往上亮起,只是眨眼間,「木」字下的十道刻線竟然也全部亮起!

接著又是「蓬」一聲炸響。

整個「木」字似乎承受不住的竟然也爆裂開來。

緊接著,又是「水」字,十道刻線愈加快捷的亮起,接著便又是炸裂開來,又是「火」字,「土」字。五行屬性之後,「風」,「雷」,「石」……挨個的爆裂開來,一時間,整個靈體洞內的石壁好像被安放了無數炸藥一樣,所有字跡越來越快的炸開,只是片刻間,除了身前的青色石台依然完好外,整個洞內的四周石壁已是一片狼藉。

「嗖」一聲,一道白色人影猛地沖入洞內。

正是掌教。

在看到洞內發生的一切后,掌教臉色發白,獃獃的看向石壁上半響,緩緩轉頭看向張葉。

張葉站在青色石台旁,神情發獃,對於方才發生的事情,他實在比掌教還要茫然。不知何故,一個不可思議的念頭在他腦海中不停迴旋:「難道我的體質跟任何屬性都完全契合?甚至超過了測試字跡的承受極限?不過這怎麼可能!」他愣愣的轉過頭來,跟掌教的目光相遇。

「你……」

在聽到第一聲爆裂聲傳出后,掌教便已臉色大變,即使以他的見聞,也從未聽說過在測試體制屬性時,竟然能把屬性字跡測試炸開的事情,這簡直是匪夷所思。於是他在一驚之後,第一個念頭便是,難道是張葉出於什麼原因將屬性字跡毀掉了不成?但是此時看到張葉茫然無辜的神情,掌教當即欲言而止。

他當然能夠看得出,張葉對此事也茫然不知何故。

當下,掌教臉上的神情簡直比張葉還要茫然和難以置信。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過了良久,掌教終於回過神來,看向張葉,沉聲問道。

張葉緩緩搖頭,道:「我也不知道。」

環顧著一片狼藉的石壁,掌教臉色變幻不定,他沉吟了良久,方才一揮衣袖道:「你先回去。」顯然,他是想讓張葉先行離去,要將整個靈體洞檢查一遍,看到底是何緣故。

在張葉茫然走出后,掌教掃視著石壁,喃喃道:「如果是因為體質屬性引爆了這些字跡,除非他是……但是這怎麼可能?從人族出現修士時起,傳說只有過一人具備過這種體質屬性,簡直是比億萬分之一的可能還要小,這根本就不可能!那……難道此事跟方才金麒麟突然狂暴有關?」

靈體洞就建在主峰之上,青色石台和那些屬性字跡之所以能測試體質屬性,跟靈眼中散發的天地靈力有著奇妙的關聯,這立即讓掌教想到了這一點。

揣摩半響,掌教緩緩走過去,凝目看向那些已變得殘破無比的石壁,細細感應起來。

張葉走出靈體洞,一陣涼風迎面吹來,本來尚還有些茫然的頭腦為之一清,他停住腳步,扭頭看向洞口,喃喃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的體質屬性到底是哪一種?難道我的體質真的跟所有屬性都契合不成?這簡直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為什麼不可能?」

就在這時,魔奴的聲音忽然在張葉腦海中響起,他似乎有著無盡的感嘆,嘆道,「你猜的並沒有錯,就是連我也萬萬沒有想到,你不但被聖祖大人青睞,竟然還會是你們人族傳說中的萬合聖體!」 張葉一怔。

「萬合聖體?」他皺眉問道。

對於這種體質,他好像還從未聽說過。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