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費了整個兩個月,龍璇終於完全掌握了刃剛訣,不僅僅體內筋脈、丹田都得到一定的擴充,而且還能在體外形成一個保護層。

“就叫這保護層爲脈動防禦吧。”

龍璇一看到那些都站着的衆人,一下子就明白了,不由淡笑着說道:“抱歉,讓你們久等了,我們現在就出發嗎?”

神武山第五層通往第六層的通道前,八位強者齊聚。

龍璇注意到利亞氣息似乎發生了一些改變:“這利亞難道也有所突破了?”連同龍璇,他們兩人一起闖過第三層的死亡巨蛇,自然都能得到一些領悟,好處不言而喻。

這種機遇,可遇不可求,別人也不敢多做這種生死嘗試。

奧達看着其餘七位強者,朗聲說道:“你們也知道第六層的情況了,我們七人負責牽制赤焰魔王,至於利亞,你的任務比較重,在尋找第七層通道的時候,還要負責攻擊赤焰魔王。”

其餘七人全部點頭。

“好了,我們出發。”奧達再次朗聲說道。

旋即,八人接連朝第六層出發,登上了危險的第六層。

龍璇和利亞相視一眼。

他們都是信心十足,龍璇相比兩個月前,不但刃剛訣進步了,同時鬥氣也有所提高。甚至於龍璇有種感覺,自己再次遇到巨蛇,也有一站之力。

“呼,呼。。。。。”天風大陸最頂尖的年輕一輩強者接連化爲幻影,在一瞬間,幾乎同時來到了這第六層—-屬於赤焰魔王的世界。

“熱。”一來到第六層,龍璇就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炙熱。

此刻龍璇等八位強者是在一個赤紅的岩石上,這第六層就是岩漿和岩石的紅色世界。

“汩汩”赤紅的岩漿河充斥了整個第六層,河流之中還時不時有氣泡冒出,在河流州周圍,便是烤得赤紅的岩石,這種地方,一般生命根本無法存活。

“快,我們先去尋找通道。”衆人不敢開口,只能意念傳音,並且悄悄的飛行。

所有人不約而同地飛起,並且將利亞圍繞在中間,似乎很有配合的樣子。

大家都做好了隨時迎戰赤焰魔王的準備。

“如果能不遇到赤焰魔王就進入第七層,那是最好的了。”龍璇心中暗歎,同時他也仔細看着周圍各處地方,尋找着通往第七層的通道。

忽然遠處岩漿河流中,一塊岩石從其中冒了出來,怪異的是,這岩石赫然有着眼睛,嘴巴。這塊岩石突兀從岩漿河流中飛了出來,原來這塊岩石是赤焰魔的腦袋。

這位赤焰魔嘶吼道:“有人類。”

“不好。”龍璇等一羣人臉色都一變。

“刷刷刷。”

只見那岩漿河流中,突然冒出了一個又一個的赤焰魔,赤焰魔全身赤紅,體表還有火焰隱隱燃燒,他們身高近兩米,手中是石質斧頭,石質重錘等重型武器。

一瞬間。龍璇等人的視野範圍內就出現了兩三百個赤焰魔。

“第六層空間這麼大,其他區域的赤焰魔加起來,肯定過萬。”龍璇心中暗想,同時諸多強者都極速飛行,同時小心戒備,隨時可以準備出手。

“哦,有人類來了?”一道轟隆隆地宛如雷鳴的聲音在第六層空間響起。

整個第六層空間的岩石大地都震動了起來,岩漿河流更是猛的翻滾不停,一個高大的身影從岩漿河流中站立了起來,他地身軀實在太大了,這麼一站起來,連整個岩漿河流都下沉了一大截。

“果然和一座山一樣大。”龍璇看着遠處的龐然大物,赤焰魔王。

赤焰魔王全身由大量堅硬巨石凝聚而成,通體火焰圍繞,擁有這麼龐大的身體,不談別的,就是其本身重量產生地力量都極爲可怕的數字了。

“大家小心。”八大強者皆是表情嚴肅。

赤焰魔王隨意瞥了衆人一眼,似乎根本瞧不起衆人,猖狂大笑道:“就憑你們也想去第七層,真是做夢,而今天,你們每一個都要死。孩兒們,與我一起殺死這些外來者。”這赤焰魔王的嗓門不是一般的大,說話就彷彿雷聲轟鳴一樣,響徹天地。

赤焰魔王說着,手中一翻就出現了紅色巨斧。

這柄巨斧淡淡斧刃便足有百米長,在赤焰魔王手中,這柄嗜血巨斧也只能算是一柄小斧頭,揮舞起來極爲靈活。

“殺。”那些懸浮在半空的大量赤焰魔們得到命令,幾乎同時都怒吼着殺向了龍璇一羣人,連在中央的利亞也遇到了赤焰魔的攻擊。

“殺過去。”奧達喝道。

八大強者不再猶豫,直接朝着赤焰魔王飛了過去,在飛行途中已然有超過一百個赤焰魔圍繞了過來,當初在第五層的時候,奧達等強者圍殺過幾頭赤焰魔。

而現在卻是過百個赤焰魔圍攻他們。

“一定要擋住。”在外圍地七大強者都清楚這點,龍璇面對用過來的赤焰魔卻是直接空手。

“滾開。”龍璇直接一拳轟擊了過去。

“哈哈。”那赤焰魔則是大笑着也將那大拳頭砸向龍璇。龍璇手上外面還覆蓋了一層“脈動防禦”的拳頭,和赤焰魔那岩石拳頭重重撞擊在一起。

“轟。”龍璇身體微微震動了一下,而那赤焰魔的身體一顫之後,竟然化爲了石頭粉粹。

“好強的力量。”:雖然赤焰魔只有聖階中位的實力,但其擁有着很恐怖的力量。

如果跟這些赤焰魔硬抗,龍璇也不可能那麼輕鬆,他剛纔主要是通過脈動防禦幾乎卸去了九成的攻擊力,最後的一層傳遞到身體,又怎麼會傷到龍璇呢?但是當他一震,也大大出乎了龍璇的意料。

剛纔一擊,正好驗證了龍璇修煉的成果。

“轟。”凡是攻擊向奧達的赤焰魔,盡皆被奧達閃電般的拳頭給擊飛,奧達的速度太快了,那些赤焰魔根本觸碰不到奧達,不過赤焰魔的防禦的確很強,奧達的攻擊,最多讓赤焰魔重傷罷了。

不是奧達不強,而是奧達不敢全力施展,他必須保留力量。

“噗哧。”林克更是乾脆,直接一拳轟出,赤焰魔就被轟碎,岩石碎塊亂飛,就算不死,也得趟在地上,再也沒有什麼威脅。

各大強者均是用出自己特有的攻擊,“蓬、蓬、蓬。。。。”

凡是圍攻龍璇的赤焰魔,盡皆化爲粉碎石塊,這一幕,也令其他年輕強者心中暗驚,如果單純物理攻擊,最多像林克那樣,讓赤焰魔身體碎裂,卻不是現在龍璇那樣,碎成粉末一般。

“赤焰魔王來了。”奧達低喝一聲。

“你這個小鬼,第一個死吧。”那赤焰魔王怒視着龍璇,宛如奔雷一般踏着岩石大地,岩石大地震動、龜裂,赤焰魔王手持着嗜血巨斧,直接朝着龍璇一斧頭劈過來。

顯然,龍璇的戰績,讓赤焰魔王很是惱火。

(今天狀態不好,就兩章了。抱歉。) 洪牧和楚霖兩人也殺心驟起,若殺了葉峰和賀飛雪,他們將得到兩樣寶物,他們當然想殺了葉峰賀飛雪,


不過,葉峰一方畢竟有三個人,且擁有兩件威力驚人的道兵,他們根本沒有把握殺了葉峰三人,

就在他們猶豫要不要動手的時候,葉峰三人已經朝著他們疾飛而來,

「轟,」

賀飛雪和葉峰同時催動道兵,寶葫蘆驟然變大,鎮壓向了楚霖和洪牧兩人,

楚霖和洪牧根本沒想到葉峰兩人會主動攻擊他們,他們大驚之下,急忙往兩邊閃避,他們剛剛避開,寶葫蘆便重重的鎮壓在了他們原先所在之地,泥土飛濺,

狂暴的勁風倒卷開來,衝擊在兩人身上,把兩人震得吐血,倒飛出去,重重摔落在地,

就連葉峰和賀飛雪也沒想到兩大道兵合力一擊,威力居然如此驚人,

洪牧和楚霖大駭,兩人爬了起來,頭也不回的遁走了,

「追,」

葉峰和賀飛雪追了上去,顧念奴緊隨其後,

楚霖和洪牧一路遠遁,葉峰三人一路追擊,

終於,楚霖和洪牧無路可逃,他們前方居然已經是死亡禁區,

葉峰和賀飛雪再次催動寶葫蘆鎮壓向了楚霖兩人,

楚霖兩人一咬牙,沖入了死亡禁區,很快他們的聲音便被濃霧籠罩了起來,

寶葫蘆鎮壓而空,


幾乎同時,葉峰突然祭出大劍,一劍劈向了賀飛雪,

賀飛雪也在同一時間出手,出劍劈向了葉峰,

當,

兩劍相交,賀飛雪和葉峰都不由自主的退後了幾步,

「怎麼可能,」賀飛雪一驚,他沒想到葉峰的修為會突然飆升到了造化境大圓滿,連他自己都差點沒能抵擋住葉峰的攻擊,

「刷,」

葉峰大步沖向賀飛雪,再次揮劍斬下,奧義九字劍,

九個金色古字鎮壓向了賀飛雪,就好像九座大山從天而降一樣,

賀飛雪本想反擊,顧念奴突然布出源陣,一條大蛇從賀飛雪背後撲了上去,

「轟隆,」

賀飛雪雖然擋住了大蛇的攻擊,卻被九個金色古字擊中,身體瞬間化作了肉末,

他的元神本想遁走,卻被葉峰釋放出吞噬之氣吞掉了,

滅殺了賀飛雪后,天源寶葫蘆上滲出了三滴血,化作虛無,


天源寶葫蘆變成了無主之物,

葉峰咬破手指,把自己的血滴在了寶葫蘆之內,他心念一動,寶葫蘆便跳動了起來,

他的心念再次一動,原本裹住寶葫蘆的聖皇圖虎作一道金光,鑽入了他的眉心,

「過來,」葉峰伸手一召,寶葫蘆便落在了他的手上,

阿奴飛到葉峰身邊,笑道:「這寶葫蘆究竟是不是中品道兵,」

葉峰點頭,「這寶葫蘆確實是中品道兵,不過他很特別,它可以自己修行,不斷的蛻變,」

阿奴一驚,恐怕連絕品道兵都沒辦法自行修鍊吧,

「從寶葫蘆反饋給我的消息看,當初天源老人在煉製它的時候,是以自己的生命為祭品,可以說,天源寶葫蘆相當於天源老人的轉世之身,」葉峰說道,

「這天源寶葫蘆究竟有些什麼能力,」阿奴又問,

「天源寶葫蘆的能力實在太多,賀飛雪剛才所用的只不過是其中的幾種而已,」葉峰笑道:「我們先離開這裡,路上我再詳細跟你解釋,」

阿奴點頭,

兩人當即朝著混亂之地外圍飛去,

……

與此同時,那些正在追蹤葉峰等人的神魔族人全部匯聚在了一起,似乎在等候著誰,

突然,遠處飛來三個黑衣人,為首那人是個老者,面容蒼老,皺紋密布,

「長老,」

眾神魔族人恭敬作揖,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