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幼絲深知這句話的道理,她一直都把名聲看的很重要,言行舉止幾乎都是經過她深思熟慮纔會說/做出來的,眼下這很明顯,她的名聲已經毀在了錢多多身上。

唐幼絲此時真是連殺了錢多多的心都有了!

“那個…唐老師,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哈,誰知道突然來了那麼多小狗崽呢,我沒看到!”

感情這意思是你就是因爲沒看到,所以才故意把我拉過去親你一下的唄!

唐幼絲再也忍不住的她的小脾氣,衝着錢多多就是一陣臭罵,並且話裏都不帶一個髒字的,將原本清純可愛嬌嫩誘人的聲音硬生生的給喊成了東北老爺們的聲音,整個人看起來就一女漢紙。

錢多多自然不會再多說什麼,只得低着腦袋任由唐幼絲髮怒,在她快要發泄完的時候,錢多多便直起了腰,擡起了腦袋,厚顏無恥的摸着臉說道:

“唐老師的吻那麼柔軟,說話卻是如同女漢紙一般,真是不敢相信這是同一個人啊。”


“滾!”

唐幼絲爆出了第一個粗口,從桌上拿起一本教科書,狠狠的丟向錢多多,後者閃身躲開,他知道已經惹到了唐幼絲的底線了,也不敢再多逗她,雙手抱着腦袋灰溜溜的跑出了辦公室。

在門口,錢多多舒舒服服的伸了個懶腰,將目光看向正蹲在窗沿下的梓宸和杜子騰兩人,一陣蛋疼,無奈道:“你們兩個小子。”

梓宸和杜子騰瘋狂的點了點頭,隨後統一的豎起了大拇指。

他們兩個可是真真切切的聽到了房間內的所有動靜,對於錢多多的無恥,兩人佩服的也是五體投地。

錢多多咧嘴一笑,轉頭看向不遠處的一堆人,人羣當即轟散,又是短短的幾秒鐘,已經見不得人影。

錢社長這一眼,簡直已經達到了鬼子進村的程度。

人羣散後,錢多多回頭看了眼辦公室,見唐幼絲正在撿丟在地上的教科書,氣應該是消了不少了。

他轉身準備離開,就在這時,兜裏的大腎機突然響了起來。

當他掏出手機看到屏幕上的號碼時,當即心一涼。

仙俠數據庫

(新的一週,大家給力點,訂閱,票票,能給的就給吧,別留着了,這幾天時間太多,暫時只能每天兩更了,20之後會穩定下來,到時候肯定會加更的。) 167.

“昨晚是你嗎?”

電話接通之後,布依娜的聲音立即傳了出來,語氣中帶着焦急,帶着不安,只是聽不出一絲責怪,錢多多拿着手機走到一處角落,方纔開口。

“什麼昨晚?”

“你…”布依娜欲言又止,她是在五分鐘之前醒來的,當她從沉睡中清醒過來時,立即感覺到了那啥處有些疼痛,然後,她睜開眼睛,就發現自己從處在賓館裏面,而且,在房間的地上還有已經被撕的破爛不堪的衣服,而這衣服恰恰又是她的,再接着,她就發現了放在身旁的一大堆衣服,她當即凌亂了。

那啥處有些臃腫,她檢查一番之後,便知道她被那啥了,然而,回憶昨晚發生的事情,她的大腦一片空白,只記得昨晚在泡沫和那個自稱是高富帥的男人聊了會天,喝了他請的飲品,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她就全然不知了。

布依娜不知道她是怎麼跑到賓館裏的來的,她只知道,在她斷片之後,她被XXOO了。

思考片刻之後,她立即就打電話打給了錢多多,如果真的是錢多多把她給那啥了,她倒是不會太在意,畢竟在她心裏早已經把錢多多的當成了男朋友。

這是她的最後一絲希望,只不過被錢多多一句話就給澆滅了。

“你現在在哪?”錢多多明知故問,他的想法很簡單,如果布依娜記得昨晚的事情,那他就會付起這個責任,如果不記得,那就算了,各安天命。

又是一句反問,直接將布依娜的精神打亂,她全身已經開始顫抖:“我在…我在家!”

“哦。”錢多多嘴角上揚了起來,看來她還真的不記得,心安了不少。

“你昨晚有來找我?”


“我去了啊,結果你已經不在泡沫了!”錢多多淡淡說道:“哎,你昨晚幹嘛去了?”

聽到錢多多說這話,布依娜身體顫抖的更加厲害了,六神無主:“沒…沒事…掛了。”

布依娜的手機掉到了牀下,此時的她還是赤/身/裸/體,呆滯的坐在牀上,眼神空洞。前面就說過,她給錢多多打電話就是想問一下昨晚睡她的是不是錢多多,然而,錢多多的回答已經否決了她的最後一絲希望。

很快,她就想到了在泡沫遇到的那名男子,緊跟着睜大了眼睛。

飲料….飲料問題!

是那名男子將自己帶到這裏來的!

……

布依娜憑藉着最後的記憶將事情一步步的猜測下去,自認爲把她給那啥了的人就是馬明碩。

她是一個布依娜潔身清高的女子,眼下卻被人給迷女幹了!

這便就如同世界末日一樣,對她人格的一種侮辱,更是對她的精神作出了極大的毀滅。

布依娜在牀上呆滯足有半個小時之後,彎腰將牀下的手機撿起,打開搖一搖,手指在屏幕上滑動了起來。

“欠你的二十二萬,今生我不能再還,請你不要爲難我的父母,如果有來世,我希望可以做你的女朋友!”

編輯好之後,她將短信發了出去,隨手將手機丟向一旁,**着身子,來到了窗臺。

譁!

窗扇打開,朝陽打在了布依娜身上,將潔白的玉體照的閃閃發亮,陽光是微暖的,只是她感受不到一絲溫暖,秋風是帶着涼意的,只是她感受不到一絲涼意。

以愛之名 ,她的心就已經死透,整個人就已經變得冰涼。

她知道,這個世界不允許她這樣骯髒的人存在。

即便是允許,那她也沒有臉面再在這個世界上生活,她已經沒有勇氣面對自己的父母,面對醫院的同事,沒有資格再面對錢多多。

早在錢多多借她二十萬的時候,她就已經將自己默認給了錢多多。

只是現在,這一切,煙消雲散。

如家整棟樓有17層,而她所在的房間是13層。

足夠了!

布依娜閉上了眼睛。

……

“俺是短信息,你快看看俺吧!”

錢多多的手機響了起來,此時的他正頂着曬着溫暖的陽光,躺在操場的草坪上拿着大腎機誑着黃大的論壇。

之前在辦公室唐幼絲貢獻初吻的情景已經被小狗崽八卦妹完整拍攝下來,照片已經上傳到了論壇上,只是半個小時的時間,就已經被炒的沸沸揚揚,火到了已經不能再火的程度。


更有無數童鞋在帖子下留了各自的祝福語,祝福錢多多和唐幼絲百年好合,白頭到老,錢多多此時正在看下面的評論,正好看到林天雅的那條評論:“祝福錢禽獸不得好死。”然後就收到了布依娜發來的短信。

當他第一眼看到短信內容時也是一怔,這條短信分明就是臨終告白啊,錢多多有些不敢相信,一個多月的聊天,他感覺布依娜並不是那麼隨便的人。

其實錢多多真的感覺對了,布依娜真的不是隨便的人,只不過她的不隨便和錢多多感覺的不在同一個方向。

就在錢多多犯楞之時,杜子騰氣喘呼呼的跑了過來:“錢…老大,校長讓你去他辦公室。”

“校長。”

錢多多皺起了眉頭,將大腎機放進口袋,隨即就明白了校長的意思。

“那行,你看着社裏的人,我去一趟。”

錢多多拍了拍杜子騰的肩膀,囑咐兩句,小跑向校長辦公室。

至於校長爲什麼會突然找他,用腳趾頭想想也能明白。

還不是因爲早上的事!

如他意料中一樣,當他來到校長辦公室的時候,唐幼絲已經在了!

“錢多多同學,來,坐,坐!”

錢多多剛進門,校長就立即熱情的招呼他坐下,他自然也不會客氣,隨身坐下,和唐幼絲面對面。

“那個…唐老師,你還有什麼想說的嗎?”校長攤着手問道。

噗……

錢多多實在忍不住,直接笑噴,這句話問的實在是太有技術含量了,這簡直就是在審罪犯啊。

辦公室內算是比較安靜的,只有錢多多輕微的笑聲和電視機上的聲音,唐幼絲和校長都在錯愕的看着錢多多,面漏疑惑。

是!

唐幼絲也承認校長剛纔說的那句話有些問題,但是你不至於笑的這麼豁達吧?

這可是在校長的辦公室。

“咳咳!”

校長咳嗽一聲,將目光再次看向唐幼絲:“唐老師,你說說你的對這件事的看法!”

豪門重生盛世閑女 我能有什麼看法!”

唐幼絲端坐在沙發上,手掌放於雙腿間,義正言辭的說道:“現在錢多多同學也來了,你可以問一下他,看看傳聞是不是真的!”

帶着吻戲的照片都掛到論壇上了,難道非得把上壘時的照片也掛上你才肯承認?

校長表示很無奈,但他還是尊重唐幼絲的意見,將目光看向了錢多多:“錢多多同學,學校裏的傳聞是不是真的。”

“我不知道,哈哈!”錢多多搖了搖頭,隨即又捧腹大笑,他只要一想到校長剛纔說的那句話,他就忍不住笑意,當然,是在不實用內氣壓制的情況下。

錢多多也承認,他的笑點確實很低。

“你…”唐幼絲抿着嘴,惡狠狠的瞪着錢多多,她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他什麼好。

“咳咳。”

校長輕輕咳嗽了一聲,坐直身體,待錢多多笑聲停止之後,方纔開口:“這個…師生戀是吧,這很正常,你們不必要在意別人的看法,錢多多是個難得的人才,成績好,功夫棒,文武雙全,當然了,我們的唐老師也是個難得的才女,雖不說是琴棋書畫樣樣精通,但在咱們黃大,還是讓人垂涎三尺的。”

校長將胳膊肘放在了辦公桌上,探着腦袋小聲說道:“關於你們兩個的關係,我不反對,但是在學校的時候咱們可以…可以小小的收斂一下不是!”

臥槽!

聽到校長的這番話之後,錢多多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詫異的盯着校長,在心裏對其豎起了大拇指。

人才!

絕對的人才啊!

要是每個校長,每個老師都可以像你一樣,那我們的祖國肯定會更加的繁榮啊!


此時此刻,校長的表現讓錢多多佩服的五體投地。

他雖很滿意校長的表現,但坐在他對面的唐幼絲就不滿意了,她此刻已經淚崩,她千想萬想,一直在想校長叫自己過來肯定是批評,教育,怎麼可能會想到校長竟然在明目張膽的撮合兩人呢!

此時的唐幼絲是哭也不是笑也不是,面部表情更是變化多端。

“校長,我…下面我們將鏡頭轉向一線。”

半晌,唐幼絲終於鼓足勇氣想要狡辯一番,只不過她的話並沒有說完,就被突如其來的電視聲音給打斷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